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人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小男人
小男人
我是一个小男人,小小的小男人,我老婆虽然弱质纤纤,但她主宰着我的一切,甚至我的性生活。
  她弱不禁风,一般人祇会相信我虐待她,绝不会相信我会被她虐待。
  原因很简单。
  第一:她好漂亮、样子甜美、身材标青、皮肤白嫩、总之什么都好﹗
  第二,我爱她。
  她对付我的办法,并不是用暴力,而是用笑容。
  她祇要对着我笑,然后对我说:“你爱不爱我﹖”
  我当然答:“爱,十分爱﹗”
  于是她通常就会说:“为我做一百下掌上压,快点。”
  我如果不做,她就不睬不理我,她真的不是讲笑,她可以三日三夜都不理睬我,直至我屈服为止。
  我一边做掌上压,她就在一旁给我计数,有时会用她玲珑小脚儿踩住我的背脊,增加我负担。
  我称她是“雪糕皇后”,因为,她非常喜欢吃雪糕。
  于是,她搞出一种游戏﹕上床时,她用雪糕包住我那条肉棒。
  啊,假如你问我感觉如何﹖我祇能说我冻到失去知觉,她就说可以用爱情的热力去溶解我那冰冻了的冰棒!
  于是,她就开始吃我那条“冰棒”上面的雪糕。
  老实讲,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因为已经冻到痺,没有什么知觉。
  不过,她很有耐性,一直吻到我勃起为止,简直是先苦后甜。
  她好喜欢看三级SM影片,特别是日本片,但她不喜欢用皮鞭和铁鍊,她说没有力气鞭打我。
  有一次,她问我:“怎么你不学那些男主角那样绑住我、打我﹖”
  但我连想都没有去想过,我怎么捨得打她呢﹖我实在太爱她了。
  不过,她竟然要求我试试。
  我尝试用皮带轻轻力打她,她马上脱光下身底裤,趴在床上,并对我说:“打我的屁股啦﹗”
  我轻轻力打,祇见她慢慢变得神情有异﹕
  “用力些啦,好像戏里那样,用力打我。”
  我见她表情,十足好似日本妹那样,便知道她好享受SM,于是就放心玩她。
  我打她时,她竟叫我绑住她,我不懂得绑到好像日本片那样,祇好是有样学样,都学到六七成,我用绳包住她的乳房,令她露出乳头,又绑住她双手双脚,她好听话,任我绑,然后她说:“你命令我做些事,快点啦!”
  我命令她笑,她就笑,再命令她摇头,她又摇头,接着命令她合眼、张眼,她都一一照做,她突然又说:“不是命令这些,是命令一些好难做,好淫、好贱的事呀!”
  我说不懂,叫她教我,她说:“你命令我手淫也行,命令我在地下爬也行,或者命令我扮狗撒尿,诸如此类,今晚你想怎样都行,知道吗﹖”
  我知道了她要求,于是就命命她:“扮狗撒尿。”
  她果然举高一只脚,真的撒出尿来,撒得一地都是尿。
  我又命令她:“好像狗一样,闻自己撒出来的尿。”
  她照做,我再命令她:“闻都不够,要舔自己的尿。”
  她于是照舔,而且她还表现得好兴奋。
  她一边做,一边说:“如果你不满意我的表现,可以用皮带鞭打我。”
  我知道她喜欢让我打,于是就说:“地上都是你的尿,你舔得这样慢,几时才可以舔乾净呀,我要打你,要你舔快些。”
  我一打她,她就变得疯狂,趴在地上乱舔,真的好听话,我真是想不到,她会变成这样淫贱。
  我见她这样,亦不客气,用力抽打她,不停的讲一些粗话:“你好喜欢饮尿吗﹖饮我撒出来的吧!好不好呀?”
  她说:“好啊,给我,把你那条肉棒给我。”
  我就脱下裤子,说道:“爬过来,含我条肉肠,我心情好的话,就会撒一泡尿给你喝。”
  她好听话,爬过来,含住我的肉茎,我刚好尿急,就撒尿入她口中,她一点儿都不弃嫌,我撒得太快,她来不及喝下去,就射到的脸上,连头髮都是。
  她饮完尿就求我:“你跟我做爱啦,我要嘛!”
  我想起她平时虐待我时那么威风,于是就说:“行,但要看你听不听话啦!”
  她说:“我听话啦,你吩咐我啦!”
  我说:“今次我想插入你的后面,你先反转身。”
  她说:“不要啦,我怕痛﹗”
  我好威水啊﹗用皮鞭打她,说:“不听话就打到你听话。”
  结果,我驯服了她,干完后门又入前门,她亦好享受,这次是我地做爱以来最享受的一次。
  第二天,她变得好温柔,好像一只小狗那样。
  原来,调教女人,也如驯兽,你必须给她鞭子,也应给她甜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