舅妈对我的照顾_人妻交换
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交换  »  舅妈对我的照顾
舅妈对我的照顾



小舅妈打电话跟我借Castco的会员卡,想说我下午没事,顺便去逛逛,便约好同去。

  舅妈个子娇小,头上顶一副太阳眼镜,流苏牛仔短裤底下,两条小白腿踩着白色凉鞋,像只新潮的企鹅一摆一摆小跑过来。

  近看时,浅灰色紧身T恤上印着的大大的红色爱心,被圆滚滚的胸脯撑耸得变形了,形成上端两颗半圆特别突出饱满,下端尖角倏地收拢,显得舅妈丰乳纤腰的身材,特别有料的样子。

  我道:「原来是舅妈啊,我还以为哪个小女生跑过来要搭讪我,害我紧张一下。」舅妈笑道:「舅妈都不认得啦,我看你要去配眼镜了。」我也笑了:「不是啊,舅妈你穿这样太辣太年轻了,不像四十岁的样子。」舅妈爆打我脑袋瓜子,气吼吼地道:「舅妈才三十五,什麽四十岁!」我疼得赶紧抓住她的手,喊道:「唉唷,四舍五入嘛,好了别打了!舅妈你是不是有断掌啊?怎麽打人那麽痛?」把她的手拉近眼前,想看个清楚。舅妈的手掌软软嫩嫩的,摸起来很是舒服,我假意要检查掌纹,偷偷用手指在她掌心抠着玩儿。

  舅妈似乎是怕痒,笑着抽手道:「四什麽五入啊,只准五舍四入。」我怕再被打,只好谄媚的说:「那便是三十岁,也不太像啊,现在怎麽看都只有二十七、八几岁,舅妈你身份证借我看看?」舅妈掏出钱包,秀出身份证,果然是三十五岁。 舅妈和小舅同龄,当年我还吃过他俩的喜酒,怎麽会不知道她年纪?看着证件上的资讯,我念道:「蔡丽芬,生日1982年7月2……」舅妈一下子收起卡片,见我只是窃笑,便道:「又干麻?」我笑道:「舅妈,原来你名字叫蔡丽芬啊,名字好……」我看舅妈不怀好意的握起拳头,赶忙道:「名字好好听喔,你爹真会取名字。」舅妈噗哧笑道:「瞧你虚伪的,原来是不是想说舅妈的名字好土啊?」我咳了两声道:「哪有,丽芬丽芬,美丽又芬芳,简直人如其名啊,舅妈你果真人美身上又香,.」舅妈又赏了我一个爆粟,笑骂道:「舅妈身上香不香你又知道了?」我假装深嗅几下,道:「真的香嘛,舅妈你中午吃红烧肉哦?好香好香。」自讨苦吃了几下拳头後,这才欣然载舅妈去也。

  自从半年前在小舅家附近租房子後,我和舅妈便时常碰着面。舅妈虽然年纪大我一轮,但兴趣作风与时下年轻人并无太大差异,个性也大大方方,因此和我挺有话聊。加上舅舅要我有空时,多多照看还在念国中的的表妹功课,因此时常往舅家跑,甚至在那过宿,是以自然和舅妈的关系愈来愈好。

  载舅妈出门不是第一次了。舅妈会开车,却没有机车驾照,不出远门的话,还是骑车方便,因此我偶而有机会载她出门办事。

  一路上,舅妈扶着我的腰,保持适当的距离。 我曾以安全为由,要求她抱紧一点,只是换来一阵拳头。 舅妈你老打我是什麽意思?难道认为我想吃你豆腐吗?

  把我当成什麽人了?真是好心被雷亲。

  这会儿骑到车潮拥塞处,我打算钻进车阵,转头叫舅妈夹紧腿,免得擦撞到。

  舅妈听不清楚,蛤了两声,於是我直接手搭上舅妈的两条小蛮腿,向我腰间压得实实的。待松手後,见舅妈仍紧紧夹住,知道她有所会意,便骑车钻去。

  车阵有点挤迫,不是很好钻,舅妈大概是有点害怕,渐渐抱得紧了,背上传来的温软触感,让我受竉若惊。 可惜钻出车阵的时候,舅妈又一下子坐回原来的姿势。

  到了第二个红灯时,我再次压压舅妈的腿,舅妈理会,双腿一夹,改搂为抱,良久却不见我动作,说道:「骑过去啊。」我才依依不舍地钻入车阵中。不过这回钻出来後,舅妈却没有松开身体,我猜她大概是嫌麻烦,懒得再改动姿势。我心里偷偷乐着,索兴放慢了车速,好享受这段不长的旅程。

  买好东西回家後,路上自然又是一阵暗爽,休过不提。却说舅妈约我隔天一起去美术馆看展览。 暑假没什麽大事,便答应之,我隐隐觉得这次假期会有很多机会,可以和舅妈更进一步的交流。

  这日下午风和日丽,不知是哪个画家办的展览,对我这个没有艺术味觉的人来说,实在乏味的很。不过吹着冷气闲步於宽阔的馆内,倒也惬意。

  一路上舅妈看得全神贯注,心领神会的样子,我也只好陪着她瞒天盖地的瞎聊:某某画的年代有什麽故事啦,某某画的寓意深远啦,却只换来舅妈的敷衍微笑。「我操,你行你懂你来说啊,看你也是装模作样吧。」不过这话我是不敢说的。

  今天舅妈穿着一袭吊带蓝色洋装,内搭条纹短杉,很有淑女气质。 再加上红红的唇蜜,淡淡的妆色,几乎是认识她以来最动人的一次,比起那些无谓的画作不知好看几百倍,也让我泰半时间都在偷瞧舅妈的小脸蛋。

  「舅妈,你常来看画啊?」我随口聊聊。

  「没啊,也才来过两次。」舅妈小跳步地走着,显得青春有韵,看得我忍俊不禁。舅妈以为我取笑她,含羞正色道:「笑什麽?」我忙摇摇手看向别处,假作专心赏画。

  「看得差不多了,出去透透气吧?」我见快四点了,想利用剩下的时间出馆踏踏青,晃完也差不多该回去晚饭了。

  舅妈覆议,走在前头。 这里她比较熟路,知道美术馆後面有一条木头小径通到天鹅湖,是个小憩的好去处。

  「下过雨呐。」我见满地湿漉漉的,空气中带有一股湿气,显是下过一场雷阵雨。

  舅妈喜道:「运气真好,出来雨就停了,唉唷……」舅妈走在木头小径上,其中一块木板底下似乎被雨水冲刷的悬空了,一脚踩下,积水喷发四溅,沾得她脚上腿上都是泥水。

  我不禁笑道:「运气真的好啊,舅妈你晚上记得买乐透。」舅妈白了我一眼,唉声叹气的站在那儿抖着泥水,显然心情低落不少。我见到远处有间公厕,便牵起舅妈的手,走在前面带路。

  那厕所门口有一长排洗手台,我心想正好,便扶着舅妈坐上台边,可以直接用水来冲脚。 舅妈除下凉鞋,捋起裙子至大腿。我见她动作不是太方便,就主动帮她冲脚。 舅妈没说什麽,只是笑笑的任我服侍。

  舅妈的脚丫子被水一冲,污泥滑落,雪肤立现,我不慌不忙地用手搓洗,甚至连脚趾头也一一掰开仔细洗净。

  舅妈道:「随便冲乾净就好了。」

  我道:「舅妈,你裙子拉高点,我怕水溅到。」我见那泥水太会喷了,不只小腿上有,连膝盖弯上都有几点污渍,我不敢直接用水去冲,怕淋到舅妈的裙子,只好用手碗着水去洗。顺着水流在舅妈的小腿上摩挲擦洗,我藉机在小腿肚上捏了一把,软乎乎的甚是趁手。好在舅妈忙乎着照顾她的裙子,怕被水浸着了,这才没注意到我的小动作。

  舅妈虽然个子不高,但一双短腿比例甚好,大腿有肉小腿有型,算得上是修美玉腿了。尤其那裙摆底下露出大半截雪肌,点点水珠点缀其上,份外诱人。古有美人浴足图,此时方知其美,看得我眼睛都直了。

  舅妈见我发楞,嗔道:「好了没啊,看哪儿呢?」双腿一夹,腿间春光顿失踪影。

  我装着傻,只是笑道:「就看看哪里还脏着呢?应该差不多了。」待把凉鞋也洗乾净後,抽几张面纸擦拭乾了,待要去擦舅妈的脚时,舅妈抢过纸巾自己擦了,我只是可惜。

  到了湖边,找了张长椅坐下。那雨後稍有凉意,在此乘凉甚是舒爽。我和舅妈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欣赏着湖光市景,倒比馆里那些死人画作更加有韵味。

  我看看时间差不多了,问舅妈该走了。

  舅妈庸懒道:「有点困了,借我躺一会儿。」径自倒在我腿上假寐。

  这就有点尴尬了,我动也不是,问也不是,只能像块木头杵在那儿,当着人肉枕子。本来还怀疑舅妈是寻我开心,不料几分钟後,舅妈的鼻息声愈来愈重,方知她真是睡着了。

  我观察舅妈俏丽的睡脸。小巧细致的鼻翼一张一阖,吞吐着芬芳。朱唇微启,半露皓齿,我忍不住偷偷用手指撬开她的唇瓣,小嘴里微微呵出热气,搔得我指尖一阵温痒,化得我心都酥了。

  舅妈呓道:「别闹,让我睡一会儿。」握着我的手放在她的肚上,我才停止了逗弄的念头。

  望向湖面另一端,远眺这个城市,被大雨洗涤过一番的景致,生机蓬勃,不再那麽灰蒙蒙,就像我此刻的写照,恬静之中有股蠢蠢欲动。

  过了两日,我按捺不住想一亲芳泽的心情,买了份小礼物去舅家。

  一进门便问道:「舅妈,只有你一个人啊?表妹不在?」舅妈一身居家便服,睡眼惺忪的道:「嗯,暑假了还成天往外跑,就知道玩。」我微笑道:「舅妈你刚睡午觉啊?」舅妈道:「是啊,被你吵醒了,今天怎麽有事过来了?」我摆摆手道:「没事不能来啊?喏,送你的。」递出一小盒巧克力舅妈接过,疑神道:「送我的?没事献殷勤,哼哼。」我笑说:「昨天逛街,突然想到你上个月生日,就顺手买了,酒心巧克力,蛮好吃的。你看我多有心啊,不像你,过生日都不记得请我吃蛋糕。」舅妈腼腆道:「我又没过什麽生日,哪来的蛋糕。」我故作惊讶道:「三十五岁大寿,怎麽没庆祝一下?」舅妈一听气疯了,满室追着我打,直打着我姑奶奶东祖奶奶西地讨饶,方才消气。看来女人的年纪真不能乱开玩笑,会出人命的。

  大概是气得闷了,舅妈问我陪她去逛百货公司,让我坐着等她。

  呆了将近二十分钟,舅妈换了一套无袖连身洋装出来,淡妆轻抹,连腿上都套着丝袜,整个人只能用惊艳来形容,看得我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阿志,你帮舅妈戴一下耳环。 」舅妈递给我两串小珠耳饰,坐在一旁等我帮手。

  我小心翼翼地捧着舅妈的耳垂,又弹又润的触感,微微有沁人芬香,搔得我心猿意马,忍不住凑嘴过去轻嚐一口。

  舅妈嘤咛一声,倏地转头看我,道:「我自己来好了。」我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你的耳垂好像樱桃一样,忍不住想咬咬看。」舅妈似笑非笑,只是瞧着我,瞧得我心里发寒。良久才道:「阿志,舅妈突然不想出门了,我们看电影好了。」说罢便打开电视,随便转到哪个洋片台,胡乱看着。

  舅妈坐了一会儿,便把头靠在我的肩上。我咽了咽口水,大起胆子张手搂她。

  舅妈的秀发传来阵阵香气,我用手去拨她的发丝,掠过耳际时,顺势捏了她的耳垂一下。

  舅妈娇喃道:「别闹,好好看电视。」勾着我的手臂,整个人侧躺在沙发上,靠得我更加紧迫了。

  我见舅妈的裙摆被撩高许多,两条丝袜美腿既裸露又修直,心痒难耐,加之舅妈身上香气迷人,别了好一会儿,终於忍不住说道:「舅妈,我想抱抱你。」舅妈娇声说:「这不是在抱了?」搂着我的手臂蹭了一下。

  我苦笑一声,却哪里按耐得住,搂起舅妈横在胸前,低头吻去。

  舅妈偏过头去,只让我吻她的脸颊,我不以为意,在她的嫩颊上亲着摩着,闻着舔着,又亲向耳际,将珠圆的小肉含入口中舔弄起来。

  舅妈嘤咛道:「好痒,别弄了。」见我仍亲个没停,伸手在我臂上狠狠捏了一下,转过头来瞪着我嗔道:「够了没?」我笑道:「还不够,舅妈我想亲亲你的小嘴。」舅妈皱眉道:「不行,我是你舅妈。」我心火半凉,又道:「那可以让我抱一下吗?」舅妈哧的一笑:「你不是在抱了?」我道:「这不算啊,这样搂着不过瘾,舅妈你站起来让我抱抱。」舅妈啐道:「就会得寸进尺。」说着便爬起来站好,理理略为凌乱的衣杉,见我还傻坐着,没好气道:「还坐着干麻,不是要抱我?」我嗷的一声站起,将舅妈拥入怀中,抱得结结实实,原本心头一直痒痒的那块肉终於变得舒坦极了。

  「要死了,抱那麽大力。」舅妈下巴靠在我肩上,用手轻轻理着我的头发。

  我们保持这个姿势,温存了好一会儿,我的手才渐渐不安份起来,在舅妈背上摸得腻了,一路摸向下,悄悄罩在了她的丰臀上,猛然一抓,惹得舅妈一声娇哼,显然受用得很。舅妈既然舒服,我也就安心再度进攻,隔着裙子奋力抓揉那两片肥臀。舅妈的股肉简直软烂的不像话,酥美的触感令我慾火全升,顺势将舅妈的臀部挤向我的下身,好让勃起的鸡巴有目标可蹭。我偷偷顶着舅妈的身体,舒爽得浑身上下都开了锅冒着美泡。

  不知过了多久,舅妈轻轻将我我推开,嗔道:「摸够了没?说好了只能抱抱,你很不乖喔。」我看着舅妈媚眼生波,巧嘴含笑,一张粉脸明艳动人,便忍不住吻了上去。

  舅妈闪避不及,被我含着嘴唇稀哩呼噜地品嚐着,那牙关却始终紧闭,舌头始终不得其门而入。

  突然舅妈咬了我的下唇一口,痛得我停止了动作,泪眼汪汪地看着她。

  舅妈瞪了我好一会儿,才叹气道:「小志,你不能这样,我是你舅妈。」我牵起舅妈的手,认真道:「舅妈,我喜欢你。」舅妈甩开我的手,深吸了一口气,神情坚决道:「以後别这样了,我们之前那样不是过得好好的?不要让舅妈为难,好不好?」我难过道:「舅妈你不知道,这几个月来,我天天想着你,日里想夜里更想,想得我快疯了。」舅妈哀怨道:「你只是一时冲动,那不是真的男女之间的情感。我看你还是回去冷静一下,好好想一想。」我兀自倔强要抱抱舅妈,却被她推开,再试了一次,再被无情地推开,我见舅妈神情决绝,不再是先前那位娇媚可人的女子,方才叹道:「那我回去了。」那天晚上我传了封简讯给她:「舅妈,对不起,我不应该那麽做的,我想这段时间还是别见面的好,谢谢你们对我的照顾,请帮我跟舅舅打声招呼,对不起。」几分钟後,收到舅妈传来的讯息:「知道了。」言短意赅,彷佛像颗重鎚,狠狠的击打在我心头。

  半个多月过去了,这段时间偶而会接到舅舅的饭局邀请,都被我婉拒。直到某天下午,接到一通电话,是舅妈打来的,看着来电显示,我心里有点发怵,仍不知道该怎麽应对她。

  「喂,阿志,你在哪?」略带磁性的嗓音,震得我一阵心麻。

  「我在家啊。」我发现声音有点颤抖,咳了一声。

  「噢,那你帮我开门,舅妈带了水果给你。」

  我心里好气又好笑,怎麽来了才给我打电话,万一人不在呢?

  室内,舅妈递给我一袋梨子葡卜之类的果子,坐在床上四下观望。我看她短T长裤的随性打扮,不禁有点失落。

  舅妈道:「阿志,怎麽舅舅好几次找你吃饭也不来?」我挠着头说道:「没有啦,刚好在忙。」舅妈笑道:「有什麽好忙的,明天中午我们要吃烧烤,要不要来?」我道:「还是不行啊,明天约了朋友了。」舅妈劈头直问:「哦?约了谁?干麻去了?」我一时语塞,为难道:「晚点才要约人,反正明天没空了。」舅妈眉头微蹙道:「闹什麽别扭呢,别跟小孩子似的。」我有点生气了,说道:「没空就是没空,舅妈你该回去了。」舅妈抱胸冷笑道:「那我也不走了,你答应了我才要走。」我楞道:「你……你才跟小孩子似的,不管你了,我要出门了,你等等帮我把门锁上。」舅妈见我要走,立刻挡在门前,像小女孩似的噘着嘴,柔说道:「生气啦?

  舅妈跟你道歉嘛。」

  我无奈道:「拜托你行行好,我现在一见你就心烦,你不回去又不让我走,到底想怎麽样?」舅妈红了眼眶,眸子水润润地望着我,低声道:「对不起嘛,那我回去了喔?」脚下却不动作。

  我仰头呼出一口大气,道:「走吧走吧,开车小心点。 」舅妈道:「那你让舅妈抱一下就走。」我脑子里轰的一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颤声问:「你说什麽?」舅妈仰着头望我,轻声道:「可不可以让舅妈抱一下下?」我闻言欣喜若狂,一下子搂住了舅妈,在她脑门上亲着吻着。舅妈不比我含蓄,娇喘声中,双手在我背上乱抓,一把抓住我的屁股,使劲的揉捏。

  舅妈像只饥渴的母狼似的,有点吓着我了。好在我不是被吓大的,立刻又沉腻在舅妈的温香软玉之中,我亦伸手抓向她的臀肉,可惜舅妈今天穿的是牛仔裤,质料硬梆梆的,摸得我直冒大火。

  在门边你侬我侬了一阵子,我托起舅妈的肥臀,将她抱起来,坐在床边。再用手端起那细滑的下巴,与她深情对视。

  舅妈美目含笑,似在诉说无限情意,既而缓缓闭上眼皮,那长长的睫毛如帘子般,以可见的速度在我眼前降下。我哪能不会意,对着小嘴就这麽亲去。

  舅妈的香唇又弹实又润泽,我含在嘴里吸咂舔弄,老觉得不够瘾,便吐出舌头向舅妈口中钻去。一道软舌迎了上来,围着我轻摩慢抚,突然又像一尾泥鳅似的,滑不溜丢地转着圈儿,害我想吸她一口都没法子。倒是舅妈半舔半吸,卖力地品嚐我的舌头,这舌尖上的功夫,真不愧是老江湖,令我起了虚心学习的心态。

  这一吻,不知吻了多久,我们才依依不舍分开。

  「满意了吗?」舅妈双眼迷蒙,唇瓣被唾液浸濡得晶润润的,粉颊生晕,俏脸明媚,比之来时要更美丽动人。

  我用行动回答,再度吻去,这一吻并没有太久,便亲向舅妈的脸颊、眼皮、鼻尖、耳际,巴不得吻遍她脸上每一处地方。

  我手上也不得闲,从舅妈衣摆底下伸入,轻轻摸滑着如丝缎般的背肌。抱着破釜沉舟的心态,迅速解开了她的内衣锁扣。

  此时舅妈突然抓住我的手,害我心都凉了半截,难道又没戏了。

  舅妈望着我,娇笑道:「舅妈都让你亲了,还不满意?」我摇摇头。 舅妈咬咬下唇,便动手脱掉了上衣,连带着胸罩也一并往上移动,一对美乳蹦出,雪白得我眼前一阵花亮。

  「啊……」舅妈羞赧得用手遮住了胸口,却被我硬生生拉开,再将那碍事的胸罩解下,好仔细观赏这副傲人的胴体。

  我由衷赞道:「舅妈,你好美。」

  舅妈娇嗔道:「你这小坏蛋,小色鬼。」

  我哈哈一笑,将脸埋进舅妈的双乳之间,左蹭右磨,好不快意。鼻头抵在雪乳上,恣意吸闻着乳香,就这麽蹭蹭磨磨,磨到一颗小肉豆,不再打话,直接张口含了进去。

  舅妈拱起身子,好方便让我吸吮,我见另一端奶子被拱得圆挺挺的,恨不得生了两张嘴,一口子都吃了。幸好手却生了两只,此时各捧一只酥乳,并不敢大力搓揉,生怕一个用力,揉疼了舅妈。

  「啊……小志……舅妈也要。」舅妈脱去我的上衣,推倒在床上,顺势趴我身上含吻着我的乳头。 软嫩的香舌划着我的乳尖,略湿略痒的触感,说不上有多爽,只是被舅妈如此尽心服务,令我油然升起一股感动。

  见舅妈只顾埋首闷啃,我轻轻拨着她的秀发,摊放在平滑如镜的美背上,顺势搂住舅妈的纤腰,软若无骨,滑如抹油。

  舅妈一阵辛勤後,抬头问我舒不舒服?我只是笑笑,搂着她转过来压在身下,换我来吃奶。这回不只是吃奶了,我将舅妈的身子舔嚐了个遍,听她气若游丝地呻吟着,便知道自己的工作有价值了。待吻到腰间的脐眼儿,用舌尖在脐穴内钻着刮着,引得舅妈身子不住扭动,声如莺啼。那儿似乎是舅妈的敏感带,我双手握乳,指尖在乳豆上逗弄着,这回双管齐下,舅妈的淫声愈来愈浪了。

  见时机成熟,我坐起来要去解开舅妈的裤头。 舅妈问我:「你确定要?」见我点头便不再说话,乖乖的像只小羔羊,躺在那儿任我摆布。

  三下五除二,两个人都脱得赤条条的,我伏在舅妈的胯间,睁大了眼仔细观察。

  「看什麽呐,不许看。」舅妈并起双腿,侧倒在一边,掀起半边美臀。

  「小气耶。」我吻着舅妈丰嫩的大腿,手上揉着美臀,忙得不亦乐乎。胯下鸡巴虽然愤怒的想干一番大事,我却不急,只想将舅妈整个人都品嚐了去再说。

  「小志……小志……啊……」舅妈不断叫唤我的名字,让我有点小感动,便上前和她拥吻。

  「小志,你有那个吗?」舅妈搂着我的脖子,啄了啄我的嘴唇。

  我奇怪道:「哪个?」

  舅妈白了我一眼,道:「套子啦,没有套子可不行。」我啊的一声悲呼,咬牙道:「等我,我马上去买。 」舅妈笑了笑,起身去手包里掏出一个小事物,赫然是保险套。

  我恍然道:「好啊,原来你早有准备,看来今日吃定我了。」舅妈将套子扔我脸上,笑骂道:「瞎说什麽呢。」我嘻嘻哈哈拆开套子,又问:「你怎麽会有这个?」舅妈不好意思地说:「你舅舅的,想说……今天可能会用到,就带来了。」我心里有千千万万个嘈,却不敢再吐一句,只是看着眼前的小美人,实在是可爱极了,便一把搂过来,又温存了一番。

  「舅妈,我要上罗,你不後悔?」我掰开舅妈的双腿,跃跃欲试道。

  「你少说两句行不行?」舅妈嘟起嘴来,用力掐一下我的肩头,续道:「再说我就真後悔了,你这小坏蛋。」我亲了亲舅妈的膝盖头,以表歉意。接着用手扶住鸡巴,对准粉嫩的穴口,直挺了进去。我和舅妈十指交扣,随意捣鼓了几下,看着舅妈皱紧眉头,眼皮一颤一颤的,我只觉得,比起性器之间刮摩的快感,征服了舅妈,令我的心里更加愉悦满足。

  我尽兴地在舅妈体内抽插,每挺一下都震得她娇哼连连,却又每一次都抿住了嘴,只剩下喉头发出的呵呵声。望着舅妈竭力忍受的模样,娇怜可爱极了,我伏到她的耳边,轻声说道:「舅妈,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也不知是否为了屏蔽我的示爱,舅妈愈发的浪叫起来。我怕隔壁听见,赶紧用嘴堵住了她的淫声浪口,这才安心的干下去……心结既解,隔天我就赴了舅舅请的烧烤宴。说实在的,前天才吃过舅妈,今天又要吃舅的白食,心里多少有点过意不去,打算随便吃吃,有个五分饱也就够了。

  正当我感慨之余,桌子底下一只裸足勾了过来。我叹了一声,看来舅妈怕我没吃饱,要在桌底下喂我呢。

  字数:16534

  【完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