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态之神][_家庭乱伦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变态之神][
[变态之神][
作者:青楼小七
字数:618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一章

  晚上十一点左右,楚易轻轻地打开了房门,客厅过道的起夜灯散发着微弱的
黄光,确认家人都已经睡觉之后,他才蹑手蹑脚地走了出来,迈着碎步直奔浴室,
关上浴室门之后,他长舒一口气,把手里攥着的那条蓝白条纹的三角内裤扔在脸
盆里,放水浸泡,看着那条沾满了半透明乳白液体的内裤,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
奇异滋味……他连忙使劲晃了晃脑袋,拿起莲蓬头开始淋浴。

  「竟然…竟然真的…做了这种事……」此时楚易心里有些负罪感,任谁也想
不到,在众人眼里乖得出奇,品学兼优的他,刚刚就在床上,拿着自己亲妹妹的
内裤,一边用力地吸吮一边自慰,最后还一滴不剩地射在了妹妹的内裤上……

  十八岁的楚易和同龄人相比有些特别,虽然偶尔看看小黄漫,上一些「内涵」
的网站,但却从未表现出任何对于女人的热络,不像他身边那些朋友,整天想着
怎么撩妹、约炮、搞女人,想方设法吸引妹子的注意。楚易在学校里是一门心思
搞学习,这让他的成绩一直拔尖,加上他相貌出众,在女生中间一直相当地受欢
迎。

  可他却从没和任何女生有什么来往,如非必要基本不找异性搭话,但高一高
二的时候他都曾被人表白,却全部婉拒了,他自己又明说并没有喜欢的人,只是
单纯地不想恋爱罢了,这让他变成一个异类,他几个兄弟总说他假正经,装逼装
到家了,甚至有人背后议论说他性取向有问题。

  他实在是对那些女的提不起多大兴致,总觉得和她们在一起没什么乐趣,他
甚至认为花费时间和心思在她们身上毫无价值,在学校里也就一直老老实实地做
自己的事,完全没有交个女朋友之类的想法。

  楚易简单地冲了一下下体和小腹部,就擦干身体出了浴室,把那条浸泡了一
会儿的内裤捞起,放在盥洗池里,倒进一些洗衣液,仔仔细细地搓洗了好半天,
反复确定没有精斑之后,才用清水漂干净,拧干后晾上阳台,一条内裤而已,之
前妈妈一股脑地把换洗的衣物都倒进洗衣机,并没有发现它的消失,明早内裤干
了之后,更是难以察觉不妥。

  楚易舒了口气,正准备回房睡觉,刚一转身,就看见一个娇小的身影站在自
己身后,把他吓得赶紧往后退了几步,差点尖叫出声,颤抖着道:「灵…灵灵,
你…你怎么还没睡啊?」

  楚灵揉了揉眼睛,天真地笑道:「哥哥不也没睡么?我…我起来上厕所,看
到阳台这里有亮光,就过来看看,哥哥你在干嘛啊?」她此时穿着一件雪青色的
睡衣,削瘦娇小的脸庞上睡意朦胧,那半醒半迷的懵懂样让楚易忍不住在心里连
说可爱。

  楚易急中生智,顺手收了一件自己的衣服,也不管是干是湿了,取下来道:
「我…我刚刚在房里锻炼身体,出了一身汗,洗了个澡就来取衣服换……」说到
锻炼身体,楚易明显地虚了一截,他走到楚灵身边,两手搭住她的肩膀,轻轻地
把她往厕所推去,「好了好了,你要上厕所就快点儿,都几点了,明天不上课了?」

  听着哥哥熟悉的念叨,楚灵满脸微笑,很乖巧地说自己知道了,转身就进了
卫生间,楚易则连忙跑回自己房里,紧紧关上房门之后,一头倒在了床上。

  刚刚妹妹身上淡淡的香味无可避免地被他给闻见了,令他不由得想起半个多
小时前,那条捂在自己脸上的内裤,也有着同样的香气,仔细闻吸时还有一股子
私处的细微骚味,一想到那是专属于灵灵的气息,他的下体又渐渐精神抖擞起来
……

  他只有楚灵这个小自己两岁的妹妹,兄妹俩从小亲密无间,感情好得非常,
他对楚灵宠得恨不能日日夜夜捧在手心里,楚灵也对他极为依赖,即使各自成长
到步入高中,也没有疏远对方。

  然而楚易永远记得,在他十五岁时的一个夜晚,他做了一个妙不可言的春梦,
梦里,他抱着还在上初一的幼小楚灵,像是要把楚灵融进身体里一样紧紧搂住,
又亲又摸,最后任由本能挥洒,在妹妹娇嫩的身体上肆虐,梦醒之后,两腿之间
已经打湿了一大片,床单上都留下不少黄色的斑块。第二天他妈妈来换床单时,
脸上那暧昧的笑容让当时还很青涩的楚易羞窘欲死……

  自那以后,他开始体会到,自己对楚灵有种超出兄妹亲情之外的异样情愫,
这让他既心慌又局促,看着日渐出落得婷婷袅袅的妹妹,他心里的不安也越来越
强烈。

  一个多月前的一天,他妈妈让他洗衣服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了篮子里的两
条楚灵的内裤,脑海中自动跳出了自己看过的一个小黄本中的剧情,那里面的男
主角一开始正是偷了一个女人的内裤,然后在家偷偷把内裤捂在脸上,一边闻舔
一边自慰……这个想法刚一冒出来,楚易就遏制不住地想道,妹妹的贴身衣物是
什么味道呢?自己闻着那样的气味也会兴奋么?

  因为楚灵经常冒冒失失,也不敲门就闯进他房里粘着他玩儿的缘故,他几乎
从不自慰,而且他一直对其她女人没什么想法,平常又把大部分时间用于学习,
虽然正处在青春期,倒也没什么生理需求,更没有要排解性冲动的念头。

  然而那次他偷偷地拿了一条楚灵刚换下来的淡粉色内裤回房间,锁上房门之
后,就用内裤捂住了口鼻,刚刚一吸,他就像闻到了世间最美妙的花香似的,根
本停不下来,一口接一口地用力吮吸,甚至还放在嘴里舔舐,那淡淡的咸涩味让
他更加兴奋,鸡巴像抹了什么神油一样,硬得不能更硬,没多久就开始自慰起来。

  那天之后,他像是迷上了这种诡异的自慰方式,隔三差五地偷偷取走楚灵的
胸罩内裤,带回房间发泄一番,然后清洗完毕拿出去晾晒,因为衣物洗过之后会
丧失那种浓郁的独特气息,楚易每次都得赶在妹妹刚刚洗完澡脱下衣物之后,像
做贼一样偷偷取走才行。每回泄欲过后,第二天又看到楚灵那张天真无邪的笑脸,
楚易总会觉得自己真是罪孽深重,对妹妹亵渎太多,简直和禽兽无异,他经常暗
自忏悔,却总也克制不住自己心里对于妹妹贴身的衣物和那种诱人气息的渴望,
屡屡再犯。

  此时楚易正在床上辗转反侧,他突然觉得心里一阵阵地惆怅烦恼,他现在已
经完全清楚了,自己之所以对别的女生不感冒,只因为自己心里最喜欢的还是楚
灵,是自己的亲妹妹,楚灵对他而言有一种无可替代的奇妙感觉,让自己时时刻
刻想要亲近,对其她女生则完全没有这种感觉。

  这让他痛苦万分,如果他喜欢别人,尚且可以努力去追求,然而对于自己妹
妹,难道他还能开口表白不成?他深知这是不被任何人所认可的事情,甚至是罪
恶,也许连楚灵自己都不会愿意……这些东西楚易已经想了不下几百遍了,此刻
又一想及此,更加心烦意乱,难以入睡,他起身坐在窗前,看着昏沉的天空发呆。

  窗外的城市正灯火辉煌,仅仅看着那些光晕就让人丝毫感觉不到夜晚的沉寂,
那样的绚烂令天空都为之黯淡,天上除了一颗孤独的北极星以外什么也看不见。

  楚易看着看着,觉得莫名地心烦,不禁想到,为什么这个世界会是这样?为
什么会有这么多乱七八糟的社会伦理?如果自己和家人不是住在这样现代化的城
市,仅仅是在一处宁静荒僻的山野耕种度日,与世隔绝,自己能不能和灵灵任意
相爱?

  正胡思乱想着,楚易突然看见一颗流星划破天际,正想许个愿的时候,就发
现那颗「流星」似乎离自己家不是很远……

  它落到离地面大概上百米的距离之后,转了个弯,划出一道长长的耀眼弧线,
楚易看着它从几条街外的一栋五十层高的写字楼的招牌上划过,然后又飞往西边
不远处的永湖公园,晃了一圈又绕回来,往市中心飞去,就这么来来回回,像是
在寻找什么似的,在这一大片范围内打着转。

  「什么鬼!!UFO?天外飞仙?」楚易惊得有些说不出话来,正拼命从脑
海里搜刮一切可能的因素,「萤火虫不可能飞那么快吧?还是什么军事机构的导
弹没管好跑出来了?!」

  他还没想出多少可能,那道莹白色的光线却突然停在了那栋写字楼顶,然后
像是找到目标一样,就那么笔直地朝楚易这个方向飞了过来……

  两三个呼吸之后,那道光已经近在眼前,楚易吓得一屁股坐到了地上,正准
备接着往床上逃,那道光竟然无声无息地穿过玻璃,直直地打在了楚易的头上…


  「凡人编号ZGMN1647829304827,你被抽选为本次测试的
唯一测试员,为此感到荣幸吧,凡人……」

  一个清亮好听的女声猛地回响在楚易的脑海里,楚易被刚才那道白光给唬得
一动不动,好半天才回过神来,惊慌地四处张望,颤声道:「谁…谁?谁在说话?
你是谁?」

  「你还没有资格知道,当你完成测试的时候,我才会告诉你。」那声音带着
轻蔑,但又不容置疑。

  「什么测试?你在说什么?」楚易接着问道,却发现右手手腕上多了点什么,
抬手一看,就看见手腕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套上了一个淡金色的小镯子,连忙举起
右手问道,「还有,这是什么东西?」

  「你的测试目标为:在接下来的一百天之内,将你的变态力值累积至100
万。」那声音的主人冷冷地答道,「那个手镯名为宝谭镯,你积攒下的变态力会
由它进行计数。」

  此时楚易强行逼着自己深呼吸几下,好不容易稍微冷静了一些,他略微思索,
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状况岂不正和那些小说电影电视剧里瞎编出来的一样,虽然
他看这些东西看得不多,此时也能猜出个大概,这个正在和自己说话的对象肯定
不是人类,要么是神要么是魔鬼要么是天外来客,总之是有着特殊能力的非凡生
命,那他……

  「放肆!谁是魔鬼?我是神明!」楚易感觉自己的脸被人扇了一下,一个趔
趄就倒在了床边,他心里顿时掀起惊涛骇浪,不愧是神明,自己的心思完全被她
所看穿。

  而且,似乎还很小气……

  一想到此,楚易又被一道无形的气流给扇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地疼,他连
忙跪伏在地,收敛下心里的各种想法,恭敬地道:「神…神明大人,那个…您刚
才说…我要把什么变态力值…累积至100万,什…什么是变态力啊?为什么…
为什么会有这种测试啊?」

  「所有和变态相关的行为、想法、言论,都可以累积变态力,譬如你之前用
你妹妹的衣物自渎,这就为你攒下了100点变态力值,至于测试的目的,你同
样没有资格获知。」

  楚易听得云里雾里,世界上竟然还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力」,但是一想到对
方是神明,似乎再怎么荒诞都变得可以接受一些了……

  「等等……她连我刚刚用灵灵的内裤自慰都知道??」楚易的脸刷一下就红
了个透彻,尽管此时他已经不怎么怀疑对方「神明」的身份,但毕竟还是个十八
岁的大男孩儿,被人知道自己最羞耻的秘密之后,一时间窘迫得一句话都说不出
来。

  「真是无聊的小情绪,凡人,听好了,我最讨厌花费不必要的时间,一百天
之内,如果你没有积攒到足够的变态力值,我将以虚耗神明时光的罪名,给予你
一次重罚。」那声音突然郑重起来。

  「诶?重罚?什么样的重罚?」楚易突然有些慌了,急忙问道。

  「比死亡难受十倍的重罚。」

  楚易觉得心里像被几道冰凌给扎入一样,整个人被凛冽的寒意给包裹,他能
感觉到,这声音的主人不是虚张声势,正因如此,他才恐惧如斯。

  「为什么偏偏选中我?」楚易有些不服气,凭什么突然施加这样的重压到他
一个普通人身上。

  「我正好巡视到这片区域,搜寻一番之后,发现这方圆五百里之内,你的变
态潜质最强,所以才选中你。」

  楚易脸上冒出一条条的黑线,这不就是说自己最变态么……什么潜质最强啊,
还能更伤人一点么?

  楚易刚想出言反驳,让她另外挑选合适的测试员,却见那道白光忽地从他的
脑门上飘然窜出,恍如一团无形的光晕。

  「我得离开了,有什么事你自己向宝谭镯询问,别忘了一百天的时限。」说
完,那道光就如同来时一样,轻易穿过窗户,两三秒之后就消失在了天际……

  楚易盯着那道白光消失的方向,愣了足足半个多钟头,好在他的思维足够跳
跃,性格也足够冷静,一番内心纠结之后,他选择接受了这一切,毕竟不接受也
没其他办法了……

  他抬起右手,看了看手上那个金色的镯子,它通体没有任何纹路,只在一端
中央有一团云朵样的小小微雕,看上去就是个普通的手镯,刚才那声音让楚易有
事问它,这让楚易疑惑非常,这镯子能给自己答复?

  「凡人编号ZGMN1647829304827,已绑定身份,您好,癸
字号宝谭镯为您服务。」

  一个充满机械感的僵硬女声又突然在楚易脑海中响起,把他吓得直往床上缩,
然而没过多久,他就察觉出这是手上的镯子传来的讯息,他冷静了一下,清了清
嗓子,道:「宝…宝谭镯是吧?我想问你…刚才那位神明大人,所说的惩罚…会
有多重?」

  「主人之前曾进行过十二次测试,都没有得到满意的结果,对于每位测试员
的惩罚也不一而同。」

  「额…比如呢?举几个例子看看……」楚易小心翼翼地问道。

  「对第一号测试员的惩罚是让他父母身患癌症却不致死,一直拖着他支付高
昂的医药费用,并让他所有的情人与朋友和他恩断义绝,一齐出手陷害他、打压
他,却在他每次想要寻死时制止他,一直让他受苦受累三十年之后才放他转世投
胎。」

  「……」

  「对第二号测试员的惩罚是永久剥夺他的性能力,然后对他和他的妻子施法,
让他对妻子死心塌地,同时让他妻子的性欲大大提升,从而经常出轨,但无论如
何,二号测试员都不会抛弃妻子,他妻子也不会离开他,他只能看着自己最爱的
人和各种男人偷情而无能为力,甚至还要辛苦抚养妻子和别的男人生下的四个儿
子,在妻子的要求下,把自己一辈子攒下来的家底都分给妻子的情夫,活到四十
六岁时郁郁而终。」

  「……」

  「第三号测试员育有两女一子,主人施法让他二十二岁的儿子染上了毒瘾,
而且是一分钟不吸毒就会暴躁疯狂的毒瘾,他家里因此鸡飞狗跳之际,主人又施
法让他两个年长些的女儿被人骗去卖淫,他得知以后气得眩晕过去,前往医院就
诊,主人就安排医生给他做了个HIV检查,得知自己还患有艾滋病时,他当场
中风偏瘫,就此常住看护病房。」

  「这…这还好…至少可以逃避……」

  楚易话还没说完,宝谭镯冷冷地补充道:「住院三个月后,主人让他的子女
去医院看他,当时他儿子已经戒除了毒瘾,两个女儿也改过自新,姐弟三人扑在
三号测试员的病床前嚎啕痛哭,发誓以后好好做人。」

  「恩?不会吧…这变化也太快了,你主人…突发善心么?」楚易不解地问道。

  「正当三号测试员以为苦尽甘来,喜极而泣之时,他的儿子掏出了针管和海
洛因,开始旁若无人地疯狂注射,两个女儿也掏出了手机,大声地和电话那头的
人商量当晚去哪儿开房,顺便报出自己的价格和服务项目,三号测试员气结了三
十多秒,就此一命呜呼。」

  「啊啊啊啊啊啊!!!!天哪!!!」楚易双手抱头,忍不住大声喊叫起来,
随即察觉不对,因为怕被父母和灵灵听到,连忙压下声音,对着手腕低吼道,
「你…你主人…太变态啦!!!」

  「主人一向喜欢被人冠以『变态』的称谓。」

  「真变态……」楚易忍不住低声骂道,也不顾对方的神明身份了,他现在满
身冷汗,不自觉地开始想着,要是自己也没能完成测试,那自己和家人岂不是…
…仅仅稍微一想,楚易就浑身发抖。

  「第四号测试员是……」

  「够了!!」楚易挥手打断它的陈述,他觉得自己要是继续听下去,恐怕会
吓得眼都合不上,「宝谭镯…我以后…就叫你阿宝吧,你快告诉我,怎么样才能
快点累积变态力值?我总不能老是……老是自慰吧?」楚易焦急地问道。

  「变态力值的积攒没有定式,无法给出具体方案。」

  「没有定式?那我该怎么办?总归是有方法的吧?」楚易慌张地问道。

  「对了……」

  楚易一听有戏,连忙竖起耳朵满脸期待。

  「我很喜欢『阿宝』这个名字,谢谢您。」

  「……」楚易的脸黑得跟包公似的,哭笑不得地道,「阿宝,你还真…真可
爱,但是呐…我还是希望你能告诉我一点点有用的信息呐……」楚易突然觉得这
个手镯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简直像个小精灵一样,很讨人喜欢。

  「主人曾说过,只要遵从自己的变态之心,自然可以迅速积攒变态力。」

  「……」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