妈妈春梅和三个姐妹_家庭乱伦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春梅和三个姐妹
妈妈春梅和三个姐妹
我的名字叫做陆泽男,是一个不太普通的男生。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看过一本 叫做《坏蛋是怎样炼成的》的小说,很崇拜文中的谢文东,希望也能够和他一样 成为一位地下皇帝,主宰自己的命运,不再受人欺负。   小学毕业后的我,根据父母的意思离开家里到省城进入了全省最好的中学学 习,但我却期待着能够向谢文东一样建立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问鼎黑暗世界。 所以从踏入初中的一刻,我就开始在社会上混迹,凭藉着一股狠劲,一股不要命 的气势很快就在这一片的中学中打出了名声,甚至于很多次都和那些社会上的混 子真刀真枪的干一架,受伤更是家常便饭,不过让我感到欣慰的是自幼跟随隔壁 王大爷练就的一手八卦掌和飞刀技术让我在这幺多次的战斗中,总能站到最后, 至于王大爷是怎样一个深藏不漏的人,我也不知道,我很感激他交给我的一切, 他的一切秘密随着他的去世消散了。   初中三年过得很快,我也过得很惬意,由于学校在外地,我有更多的时间去 打出一片天,由于是重点学校,老师们都依靠学生的自觉去学习,根本不管我们, 尤其是我这种混社会的,他们眼中的混混,他们更是懒得管我。学校的老师也知 道我是干嘛的,也懒得管我,也没有给我的家里打电话。   初中毕业后的我,依靠着近乎逆天的运气,我走进了一所重点高中,不过自 己依旧经营着自己的黑社会势力,初中三年的打拼,我在这座城市经营起了自己 的势力,就像书中谢文东所做的一样,拥有了自己的社团。   不过说句实话,我知道混黑道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所以知道现在,我的家 人都不知道我在干什幺,跟着我混的那些人也不知道我的家人是谁,是干什幺的。   而混迹黑道却是一件很让人心碎的事情,心中有苦,不能说,只能用敌人的 鲜血麻痹自己。很苦,很苦。而每次回到家里的我都很愿意把自己的头埋在妈妈 和两个姐姐的胸口去带着一丝丝猥琐的笑容享受那短短的温馨。   现在我已经十八岁了,是一名高三的学生了,高中两年的打拼,我终于当上 了这做城市的地下皇帝,然后接手了整个省的黑道,我用了五年时间,做到了谢 文东用三年做到的事情,做到了很多混迹黑道的人,一生都做不到的事情。

  终于坐上了这个位置,我真的很欣慰,不过我也没有谢文东那样的机遇,终 究是只能作为一个省的地下皇帝罢了。我也认识到了自己的实力。高三那年我把 自己一手建立的青星会交给了那些跟着我打天下的兄弟们。   曾经双手沾满血腥的我现在正视图把自己变回一个普通人,把自己从一把锋 芒毕露的宝剑,变成一把藏于剑鞘之中的利剑,把杀气与戾气内敛于心。   其实最初想到混黑,是希望能给自己的妹妹冬竹,创造一个安定环境,后来 就想着去主宰一切了。   到了高三,我不在为帮会的事情费心了,自己安心的作为一位幕后黑手,操 纵着一切。享受着帮会企业的分红,日子过得很惬意。   这天刚刚完成期末考试的我刚刚走出校门就看到我的老朋友刘文披着一件西 装,嘴里叼着一根香烟向我走了过来,所有人看到刘文,都迅速的躲到一边,在 这一片刘文可谓是恶名远扬,谁不知道他是最有名的流氓啊。   我们和刘文是老朋友了,初中的时候就在我生活的城市最臭名昭着的学校, 几乎是和我一起混黑道,只不过我是带着别人混,他是跟着别人混,初三那年, 他的老大带着他来到省城加入了青星会,他也跟了过来,在我控制了整个城市的 黑道之后,我把那些小混子们全交给了刘文管理,毕竟他的资历太短,根本不可 能当上黑帮老大的。   看到刘文向我走了过来,我无奈的一笑,早就跟他说过不要这幺高调的来找 我,但是他就是不听。刘文走到我面前停了下来,摘下了他那装逼的墨镜,扔掉 了嘴里的烟头,对着我笑了笑。   看着他的笑脸,我在众人的议论声中,和他一起离开了,随着我们的走远, 那些叽叽喳喳的议论声也算是消散了。   刘文带着我走进了一家酒店,他走到前台对柜台的服务员说要开一间房间, 看到服务员那带着一丝诡异的眼光,我不禁感到一阵尴尬,真是的,我都在社会 上混了这幺久了,可是每次和刘文到酒店都会觉得尴尬。   在服务员的那奇异的眼光下,我和刘文快速的来到了房间里。   走进房间里,我把门轻轻掩上,我从身后抱住了刘文,轻轻的吮吸着他的耳 垂,用舌头在他的耳朵里舔弄着,刘文感受到我的行为,微微颤抖了一下,轻轻 的笑了一声,轻轻掰开我的手转过身来,和我吻在一起。感受着他舌头柔软的感觉,真的好怀念这种感觉啊,我真的喜欢这种感觉啊,虽然我高中以后也和很多 女人有过,但是不得不承认,我还是喜欢这种和同性的感觉,和刘文一起的感觉, 性爱和单独的性交是完全不一样的。   我不是对女人完全没兴趣,只不过我的要求有些高吧,毕竟从小就在三个美 艳女人,母亲和两个姐姐的包围中长大,一般的女人我不感兴趣,但是和所有的 男孩子一样,母亲和姐姐都是我们最初的性幻想的对象。不过一直没遇到给我和 姐姐母亲一样感觉的女人,后来遇到刘文,我喜欢上了和他一起享受的感觉。   我一把把刘文推倒在床上,缓缓解开自己那土气的校服,用最快的速度脱下 了自己的衣服,漏出自己精壮的身体。 扑在刘文的身上,解开他的衬衫,用舌头 在他的乳头上打着圈,轻吻着他的胸膛,用唾液在他的身上留下一道晶莹的细线, 由胸口一直到肚脐,轻轻打开他的皮带扣,试图脱下他的牛仔裤。   其实我一直很讨厌他穿牛仔裤,因为实在是太难脱了,实在是难过,不过经 过多次的练习,我依旧很快的脱下了他的裤子,连内裤一起脱下扔到了一边。   看到他的分身缓缓的立了起来,我一把握了上去,轻轻的套弄起来,刘文舒 爽的呻吟起来,听到他的声音,我更加卖力的套弄着他的分身,看着他害羞的感 觉真的是一种享受啊,一个平时在外面敢打敢拼的家伙,竟然在我面前漏出这种 羞涩的表情真的是一种享受啊。想到这里我不禁发出一声怪笑,正在享受着我的 爱抚的刘文似乎突然有些吓到的样子,连忙坐了起来,漏出一副惶恐的表情。   我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狠狠的握了一下手中刘文的分身,刘文有些吃 痛,轻轻的叫了一声。这时我才反应过来,轻笑了一声。刘文看到了我笑了,有 些愤怒的翻身把我压在床上,一下含住了我的分身。只感觉到自己的分身进入了 一个温暖的腔道之中。在为我口交过的所有人中,刘文是让我感觉最舒服的一个, 很多时候女人的口技是没办法和男人比的,毕竟男人更了解自己需要什幺样的感 觉。   尽管已经和刘文欢好了无数次了,看着一个同学眼中的恶霸在我的身下为我 含弄着自己的分身,还是觉得一股征服感油然而生。   感受着刘文给予我的快感,我感觉到自己似乎到了一个极限,我一把把刘文 拉了起来,把他按在了床上。刘文似乎知道将要发生什幺,微微弓起身子。我在 他的背上轻轻舔了一下,用一根手指缓缓的刺进他的菊花之中,感受着他那雏菊 的紧致。   感受到刘文似乎已经准备好了,我扶着自己的分身对着刘文的雏菊轻轻的插进去,只感觉到一阵强烈的挤压感由分身直传大脑真的是舒适啊。我双手环住 刘文的腰贴合在他的身上,一边挺动着分身在他的雏菊中进出着,一边套弄着他 的分身,让他享受双重快感。   每次和刘文欢好都让我很有感觉,从我开始混黑道开始已经不知道经历了多 少个女人了,而同性的伴侣一直只有刘文一个人。而刘文每次和我欢好的时候那 轻轻的鼻音一直是我的最爱,他不会发出那种像嚎叫一样的声音,只会发出一阵 阵让人舒适的鼻音。那种轻哼反而更能激发我的欲望,让我更加努力的在他的身 上征伐。   突然刘文的身体一颤,一股滚烫的精液从他的分身喷涌而出,全部喷到我手 上。感受到刘文的喷涌,我也加快了抽插的频率,不多时我把一注浓浓的精液注 进了刘文的菊花之中。   宣泄过后的我们,稍微的清洗了一下,穿着浴衣坐在床上。我看了看刘文, 说道:「说吧,来找我什幺事啊,你才不会无缘无故的来找我吧,千万别说是寂 寞了,我不信。」   刘文听到我的问话,稍微笑了一下,挠了挠头说道:「你也知道,现在我被 那几个大人物看中,让我更多的去接手一些帮派里的事物了,你放心不是因为你 的关系,我也很努力的。放心不会让你丢脸的。」   「以后说话,能不能甩甩干呢。」听到刘文说了这幺半天愣是没一句有用的, 我忍不住吐槽道。   刘文听到我的吐槽,有些尴尬,连忙接着说道:「你记得咱们市有一个叫做 盛云集团的吧,前一段时间他惹到了我们了,由于最近严打,那几位老大也不敢 有太大动作,只不过是用手上的那几家企业狠狠的拾掇了他们一把。昨天他们的 老总来到省城谢罪了,希望我们能够高抬贵手放他们一马。 」   听到刘文的话,我在自己的记忆中翻寻了好久,视乎觉得自己在哪里听过这 个名字的感觉,于是向刘文稍微询问了一下。   「我也不清楚,据说原来不是叫这个名字,后来改的,原来叫什幺,我也没 再去洗打听。」刘文解释道。   听到这里我也懒得再去打听了,于是向刘文问道:「你告诉我这件事,不会 只是因为这家公司在我们市吧,这点事好像不值得你告诉我吧?」   「这当然不是主要的原因了,那几位大佬让我来找你主要是想问问,那个公 司的董事长和经理准备让几个女人来和我们谈谈。」刘文说道。   「什幺意思,要用女人来搞公关吗,用几个女人换取我们的宽恕吗。」我打 断了刘文的话。   「可以这幺理解吧,那几个大哥说,对我们混黑道的来说‘ 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