處女女友_情色笑话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處女女友
處女女友
庭瑄,一个很清秀的女孩子,一头亮丽的秀髮,让你在人群之中能不注意到她也很难!
记得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是大二下的某一天,一个太阳大到你会想问候它是不是饿了的日子放学后回到租屋处,一如往常的回到了自己房间,把自己脱到剩一件内裤,想到浴室沖凉,一出房门,就见到一位陌生女孩子,我愣在房间门口,过了不知道多久,室友小K从他房间出来,看我杵在那,笑着问我「阿井你在干嘛?看到鬼喔!?」这时我才回过神来,小K接着说「这是我女友,庭瑄!」我跟庭瑄问声好后,马上把小K拖到旁边,小小声的跟他说「你是不会先通知我有人来喔,害我小小的惊吓了一下」说完,便给小K一拳,就进了浴室沖凉之后的日子,庭瑄就几乎天天出现在我们家里,跟我,还有我们另一个室友阿坤,成为了好朋友
我们四个就常常一起吃饭,打屁,混时间。
而我心里,对庭瑄却有一种莫名的好感,我总以为只是像其他红粉知己一样,只是可能因为常见面,所以感觉可能更多了点,就也没在多想。

(一定会有少数人觉得怪,为何我有课而我室友他们却没课,因为啊!我们是不同班的我们是一年级住校时的室友,之后我们三个比较好,就一起搬出来了,而庭瑄他是别系的)
两个多月后的某天,小K生日,我们4个,找了几位学校同学,準备帮小K庆生,当天晚上我们就去钱柜唱歌,大家玩的很开心,但是我总觉得小瑄有种莫名的沉闷我问他怎么了,他也只是笑笑的说没怎样,我心想可能因为有她比较不熟的人所以尴尬了点,也就没多问了!
而小K理所当然就成为我们灌酒的对象,结果不难想像,小K醉死了,因为阿坤比较大只,所以他负责载小K那摊醉猪肉回家,而我总不能把庭瑄交给别人载,所以,我就负责载她回家里,到家后,天都亮了,我们千辛万苦的把小K扛回他跟庭瑄的房间,
我也喝的有点茫,就去浴室沖了一下,老样子脱到剩内裤,就躺平在床上跟周公煮酒论剑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就听到有人走进我房间,我心想可能是阿坤又被阳光晒到睡不着(PS. 他房间没有窗帘),又跑到我这来投宿,我就也没多想,就躺旁边一点,继续睡我的,睡着睡着…..怎么脸上有温热的东西,我还以为是虫子,吓到头都撞到床头柜,没想到,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在我旁边的,竟然是小瑄!!!
「唔,怎么会是你?」我用惊讶的语气问她,她却没说话。
「妳喝醉了吗??」我又问她,心想她可能误以为这是小K房间。
结果,她还是没说话,但!却有了动作~~~他吻了我。
「小瑄,妳真的醉了,妳仔细看!我不是小K」我急忙的把她推开说。
『我知道是你,阿井』她突然很认真的对我说:「那………………………」我无言以对!
『我喜欢你一阵子了』她眼神坚定的看着我。
「妳…妳喝醉了吧,不要乱说话,我扶妳回房间」
『你认真听我说,我没醉!在我们相处的这段时间,我喜欢上你了!』
我不知道要说什么,沉默了一阵子,我问她:「那小K…妳跟他出了什么问题吗?」
她突然,流着眼泪说『为什么我不是先认识你,而是先认识小K?』
我不知道该回她什么,他却已经抱住了我,在我的身上哭,那时我心理震了一下,原来我对庭瑄的感觉也不只是好朋友而已…
可能因为带着三分酒意,我突然一时冲动,我吻了她!!!她也很自然的回应着我,就像恋人一般,舌头很自然的与我缠绕,而我的手,也渐渐不规矩了起来,抚摸着她的身体,很自然的游移到她的胸部,她的胸部,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有肉,一直以为她大概B罩杯而已,摸了才知道,绝对不只B而已,我脱掉他的上衣,顺着她的脖子,锁骨,吻到了她的乳房,顺势解开了内衣,他的乳头是淡淡的红色,(就像名模白X惠那张露点照差不多,并不像白种女生那么粉的粉红色,我吻着她的乳房,舌尖轻轻的在她的乳晕上画了一圈,手也渐渐的往裤子内,滑了进去,但她却止住了我的手,不让我有更近一步的动作!
「怎么了?」我问她
『我跟小K他……没发生过关係,之前……也没有』她小小声的说!
「妳第一次?」我有点吓到的问,
『嗯…』她把脸靠在我的胸口上
「那…我们就…这样就好,妳应该也会怕吧」(难怪小K上次还叫我教他怎么下载A片)
我抱着他,就这样顿了一会儿,她突然说:『没关係,如果是你…应该…没关係!』
我就突然像是得到圣旨一般,又吻了她,也顺便示意她把裤子脱掉,她缓缓的脱掉碍事的裤子,跟我一样,全身只剩下内裤,我让她躺着,舌尖在她的身上滑动,手接续了刚刚未完成的动作,发现她内裤里有点湿了,我就沿着她的外阴唇,轻轻的爱抚,她的呼吸声渐渐变的明显、急促,我感觉到她下体,越来越湿润,慢慢的把中指往肉缝里面伸,她微微的发出"嗯~嗯~"的声音,我稍稍加了点力,往更里面伸去,我看他眉头深锁,大概猜得到她会痛,就拔出了指头,然后继续的吻着她,也顺便把我们两剩下的内裤,都脱了,我又将我的嘴从她的嘴、耳垂、脖子、乳房依序的往下移动,最后移到她滑嫩的小嫩肉上面,轻轻的舔,舌尖在她的嫩肉上游移,舔得她情慾高涨,她主动用手去抚摸我那翘的半天高的肉棒,嘴里一值在轻声哼着,深怕被其他人听见,我见她开始慢慢放的开了,轻轻咬她的小肉芽,她突然受到刺激,不自禁的喊出声,却又马上压低她的音量,我看她的嘴闲着也是闲着,
既不能放声开怀的叫,我也没空去吻他,我试探性的问她:「能不能帮我吹」
『嗯….可是,我不太会』她答
「没关係,我教妳」
我就坐正了身体,靠在床头,要她学我刚刚舔她的那样舔我,她就从脖子,依序的往下舔,快舔到我的肉棒时,她却傻傻的盯着牠看,可能还在犹豫吧!毕竟是第一次,我正要叫他别舔时,话还没说出口,她就伸出舌头,在我的龟头上轻轻的的舔,他这轻轻的舔,让我有点忍受不住的"嗯~哼~"了出来!她好像得知我很舒服的讯息,微微的对我笑了一下,便来回的用舌尖,在我的龟头上滑动,我教他往蛋蛋那舔去,他很听话的往蛋蛋舔去,舔得我浑身舒畅,我扶着我的老二,要她含进去,教她舌头要在嘴里搅弄着龟头,也叫他小心,牙齿别刮到,她一开始可能怕弄痛我,只敢慢慢的弄,还是有稍微刮到,后来可能抓到绝窍了吧,他才敢渐渐的加快速度,吹得我通体舒畅,我马上将她翻了身,以69姿趴在她身上,加强攻势舔弄她,她被我舔的有点招架不住,开始喊的有点忘我
"嗯哼~啊~嗯哼~嗯哼~啊~嗯哼~嗯哼"
后来她惊觉不对劲,马上把肉棒含进她嘴里,认真的吞吐着,就这样激烈的交战了一会儿,我见他都已经湿一片了,便起身,转个方向趴在她身上,温柔的吻着她,也试着将肉棒,放入她湿润的肉缝里,一点点一点点慢慢的挺进,进去了一点点,就感觉有东西阻碍着,她也开始皱眉头,我就先停着,安抚着她,跟她说一定会痛,稍微忍着,别怕!接着我就舔着她的脖子、耳垂,而下半身也稍微用了点劲,终于突破了那道防线,我看她含着眼泪,当然知道她很痛,深深的吻着她,下半身也慢慢的动,让她去慢慢的习惯!
「还会很痛吗?」我问她
『嗯!还是有一点痛~』她皱着眉回我
「那我慢慢来」
她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虽然不可能不痛了,但她可能慢慢习惯了,眉头渐渐鬆开,我才慢慢的加快速度抽送着…
"唔啊~嗯哼~嗯哼~啊~嗯啊~啊 啊啊~嗯哼"他轻声喊着
我又加快了抽差的频率…
"啊~嗯哼~嗯哼~啊~嗯啊~啊!啊啊~嗯哼~嗯哼~啊~嗯啊"她喊的也更为急促
突然间她抱着我,我知道她越来越有快感了,便扶着她的头,让她的嘴靠在我胸膛上,要她以种草莓的方式,吸咬我的胸膛,以免她放声叫喊,大志是吵不醒,但吵醒阿坤也不太好,我稍微再加点力,在她的嫩肉中奋力的抽送着~他稍微鬆了口…
『嗯哼~井!~我真的…好喜欢你!~啊~啊!』
我听到这些,更为兴奋,更猛烈的在她娇嫩的肉缝中使劲抽送
"啊!嗯哼~嗯哈~啊~嗯啊~啊!啊哈~嗯哼~嗯哼~啊!嗯啊~嗯哼~啊!~”
她开始跟着我微微摇摆,呼吸声更为急促混乱,叫喊的频率也更为紧凑,但她应该还是有顾忌,毕竟家里还有人,始终没有恣意的喊出来,我感觉到她嫩肉一阵阵的收缩,抱着我的力道也越来越强劲,淫水有如滔滔江水,肉棒在她不停收缩的嫩肉间不断被挤压,而且从深处传来的感觉也绵绵不绝,她第一次,我也不想让她受累太久,以免她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
「呼~嗯~我快要射了!哼~~啊~」我在她耳边说
『嗯哼~啊~啊~嗯哼~啊~啊啊~~嗯哼~啊~啊~~啊~~~』她回应着我
我知道她的快感也已经达到了顶点,便使劲的、用力的冲刺,直到花心
『嗯啊~啊~恩哼~嗯~啊~啊~啊~~嗯阿~啊~嗯~~啊~~~~』她低声嘶吼着
我的精虫如跑百米般的从蛋蛋开始加速,努力冲刺,我也迅速地、也捨不得地抽离湿润的嫩肉中,我使劲搓弄我的小老弟,让我的子弟兵成群的昂首冲出,降落在小瑄的小腹上,我看着小瑄香汗淋漓的样子,马上靠过去她身旁,亲吻着她发热的身体,慢慢的亲吻到她娇嫩欲滴的嘴唇,她伸出她柔嫩的香舌,与我缠绕,残绕许久,我们才依依不捨的停止,他依偎在我的身旁,静静的休息
而我抽了几张卫生纸,将他小腹上的精液,轻轻的擦乾净,再将她大腿与阴唇周围附近的液体,温柔的擦拭乾净,那些液体,都不是原来的颜色,还带着点血丝,我突然有点不捨,温柔的抱着她,亲暱的躺在一起,没一会儿,我们俩都安稳的睡着了!
似乎忘记了,小K还在这个家中的另一个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