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十岁娇妻,真的如狼似虎啊_情色笑话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我的三十岁娇妻,真的如狼似虎啊
我的三十岁娇妻,真的如狼似虎啊


  本人今年三十二岁,和妻子叶眉结婚快五年了,妻子比我小两岁,虽说也是
到了三十如虎的年岁,但或许是性格原因,抑或婚姻经营不善,曾经的热情已然
伴随着时间慢慢流逝殆尽了,日子平平淡淡,整日柴米油盐,没了激情,直到最
近,陆续发生了一些事情,才悄然勾起了我消退已久的欲望。

  这里先要说一下妻子叶眉,妻子个性安静平和,长相娇美可人,猛的一看有
点徐若瑄的赶脚,就因为这小脸蛋,让我当初追的好执着,个头嘛中等,身材以
前还有点瘦,但随着年龄的增长,腰身还挺细,屁股倒是越来越丰满,越圆润了,
加上皮肤白皙,这白白的大屁股倒是越来越让我着迷。胸倒是没怎么变,还好没
变,本来就接近E 罩杯了,再变的话变大还好,要是变小可就让人不爽啦,保持
的也还可以,虽然沉甸甸的,但依然没有怎么下垂。

  刚结婚的时候,我们三天两头的做爱,但几乎都是我主动,她每次也都温柔
的配合我,妻子一开始很保守,非得关灯后在床上才可以做,后来经过我的一番
努力调教,虽还不尽如人意,但终究比以前好多了,我以前最喜欢看的就是妻子
的丰满挺拔的大奶子在胸前上下起伏的样子,当然从后面操她的时候,双手抓着
两个大奶揉搓的感觉也爽死了。但时间久了,新鲜感过了,做爱越来越像例行公
事,激情淡了很多。

  直到最近,大概三个月前,一天晚上我加班,跟妻子打好了招呼,说可能要
后半夜才回,结果由于公司电脑出了问题,我9 点半就回到了家里,打开房门,
客厅里的灯关着,卧室的门也关着,我就有点纳闷,今天什么情况,睡的好早啊,
脱了外套后我走向卧室,转动门把手的的手突然停了下来,因为我看到门缝里渗
出一丝丝的灯光,而且隐约有声音传出,我当时就一愣,这是什么节奏!

  我做贼心虚般的轻轻的将门打开一条小缝,里面的情景顿时让我血脉喷张,
只见妻子穿着一套黑色情趣内衣,背对着房门,从后面依然能看到两个硕大的乳
房挂在外面,随着身体的晃动若隐若现,丁字裤勒到了屁股沟里,两片丰满的大
臀也微微颤动着,反射着淫荡的光芒。

  妻子的面前是我家的台式电脑,妻子一条腿踩在电脑椅上,两腿岔开,身体
挡住了电脑屏幕,头上戴着耳麦,两手放在身前,一只手正大力揉搓着丰满雪白
的奶子,另一只手放在胯下,快速的抽动着,口中发出着动人的喘息声和呻吟声。

  看着这一幕我简直是呆立当场,妻子平时是个多么温柔平静的女人,做爱几
乎没主动过,看起来很保守的样子啊,今天这是怎么了!我缓了一下神,决定不
要打扰她,看看后面还有什么好戏。

  妻子接着弄了大概五六分钟的样子,然后俯下身去,在电脑桌下的翻找起了
东西,此时妻子那圆润丰满的屁股高高的撅起,丁字裤的带子歪到了一边,整个
阴户暴露在了眼前,阴道口微微张开着,亮晶晶、湿漉漉,阴毛也湿了一片,贴
伏在大阴唇的两边,妻子的阴毛长的还算旺盛,从前面一直顺着大阴唇两遍蔓延
到了会阴部,弯弯曲曲,乌黑亮泽,屁眼周围倒是干净的很,精致的菊花透着诱
人的粉色,此时也随着高高撅起的屁股越发的夺人眼球。

  也许是偷窥的心里作用,我的阴茎马上充血昂起,恨不得立刻冲过去插入那
翘起的大屁股里,最好是插进那紧致的小菊花里,那可是我还从未开发过的处女
地,试了好几次都没让我成功过,一直是我的一大憾事啊。这要是让我的大鸡巴
在妻子的小屁眼里大力抽插,上下翻飞,这这,这不得爽爆了,啧啧。

  我按捺下激动的心情,抬头看了一眼,电脑桌面上有个视频聊天窗口,由于
距离远看不清画面,摄像头放在桌子上正对着妻子的位置,这时妻子直起了身子,
我一看她手上,多出了一个硕大的假鸡巴,肉色的,青筋暴起,威武雄壮,妻子
抓着假鸡巴的根部,一对饱满的睾丸的位置,对着摄像头一边晃着一边低低的说
着什么,然后双手捧着把假鸡巴放到嘴边,伸出小舌头在龟头上舔了起来,亮晶
晶的口水打湿了龟头,滑溜溜的龟头被妻子顺势塞入了口中,一下子没入了大半,
把妻子的小嘴撑得鼓鼓的,妻子的双手动了起来,硕大的假鸡巴在双唇间进进出
出,并伴随着妻子的吸吮发出啧啧的水声,妻子边吸边扭动着腰肢,一只腿跪在
椅子上,上身前倾,一对巨乳吊在胸前摇摇晃晃,雪白的大屁股随着腰肢左右摆
着,吸到动情处粉嫩嫩的小穴竟然一张一合,且仿佛吞吐间从蜜穴中淌出了一汪
清亮亮淫水,真是应了女人有上下两张嘴那句话,看得我真想上去抓住屁股猛吸
两口。

  我没有冲上去,而是伸手进裤裆掏出了我的早已硬挺挺的真鸡巴,目不转睛
得盯着妻子的大屁股快速的套弄起来,一阵麻酥酥的快感从鸡巴传入我的头顶,
真是刺激的紧啊。再来说妻子叶眉,她吸了半天假鸡巴,不知是上面的嘴巴累了,
还是下面的嘴巴太想要了,只见她把假鸡巴缓缓得从嘴里拉了出来,假鸡巴上满
满的全是妻子的口水,在妻子的小脸前颤颤巍巍,妻子拿着假鸡巴在镜头前晃了
晃,咯咯的笑了两声,又小声说了句什么,然后放下跪在椅子上的腿,撅起屁股
开始固定起了假鸡巴,假鸡巴根部的吸盘牢牢的吸在了椅子上,由于椅子没有扶
手,妻子双腿很方便的跨到了椅子两边,一手托住乳房,一手扶着假鸡巴,开始
用那硕大的龟头蹭着阴道口,偶尔似乎是蹭到了阴蒂上,强烈的刺激让妻子的身
子一阵抖动,看得我差点把持不住,喷薄而出。

  在扭动着屁股研磨了一会后,妻子的小手抓着假鸡巴中间不动,大屁股开始
缓缓的沉了下去,刚开始进去的有点费劲,估计是硕大的龟头正在努力的撑开着
妻子的紧致的阴道口,终于慢慢的整个龟头都没入了妻子的蜜洞中,大鸡巴把阴
唇撑得翻了过来,紧紧得箍在粗大的阴茎上,看得我心惊肉跳,这大家伙,足足
比我的鸡巴粗了一两圈,阿眉你的小穴怎么受得了,不过我的担心似乎是多余的,
粗大的阴茎插入虽然缓慢但很顺利,也许是口水加上泛滥成河的淫水的功劳,直
到最后整根没入,感觉并没费什么劲。

  在整根没入的那一瞬间,伴随着的是妻子一声娇呼,声音似痛苦似享受,销
魂的很。妻子屁股已经完全坐到了椅子上,蜜穴包裹着假鸡巴,停止了动作,对
着镜头又说了几句话,说完后捂着胸口咯咯的乐着,一对巨乳伴随着笑声颤动不
已,粉嫩的乳头越发的挺立,显然春潮已经泛滥到一发不可收拾。止住了笑声后,
妻子的双手又开始揉搓起了饱满的奶子,边揉边呻吟,还不时的捏一下乳头,甚
至拽住乳头开始摇晃,叫声也越来越销魂,越来越大。本来还不甚大的小乳头在
妻子的揉捏拉扯下,逐渐的充血饱满了起来,在硕大的乳房上傲然突出挺立着。

  似乎是渐渐得适应了阴道里的粗大的阴茎,妻子的大屁股开始动了起来,屁
股上的肌肉明紧绷了起来,纤细的腰肢带动着白嫩夸张的屁股缓缓的抬起一点,
然后又慢慢的坐下,大阴唇随着假鸡巴的抽插也翻进翻出,仿佛已经被撑到了极
致,如此反复了一会后,妻子双手从乳房上放下来按在了椅子上,双腿弯曲呈马
步样,开始了大幅度的抽动,伴随着越来越高昂销魂的呻吟,动作越来越激烈,
两片肥臀上下起伏着,时而拍的椅子啪啪作响,时候含住整个鸡巴前后扭动。

  看着这只在A 片里我才见过的场面,我真是激动的不得了,这是我的妻子吗,
是我温柔恬静的阿眉吗,这分明是一个地地道道的荡妇啊,我好想马上冲过去将
我火热坚硬的大鸡巴插入妻子的小嘴里,疯狂的操她那发出浪叫的肉嘟嘟的双唇。

  我抑制住冲动的情绪,专心的欣赏着眼前的春光。伴随着假鸡巴在妻子的阴
道里进进出出,大量的淫水从假鸡巴上滑落,打湿了椅子,从阴道里传出了动人
的咕叽咕叽的水声,真没想到妻子会流这么多水,以前被我操的时候也没这么泛
滥啊,看来我得找一下原因了,这问题日后再细琢磨,现在得春光我得好好握。

  看着妻子起起落落得屁股,晃晃悠悠的雪白饱满的乳房,挺立的乳头,我的
手根本停不下来,一阵阵酥麻的快感让我欲死欲仙,伴随着妻子大屁股的几下重
重的拍击,和着越来越高亢的浪叫,妻子终于达到了高潮,屁股一下子坐在了假
鸡巴上,微微的颤动着,身体也有规律的抽搐着,双手捏着乳头半天没有挪动。

  我也跟着节奏般的大力的套弄了几下将精液射到了门上,真是前所未有的爽。

  我一边掏出纸巾擦着龟头一边继续看着妻子,妻子坐了一会,大概是缓过劲
来了,抬起屁股,把假鸡巴缓缓的从下身拔了出来,同时嘴里似乎在又在一边笑
一边说着什么,然后又把假鸡巴送入了口中,开始了双唇间的抽插,她含着鸡巴
吸吮着,不时的伸出舌头绕着龟头舔几下,手依然在胸前的两个椒乳上来回揉捏,
似乎在刻意挑逗着聊天的对象。

  我射完精后暂时平息了欲火,脑子也恢复了清明,我轻轻的关上了房门,轻
手轻脚的打开大门来到了楼道里,在楼道里抽着烟,细细的琢磨着这刚发生的一
幕,我似乎一点也没有生气,反而像是找到了一个重新燃起了我的热情的突破口,
也许我可以发现更令我刺激的东西,一扇门仿佛已被我开启了,不知道接下来我
是否会找到重拾我们激情,甚至更胜从前的新途径。

  我掐灭烟头,重新打开大门,脱鞋走路故意发出很大的声音,没有直接进卧
室,而是走进浴室冲起澡来。我一边洗着,一边回想着刚才香艳的一幕,鸡巴在
不知不觉中又昂然挺立了起来。等我出来的时候,卧室的门还关着,我打开门,
妻子已经安安稳稳的躺在床上,电脑已经关了,正若无其事的看着电视了,看着
她脸上还残留的淡淡的红晕,我的心里一阵莫名的冲动。

  我什么话也没说,脱光了衣服就钻进了被窝里,妻子已经换上了平时的睡衣,
里面没戴胸罩,只有一条小内裤,我掀开睡衣抓起一只乳房就拼命的吸吮起来,
乳头依然还硬挺着,迎合着我的舌头。另一只手也不闲着,把小内裤阴部的地方
拨开到一边,露出整个阴户,开始揉捏起妻子的阴蒂,妻子被我弄得有点懵,身
子一阵僵硬,可能是我表现的有点太急色,好久都没这样了吧。

  但一会妻子就来了感觉,配合着我开始套弄起我的阴茎,我把手指伸进了妻
子的阴道里,果然还是湿漉漉的,又让我想起了刚才的假鸡巴进进出出的样子,
我越发来了兴致,把妻子的内裤褪了下来,让她翻过身来,跪伏在床上,浑圆丰
满的大屁股就撅到了我的面前。

  我掰开屁股,看着亮晶晶沾着露水般的阴唇,心里莫名的兴奋,我用舌尖舔
弄着阴蒂,伸出两根手指插入了湿乎乎的蜜穴里,开始搅弄起来,又舔又插的鼓
捣了好一阵,把妻子弄得嘴里哼哼不停,身体也止不住的扭动,妻子终于有点受
不了了,嘴里说道:今天怎么了你,快点啊。我抬起头戏谑的拍着大屁股说:着
急啦,阿眉?那你说让我操你,我才操,要不然我再吃会。说罢,我掰开阴唇,
伸出舌头又开始舔了起来。

  不一会,妻子屁股越发扭动的厉害,嘴里也发出了咝咝的声音,妻子平时比
较保守,从不说些粗言粗语,今天估计是刚才用假鸡巴自慰的余韵未消,加上我
用上了很少使用的舌功,终于挺不住了,低低的向我哀求:快嘛,我要!我趁热
打铁:要什么啊,老婆。妻子终于还是忍受不了了,头埋在被子里,边喘息边说
到:要你操我,快点操我啊!我要大鸡巴!

  我顿时脑门充血,直起身子,一把把妻子拽了起来,把她的头按到了我的胯
下,双手捧起她的小脸,大鸡巴直直的对准她的张开的小嘴插了进去,用力有点
稍猛,插的妻子一阵干呕,我心生怜惜,放缓了节奏,缓缓得抽动着,妻子也配
合着吸吮着。插了一会感觉不过瘾,我把妻子放倒平躺在床上,起身跨到妻子的
脸上,把鸡巴重新塞进了她的嘴里,这种姿势更加有一种征服且凌辱的快感,插
了几下后,我直接趴下身体,双手按住床,小腹整个贴到了妻子的脸上,开始了
快速的抽插,鸡巴几乎全部没入,快感已经让我顾不上什么怜香惜玉,只感觉到
了心理和生理上的极度的快感。当然这一姿势也不能太久,也得有个度,我也不
能让老婆太难受。

  爽过之后,我趴到了妻子的两腿之间,妻子没动,依然仰面躺着,嘴里喘着
粗气,似乎很累。我心里稍微有些愧疚,更加卖力起来,重新细细的舔弄了一会
后,妻子又开始了扭动呻吟,叫声越来越大,我抬起头说到:阿眉,想不想要大
鸡巴?妻子身子一个哆嗦,嘴里喃喃的说到:要,我要…我腾出一只手猛的一下
大力捏住了妻子的乳头,另一只手也在蜜穴里突然加大了力度,妻子顿时崩溃了,
昂着头,挺直了身子,嘴里带着哭音喊到:老公…我要你的大鸡巴…快点使劲的
操我…操死我…我要不行了……快插进来啊…阿眉的比里面好痒啊…痒死了…快
…快…快来啊老公。

  我听着从平时文文静静的妻子嘴里发出的淫声浪语,终于忍不住了,爬起身
来把妻子翻了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上身下压,唯独让圆润的屁股翘起高耸着,
粉嫩的菊花和淌着水张着嘴的阴户正对我的面前,我两手抓住两瓣肥臀,挺立的
鸡巴对准洞口,伴随着妻子一声高昂的撕心裂肺的尖叫一下子就插到了蜜穴的最
深处,这一晚我异常勇猛,妻子也高潮迭起,直到最后她没了力气瘫软在床。

  我想事后也许妻子还会纳闷儿,这家伙怎么回事,吃了什么药了,岂不知我
是受了她的刺激,并且我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计划,越想越是兴奋,窥视的感觉
真的很不错。随着后来事情的发展,我才发现前面这一幕只不过是妻子秘密的微
不足道的一角而已,刺激的感觉已经让我欲罢不能了,不过还好,一切并没有失
控,我能感觉的到阿眉仍然深爱着我,当然我也同样爱着她,永远。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