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外國人做愛的經驗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和外國人做愛的經驗
和外國人做愛的經驗
和外国人做爱的经验(一)
  我有两次和外国人做爱的经验,第一次算是一夜情吧!
  三年前,一个人跑去法国南部自助旅行,住在海滩旁的小青年旅馆。在回来的前一天,想要把剩下的底片照完,于是,就拎着照机,到海滩上取景。
  因为是星期天,海滩上的游客很多,人来人往,突然注意到有个外国人迎面走来,一直看我,和他擦身而过后,过了不久,他又折返回来。
  他跟我搭讪,我只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回应着,不过,当他讲到他是导游时,我才开始对他的话题产生兴趣。就这样,我们聊起了我们各自去过的国家,愈聊愈有兴致,他索性提议到海滩旁的小店请我喝杯咖啡。
  黄昏时刻,海滩旁的咖啡屋,愈聊愈投机,我才知道他是导游,今天刚好是两个团之间的空档,明天又要带新团。
  喝完咖啡,他提议去开车兜风,我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答应了。
  他的车还不错,车上还放Jazz,很能让人放鬆。沿路都是海岸,但没有台湾的东北角海岸漂亮。
  开到一个海滩,刚好可以看落日,那一段海滩只有我们两人。我拿起相机,对着落日,準备照相,他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我,然后,把我抱住,要吻我,我躲开了,因为,我想到了我男友。
  后来,他要我跟他一起坐在沙滩上,他坐在我后面,帮我按摩,看我比较放鬆了,就在我耳边吹气。我知道他想干嘛,不过,因为没和外国人做过,我还是有排斥的心理(但是,其实有一点被挑起了)。
  我说:「我该回去了。」
  他说:「好,我送你回去。」
  在车上,我们不再像刚才那么多话,我突然开始想玩他的耳朵,他一边开着车,一边让我玩他的耳朵,脖子……
  他说:「你可以继续玩,不要停。」
  开到一半,他把车子停下来了,俯身吻我,这次我没躲,他的双手一直往下移,抚摸我的胸部,而另一手继续往下移,在我的双腿间摩擦。他的爱抚技巧很好,尤其是双腿间的刺激,像触电一样,有好几次我都已经快受不了了,要他停止。
  他提议去他的旅馆房间,但我拒绝了,因为,我还保有仅存的一点理性,我想到了我男友,想到他在机场送机时,我们在机场难分难捨的样子。
  他只好在车内继续挑逗我。后来他拉我的手往他的老二摸,天呀!很硬,而且……很大、很粗!!
  我以前只知道外国人的老二很大,不过,实际上……真的比我想像中的大很多,粗细大概就是手掌圈起来那样的大小吧!
  我说:「你的太大了,会伤害到我。」
  他后来还是继续开车,準备送我回旅馆。
  到了我旅馆,他说要陪我上楼,我没拒绝,因为他说他要留联络方式给我,但他身上没带纸笔。他跟我进了房间,又开始吻我,并顺势倒在床上,抚摸我,他说:「你放心,Just touch,no more。」他答应我,双方绝对不脱内裤。
  我相信了他。
  他的爱抚技巧很好,我一直陶醉在他的爱抚里。隔着两层内裤,他用他坚硬的老二抵着我的下体,光是隔着内裤,我就可以感受到他粗硬的老二了,甚至会觉得有点痛,所以,我一直坚守着我的最后防线。
  我说:「你的太大了,会伤害到我。」
  在他开始吻我之前,已经细心地关了灯,然后打开床头小灯。
  他的抚摸很舒服,还把他的手指伸进我的穴里,有好一阵子,我已经酥麻得失去意识了,连他什么时候脱去我的内裤,我也没知觉。
  他自己也脱去了内裤,在我的穴口摩擦了一阵后,就缓缓地插入了,这时,我的穴口只是持续地酥麻,连他插入时,我也没有知觉,直到他开始深入地插入时,我才知觉到我们的性器早已交合了,坚硬的老二在我体内抽插着。
  我说:「你说谎,你说过不脱内裤的。」
  他说:「对,我说谎。」
  在他爱抚我时,我的穴早已流满了水,因此,在他插入时,也没把我弄得太痛,只是,还是无法想像,我的穴竟然可以容纳他那么大的老二。
  他要射时,问我:「要射哪里?脸上?」
  「不行!」
  他只好射在我背上。
  躺在床上,我们开始聊着彼此。他说,他在法国有个女友,但双方还不打算结婚。我抚摸着他的额头,他安静得像个小孩。
  我告诉他,这一个礼拜以来,我躺在这张床上,都会幻想着和别人做爱,然后,这个幻想成真了。他笑了笑。
  他去沖澡时,我裸着全身在洗手台洗脸,他沖澡出来,看到我全裸的躯体,从背后抱住我,忍不住又抓着我的臀部,说:「你的臀部好可爱。」
  然后,他抱着我,我像小鸟般地依附在他身上。
  他把我抱到床上,又开始爱抚我,这次他的爱抚不多,就开始进入我体内。
  当他从背后用狗爬式进入我时,我忍不住叫了起来,因为,这样真的插得很深,我想,隔壁的室友应该都可以听到我的叫声了吧!
  我们换了很多姿势,我在他上面,但是,以前没这样试过,因此,我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动,索性还是他压着我,把我双腿架到他肩上,深入地插进我。
  什么时候累得睡着了,我也忘记了。
  第二天一早,我就收拾行李,赶着早班飞机回台湾了。
           和外国人做爱的经验(二)
  第二次经验是在台湾。
  认识Michael的经过:有一次,我在在一家自助餐厅里,他看到我一个人在吃饭,就问我可不可以跟我一起用餐,我说:「Why not?」
  一开始没啥特别,就是台湾人和外国人闲聊会聊的话题:「你住哪里?」、「为什么会来台湾?」……
  老实说,第一眼看到他,会被他的轮廓给吸引,长得高高帅帅的。
  他来自纽西兰,来台湾捞钱。
  饭后,他问我要不要去他的公寓坐坐,他说,就离这里不远。
  我知道等一下会发生什么事,但还是去了,因为和男友分手已经二年多了,我需要男人。
  他的公寓很小,因为他说再过二个月,他打算到香港去发展,所以,这是临时的住所。
  我们躺在他的沙发上看电视,看了大概二十分钟,他要我坐在他前面,他帮我按摩。才按摩了五分钟,他就开始不规矩了,在我耳边吹气,亲我朵垂……从后面抱着我,抚摸着我的胸部。
  我配合着他,双手在他大腿两侧摩擦着,他把我转过身来,四片唇接合着。
  吻得很热烈,他压上来,庞大的身躯,我在他怀中,更显得娇小。他伸进我上衣里抚摸着我的胸部,他脱掉我上衣前,问我:「可以吗?」
  我点了点头,事实上,我已经失去思考能力了。
  他吸着我的奶头,吸得有点痛,我痛得叫出来,他才往下发展。
  他手伸进我的短裙,隔着内裤摸我的阴部,力量有点大,彷彿要隔着内裤将手指插进我穴里似地,不过,真的很舒服。
  他自己脱上衣,还是问了一句:「可以吗?」我又点点头。
  他又压上来,将他的老二抵着我的小腹,我伸手去摸他的老二,已经涨得很大了,和上次那个法国人的不相上下。不过,这次,我不再那么害怕了,反而因为能再次遇到那么大的老二感到高兴。
  他压在我上面,我帮他去脱掉长裤,但因为他还是在吻我,扭动着,并不好脱。脱掉长裤,他的老二在薄薄的内裤里已经快跳出来了。
  他帮我脱掉了内裤,现在,我在他面前已经是一丝不挂了。
  他压着我,我的双腿只能张得很开,在双腿间容纳他的身躯,双腿挂在他的腰间,我们紧密地结合着。
  他用他的老二抵着我的穴口,上下摩擦着,让我去感受他坚硬的老二。在他上下地扭动时,我顺势脱掉了他的内裤,这才发现,他的老二比法国人的大了许多。
  「Oh~your dick is too big,it will hurt me。」
  「No,it won’t。you will like it。」
  他从我的颈部、肩部、胸、小腹,顺势往下舔,当他开始舔我的穴时,我叫了出来!他舔了舔,又将手指放进去,抽插着。我因为太久没有老二插进去了,连手指插进去都觉得痛。
  他一面插着我的穴,一面吻我,等到我已经湿得水满流时,他才提起他的老二,要插进我的穴。这时,我也真的很期待他的插入,才刚到穴口,我已经觉得很痛了,叫了出来。他说,他还没进去。
  他用他的嘴封住我的口,避免我叫出来。继续往内插,我痛得受不了,把他推开,他才停止下来,浅浅地往内推了又拔出,我才不觉得痛,等到我不痛时,他又开始用力抽插。
  这样试了几次,我还是觉得很痛,也换了好几个姿势,他让我坐在他上面,让我自己用我的穴包住他的老二,速度及深度由我自己控制。我没办法整个往下坐,因为会插得很深,只能悬空坐在他身上,待穴口慢慢变大时,我才勉强坐了下去。
  伏在他身上,感觉粗硬的老二在我体内,终于觉得不痛了,我伏在他胸前休息。这时,他还不满足,又把屁股往上提,插得更深了,我受不了,泪水直流。但是,我喜欢这种疼痛的感觉,我在他上面开始扭动,让一阵一阵的痛楚袭击着我,但又受不了地大叫。
           和外国人做爱的经验(三)
  和他有一阵子没见面了,我们只是维持普通朋友的关係。我们都是用电话联络,在慾火难消的夜晚,我会打电话给他,我们在电话中做爱。
  有一次,我有一份贸易文件需要他的帮忙,跟他约了时间,到他公寓里去。
  一开始,我们很认真得在谈论正事,不过,到后来,开始觉得Michale有点心不在焉,气氛有点奇怪,我努力想要讨论正事,但是,经过上次的激情,实在很难专心讨论正事。
  他说了一句:「Wanna kiss?」
  我放下手边的文件,双手环绕着他的肩,双腿跨过他的腰,把我的短窄裙拉高,跨坐在他腿上,我们吻了起来。
  他撩起我的短裙,想把手伸进我内裤里,我拒绝了他,因为我正值经期。他表示没关係,他和他女友以前也这样做过,只要在下面铺一条浴巾就可了。我还是很排斥,一边做爱,一边有经血流出来,是一件很噁心的事。
  他继续吻我,把我压倒在床上,他自己先脱了长裤,然后,用老二抵着我的穴口,上下摩擦着。妈的!他知道我最无法抗拒这样的刺激。
  在我陶醉在这样的刺激之下,他又开始说服我脱内裤。经过一番的挣扎,天人交战,被他逗得受不了了,我才答应试试看。
  可能是上次穴口被他弄大了,这次他进入时,就没有这么痛。
  他长驱直入,直插到底。当他插到底时,感觉他是冲过了一道很窄的穴,到底端时,会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一阵一阵……每一次的直插到底,都是一股舒坦。
  只可惜,这次他维持没太久就射了。
  做爱后,双方都裸着身体,开始继续谈刚才的「正事」。
  相较于刚才的心不在焉,他现在很专注地在帮我做文件,反倒我是还没有玩够,还趴在他身上玩着。
  待他帮我完成文件,我就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