玩乐性奴_另类小说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玩乐性奴
玩乐性奴


  看到陈丽娟晕了过去,我知道自己今天有点玩大了,操一个没有反应的女人一点意思都没有。 

  为了导演这出戏,我动用了四个奴隶,却将故事的主角吓晕了,不过好在没有使用处女,不然得不偿失,那个小雨,在十 四岁的时候就不是处女了,他的父亲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偷偷的倒卖奴隶这种事情我不是没干过,不过当然不是为了钱,在乐园,我是一个近乎于神的存在,钱对于我来说是没有意义的,但我可以换取各种好处,各种钱买不到的好处。 

  一旁的四个人如同静止了画面的电影,呆呆的站在原地。 
  「你们两个把自己清理干净,你们两个带她到楼上来。」我说着就自顾自的上了楼。 

  不一会,陈海涛和小张两个赤身裸体的男人就架着昏迷不醒衣衫不整的陈丽娟来到了楼上。 

  在我的授意下,他们将陈丽娟放倒在巨大的双人床上后,就站到了一边。 

  两三分钟之后,两个女人也清理好了自己,都洗得白白净净的光着身子来到了楼上。 

  「该干嘛干嘛去。」我告诉两个男人,他们好像一下子清醒了,揉了揉眼睛,下楼穿衣服去了。 

  两个女人也恢复了神智,光着身子坐在床边开心的聊天。 
  我拉过王红,让她坐在我怀里,仔细的打量着这个女人,虽然她已经四十 三岁了,但是富豪太太良好的保养让她拥有着二十八九岁女性的外表,硕大的乳房,肥厚的屁股。陈丽娟的爆乳应该就遗传自她,我抓住他丰满的胸部用力的揉捏着,不一会她的呼吸就开始急促了起来。 

  一边的小雨对此熟视无睹,继续自顾自的说着:「原来阿姨年轻的时候那么多人追求阿姨啊?」「是啊…那个时候阿姨是学校学生会的,而你叔叔呢,是四班的班长…啊啊…」我把手指插进王红的阴道,用力的搅动,因为干涩,她痛苦的惊叫出声,但还是继续着自己的故事:「然后…啊啊…你叔叔…哎呦…有一次偷偷的…好疼啊…啊…」我抽出插在王红阴道里的手,看来她还是清理的很干净的,至少里面没有任何残留的精液和淫水。 

  我把她按倒在小雨身边,让她双手扶着小雨的肩膀,撅起屁股,握着勃起的鸡巴对着王红的阴道大力的插了进去。 

  缺少淫水的润滑,我的抽插干涩的很,王红也大声的喊疼,拼命地摇晃着脑袋,胸前肥硕的乳房来回摆动,带起阵阵乳波,双腿一阵的颤抖,如果不是扶着小雨,她早就栽倒在地上了。 

  才一插入,我就发现王红是个宝贝,就在刚才还被小张操的死去活来的,在阴道里射了四次,可是现在她的阴道却还是十分的紧致,丝毫没有松垮,紧紧地包围着我的鸡巴,就算是处女也不须多让。 

  我慢慢地加大抽插的力度,王红的屁股撞在我的小腹上啪啪作响,我还时不时的拍打着她肥硕的屁股。 

  王红的阴道里开始分泌出淫水,淫水起到了润滑的作用,我的抽插更加的顺利,王红叶丛一开始拼命很疼变成了声嘶力竭的浪叫,全然无法回答小雨的问题。 

  「阿姨,阿姨,说啊,说啊,你和叔叔第一次约会时候的事情。」小雨撒娇地问。 

  「要裂开了…啊啊啊…我要疯了…那…那时候…哎呦…」王红早就已经组织不出合适的语言,我感觉到她浑身突然的绷紧了,同时阴道剧烈的收缩,阴道深处一股激流冲击着我的龟头,让我几乎射精。 

  我收敛心神,拔出插在王红两片红褐色肥厚阴唇间的鸡巴,王红翻着白眼跪倒在了地上,舌头都神了出来,那张风骚美丽的脸上眼泪口水混成一团。 

  一天之内接连被操晕过去好几次,真是难为这个熟妇了,搞不好未来相当长一段时间她会下不了床吧? 

  看着已经不堪再操的王红,我将目光转向了小雨。 
  「换个口味吧。」我自言自语着,按下了按钮。 

  小雨眨了眨眼,恢复了神智。 

  「陈阿姨,你怎么不接着说了,我还想接着听你年轻时候的故事呢。」小雨笑呵呵的说,却只看见地上被我操到失去意识的王红,同时她也意识到自己是裸体的,一声尖叫从床上跳起,用双手遮挡着自己的小乳房和阴部,往们的方向跑去。 

  我一把拉住她,将她拦腰抱起,扔在卧室双人床上,和陈丽娟并排躺在床上。 

  她拼命地挣扎,但是由于控制器的原因,无论是抓挠和踢打,在接触到我身体的时候,只变成了轻轻的接触,丝毫没有一丝力道。 

  我压在她身上,轻轻的揉着她尚未发育完全的乳房。 
  「放开我,放开我!」她扭动着身体想躲避我在她身上游走的双手。 

  我一只手轻轻抚弄着她腿间那颗细小的阴蒂,我感觉到接触的一瞬间她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可以啊,放过你的话…」她听到可以放过她,连忙说:「只要你放过我,我什么都答应你。」「恩,放过你的话,我就要去操你的陈阿姨和陈姐姐了哦?」她一瞬间无所适从,我趁她愣神的时候,分开她的双腿,用手指分开她的阴唇,将勃起的鸡巴在直接插进了她的阴道。 

  女孩的阴道很紧,虽然已经不是处女了,但依然紧得我的鸡巴有点发疼,我来回费力的抽插着,小雨的喊叫声也越发的尖利。 

  「快拔出去,好疼,好疼!」 

  「去舔你陈姐姐的骚逼,不然我就操死你!」我声色俱厉的说道,同时大力的抽插了几下。 

  知道我厉害的小雨爬到陈丽娟身边,撩起她的短裙,伸出舌头隔着丝袜和内裤舔着陈丽娟的两腿之间。 

  「谁叫你隔着丝袜舔了,给我直接舔!」我大力的打了小雨的屁股一下,又用力的抽插了几下,小雨的阴道已经逐渐分泌了一些淫水来保护阴道壁,我的抽插不单没让他感觉到痛苦,反倒愉快地哼了几声。 

  不过她还是赶紧拉下了陈丽娟的丝袜和内裤,将头埋在陈丽娟胯间卖力的用舌头舔舐着。 

  我也在她身后大开大合的抽插起来,不过很快就发现大量的快感让小雨有消极怠工的表现,她趴在陈丽娟的胯下张着小嘴随着我的抽插哼哼唧唧的叫唤着,完全忘记了自己被赋予的任务。 

  我抽出插在她阴道里的鸡巴,抹了点淫水在她的肛门上,在她回过头疑惑地看着我的时候,我大力的贯穿了她的肛门。 

  「疼死了,疼死了,你插错地方了!」随着我的抽插,小雨哭叫起来,我有拍了拍她的小屁股:「这是对你停下来的惩罚!」她不敢怠慢,忙低下头使出浑身解数拼命地舔着陈丽娟的骚逼。 

  陈丽娟悠悠的醒来了,她一醒来就感到有一个温热柔软的东西正在来回的刮着她的阴唇和阴蒂,让她浑身火热难耐,同时,感觉身体躺着的地方摇晃的厉害,满耳都是小雨带着惨叫的呻吟声。 

  她终于醒来了,我一边加大了操干小雨肛门的速度,小雨撕裂的肛门渗出的血丝顺着我暴怒的鸡巴慢慢的留下,小雨尖叫着达到了极度痛苦中的高潮,我有意施为地将小雨抱起来,她阴道里喷溅而出的阴精溅了陈丽娟一脸。 

  陈丽娟一边用衣袖擦着脸上的淫水一边惊恐地坐了起来。 
  「你是谁?想干什么?」 

  「呃,说实话,除了你,我什么都不想干。」我被自己的冷笑话都笑了,放下怀里的小雨,挺着坚硬的鸡巴大声宣言到:「我是来矫正你性冷淡的错误的。」「你这混蛋。」她忽然间变了脸,抓起床头的烟灰缸照着我的鸡巴就像砸过来,不过好在控制器的作用下,她的手停在了半空中,无法将烟灰缸扔出或者砸下。 

  「现在闹得越凶,一会叫的越响。」这是我自己总结的理论,在被操之前闹得越厉害的女人,再被操的时候浪叫的越畅快。 

  她脑筋动的很快,发现自己的异常和无法伤害我之后,就想要从房间逃走,不过我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她刚跑出门,就被楼下的小张和陈海涛架了回来。 

  扔下陈丽娟,关上了房门。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们怎么了?」陈丽娟发现了倒在床边角落的王红,颤抖着问。 

  「这些都不重要,我想操你,只要操过你,这一切都会恢复原状,快点吧,都过了晚餐的时间了,我都饿了。」我开始有点受不了她的长篇大论了,从来没有这么费劲过,我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那个女人我不是说上就上,想怎么操怎么操,今天怎么忽然对这个女人下不去手了? 

  想到这里,我狠了狠心,说:「你要是不让我操,我就继续操你老妈还有小雨,当然,也可以叫你老爸和小张玩个同性恋什么的。」气极的陈丽娟浑身颤抖,她意识到自己已经别无选择。 

  「和我做过之后,你就会离开?」她做着最后的确认。 
  「没错,相信你已经见识到我的手段了,我可以让这一切变成没有发生过。」她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点了点头「好吧,我答应你。」无聊,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十分的无聊。 

  我是这个乐园的管理者,唯一知道乐园真相的人,这些乐园中的奴隶都过着自认为逍遥自在的认字,殊不知他们的行为和思想都是可以受到操作的。我是高于他们的存在。 

  而如今我却如同一个无赖一般威胁一个女人,要跟她上床。 
  无聊,极度的无聊。 

  「我改变主意了。」我坐在床边,伸手拉过小雨,抚摸着她稚嫩的肌肤。 

  「你…有什么你冲我来!」陈丽娟对我大声的吼着,她本想拉开我在小雨身上游走的手,却因为控制器的关系无法得逞。 

  「我说了,我改变主意了。」怀里的小雨已经娇喘涟涟,我踢了踢脚边趴着的王红,她慢慢的站了起来,两腿间的骚逼里,淫水正顺着大腿慢慢留下来。 

  「妈!你怎么了,妈!」陈丽娟冲上去摇晃王红的肩膀,王红完全无动于衷,走到我面前跪倒在我两腿间,伸出小舌头轻轻的舔着我的鸡巴。 

  「妈,别这样!你快醒醒!」陈丽娟痛哭着想拉开王红,却几次都没得逞,王红舔了一会儿我的鸡巴,就把鸡巴插进了嘴里,脑袋一上一下的动了起来。 

  我松开一只正在揉捏小雨屁股的手,抓住王红的头发,将她的头用力的按向我的鸡巴,让我的鸡巴插到了她的喉咙。 

  「你放开我妈!有什么冲我来!」陈丽娟疯子一般扑上来拼命的厮打,可到了我身上,就已经完全没有力量了。 

  我没有理她,继续抓着她母亲的头做着深喉运动,感受着王红口腔的温暖和喉咙的紧致。 

  「到底怎么样你才能放过她们?」陈丽娟披头散发的站在那里,喘着粗气。 

  「你还是不够聪明。」我自言自语到,拍拍王红的脸颊,她将我的鸡巴从喉咙里抽出来,哧溜哧溜的使劲吸了两下,就转过身,撅起屁股,双手掰着两片肥厚的臀肉,露出中央红褐色的菊花,抵在我的鸡巴上研磨着。 

  「求求你了,我做你的奴隶,性奴,让我干什么都行,放过她们吧。」陈丽娟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光着身子跪倒在我脚边,用脸颊蹭着我的脚。 

  「那你就学学第一课吧。」 

  她疑惑的抬起头,只见到自己的母亲将我的鸡巴一点一点的插进自己的肛门里,并且快速的起伏着。 

  「你答应我的!」她坐在地上大声喊着,嗓子都喊哑了。 
  「奴隶的第一课,服从主人,不得对主人的决定做出异议。」陈丽娟哭泣着趴倒在地上,白皙的皮肤和卧室深红色的地毯产生了强烈的对比,我产生了一丝病态的快感,女儿拜倒在我脚下,母亲在我身上起伏,用肛门服侍着我的鸡巴。 

  快感成波的汹涌而来,我感觉到自己要射了,就让王红将我的鸡巴拔出来,跪在我的两腿间,深深的套弄着,不一会,我就射精了。 

  许久没有和女人上床的我的精液激烈地射进了王红的口腔。 
  王红用嘴唇紧紧地裹着我的鸡巴,慢慢的将软化的鸡巴从嘴里拔出,鸡巴上的精液都被他留在了嘴里。 

  她则跪在我的脚边张开嘴,用舌头搅动着嘴里的精液。 
  「你妈口交的功夫真不错,没少被你老爸开发吧?」陈丽娟跪在地上只顾呜呜的哭,对于我的羞辱完全无动于衷。 

  放开了手里的小雨,走出了门。 

  在一楼,在小雨的服侍下我正穿着衣服,小雨光着纤细的身子,丝毫不顾忌两腿间留下的淫水,胸前还未发育完全的的小胸部都是青紫的痕迹。 

  二楼的房间里传来一声陈丽娟的尖叫。 

  不多时,就见王红拉着女儿赤裸着走下楼来,陈丽君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一阵阵的干呕,却都被王红堵住嘴巴,吐不出来。 

  「那玩意蛋白质高着呢,多吃点对你有好处。」我抽出在小雨阴道里抽插的手指,在陈丽娟的长发上擦着手:「你妈应该就是经常大量的吃精液,才保养得这么好的。」「你无耻!」陈丽娟颤抖着指着我骂道。 

  「多谢你的赞美。」我转身穿上鞋,身后的万红再次拉住陈丽娟将嘴里的精液一点点的松紧女儿的嘴里。 

  陈丽娟呜呜的挣扎中,我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给陈丽娟的母亲王红输入好指令,悠哉的走在大街上,忽然面前闪出一个窗口。 

  是二公子。 

  「怎么样,二公子,您在乐园玩的还开心吗?」对着窗口中二公子的笑脸,我寒暄道。 

  「开心开心。」二公子的脸上简直就要笑出花了,一个劲的夸奖我将乐园治理得如此之好,实在是功不可没,回去一定跟他父亲夸奖夸奖我。 

  「二公子严重了,属下只是尽自己的本分。」 

  「呵呵,你真会说话。」 

  「多谢二公子夸奖。」我对自己的献媚嘴脸都要吐了,不过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啊。 

  「是这样,我看中了一个奴隶,已经调教好了,想要带走,不过,也惹了点麻烦……」果然,事情没那么简单。 

  「属下马上处理。」 

  关闭了面前的窗口我通过控制器联通了中央电脑,让中央电脑调出一切有关二公子的监控录像,和相关资料,涉及到的奴隶名单。 

  我现在是在市中心的马路上,总不能站在道边处理公务吧?记得附近有个不错的咖啡厅来着。 

  推开咖啡厅的们,就看见咖啡厅的老板正在吧台后面擦着陶瓷的咖啡杯。 

  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留着一撇山羊胡,国字脸,块头很大。不过她的女儿却张得娇小可爱。 

  我来到咖啡店,发现店里的人并不多,只有三三两两的情侣在喝着咖啡吃着蛋糕。 

  我挑选了咖啡店里的情侣座位,坐在真皮沙发上,我伸了伸要,靠在了沙发柔软的靠背上。 

  「请问先生你要点些什么呢?」老板的女儿穿着一身可爱的女仆装系着洁白的围裙笑容可掬的问,看着短裙下那两条被黑色丝袜紧紧包裹着的修长美腿,我再次感慨自己的眼光不俗。 

  这里已经不是我第一次来了,我扫了一眼老板女儿的资料: 
  ELFO29645600486125 

  张可欣 

  女 

  16岁 

  第一高中一年二班学生,学生编号021 

  非处女 

  性交人数:1 

  不用说,是我给开的苞,并且设置了程序,让她不能给别的人操,毕竟,这个咖啡馆我是时常来的,怎么能让给别人享受呢。 

  张可欣的发育不错,前凸后翘,皮肤白皙,黑色的长发直垂在腰间,像个瓷娃娃一样可爱。她是第一高中的校花,清纯可爱,追求者很多。 

  「来一杯咖啡,一份口交,一份性交。」 

  「好的。」她没有丝毫的忧郁,在便条本上写好我点的东西,补充道:「请问您要指定口交的人选吗?」呵呵,指令的自我进化也是挺好玩的,人类的大脑真是神奇啊,即使是奴隶亦然,只要你在大方向上设置一条指令,被设置指令的人就会自己将这个质量合理化为她能接受的理由,并且还会进化。 

  看着我若有所思,张可欣推荐到「您可以根据您的喜好来选择,目前本店提供性服务的一共有五名,一名是我,一名是我的母亲三十 九岁,来做客的我的姑姑三十 七岁,还我姑姑的大女儿今年十 七岁,小女儿六岁。」「今天运气真好啊,从熟妇到萝莉都有。」「恩,请问您想选择哪一位为您服务呢?」「就选你把。」我说着把菜单交还给张可欣,张可欣说了句请稍等,就跑向吧台。 

  那么,让我看看二公子到底惹了什么麻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