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女友的情与欲:家中性事][_家庭乱伦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博士女友的情与欲:家中性事][
[博士女友的情与欲:家中性事][
作者:delux_red
字数:3905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5)

  用文字讲述出来的生活,是生活的浓缩,而真实的生活,要比浓缩成文字的
生活平淡得多。

  白天,我除了在忙当地专案的验收工作,还得应付北京总部那些科研专案申
请、奖励材料汇总的事情。

  好不容易,熬到中午休息时刻,我找来了曾经收罗的那些力求真实的出轨、
淫妻及扒灰相关的乱伦文章,试图获得更多的灵感。

  淫妻类文章大多是先从让妻子看文章、图片、视频等出发,勾起潜在的欲望,
然后慢慢施以调教。对于公公和媳妇的乱伦文章,除了性心魔大大的《妻孝》外,
大部分都是超现实了,几乎没有可借鉴的方法。

  可是,要想趁着我出差的宝贵时间,尽快完成他们的暧昧之旅,各类春色文
章中的慢慢的调教恐怕难以尽快实现。

  整个中午,脑海中都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身心俱疲。

  此刻,一个一米七五黝黑的老头,在我卧室的床上,全身赤裸着,带着满足
的笑意欣赏着怀中的碧人儿。

  男人的手像蛇一样,滑进了女友浴袍的下摆,抚摸着滑雪嫩肌肤,从前到后,
从后到前,慢慢的滑到了女友胸罩的下缘。

  竟然,一下就找到了胸罩前边的扣子,熟练的挑开了胸罩,干糙的手从两侧
温柔的握住了女友那一对圆鼓鼓的乳房,一边轻柔的抚摸着,两个大拇指在乳头
附近上慢慢的划着圈子。

  一阵阵酥麻、痒痒的快感,让黎娜呼吸不断急促,浑身阵阵发软,一对黄豆
般大小的乳头也骄傲的立了起来。

  而老男人的手,忽然离开了她的乳房的时候,女友竟感觉到一种说不出的空
虚。

  随着腰间系带一松,女友还没有意识到时,她的白色内裤就已经到了屁股下
边。雪白的屁股,仿佛是在黑夜中也闪动的星星。

  老男人把女友翻过去,让稳稳她趴在床上,手从前面伸到了腿间,微微的几
下摸索就找到了最敏感的阴蒂,右手的食指和中指轻柔的搓弄着最敏感的顶端。

  电麻一样的感觉和仿佛一股水一样的流动在黎娜的心里荡漾。

  尔后,胳膊像长臂猿一样,架着两条雪白大腿的根部,一只乾枯的大手紧搂
着雪白的肉体柔软的纤腰,另一个手放在丰满的雪白的臀部上,时而抓着臀部上
柔软的嫩肉,时而或轻或重地拍打着 .

  「别~~啊啊~~不要~~~」黎娜的声音呜咽着,不知是伤心,还是被蹂
躏得太过分。

  手上的动作忽然加快了,而处于情欲漩涡中黎娜的诱人叫声也更大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男人观察到,女友腿心的肥美穴口早已湿润,就轻抚着穴口外曲折多褶的两
片小若蝴蝶双翼的鲜嫩嫣红肉瓣。

  于是,男人将挺立的阴茎,先是接触了女友早已湿淋淋的两片阴唇。也许插
入之前还碰到了几根阴毛,顶在了阴唇口,俩人的身体因为碰触而颤抖。

  随着一点点的深入,两片阴唇慢慢被分开,阴唇的外延似乎被粗壮的阴茎带
进去,而那紫黑色龟头,被两片阴唇紧紧地包覆住了。

  老男人胳膊支持的身体,全身肌肉紧绷,低头欣赏着身下女友脸上妩媚的红
晕,大口喘着粗气,把脸埋在女友胸前那微微瘫倒的软腴豪乳中,狂吮着那白嫩
的乳肉,仿佛可以吸出乳汁一般,而跨下加速抽插起来!

  健壮的老男人,抱着她白嫩的身子,揉着她的丰乳肥臀,毫不怜香惜玉的足
足用鸡巴猛捣了半个小时。

  一拱一拱的,带动着他那根十七八多公分长,棕玉米似的带鸡巴,卖力的在
美穴中耕耘。

  每次插入都从她的肉穴中榨出一大股稠浆,弄得床单上一片湿腻。

  「噗滋!~~噗滋!~」「啪叽!~啪叽!~」

  两人的性器又一次次火热的冲撞厮磨着,而黎娜就被操得蛮腰浪扭,雪臀狂
摆。在外人看来,知性、矜持、贤淑的女友,似醉非醉,如街头荡妇般淫声浪语
起来,

  「啊啊唔~~天!~~插得好深!~~都插到子宫里了啦!~唔唔~~啊!~~
啊啊唔~~啊啊!~~好难受~~~~求您快射进来吧~~~~把人家灌满吧」

  在男人最后即将喷薄而出之际,她更是娇声浪吟着,让男人不用担心避孕的
问题,就射在她的花心中。

  而男人快速的爬过来,将阴茎放住了女友的嘴边,与此同时,精液一泄如注,
发出了呻吟。尔后,男人抱紧了黎娜的头,让阴茎,插入女友嘴里,很深很深。

  没错,这驰骋在女友身体上,健壮的老男人就是我的父亲。

  更令人惊讶的是,他竟然是这么的老练!

  「铃……铃……铃」

  办公室内,急促的电话铃声,将我拉进了现实。原来是一场春梦。

  我心中有些隐隐作痛,同时,我突然发现自己的鸡巴也突然肿胀了起来。我
一手套弄着鸡巴,站了起来,蹑手蹑脚地向厕所走去。

  晚饭后,跟女友视频聊天,唠完日常琐碎后,我说,有一部作品的节选想让
她鉴赏下,里面隐含着我的些许想法,并需要你的支持与配合。

  我故作神秘,还与黎娜约定今晚一定要看完,看完后把想法告诉我。

  黎娜痛快的回覆,是一个「嗯!」

  于是,我就将手头上一篇描述爬灰之事的经典乱伦之文,通过QQ发过去了。

  埋藏心中的巨石终于卸下,忽然整个人都感觉轻松了许多。

                (6)

  我一直觉得,性是建立在感情和沟通的基础之上的,最起码相互不能完全陌
生,否则发生的性行为很彆扭。

  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想操劳大半辈子的父亲该享受最好的,也
值得最好的。

  我愿意女友与父亲发生关系,但并不代表现在的我同意女友与其他男人胡来。

  黎娜在我心中,一直是美好的代名词,何时想起她,心中都是暖烘烘的。我
对她从起初充满性冲动,到七年之痒之间的平平淡淡,直至现在发至内心的疼爱,
是长久的感情积累所致。

  异地恋且感情危机阶段,我出轨过,就是想通过其他女生来满足肉体及感官
上的刺激。

  我曾经不时在想,女友在独处北京期间,肯定也遇到过,甚至还发生过些许
艳遇吧。

  她没有回避,向我如实倾诉。

  她说的话,我至今记得:我遇到过,优秀帅哥还有师弟,也产生过怦然心动
的感觉,但仅限于心动和偶尔幻想,并没有长久的欲望,因为你把我的心塞得太
满了。

  我很感动,感动这份真诚!

  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恨,更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每一件事情的发生都是有原
因的。

  在我一边期待着女友的回复,一边通过回忆女友生活中的点滴细节,一边还
认真思索着黎娜此时的心理活动。

  一,她肯定会认为乱纲常风险巨大。但既然有一次做爱时失声喊出爸爸,说
明与我之间的性刺激的成份是可以接受。

  二,这或许,还来缘于她自己内心的一种恋父情结。各往生活细节,表明黎
娜父亲与黎娜之间的「情谊」深厚,真的好似那句俗话,「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
情人」。

  三,想通过这种方式,牢牢抓住我的心,稳固爱侣之谊。

  这三种成份,或许哪种都有一些,或许哪种都没有。总之,爬灰之事,目前
看也是有希望的,不是百分之不可能。

  两个小时后,十一点半左右,我收到了一封黎娜的Email。没多久,她
也学着我的模式约定说今天太晚了,让我早点休息,明天想好后,再回复。

  Email中内容不长,开门见山,观点明确,再分布阐释其中缘由,凸显
了理科博士的逻辑思维。

  再读一遍后,又被字里行间,渗透的处处为我着想的深情厚谊所感动。

  Email内容,如下:

  亲爱的,对你的任何要求与期盼,我始终是没有抵抗力的。我愿意为你付出
我的一切,包括我的身体。

  我之所以同意,首先是因为报答你父亲对你的养育之恩,父亲对你有着太多
的照料。你的成长,离不开他的付出与心血。我也是感谢他,没有他,就没有我
们的结合。

  我也知道你的本意,知道你是多么的孝顺与善良,这一点始终是我很喜欢你
的理由之一。

  如果真的迈出哪一步,我就不再纯洁,不论你嫌不嫌弃我,我都会觉得自己
不再纯洁。我没法想像,你爸进入我身体的那一刻,我更不知道自己该如何面对
以后的生活。

  我希望你答应我,如你发给我的网文中,所述的三项条件:

  第一,答应我直到真正做的那天,你都要好好考虑,这件事我们没法设想将
来如何发展,随时后悔随时打住。

  第二,如果真的迈出了哪一步,你如果感觉我不纯洁了,想不要我了,也得
提前跟我打招呼。

  第三,不论以后发展到什么程度,你都不能埋怨我,生气的时候也不能说我
不纯洁。

  P。S。:虽然你有时很坏,有些轻微暴露癖,但我相信这件事上,你是不
会开玩笑的。你的意思,我都懂。只是下次,你大可以直接告知我。你发的文章,
害得我又要换内裤了。呜呜呜……

  面对此文,哪里还用明天,但我还是遵守了约定。

  淩晨十二点一过,我就迫不及待打电话给她了,我知道这小妮子今天肯定没
睡。试想,接到男友如此要求,换谁,谁睡得着!

  电话里,我先百般表露出对女友的爱恋,并不断宽慰她,给予她力量。

  接着说道,就算未来你把身体暂时交给了父亲,那么这种乱伦行为世俗道德
上属于原则上的错误。

  但是,我们可不可以这样想:如果把既有的原则放宽一些呢?放宽了原则,
错误性质是不是也会由原则性的而变为一般性的?

  爱人之间,最不适合讲的就是原则。

  托尔斯泰说过:「苦难是人生的老师。」

  这个老师或许很另类,让我们很难接受,但是,如果你能妥善处理这些,并
不是当做一种牺牲和磨难呢?

  也许会转化成宝贵的财富。家里会因此,多一份和谐;父亲晚年生活,会得
到一抹亮色,弥补年轻时代的遗憾。正因为此,我们才更值得去试。

  听罢我的长篇大论,黎娜貌似很满意,电话另一边,平时慢性子的我,如此
焦急。

  轻歎一声后,满是狐疑地小声悄问:

  「亲爱的,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

  我并没有思考很久,便回应到:

  「是的,你绝对是一个坏女人,最起码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好女人,不过,我
本来就没想让你当好女人。咱们才不当什么好女人呢,好女人让别人当去,咱们
就只做快乐的坏女人。」

  在咯咯的笑声中,我知道我的回答,已得到她内心的认可。

  随即,我俩互道晚安,梦中相会去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