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妻子的肥臀上骑着谁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夜色,妻子的肥臀上骑着谁
夜色,妻子的肥臀上骑着谁
今年的夏天比以往的每一年都要热一些。
  至少,我是这样觉得的。
  我斜眼看了看空调led屏上的温度,24度,这个温度足足比紧闭的窗外低了七八度。可是,我的额头上,依然有含住在渗出。虽然空调中流出的冷风瞬间就帮我擦拭掉了细细的冷汗,可我夹烟的左手依然轻轻颤抖着,任由烟灰飘落在妻子跪着撅着大屁股,擦拭的一尘不染的木地板上。
  我发誓,我真的很爱我的妻子,并且,我也相信,我的妻子也像我爱她一样的爱着我。这是个不争的事实。
  虽然,此时此刻,在我的卧室当中,妻子正在享受属于她的天伦之乐,但这并不属于我。
  即使不用眼看,我也想得到卧室里的情形——
  三个男人,其中的两个将我的妻子一上一下的夹在中间,他们的鸡巴,必然会如同那些欧美室内动作片中最常用的桥段那样,一根插在妻子的阴道当中,另一根,将填满妻子深藏在丰臀内的小屁眼。哦,还有一个家伙,他的龟头想必正在享受我老婆那灵巧的舌头的抚慰。
  我抬头看了一眼我和妻子的卧室,卧室内正在激烈上演的一幕活春宫戏跟我脑中的构思完全一致。不过这三个陌生的家伙玩的更激烈了一些罢了。
  妻子被让他口交的陌生男人的身躯给挡住了,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但是,就从透门而出的肉体撞击声与妻子不时吐出嘴里的鸡巴,大声的呻吟所透露出来的那样,他们一定玩得相当爽。就连我这个看客,都觉得热血沸腾,浑身燥热。
  但是,我的裤裆,却依然风调雨顺,没有一丝波澜涌动。
  好吧,我承认我的性能力出了一些问题,这本没有什么,可是,我却有一个让人羡慕的淫妻。
  我和妻子智婷已经结婚三年,并且一直坚持过着二人世界。
  有着一张漂亮娃娃脸的智婷在她单纯可人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欲求不满,而且充满了M气质的心。这恰恰也是我当初在与她第一次做爱后,就决定此生非智婷不娶的打算的原因。
  智婷真的是一个尤物,关于做爱,我最疯狂的想法智婷都会抱着比我还要强烈的热情与我一起去实践。
  所以我们之间的养成计划也进行的非常顺利。在外人看来,我们绝对是一对令人称道的恩爱夫妻,郎才女貌。但是在不为人知的背后,我们却经常为了挑战兴奋地巅峰,去做一些疯狂的尝试。各种可以勾勒智婷曼妙身材的情趣内衣,足足塞满了一个衣橱,床头柜里陈列着与日本AV业同步的器材。
  有一次,智婷在吐出我的鸡巴后,浪着对我说;“我们的‘游戏’,绝对是引领世界尖端。”
  当然,她说这话的时候,我的一只手正在她圆润的丰臀上涂抹着亮闪闪的精油,另只手的手指也已经突破了智婷屁眼的防线,成功将凡士林涂抹在她的第二条隧道里。
  后来,我们的阵线越来越远,游戏的场所也不再局限于一百多平米的家里。正所谓广阔天地大有作为,所以我们决定将阵线往外发展。
  不多时,无论是露天的天台,还是天黑后的公园,都留下了智婷坦胸露乳的倩影,和我不断亮起的闪光灯。
  但是,每次在户外做爱的时候,智婷总是涨红了脸颊,然后一边努力迎合着我的抽插,一边催促道:“快点射出来……不要被别人看到。”
  “出来玩,总是要还的,没关系,如果有人看到了,就让他肏你的屁眼,我不会吃醋的。”我总是这样回应智婷,而且每次脑中浮出陌生的男人的大鸡巴进入到妻子的身体里的画面,我的鸡巴总是会莫名的兴奋,胀大,然后再一波更加激烈的冲刺当中,与淫妻一起达到巅峰。
  我还在回味着那些年与妻子一起做过的疯狂事,卧室中的战役也已经升级。在妻子的提点下,三个已经在妻子的身体里发射过的男人再次迎来了第二春。
  因为,我的妻子竟然主动穿上了那身全身只露出两个圆圆的大奶与肥嫩的大屁股的黑色紧身皮装。看着爱妻那完美的身材,36D的巨乳与圆而且翘的肥屁股在黑色紧身皮装的映衬下更加雪白诱人,不单单是我,三个男人都兴奋地摩拳擦掌,一边毛手毛脚的上下其手对着妻子的奶子和屁股又揉又亲,嘴里还不干不净的说着充满了侮辱的话语。
  “嘿,这个骚娘们的奶子可真赞,你们看,我一只手都握不过来,弹性真他妈的棒,哈哈,越捏越起劲啊。”其中一个男人说笑着一边把玩着老婆的双乳,边说,还一边含住了智婷的乳头,舌头在智婷敏感的乳头上不断地拨弄着。
  没人比我更清楚了,智婷身上最敏感的三个部位,第一个,就是乳头。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就算有时在人多的时候,她又不穿奶罩的情况下,乳头不经意隔着衣服被人撩拨到,她都会兴奋地腿软。
  当然,智婷第二个敏感的地方自然就是阴户,特别是阴核。
  智婷的阴核就好像一个控制水利的阀门,一旦被开启,淫水就会源源不断。而且妻子也特别容易兴奋乃至高潮。此刻,我那淫荡的老婆果然已经强行拉着另一个男人的手去玩弄自己的阴户了,只看到男人兴奋地用手指在老婆的阴户上扣弄了两下,灵活的食指就已经触碰到了妻子的阴核,随着妻子一声兴奋地闷哼,滋滋的水声已经变得跃然入耳,并且逐渐有了越发强烈的趋势。
  妻子的浪叫声带着她声带中特有的嗲意,特别能勾起男人的欲火,而且此时敏感的方位被触及,智婷叫的更是放浪,而且丝毫没有避讳。我的脑中一直有个猜想,假设我家的住房隔音效果差上几个档次,妻子放浪的叫声也就算了,有时被肏的爽了,用她那绝对配得上面容的略带娃娃音的嗓音高声呐喊自己是个骚屄,是个婊子,高声叫肏她的男人爸爸,这些家常便饭被那些唯恐天下不乱的邻居们听到了,想必我家一定会成为我们小区的话题舆论漩涡中心。
  三个操我妻子的男人当中最瘦的一个终于耐不住妻子两处敏感之处被人挑弄而发出的诱人心魄的淫声,淫笑着挺着大鸡巴大摇大摆的走向智婷,两只手扶住智婷的头颅,往自己的胯下压下去。
  智婷侧着脑袋,乌黑而亮丽的黑发散落的遮挡了她一多半的脸颊,但是我依然可以读到智婷脸颊上洋溢的毫无保留的快乐与兴奋,完全沉浸在性爱中的兴奋。长发一直批落在智婷的胸前,将智婷坚挺的巨乳轻轻地藏在后面,偏偏这若有若无的遮挡,却被智婷诱人的曲线凸显的格外引人遐思。
  男人毫无欣赏美景的情调,只是一味的顾着将自己的鸡巴塞进我爱妻的口中,抱着智婷的脑袋快速的来回耸动着腰跨,鸡巴在爱妻的口中进进出出。这家伙显然很享受我精心用自己的鸡巴帮爱妻训练出来的口活,所以他不时来个冲刺,然后猛地一顿,让智婷休息一下的同时,自己也缓解一下射精的欲望。
  不过智婷可不是这么简单的饶过他,将男人的鸡巴含在口中的同时,灵巧的舌头对着男人的龟头又是一阵灵敏的挑逗,同时一个带着搞怪意思的媚眼抛给让她口交的男人。
  这下好咯,男人终于把持不住,精关松动,腰部开始一阵阵剧烈的晃动,随着他口中一阵阵兴奋地呜呜声,想必浓浓的精液已经全部喷在了我老婆的口中。
  男人闷哼两声,终于在智婷的口中完成了发射。我盯着智婷的喉咙,只完成了两次吞咽就吞下了全部的精液。想必是这男人刚刚射精过一次的关系,所以这次的存量并不是很充足。不过,他过早的缴械也引来了两位还在玩弄我老婆身体的同伴的嘲笑。特别是那个在玩我老婆奶子的家伙,他虽然依然含着智婷左边乳头,可是却目睹了刚才智婷给男人口交的每一秒。
  “这娘们口活太好了。刚才光顾着肏她的屁眼,没发现她口活竟然也是超一流。看来除了她老公,这娘们一定没少帮男人口交。”瘦男人抖了抖自己已经软化下去的鸡巴,满是陶醉的口吻对两个同伴说道。
  一只手的两只手指分别插在我老婆的阴道和屁眼里的那个家伙接话道:“那是,这么骚又这么漂亮的娘们,要是我媳妇儿,我肯定一天肏她二十遍到不了黑天。”
  话音落下,这家伙已经抽身站了起来,并且把我老婆也扶着站起身来,他站在智婷的身后,压弯了智婷的小腰,让被黑色皮装包围的雪白肥臀在撅屁股的状态下露出的更加诱人,更加彻底。
  男人一手扶着智婷的腰,一手扶着自己的鸡巴,点了点脚(穿上配套高跟鞋的智婷腿修长,已经在腿的长度上超过了这个男人)腰一挺,鸡巴尽根没入智婷的阴道当中。
  智婷从男人将她扶起来的那一刻,就已经明白了男人的意图。而且她的骚屄当中也早就山雨欲来风满楼,所以恨不能男人的大鸡巴快点将她的骚屄填满,顺便也是让决堤的淫水有了一道阻拦的大坝。
  男人的龟头刚刚触及智婷的阴唇,智婷就被那股火热给摧毁了,望向身后的男人的目光也变得更加火热。智婷那不大,却足以传到每个人的耳中的声音在回响着,顺便敲动每个人的心门。“插我……好老公……插进我的骚屄里来……”
  鸡巴尽根没入,智婷和男人都是一口长气缓缓吐出。男人开始了一波力道极强的冲击,每一下都力求能肏到我老婆阴户的最深处。同时,他的大手还在智婷的丰臀上游弋着,不时重重的拍两下,妻子的肥臀颤巍巍的发出一声声清脆的肉响。
  男人插得很尽兴,一边肏一边问我的娇妻,“小骚货……是不是特别喜欢外面的男人来肏你啊,是不是……刚才叫我什么来着,嗯……再叫一遍,让我听听,也让你老公听听……”
  智婷被身后的男人撞击着,身体随着他的撞击而颤动着,可是这时,就看出我家妻子的傲骨气节来了,真给我争脸!“叫我小骚货……啊,小骚货要被肏死了……好爽……你把我肏出高潮来我就叫……”
  男人一听,哈哈大乐,立马加快了抽插的速度,所以智婷不得不扶着前面那个刚刚还在玩她一对大奶的男人才不至于被身后那个男人快速的撞击给顶出去。
  肉体撞击的声音更加清脆,而且节奏也更加密集,交织着妻子的浪叫,简直形成了一曲曼妙的性爱奏鸣曲。
  很快,智婷的第一次高潮就如期而至,男人不得不抱住我老婆的腰,才使她不至于身体软在地上。这次没用男人提醒,妻子很守信用的自己就喊了出来;“你是我的大鸡巴老公,你操我比我亲老公肏的还要爽,啊……啊……”
  “叫我大鸡巴爸爸!”男人用力在妻子的肥臀上抽了一下,恶狠狠地说道。“不然,我就不把精液射在你的骚屄里了!”
  “啊……大鸡巴爸爸……射在女儿的骚屄里……啊,啊……我老公不行,你就让女儿怀孕吧……”
  “好……”男人飞快的抽查两下,身体一震,射精了。
  这种画面,这种视听,身为老公被别的男人肏着自己的老婆还被这样数落着,就算不生气,也至少该脸红了吧。
  好吧,也许是我的涵养太好。所以……
  我脸红了。
  就在这时,我的内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一方面,刺激的画面让我全身热血沸腾,另一方面,羞耻,却交织着快感,像一条螺旋的金箍棒,在我的心中腾起,仿佛也要刺破我的喉咙翻涌出来。
  好像连我自己都已经开始遗忘了,把妻子引上这条暴露淫荡本性的道路的人,正是我。第一次将妻子送上出轨道路的,也正是一次我一直都很想要发生的3P.
  随着我和妻子智婷的暴露游戏越来越多,尺度也越来越大,我们的阵线竟然出人意料的转向了附近。
  普通的天台暴露做爱已经无法满足我们小两口的暴露需求。就连智婷,对于我半开玩笑似的说如果有人发现,就一起肏她的话题,也不再像当初那样排斥,而且,似乎在她的心中,也逐渐把这个假想,变成了可以尝试的计划当中。
  于是,谋划已久的我,将全身上下只有一条薄薄的黑色裤袜的智婷,半推半就的领出了家门,这一次,我们要在楼梯间里实行我们的性爱计划。
  心中想要在暴露游戏中将智婷的身体也顺便带给别人品尝的念头已经冲击了我很久,这一次我也是势在必得。由于我们的小区都是电梯房,所以楼梯间少有人走。
  但是却并不等于没有人走。能从这里不辞辛苦爬上我们八楼的,必然都是年轻力壮的青年人才做的出来的事情。一个年纪轻的家伙的鸡巴,插进我爱妻的阴道里,这也是我十分期待的。
  夏天的天气并不至于将智婷冻到,但是我却发现妻子紧紧地抓着我的胳膊,而且身体还在瑟瑟发抖。当我的目光与妻子的目光相交的那一刻,智婷近乎哀求的看着我,可怜巴巴地说:“老公,给我披一件大衣我们在玩好不好?”
  我坏笑着抚摸着智婷包裹在黑丝裤袜里的大屁股,问道:“怎么?宝贝,冷吗?”
  “冷倒是不冷,只是有点怕!”妻子将我的胳膊抱得更紧了一些。
  “怕什么,你在公园里赤身裸体的都不怕,这次还有条裤袜呢。”
  “我下午刚看一部恐怖片,就是在楼梯间里闹鬼的!”
  “噗……”我被智婷的话闹得差点一口气没喘匀憋死,感情这小骚货不是担心穿成这样被人发现,竟然是在怕鬼。不过被她这么一说,我倒是也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似乎这盛夏夜晚的楼梯间里,真的有一股冷气悄然吹过。
  不过在老婆面前,我还是要表现出一些勇敢的气节。所以我换上一副义正言辞的表情,正色道:“没关系,就算是有鬼,也是色鬼,大不了,你用身体搞定咯。”
  “讨厌!”智婷也被我的说法逗乐了,这一闹腾,仿佛也打消了智婷最后一丝担忧。智婷主动扑在我的怀里,一阵香气袭鼻,智婷温润的嘴唇贴在了我的嘴唇上。
  陷入性爱中的智婷总是能爆发出比她的个头看上去更猛烈的能量,我的鸡巴与智婷的阴道壁紧紧地贴合着,智婷红光满面的攀附着我,用阴户吸取着我,承受着我一波接一波的冲击,逐渐将自己浪叫的声音又抬高了几个分贝。
  我一边放慢了抽插的速度,好让射精的欲望暂且回避,一边笑嘻嘻的问智婷:“怎么?不怕叫这么大声把色鬼给吸引来了?”
  智婷的眼波中闪动着暧昧的光芒,瞪了我一眼低声说:“色鬼已经在我身上压着了……”
  “什么?我是色鬼?”言罢,我再次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小骚货,让你看看色鬼的厉害!”
  “哈哈……色鬼……啊……啊……啊?”
  我的鸡巴插在智婷的阴道里突然感觉到智婷的阴道有一阵阵的收缩,但又不同于智婷高潮时的表现。不对,这是一种很奇怪的状态,我竟然在智婷的脸上,发现了一抹惊愕的表情。
  抽插的进度不由得再次减缓下来,我看到智婷的表情不知从什么时候已经从享受变成了惊讶,而且这种令人奇怪的神情已经久久的凝固在妻子的脸上。
  我被智婷奇怪的表情也给闹的浑身白毛汗,联想到刚才我们还在开玩笑说这个地方容易他娘的闹鬼,难不成,还真让智婷给看到鬼了?
  就在这时,智婷已经开始拍打着我的后背,并且要求我停止抽插。同时,智婷贴上我的耳朵颤抖的低声道:“老公,上面有人!”
  智婷这话更是将我的冷汗一层层激起来,如果妻子这时手扶在我的后背上感到湿乎乎的,那一定是我的冷汗在作怪。
  我似乎能感觉得到两束目光正集中在我和智婷身体交合的地方,这种非常不爽的被人监视着的感觉让我的鸡巴有些软化,一点点从妻子的阴道中退了出来。
  “是两个小孩!”妻子的声音再次在我的耳边响起,她丝毫没有将我推开,然后赶忙拿衣服把自己该遮蔽住的意思。感情这娘们儿已经把压在她身上的我当成了天然的遮羞布!
  我他娘的还赤果果的呢!
  关于鬼的荒诞思想瞬间从我的脑海中被驱赶出去,我想要装出一副不经意的样子回过头去把两个孩子给骂走,然后在借机跟智婷溜回家。
  可就在我刚刚转过头来,却看到在我的头顶几米处,两个小子竟然掏出了手机,手机上的闪光灯一闪而过告诉我这两个小子的手机里已经有了我和妻子露天做爱的照片!
  他妈的,如果这照片传到网上。估计就又会多出一个“楼梯门”了。
  被突如其来的愤怒激的情急的我一咕噜从妻子的身体上爬了起来,手指着两个小孩子刚刚要骂街,两个小子已经飞也是的跑掉了。
  这一次失败的户外暴露之旅让我和智婷陷入了一整夜的不安当中。破天荒的这一夜我竟然没有将手放在智婷的屁股上入睡。
  第二天我和智婷是被一阵敲门声给叫醒的,虽然我和智婷都很想再睡一觉,可是不断地敲门声和门铃声迟迟不散。
  愤怒的智婷用拳头和脚踹坚定了自己在家里的霸权地位,强迫我去开门。自己却将脑袋继续埋在枕头里呼呼大睡。
  门一开,昨晚两个偷拍我和智婷的小王八蛋正笑吟吟的站在门口,跟他们同来的,还有一个比他们高了一头的同学。三个半大小子开口的第一句话就让我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我们的手上掌握着你们的照片,除非你满足我们的要求!”
  此时的我,真可谓金凯瑞的一部电影,一个头,两个大。
  可是不经意间,我发现这三个小子的裤裆处都鼓鼓囊囊一大包。瞬间,一个淫邪的,一直盘旋在我的脑海的想法刺激着我非常想要尝试一次……
  “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想要干什么,看你们的年纪,恐怕还没尝试过女人的滋味吧?我让你们玩我老婆怎么样?”我几乎不假思索的说出了这段话,而且这与我之前脑海中的构思相比,这句话的出口要容易得多。
  三个小子自己都不相信我会说的如此主动,个子高的的家伙已经开始琢磨着这是不是陷阱,亦或者是自己的两个同伴跟自己开的一个低级趣味的玩笑了。
  就在这时,智婷揉着眼睛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老公,谁啊?”
  三个小子的眼睛瞬间变得直挺挺的,我翻了个眼皮,即使我不回头看也想得出智婷现在的模样,全身赤裸,全身上下只有我的一件白色T恤。而且倒霉的是那件T恤的材质很薄,而且很短,智婷挺拔的大奶子还有一定将T恤高高举起,恐怕隔着衣服,智婷那两颗红点,都会被看的很清晰吧……
  我无奈的回头一看,好嘛,智婷完全复制了我的想象不说,而且我没想到的是,这件T恤也是出奇的短,智婷的下半身上一丝不挂,白花花的美肉可是全部都暴露在这些家伙的眼下了。还有,智婷的阴部那块黑森林。
  “你们……”智婷也是吃了一惊,显然她也认出了这几个人当中就有昨天偷拍我们的两个混蛋小子。此时,一个反应较快的小子已经淫笑着掏出了手机,对着智婷摇了摇,然后她的手机上,再次响起了照相时的咔嚓声。
  “呃……”此时的情形变化的太快,我原本打算着是让这几个小家伙去我的卧室,好好玩弄一把熟睡的妻子就好了,等智婷醒过来,估计几个小子的鸡巴都已经深入了她的身体,这时可就是生米煮成熟饭了。
  “老婆,我们息事宁人吧……”我苦笑着说。
  “好吧……”智婷也苦笑着回应我。可是看她的动作却一点也不含糊,只一眨眼的功夫,这娘们儿竟然自己脱掉了身上唯一的衣服。
  将我从这段回忆中带回的,是近在眼前的一阵强而有的肉体撞击声。
  我回过神来却发现在我的眼前,胖男人笑吟吟的抱着智婷的两条腿,将她的身体高高的提起来,妻子的两腿间岔开在胖男人的胯间,而双手则支撑在地面上。看他们的样子,这好像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老汉推车。
  胖男人一下下的撞击着妻子的身体,智婷终于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身体往前一扑,摔出个标准的狗啃屎的造型。
  胖男人似乎很满意于自己的力量,冲过去抱起妻子的腰肢,再次插入进去,又是一轮暴风骤雨的撞击。
  妻子身上用来挑逗情欲的紧身衣已经被扔在了卧室,一身白肉此时正随着男人的撞击而随波逐流。看着妻子全身完璧般的白皙肌肤上点缀着一颗颗晶莹的汗珠,一种略带淫靡气息的粉红色随着妻子的呻吟而在全身悄悄蔓延。我知道,这是妻子即将步入高潮时的反应。
  胖男人宽厚的胖手黑黢黢的从妻子的肥臀向下蔓延,挑逗着智婷身上重灾区的敏感部位,我看着他粗短的食指插入了妻子的菊花,拇指抵在妻子菊花与阴户之间的淫肉上……
  这恰恰就是妻子全身最敏感,最性感,每当遭遇挑逗,必然高潮的地方……
  果不其然,智婷再次衍生出了一次强烈的高潮。
  这次高潮似乎也吸引了男人射精的欲望,他丝毫不顾忌高潮中爽的浑身抽搐的妻子,而是一味的自顾自用力的抽插着,一边肏,这男人嘴里还高声的嚷着:“真是个尤物,真不知你老公怎么想的,竟然这么喜欢自己的老婆被人家玩,我操,我操,我用力肏,小骚货,怀上我的种吧!”
  “好……”妻子在抽插中从高潮中恢复,眼看似乎又是一波高潮的降临。智婷的双手漫无目的的四处游走着,抓住了我的脚腕。“老公……亲老公,让他们操我……让我怀孕吧……”
  这一切眼睁睁的发生在眼前,妻子略带凄婉的呻吟声又犹如一次次重锤的敲击,震撼在我的心头。妻子最后的一句话,仿佛是一颗核导弹,在我的心中轰出一朵绚丽的蘑菇云,蘑菇云带出了绚丽的辐射光,刺激着我的眼睛,刺激着我的泪腺,让我的眼眶几乎要失守,洪灾袭来。
  哎,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我何尝不想用自己的力量让妻子怀孕。
  可是这一切的可能,都毁在了那次倒霉的车祸上……
  “讨厌……过个红绿灯还玩这一套……”智婷的声音在我的下半身处响起,我坏笑着抚摸着妻子柔顺的头发,一边享受着一边开车,一边让妻子俯身给我口角的快感。
  幸好我的炫耀心理并不算强,不然我真的会摇下车窗,让旁边车道上一起等红绿灯的家伙们投过来羡慕的眼光!
  智婷的口活真是越发的娴熟美妙,快感从鸡巴上一阵阵传遍全身,这让我连红灯变成了绿灯都没有注意,要不是后面的车连摁喇叭,才将我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点。
  连忙发动汽车,可是我却发现自己的双腿一阵阵的发软。
  感情开车的时候是不能被口交的,特别是遇上智婷这种口活特别厉害的女人,她那灵巧的舌头此时正绕着我的龟头做旋转运动。强烈的快感几乎让我踩不动离合器。
  妈的,这可是车流湍急的十字路口啊,可是理智与快感之间的隔膜却越来越薄,眼看快感就如同汹涌的海啸,即将吞没理智这小小的港湾……
  哦……
  控制不住了!
  我虽然一忍再忍,可是龟头拗不过舌头这也是亘古不变的明。终于在我的车开到了十字路口一大半的时候,快感终于爆炸了,并且,瞬间吞没了我所有的感官!
  我感觉全身都是去了控制,身体抖动着,一发接一发的将精液发射在智婷的口中。但是,就在我的最后一次发射的时候,却一脚踹在了油门上。
  汽车如同发狂的犀牛,狂奔向了人行道边的梧桐树。
  在那一刹那,我感觉自己要不是安全带拦着,真的要升天一般。可是紧接着,一阵剧痛,也从我的下体袭上全身,我的脑海中闪过一个恐怖的念头。
  可我还没来得及惨叫,就感觉眼前闪过一道白光,安全气囊弹出,伴随着下半身的剧痛,我彻底晕了过去。
  当我再次睁开双眼,目之所及已经变成了让人不安的白色。
  我的第一印象是智婷的口活,真的让我升入了天国。换句话说,我他娘的被爽死了!
  可是,紧接着我就恢复了理智,我瞬间明白过来我此时是在医院当中。智婷,就坐在我的床边。脸上挂着疲惫与伤心交融的表情,同时,还带着一点点的歉意。
  “老公,你醒了!”智婷叫了一声,向我扑了过来。
  看着妻子在我怀里嘤嘤的哭泣,我却有点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我也不过是昏迷而已,至于哭吗?不过,貌似有一点太不符合常理。
  一般来说,智婷在我怀里,那两团柔软而弹性的圆肉靠在我的身上,常年色心不改的我必然会有所反应,可是这次,我竟然丝毫感觉不到我的下半身向我传来硬的态度。
  软绵绵的,毫无感觉……
  突然间,我想起了车祸发生时的那一幕,瞬间,巨大的恐惧笼罩了我,一把将妻子从我的身上推开,我不顾病房中已经进来了查房的护士,就一把脱掉了自己病人服,露出我软塌塌的独眼龙。
  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就是无法感觉到独眼龙的坚硬,这家伙好像切断了与我的联系。
  难道,我他妈,成了一个器官健全的,太监?
  恐怖的现实让我一阵阵眼前发黑,费了好大劲儿才控制住摇摇欲坠的身体不要再次晕倒。
  我……他妈的……
  足足沉默了三天,无论智婷怎么劝我,怎么跟我表衷心,我就是一言不发。
  但我也不得不接受了这个残酷的现实。
  智婷的牙齿切断了我鸡巴的韧带(智婷的原话),医生费了好大劲才将我阴茎里的牙齿碎片取出来,可是这也让我失去了勃起的能力。就更不要说做爱了。
  第四天,内心已经平静如老僧入定的我终于开了口。
  “老婆,我想我们还是要个孩子的好。”我淡淡的说,脸上毫无涟漪,这与表情复杂的妻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看样子,我们需要外人帮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