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花朵朵开][_家庭乱伦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鲜花朵朵开][
[鲜花朵朵开][
作者:零度思念
字数:57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八章、双飞母女花

  在桂花姨同意双飞她们母女花后,我便想着如何让梅花也答应,一天晚上在
喂饱了梅花两次以后,我将她揽入怀里,用手抚摸着她那白嫩光滑的娇躯说:
「宝贝,什么时候把你妈妈叫来,我们三人一起玩怎么样?」梅花说:「你脑子
烧坏了吧,那多难为情啊!」我又把对桂花姨说的话跟梅花说了一遍,可梅花还
是不同意,于是我说:「你是想累死我呀,上半夜要伺候你,下半夜还要满足你
妈,每天都困死了,你一点良心都没有。」如论我怎么威逼利诱,梅花死活也不
同意,还让我死了这条心。

  第二天我突然心生一计,既然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想到这里我开心的笑
了,晚上回家后找到桂花姨,在她耳边耳语了一番,告诉她到时候如何如何,晚
上吃完晚饭,桂花姨按我说的早早的溜进我的房间,然后躲进了卫生间。

  没过多久梅花就来了,我正躺在床上看电视,一进门便扑进我的怀里,对我
是又搂又抱又亲的,我用手推开她说:「今晚太困了,还是不要那个了。」梅花
一听生气的说:「困你个大头鬼,困你还在看电视?」我说:「正准备要睡觉呢,
你就进来了。」说完随手关了电视,脱了衣服准备睡觉。

  「不嘛,我今天特地在家洗的干干净净,还专门跳了一套性感的蕾丝内衣,
好老公,来吗?」边说还边拉着我的胳膊摇了摇,我继续在那装睡,梅花见我没
动静,拿着我的一只手放进自己的胸罩内说:「老公,你摸摸看,最近是不是又
变大了,快来嘛,今晚就坐一次我就回去睡觉,好不好?」

  看着梅花那猴急的样子,我心里只觉得好笑,于是说:「这可是你说的啊,
快点把睡衣脱了,别耽误时间。」梅花听了高兴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火急
火燎的自己的睡衣脱了下来,钻进我的被窝,当她正欲除去身上那套仅有的内衣
时,我用手制止住了她说:「别,让我好好欣赏你这套内衣,别说你还真有眼光,
挺有诱惑力的。」

  只见梅花那一对椒乳在胸罩的包裹之下若隐若现,乳罩的包裹之下,梅花胸
前的一对坚挺的乳房,正紧紧的贴在了一起,那雪白的肌肤,那坚挺的样子,让
我不由的看得有些目光痴迷,眼光往下是那光滑平坦的小腹,再往下是蕾丝内裤
包裹的阴部,丰腴而肥美,有几根阴毛俏皮的从蕾丝内裤的边缘露出,梅花香软
而充满了诱惑的身体撩拨得我有些欲火焚身。

  「嘶啦一声……」在我用力的拉扯之下,正紧紧包裹着梅花的坚挺的乳房的
胸罩被一把扯掉,梅花的一对乳房在脱离了胸罩的束缚以后,在胸前欢呼跳跃着,
我的呼吸变得更加的粗重了起来,在热切的欣赏了一会儿梅花那足可以让人流连
忘返的乳房以后,我紧接着迅速地抓住裸露出来的一对乳房。

  感觉到我的动作是那么的狂野,梅花心想今天是怎么了,难道这套内衣激起
了我内心的也行,抓着自己的娇嫩的乳房的时候,竟然一点也不知道怜惜,而且
还用那么大的力,使得自己的乳房微微的感觉到了一阵的疼痛,在这粗暴的刺激
下,梅花「啊」轻轻仰着头叫了一声,一张吹弹可破的俏脸之上也露出了一丝痛
苦的表情,柔软、光滑、弹性、温热,但又带着一丝张力的感觉,从手里清楚的
传入到了我的心中,我没有想到,这个迷人的美女的丰满而坚挺的乳房,竟然给
自己带来了这么多种美妙的感觉,而这些感觉在我的心汇集着,刺激着我的神经,
让我的手中像似要被乳房黏住了,我的双手宛如绞碎般地紧抓着乳房。

  「啊啊……痛……好痛……你能不能轻一点……弄痛人家了……我……我会
受不了的!」梅花的嘴里发出着如同梦幻一样的呻吟声,可是,虽然梅花的嘴里
在说着好痛,但是身体却挺了起来,使得她的一对坚挺而充满了弹性的乳房,在
我的手里更加的突出了出来,迎合着我的挑逗。

  但是我可顾不得这些,更无瑕去体会梅花的喊声是真的,还是欲拒还迎,心
想谁让你不满足我双飞的要求,我只觉得梅花的乳房给自己带来的手感是那么的
好,好得让自己的大肉棒已经变得更加坚硬了,在这种情况之下,我只是不断使
劲地粗暴搓揉着柔软的乳房,我感觉到梅花乳房的每一处都是那样的柔软、那样
的弹性,自己的每一下的揉捏,所感觉到的刺激都不一样;每一次的揉捏,都会
给自己带来一丝新的惊喜。

  在我强劲而有力的爱抚下,梅花的身体也开始沸腾起来,脑袋中慢慢的空白
了……慢慢的空洞了……然后一切都消失了……这时梅花感觉到,自己的坚挺饱
满的乳房,在受到了我的挑逗并在我的大手之下不停的变幻着各种形状以后,脑
海里面的感觉,在这一刻梅花感觉到,自己就像是陷入了云端一样的,飘飘然的
根本不知身在何处了。

  梅花可以清楚的感觉得出来,自己饱满而坚挺的乳房,在受到我手指掐弄后
不久,乳头开始有了反应,强力地突起着,像是在邀请我好好的玩弄似的,肌肤
色的乳头慢慢充血肿大着,硬度也增加了,幻化出血红颜色的色泽,那种诱人的
样子,让梅花的心儿不由的怦怦的直跳了起来,我非常快乐看着梅花身上如此的
变化。

  我一只手用力的握着梅花乳房的底端,让峰顶的蓓蕾更加突出,张嘴将那早
已硬挺粉嫩的乳头含入口中,用力的吸吮着,恨不得能从中吸出乳汁,但我现在
已不满足于此,一心想着尽早的进入她的身体,以达到下一步的计划,于是将另
一只手探到梅花的下身,解开了她内裤的带子,随手一扔,在她的阴部一摸,那
里早已溪水潺潺。

  一心只想着自己的计划,我也不管梅花是否充分的润滑,扶着自己的肉棒,
对准阴道口狠狠地刺了进去,能够明显的感觉到里面有点干涩,梅花也「嗷」的
叫了一声说:「啊……痛……慢点……啊」,眼角带着一丝丝的泪滴。

  我停了下来,用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的爱抚着,在我的慢慢搓揉般爱抚下,
梅花渐渐的减轻了疼痛,我也感觉得出来,在这样浓厚的爱抚下,梅花的花瓣慢
慢地有了反应,有点热气冒出来了,也开始变湿润起来了,一开始,从肉穴里流
出来的淫水,只是让我的龟头有了微微的湿意,而到了现在,那淫水已经快要将
自己的整个肉棒都打湿了起来。

  这时梅花嘴里轻哼道:「老公,快动,我想要,痒死了!」说完还不住的扭
动自己的身子,得了梅花的命令,我开始慢慢的抽动着,轻轻的刮着那滑润的阴
道壁,引得梅花心头发麻,全身酸痒,穴心有如千万只蚂蚁在咬,梅花不由得叫
道:「唔……晤唔……老公……啊呀!嗯……」梅花媚眼含春地浪叫着,两只粉
臂紧紧抱住我的颈子,肥美的屁股忍不住地又扭又挺,我看她热情加火,更加不
停地抽插,梅花骚劲十足地将肥臂不停往上挺送「呀!好……好老公……快……
快再用力……唔……不行……了……啊……」梅花嘴里不断的娇呼。

  而躲在卫生间的桂花姨早已按耐不住将门打开,从门缝中偷窥着房间内那一
副活生生的春宫图,桂花姨虽说自己享受过无数次的性爱欢愉,但目睹别人还是
头一次,心中不禁感叹,原来性爱是如此的享受,一只手不由自主的伸进自己的
胸罩内揉搓着大奶子,另一只手则伸进内裤抠挖着自己的阴户,嘴里还不时的发
出「嗯啊」的声音。

  我知道桂花姨一定在偷看我们的表演,于是更加卖力的抽插着,还不时的在
梅花身上抽打着,边打边骂道:「曹尼玛。老子操的你爽不爽?」梅花在我的身
下呜呜的说道:「啊……爽……老公……好厉害……我……就喜欢……老公的…
…大鸡巴……操我……啊……受不了了」我说:「既然受不了,那让你妈一起过
来操,好不好?」

  梅花已经语无伦次、神志不清了,说道:「好……让我……和我妈……一起
……和你……操逼……啊……到底了……喔」我说:「那你快点,喊你妈妈快来
呀,说你受不了了。」当然我也是说给卫生间里的桂花姨听,梅花喊道:「妈…
…你在哪……快来救我……女儿受不了了……啊」。

  桂花姨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站在床边目不转睛的盯着这香艳的场景,我说:
「桂花姨,还愣着干嘛,还不快来帮忙。」桂花姨躺在梅花的一侧,但躺在那不
知如何下手,一脸迷惘的看着我,我说:「快,帮我揉梅花的奶子。」桂花姨得
了命令双水在梅花的一对椒乳上揉搓了起来,这时梅花睁开眼看到桂花姨就躺在
自己的身旁,而且还在揉搓自己的奶子,娇羞的忙用双手捂住自己的眼睛说:
「妈,你怎么会在这里,羞死了。」

  我将桂花姨的双腿分开,在她的阴户上扣了扣,里面已经小溪湍急了,于是
对梅花说道:「还不给你妈止止痒,你看她下面都湿成那样了。」梅花嘴里呜呜
的说道:「才不能」说完还从指缝中偷窥自己的母亲,我趁其不备,腰部一用力,
屁股狠狠的撞击着梅花的双跨,龟头直抵到她的花心,同时还在她的屁股上狠狠
的抽了一巴掌说:「你这个不孝顺的东西,你妈都痒成那样了,就知道自己舒服,
快点。」说完拉开梅花的小手放在桂花姨的阴部,将她的两根手指插进桂花姨那
早已湿漉漉的阴道。

  梅花一边回想着我往日是如何做的,一边用手指用力的在桂花姨的阴道之中
进进出出,桂花姨敏感的身体不住颤抖,美眸似睁似闭,「好舒服……啊……哦
……好舒服……哦……乖女儿……你弄得……妈妈……舒服死了……啊……」桂
花姨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一边淫叫着,一边用手大力的揉搓着梅花的双乳。

  看着这对母女花在我面前互相抚摸、抽插,我的肉棒更坚硬了几许,我性发
如狂,真像一头野马奔腾,双手搂紧了梅花,用足气力,拼命急抽狠插,「我要
死……死……了……哦哦……好爽……要死了……」如此歇斯底里般的叫着、摆
着、挺着、使阴道壁和阴茎更密合的结合,梅花舒服得魂儿飘飘,魄儿缈缈,丰
臀拼命摇摆挺高,配合着我阴茎的抽插。

  梅花那含着阴茎的阴道,随着抽插的向外一翻一缩,爱液一阵阵地泛滥着向
外直流,顺着肥白的臀部流在床单上,湿了一大片「啊……老公……不行了……
我好美……我泄了……好……」梅花一通叫床,猛地把肥臀挺高,她的头猛摇、
秀发四散、全身禁不住连连颤抖,阴精「噗」的喷在我的龟头之上,喷完之后便
躺在一侧大口喘着粗气。

  我将肉棒从梅花的阴道中抽离,一把将桂花姨拉了过来,对准那微张的阴道
口,猛地刺了进去,虽说刚才桂花姨的下面有梅花的手指进出,但怎抵得上我那
肉棒带来的充实感强烈,桂花姨仰起身子「嗷」的叫了一声,再看躺在一旁的梅
花,明艳赤裸、凹凸性感的胴体深深吸引着我,胸前两颗椒乳随着高潮过后的余
韵呼吸起伏着,腹下小穴四周丛生着倒三角、黝黑的阴毛充满无限的魅惑,湿润
的穴口微开,鲜嫩的阴唇像花芯绽放似的左右分开,瞧得我两眼圆瞪、气喘心跳。

  我脑海里一边回味着梅花方才在身下呻吟娇喘、臀浪直摇时骚浪的模样,刚
刚发泄过的阴茎似乎胀得更加硬梆梆、也更加粗了,使得我欲火中烧,一边将桂
花姨的双腿大大的打开成W型,肉棒在桂花姨的阴道中快速的进出着。

  这时梅花已从高潮中醒转过来,看到如此淫靡的一幕,尤其是想到一个是自
己最为亲近的母亲,另一个则是自己经常和我做爱的男人,羞愧的再次双手掩面,
但好奇心的驱使,她有不时的从指缝中偷窥着,这一切尽在我的眼底,我故意将
桂花姨的屁股朝向梅花,疯狂的抽插着。

  桂花姨蹙起的眉心舒展,俏脸上微微露出舒服的表情,性感的润薄嘴唇中传
出淫荡的呻吟声,仿佛她的肉体渐渐的淫浸入快感的肉欲世界了,「啊……啊…
…好舒服……啊……用力……」霞飞双颊、媚眼如丝的桂花姨大声放浪叫床,抽
插的速度也跟着越快,更让桂花姨嫩穴里的阴液和阴茎,发出美妙的「噗滋噗滋」
声。

  梅花盯着眼前的一切,嘴巴张的大大的,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攀上自己的椒乳,
用力的揉搓着,另一只手则探到自己的还湿淋淋的阴部,用手指抠挖着,而在我
身下的桂花姨则玉体嫩肉微颤,媚眼微眯的射出迷人的眼神,那种风情毕露,妖
冶迷人的样子,尤其她雪白肥隆的玉臀轻轻摇摆着,高耸丰满乳房在我眼前摇晃
着,更是使我魂飞魄散,欲火炽热的高烧着。

  我顺势将梅花拉了过来说:「小骚蹄子,是不是又发浪了,下面痒了?」说
完从枕头底下抽出早已准备好的按摩棒,将开关打开说:「小骚货,快把腿叉开。」
说完拉开梅花的双腿,用手指拨开她的两片阴唇,找到阴蒂按了起来,没多久那
个娇嫩的小肉蒂便发硬了起来,然后拿着按摩棒,在肉蒂上按压着,一波波强烈
的快感冲击使得梅花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
控制的娇叫。

  由于我停下了下身的抽插,桂花姨酥痒难耐,不住的扭动自己的屁股,于是
我将按摩棒交给桂花姨说:「你拿着,用这个刺激梅花的乳头。」说完又拿出一
个跳蛋,开到最大一档,塞进梅花的肉穴之中,将另一端交由桂花姨来控制,我
对着桂花姨的肉穴猛烈地抽插,只见她俏脸含春、娇嫩欲滴,高耸的乳峰在我强
烈的抽插下飞快地舞动,抖出阵阵的乳波。

  「啊……」桂花姨抑制不住地发出极大的呻吟,无比的快感向她袭来,俏丽
的脸蛋不住地摇摆,随着我狂猛的研磨抽送,桂花姨娇慵无力地被我强拉狂顶着,
娇喘呻吟,乌黑秀丽的短发丝丝湿透,娇艳而美丽,圆润的屁股不停地抬起、放
下,迎接着每一次的冲击,只沉醉于我强烈冲击带来的波波快感,早已忘了一切,
只希望我用力用力再用力地干死自己。

  在看梅花,她上下遭受双重攻击之下,早已是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再也没
有一丝的娇羞,「妈妈……你……啊……弄得……梅花……我……啊……要飞了
……」母女二人的叫声是此起彼伏,一声比一声浪,一浪比一浪高。

  听着她们那不堪入耳的淫声浪语,我感到无限美妙的快感,周身的毛孔几乎
都爽得张开了,下身和桂花姨的小腹连接处,每当整根阴茎被淫水涟涟的肉穴吞
进去时,激烈的动作所引起的阴毛磨擦声,听起来也相当的悦耳,我尽情地摆动
腰部,让阴茎在她的小穴中一进一出地猛干了起来,「啊……阿姨要……要丢精
……了……啊……啊……阿姨……丢……丢……给你……了……」桂花姨的身子
急促地耸动及颤抖着,媚眼紧闭、娇靥酡红、阴道深处也颤颤地吸吮着,连连泄
出了大股大股的阴精,浪得昏迷迷地躺着不能动弹。

  我连忙将肉棒抽出,把梅花的跳蛋拉出,把她身体翻转过来跪在床上,骑跨
在她的后面,以后入的姿势抽插起来,疯狂的抽插了几百下之后,感觉到梅花的
阴道深处象一张小嘴般吸吮着自己的龙头,一阵难以形容的强烈刺激传来,眼前
一片空白,龟头便死死地顶在喷发的子宫口上,积聚精液猛地射进了梅花的体内,
每一次痉挛都感受到高潮那无比的快感,每一股精液的冲击都让梅花的身体不由
自主地颤动。

  就这样我们三人同时达到了高潮,至此一幕双飞大戏才告一段落,我一左一
右抱住两个美丽娇艳的女人沉沉睡去,清晨一缕阳光射进,母女二人依然紧紧地
拥在我的左右,我用手指轻轻地划着她们的鼻翼说:「怎么样,昨天晚上是不是
特别的舒服。」她们谁也没有说话,只是会心的笑了一下,随后将自己的双乳紧
紧地贴在我的前后。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