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师生恋
师生恋

静怡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自从她把身体交给了路明,她就有了负罪感,她常常在想这就是人们常说的虐缘吧。她轻轻的掀开了被子从床上下了,再把被子给陆明盖好,她拿起床上的丝袜,轻轻地来到了浴室,她再脱去了自己腿上沾满精液的丝袜,把几双丝袜放在一起清洗着,陆明的精液又浓又稠,把丝袜弄得滑溜溜的,‘真是年轻人呀,射的这么多’静怡一边想着一边把丝袜洗干净,再把它们晾在晾衣架上。静怡回到了房间,掀开了被子轻轻地躺在了陆明的身边,可是她再也睡不着了,她就看着身边的陆明,脑海里像电影一样快速地滚动着。陈静怡是华明中学高中部的教师,三十四岁的她就带高中,说明了她的教学水平。陆明是她的学生,静怡是从初中就带这个班的,现在他们都上高二了,明年他们就要高考了。她和陆明的关系要从高一的时候说起,陆明的父母在外地工作,他一直以来寄宿在学校,只有放假的时候才和父母团聚。陆明高高的身材,宽宽的肩膀,他是体育委员,打篮球、跑田径、样样在学校里都是前茅,而且他富有正义感,经常帮助那些弱小的同学,有许多的女生都暗恋他。可就是学习方面差了些,从高二的下半学期,他就到静怡的家里补课了。静怡和她的名字一样,即文静又安怡,朴素的刘海下带着一副眼镜,更显得她文静秀气。

  二十六岁时她和教育局长的小儿子结婚,婚后两年她们过的还不错,就是一直没有孩子,去医院里检查也没发现问题,可是就是怀不了孕,又过了四五年也一直没怀上,到后来她的丈夫就开始在外面喝酒找女人,回到家里醉醺醺的,经常对她进行殴打,有几次都把她的头打破了,还肆意地强奸她,每当静怡反抗时,他都把静怡捆绑起来再强行奸污,到后来他干脆每次都把静怡捆绑起来玩弄。静怡被他弄得遍体鳞伤,静怡把他告上了法院,在局长大人的斡旋下,没有给那个恶棍应有的惩罚,而是裁定二人先分居后离婚。

  在分居的过程中,那个恶棍还来过几次,他先是趁静怡不在家时进来,等静怡回来后他就跳出来,他先是把静怡的嘴堵上,再将静怡五花大绑起来,随后就对静怡奸淫玩弄。静怡拼命地反抗,怎奈不是他的对手,想大声呼救可是嘴被他用丝袜塞住,双手被紧紧地反绑在身后,她只得扭动被绑的身体来保护自己,不成想这倒是更激起他的兽欲,他一次又一次地奸淫着静怡的身体,直到他完全发泄完兽欲为止,在他临走时他才会给静怡松绑。那个恶棍走后,静怡呆呆地坐在那里,再去告他、没用的、他没有打自己没有伤,告他捆绑强奸自己,他会说是两厢情愿,静怡陷入了苦恼之中。一天她在上完课后,正在办公室批改作业,忽然传来了敲门声,“陈老师,您找我?”随着一声洪亮的声音,陆明走了进来。“哦,陆明你坐下,你的数学成绩也太差了,这样你明年高考一准去不了好大学,而且我看过了你的其他几科,除了语文以外好像是都不太好,你不要把精力都投入在打球上,现在是高二的下学期,明年的现在你就要参加高考了,一旦你落榜了,你的家人会多么惋惜呀。”陆明低下了头,“下周就要放假了,我希望你会在假期里多补一补课。等高三时你也有更充分的准备迎接高考。”“陈老师,要不放假时我不回家了,您给我补课吧。”陆明诚恳地说道,“这,你先是回家和父母团聚,征求一下他们的意见,再说老师也考虑一下,好吧。”陆明答应了。一个星期后开始放假了,同学们都兴高采烈地回了家。静怡也放松了许多,她先是回父母家住了几天,父母都是老实人他们也没有办法只有安慰她,所以静怡并没有将实情告诉他们怕他们担心。等静怡刚回到自己家后,她名义上的丈夫又像幽灵一样出现在她面前,又是一番厮打,静怡又被他反绑起来,嘴里塞进她的丝袜,紧接着又开始奸淫她,那个恶棍翻来覆去地玩弄着静怡,一遍又一遍地奸淫着她,他还把腥臭的精液喷洒在静怡的面颊和眼镜上。静怡使劲扭动着被捆绑的身体,想极力摆脱这个恶棍,她想大声呼救,可是她自己的丝袜,紧紧地塞住了她的嘴。静怡多么想有个人来解救自己呀,要是有她的学生在也好呀,她想到了陆明。

  一个晚上过去了,在静怡身上射了三四次精的恶棍,非常满意地走了。静怡被绑着玩弄了一夜也累坏了,她倒在床一动也不想动,她就这样昏昏沉沉地躺了一天。旁晚突然有人敲门,静怡吓得抱着被褥蜷缩在床上,‘谁"’陈老师,是我,陆明。‘静怡跳下床打开了门,她一把把陆明搂在了怀里,像是找到了唯一的依靠。这突如其来的举动把陆明弄得是很尴尬,他不知所措的呆在了那里一动也不敢动,静怡也从刚才的意境中回过神来,她把陆明手里的行李拿过来放在地上,“陆明,老师想让你和老师住在一起,为了补习方便,另外老师也好给你做好吃的。”“是真的吗?太好了,我这就给家里打电话,我爸妈肯定高兴坏了。”说着陆明就给家里打电话。静怡也忙把陆明的行李放进客房里,她给客房的床上换了新床单,并招呼陆明快去洗澡。自从陆明住进自己家,静怡放心了许多,除过学校里值班以外,静怡就在家里搞搞家务,晚上给陆明补习数学。说也奇怪她的丈夫,也有十几天没来了,静怡一直紧张的心情也放松了许多。陆明是白天和同学一起打球玩耍,晚上回来补课、吃饭、睡觉。有一天下午静怡正在煎鱼,忽然一条黑影出现在她的面前,吓得静怡把手里的铲子都掉在了地上,“做什么呢?是不是给我做好吃呢?”静怡的恶魔丈夫满嘴酒气地说着。“你,你别过来,我有学生在这补课,他,他,他一会就回来。”静怡吓得语无伦次地说着。“好啊,你这个小骚货,你竟勾引学生,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一边说着一边拖着静怡朝里屋走去,静怡一面和他撕打着,一般嘴里大叫着,她的酒鬼丈夫立即从口袋里拿出了绳子,三下五除二就把静怡绑了起来,他从床头柜的抽屉里拿出了两双连裤袜,他把一双卷成了一团直接塞进静怡的嘴里,又用另一双丝袜勒在静怡塞着丝袜的嘴上,并狠狠地在她的脑后打了两个结。这个恶棍他把静怡按在沙发上,扒开静怡的胸罩,露出了静怡的两只小乳房,大力地揉搓起来。静怡扭动着被绑的身体,极力躲避着他的一双魔掌,在玩了静怡乳房一会之后,恶魔站起身来他脱下了裤子,露出了丑恶的阴茎,他一把抓住了静怡的两条丝袜脚,他把静怡的两只丝袜脚对起来,夹紧了他的阴茎,他的腰部使劲一抽一送的玩着静怡的两只丝袜脚,被反绑着的静怡厌恶地闭上眼睛,在玩了一百多下之后,恶魔放开了静怡的丝袜脚,他把手伸进了静怡的裆部,撕开了静怡穿着的连裤袜,他挺起了罪恶的阴茎对准静怡的阴部奸了进去。静怡塞着丝袜的嘴里发出了一声闷哼,随即静怡也痛苦地闭上了眼睛,任凭着这个禽兽玩弄她的身体。恶棍尽情地玩弄着捆绑起来的静怡,他的阴茎朝着静怡的阴部使劲捅去,他罪恶的双手拧捻着静怡的乳头,他满是酒气的臭嘴,在静怡的脸上胡乱地舔着。静怡使劲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头部来回地摆动着,拼命地反抗着。这个恶棍一点也不怜香惜玉,他疯狂地抽动着阴茎,使劲地奸淫着静怡的身体,二十分钟后他竟把精液射在了静怡的眼镜上和堵嘴的丝袜上。恶棍也躺倒在静怡的身边,一只手搓弄着静怡的乳头,一只手抚摸着静怡腿上的丝袜。“又买新丝袜了,是不是又想勾引男人呀?”静怡被反绑着双手,嘴里塞着丝袜,她一动都不能动,任凭他罪恶的双手,侵犯着她的身体。是的,她又买了许多的丝袜,因为职业的关系也好,还是她对丝袜的依恋,丝袜是她生活的一部分。她喜欢丝袜给她带来的呵护,丝袜给她了一种朦胧的美,她在上课的时候就察觉到了,一些男孩子的眼睛没有看书本,而是直勾勾地看着她的丝袜腿,当她走到后排座位上,有两次陆明还把笔掉在地上,他的手还有意无意碰了碰她的丝袜腿,从那时起她就对陆明产生了不一样的感觉。“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又想其他男人了?”她的男人说着抱起她的两条丝袜脚,把他的阴茎夹在了静怡丝袜脚之间,他握紧静怡的丝袜脚,一上一下地撸动起来。“小静,我们别离婚了,你知道我还是爱你的。你说话呀?”静怡一动不动任凭他摆弄着,恶棍玩了一会静怡的丝袜脚,他的阴茎又勃起了。“你不同意、我就玩你,直到你同意为止。”说着他给静怡翻了身,让静怡反绑着双手趴在床上,他骑在静怡的屁股上,挺着勃起的阴茎,从静怡的身后插了进去奸淫起来。他紧紧抓住反绑静怡双手的绳子,把静怡的上半身拉得挺起来,他一抽一插的抽动着阴茎,就好像是骑马一样。静怡被他奸得塞着丝袜的嘴里发出了’呜呜‘的叫声,十几分钟后他在静怡的屁股上射精了。恶棍拿出了静怡堵嘴的丝袜,静怡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放开我,你这个恶棍,一会我的学生要来了,快放开我。”“那好啊,正好让你的学生看一看你这个淫荡的老师。”他一边说着一边继续用静怡的丝袜脚做脚交,静怡扭动着反绑的身体反抗着,恶棍把他的一只脚压在了静怡的身体上,继续玩弄着静怡的丝袜脚。静怡她不敢大声地说话,她生怕有人进来看到这样的场景,她只得默默地忍受着一切,她甚至希望这个恶魔早一点发泄完兽欲,好早一点离开。恶棍抱着静怡的两只丝袜脚,一上一下地使劲撸动着,他那软软的阴茎在静怡丝袜脚的摩擦下,又渐渐地勃起了。正当他玩得兴起的时候,忽然他的手机响了,恶棍接通了电话说了一会就关了电话,“妈的真扫兴,本来老子想玩一个通宵的,下次再玩你吧。”

  说着他又抱着静怡的丝袜脚弄了几十下,就穿好衣服就扬长而去。这个恶魔他竟然没有给静怡松绑,静怡也不敢大声叫喊,她只好使劲挣扎着,可是她被捆绑着玩弄,她反绑着的双手早已麻木了,根本就使不上劲。就在这时门开了,“老师,老师,您在吗?”陆明一手拿着篮球走了进来,客厅里没有人,厨房里也没有人,’老师去哪里了?‘陆明正在纳闷忽听卧室发出了声音,他急忙来到了卧室一看,陈老师被捆绑着倒在床上,胸前的衣服被撕开了,露出了两只圆挺挺的乳房,下身的肉色连裤袜被撕了一个洞,隐隐约约地露着金黄的体毛。陆明看到这里连忙脱下了自己的风衣,把它盖在了老师露出的身体上,他轻轻地抱起了老师的身体,给静怡解开了绑绳。静怡再也控制不住情绪了,她伏在陆明的肩头大哭起来。陆明一动不动让静怡靠在身上,他知道是老师的那个丈夫干的一切,他跟陈老师好几年了,对静怡的婚事有一些了解。静怡伏在陆明的肩头哭了好一会,她忽然抬起头,“陆明,你是不是觉得老师很脏、很讨厌。”“老师不是的,我只是觉得老师很可怜,要是我早来就好了,就算是拼了命也要保护老师,那个混蛋他也不可能得逞。”静怡看着眼前这个十八岁的大男孩,他的神情是那样的庄重,他的语气是那样的坚定。她一把紧紧地抱住了陆明,“你不嫌弃老师吗?”“我从心底里爱着老师。”陆明坚决地说道,他也把静怡紧紧揽在了怀中,静怡从陆明的身体上,感觉到一团火在他的胸中燃烧,就这样两个人不知不觉吻在了一起。晚上两个人睡在了一起,静怡穿上了粉红色的内衣、肉色的丝袜,这是陆明对她的要求,陆明的男性发育已经成熟了,勃起的阴茎硬挺挺的直立着,静怡握住了陆明的阴茎,静怡感觉到手里的阴茎一跳一跳的,她知道这是它坚硬的反应,静怡把握住的阴茎引向了自己的阴部,在静怡的帮助下,陆明的阴茎顺利地插进了静怡的阴道,刚一插进静怡的阴部,陆明就快速地抽动起来,他使劲地撞击着静怡的身体,三四分钟后他的第一次就结束了,陆明双手抓住静怡的一对乳房揉搓起来,不一会他的阴茎又勃起了,这次他自己直接对准静怡的阴道插了进去,又是五六分钟的样子,陆明又在静怡的体内射精了。静怡闭着眼睛享受这一切,就好像是她的初婚一样,陆明的手又在抚摸她的丝袜腿,他把头低下亲吻着她的丝袜腿。不一会陆明的阴茎再次勃起,他扛起了静怡的两条丝袜腿,坚硬的阴茎再次插进静怡的阴道,他发狂般的抽动着阴茎,静怡被他撞击得不觉呻吟起来,’啊,陆明你慢着点,你弄得太快了,啊,啊,我受不了了。

  ‘静怡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陆明的手臂,正在高潮的陆明还是快速地抽动着阴茎,’啊,啊。‘静怡大声呻吟起来,’老师,您小点声,别让外人听到了。‘’啊,啊,陆明你小点劲玩好吗,老师都快被你玩死了。‘’可是老师我停不下来呀。‘’那快给我丝袜,把我的嘴堵上。啊,啊。‘陆明赶忙从静怡的脚上脱下了丝袜,把它塞到了静怡的嘴里,静怡也是紧紧地咬住了丝袜,鼻子里发出了哼声。又过了七八分钟后,只见陆明快速地抽动了十几下阴茎,他的腰部一挺一挺的,随着陆明的一声闷哼,年轻的阴茎又在静怡的阴道里射精了。陆明再次躺倒在静怡的怀里,静怡也累得把高举的双腿放下,又浓又多的精液,从静怡的阴部缓缓地流出来了。’老师,您累了吧。‘’啊,有点。‘’老师给我的感觉真是太好了,很甜蜜、很舒服。老师,我爱你。‘’陆明我也爱你,从今往后在家的时候,你叫我姐姐、我叫你弟弟、好吗。‘’好的,姐姐。‘’弟弟。‘’姐姐,再让我弄一次吧,我的鸡鸡又大起来了。‘’好弟弟,弄得次数多了对身体不好,再说姐姐被你弄得有点受不了了。‘’再玩一次,求你了好姐姐。‘’好吧我的亲弟弟,不过这次你把姐姐绑起来再做爱吧,姐姐怕一会会干扰你。‘’用什么绑,丝袜吗?‘’好吧,就用丝袜吧。你把我的双手反绑在身后,省得它们一会给你捣乱。‘静怡从床头柜里拿出了许多的丝袜,并把它们结成了一条长长的袜绳,陆明拿过袜绳把静怡的双手紧紧地绑在了身后,可是他并没有急于玩弄静怡,而是给静怡白嫩的腿上,穿上了一双黑色带蕾丝花边的长筒丝袜,这显得静怡更加妩媚动人。陆明双手在静怡的丝袜腿上来回地抚摸着,年轻的阴茎硬挺挺地翘着,静怡双手被反绑着躺倒在床上,用爱抚的眼光亲切地看着陆明。当陆明挺着坚硬的阴茎,正要向静怡的阴部捅去时,’等等,弟弟你用丝袜把姐姐的嘴堵上吧,要不姐姐一会还要大叫呢。‘陆明按照静怡说的用丝袜堵住静怡的嘴,随即把他坚硬的阴茎,插进了静怡的阴道抽动了起来。静怡享受着美好时刻,说来也奇怪,自从被那个恶棍捆绑着玩了几次之后,静怡竟有点喜欢上了被虐,她喜欢被男人捆绑奸污的感觉,她的双手被紧紧地反绑在身后,嘴里塞着她自己的丝袜,当男人撕破她的连裤袜,把阴茎插入她体内的那一刻,静怡的内心就激动不已,这就是人们所说的虐恋情节吧。

  静怡有点恋袜这她自己知道,在少女时代她就喜欢穿丝袜,从工作到结婚丝袜就从没有离开她的身体,刚结婚的时候和丈夫上床,她还把丝袜脱掉,到后来由于不孕,她就在床上穿着丝袜做爱,来刺激他的丈夫多玩她,好在她的体内多射精。现在她的被虐情结也被开发出来了,女人真是不可思议,她们的身体一旦被开发出来,就再也控制不住了,这不静怡现在就要求陆明捆绑玩弄自己,而且还要他用丝袜堵住自己的嘴。静怡反绑着双手,嘴里塞着丝袜,她睁大了眼睛看着陆明,一下又一下的抽动着阴茎,玩弄自己的身体,就是玩的时间短些,要是能玩十几二十分钟就好了,可是毕竟他还只是个孩子,他还没有这方面的经验,这可是她这个做老师的责任呀,她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不能搂抱着陆明的身体,她只好把两条丝袜腿盘在陆明的腰间,让陆明的阴茎更深入地插进她的体内。陆明的双手抚摸着她的黑色长筒丝袜,腰部加紧了扭动,年轻的阴茎在静怡的体内快速地抽插着,陆明把静怡嘴里的丝袜拿出来,他吻在静怡的嘴上,一边和静怡做爱一边和她接吻,静怡也是热烈地回吻着陆明,同时她的两条丝袜腿夹紧了陆明的身体。在静怡的眼神鼓励下,身体热烈地回应下,陆明快速地抽插着阴茎,使劲地撞击着静怡的身体。随着陆明的顶动,静怡也渐渐达到了高潮,她在陆明的身下小声地呻吟起来,她来回扭动着被绑的身体,陆明看着静怡楚楚动人的样子,不由得兴奋起来,他的双手抓住了静怡的乳房揉搓着,他的腰部加紧了抽动,大力地撞击着静怡的身体,随着他的每一次撞击,静怡也感受到了陆明的力量,随着陆明动作的加快,静怡的呻吟声也不断提高,陆明吻在静怡的嘴上,快速地抽动着阴茎,静怡的丝袜腿也紧紧地夹住了陆明的身体,在玩了有十几分钟后,陆明再次在静怡的体内射精了。经过了四次射精,陆明也累得瘫倒在静怡的身边,他双手抱着反绑的静怡,’老师,哦,不对,姐姐你真是她太可爱了。‘’喜欢吗?‘’喜欢,非常喜欢。姐姐你不知道,从很早以前我就喜欢上你了。‘’是吗?那你给姐就说说看。哦,对了,你先给姐姐松绑吧,姐姐的手臂都麻了。‘陆明一边给静怡松绑一边说,’那是姐姐第一次给我们班代课,你身穿蓝色的制服,肉色的丝袜黑皮鞋,留着荷叶短发戴着眼镜,当时我和班里的几个男同学都看呆了,我们还以为是高年级的学姐来了呢?‘静怡舒展着被捆绑的双臂,陆明也用双手帮着她按摩,’姐姐当时好看还是现在好看?‘’我觉得都一样,不管姐姐什么时候我都喜欢。可就是和那个家伙在一起的时候我不喜欢,我说的都是心里话。姐姐,我要保护你,不让你受那个家伙的欺负。‘’好弟弟,姐姐没有看错你,有了你在姐姐就有了信心。‘打这起师生二人就住在了一起,白天静怡忙工作,陆明和同学朋友打球玩耍,旁晚陆明接着静怡一起回家,晚上两个人同床共枕。一晃二十几天过去了,说来也怪自从静怡和陆明好上了以后,她的那个丈夫就再也没有来过,后来静怡的同事悄悄地告述她,她的那个丈夫因为勾引有夫之妇,被人家打断了双腿。静怡听到了这件事之后,她晚上和陆明说起此事,两个人都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他俩为此还喝了红酒庆祝一番,当然更好的庆祝是在床上进行的。由于晚饭的时候喝了点红酒,陆明的脸红彤彤的,静怡也是满脸红扑扑的,更像是粉面桃花,两个人洗过澡之后,就开始了他们之间游戏。静怡赤裸着身子,腿上只有一双肉色长筒丝袜,她双手反剪在身后,陆明手里拿着袜绳,正仔细地捆绑她,陆明先是紧紧地反绑静怡的双手,他在静怡的手腕上十字交叉地捆绑着袜绳,紧紧地打了两个结之后,再把长长的袜绳从腋下穿过,捆绑静怡的胸部,把静怡的两个圆鼓鼓的乳房,捆绑的更加突出了,陆明一边捆绑静怡的身体,静怡还一边指点陆明应该怎么绑。这都是两个人为了增添情趣,从电脑上学了日本和国内的捆绑方式,陆明现在的缚乳术,就是学习日本的手法。由于静怡喜欢被绑着做爱,每天陆明都要把静怡捆绑起来,即便是静怡不方便的那几天,陆明看着电脑里的视频,用不同的手法变着花样的捆绑静怡,静怡也是一边被捆绑着,一边指点陆明该怎样绑她。等陆明把她捆绑好之后,静怡就故意抖动着胸前一对被绑起来的乳房引诱着陆明,陆明也是每次都抓住静怡的乳房一边揉搓,一边抽动着阴茎玩弄静怡的身体,反绑着双手的静怡,一边发出轻声的呻吟,一边扭动被绑的身体,好让路明的阴茎更深得插入自己的体内,陆明看着静怡娇滴滴的样子,更加疯狂地顶动起来,他那强有力的阴茎,在静怡的体内快速地抽插着,仿佛要把静怡的身体刺穿一样,奸得静怡不由得大声呻吟起来,陆明连忙拿过一双连裤袜,他把一只丝袜塞在了静怡的嘴里,把另一丝袜咬在了自己的嘴里,他双手揉搓着静怡的乳房,下身一挺一挺的使劲奸淫着静怡的身体,七八分钟过去了,十几分钟过去了,大约快二十分钟了,陆明才发出了一声闷哼他射精了。

  陆明现在的表现是越来越好了,由刚开始的三五分钟,到现在的二十来分钟,被反绑着双手的静怡满意的露出了微笑,陆明拿出静怡嘴里的丝袜,他把丝袜套在他的阴茎,把套着丝袜的阴茎放在静怡反绑着的手里,静怡也识趣地用反绑着的手,撸动着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陆明从静怡的身后探出头去和她接吻,’好姐姐,你幸福吗?‘’是的,弟弟你让姐姐越来越幸福。‘’姐姐,你的手麻了吗?要不要给你解开。‘’不用了,姐姐现在能让你绑着玩三四次了。只要你好好地表现,姐姐就很舒服了。‘’姐姐你快给我撸几下,撸硬了我就再给姐姐插进去。‘静怡用反绑着的手撸动着陆明的套袜阴茎,不一会陆明的阴茎就又勃起了,他拿掉了上面的丝袜,把勃起的阴茎再次插入了静怡的阴部,静怡也把两条丝袜腿,盘在了陆明的腰间,陆明俯下身子一边和静怡接吻,一边抽动着阴茎玩弄着静怡的身体,两个人的配合是如此的巧妙,就像是多年的夫妻一样。两个人尽情享受着美好时光,因为开学的临近,使他们俩人的做爱程度达到了疯狂。每天的清晨起来,陆明就缠着静怡要求做爱,静怡不想陆明为此分散精力,她就以高考为名拒绝他,可是到了夜晚静怡就不好再拒绝了,她就由着陆明对自己捆绑玩弄,可是陆明正处在青春期,他的精力非常旺盛,他每次捆绑静怡后,都要奸她三四次,有几回陆明把捆绑起来的静怡奸了五次,静怡都被他玩得受不了了,静怡只好让陆明玩她的丝袜脚,她发现陆明对她的丝袜脚也非常感兴趣,就像她以前的那个男人一样,陆明对静怡的丝袜也是非常的喜爱,每当他抚摸着静怡的丝袜,他的阴茎就会随即勃起,在白天静怡不让他玩的时候,他就会拿着静怡的丝袜套在阴茎上手淫,有时撸着撸着他就在静怡的丝袜里射精,在静怡不方便的那几天,陆明也是把静怡捆绑起来玩弄她的丝袜脚,他把静怡的丝袜脚用丝袜捆起来,再把他的阴茎夹在两只丝袜脚之间,他双手握紧静怡的丝袜脚,他那坚硬的阴茎,在她的两只丝袜脚之间来回地抽动着,由于丝袜和阴茎的摩擦,陆明在撸动阴茎的时候会发出’沙,沙‘的声音,陆明还偶尔会用勃起的阴茎顶住静怡的乳房,用他坚硬的阴茎拨弄静怡的乳头,被反绑着双手口塞丝袜的静怡,竟也默许他这样做,静怡认为这是陆明年轻的权力。

  一个多月的假期结束了,一切又重新回到了正轨,为此静怡和陆明也长谈了一次,她和陆明约定每个月只作爱一次,这还是陆明的学习有所提高的回报,为此陆明也是每科都认真地听讲,把自己学习成绩稳步地提高。静怡也是承诺了约定,每到了约会的时间她就会把自己打扮的漂漂亮亮,粉色的内衣乳白色的丝袜,长长的袜绳和几双各色的丝袜放在床上,这是用来捆绑她的,准备好了一切她就在床上静静等待着陆明,当陆明进了卧室静怡的心就激动不已,她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刚刚偷吃过禁果一样无法自拔,陆明刚是脱衣的时候,静怡就不自主地反剪双臂,等着陆明将她五花大绑起来,还是老样子陆明用袜绳紧紧捆绑着静怡的双手,再把长长的袜绳穿过静怡的腋下,十字交叉的捆绑住静怡的乳房,使得静怡一对丰满的乳房更加突出了,她那一对葡萄珠般的乳头傲然挺立着,把静怡捆绑好之后,陆明扛起了静怡的两条丝袜腿,把他坚硬的阴茎,插进了静怡的体内顶动起来,静怡只是反绑着双手静静的躺在床上,她默默地看着陆明任凭她对自己的玩弄,一个月来她也无数次的想过陆明,可是她得坚守约定,要不然陆明的学习就完全跟不上了,她对自己感到满意,用自己的身体做诱饵无疑这一招很成功。她看着陆明一抽一插的玩弄着自己身体,她很高兴也很兴奋,是得犒劳犒劳他了,同时也让自己满足满足,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呻吟起来,同时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好让陆明的阴茎更深地插入她的体内。陆明扛着静怡的两条丝袜腿,双手抓住静怡丰满的乳房揉搓着,他的腰部一挺一挺的抽送着阴茎,仿佛要刺穿静怡的身体似的,静怡也是在陆明的身下,一边扭动着被绑的身体,一边’啊,噢,噢‘的呻吟着,陆明被刺激得浑身发热,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他快速地在静怡的体内抽动着阴茎,一声闷哼之后他趴伏在静怡的身上,他在静怡的体内射精了。

  ’舒服吗?‘’好舒服‘’喜欢吗?‘’喜欢‘静怡任凭陆明压在她的身上,’想姐姐了吧?‘’嗯‘’我也很想你。‘’我的表现不错吧?‘’还行,不过还得努力呀。‘’我是指这个。‘’我的话都包括。‘’好啊,姐姐作弄我,看我不惩罚你。‘’要惩罚我?那就来吧,你可得好好罚呦。‘静怡一面和陆明开着玩笑,一名挑逗着陆明。陆明起身把已经勃起了的阴茎,对准静怡的阴部又插了进去,这次他抱起静怡的一只丝袜腿,他是一边奸着静怡的身体,一边对着静怡的白丝袜腿又亲又舔,弄得静怡腿上痒痒的,静怡强忍着不敢再呻吟,她怕刺激得陆明再次射精,好不容易才约会一次,她还想多玩一会呢。静怡扭动着被绑的身体,迎合着陆明的动作,好让陆明玩得更舒服些。陆明强有力地撞击着静怡被绑起来的身体,他的双手揉搓着静怡的乳房,静怡被他玩得眼镜从鼻梁上滑落下来,陆明把眼镜给静怡从新戴好,在陆明的眼里这是一个多么温柔的少妇呀,她是那么的迷人、可爱,而他是多么的幸运呀,能够得到她的爱,他愿意为了她付出一切,哪怕是生命也在所不惜。陆明抱着静怡的丝袜腿,使劲地玩着她的身体,十几分钟后陆明加快了抽动,静怡知道他又要射精了,而她自己也快达到了高潮,随着陆明的腰部剧烈的抽动,陆明再次在静怡的体内射精了。陆明累得躺倒在了静怡的身旁,随手给静怡解开了绑手袜绳,静怡也活动着被绑麻了的双手,陆明也轻轻帮她按摩着双臂。’姐姐,绑疼了吧?‘’没有,就是有些麻了。不过,姐姐觉得很舒服。

  ‘陆明起身抱着静怡吻了起来,静怡也热烈地回吻着陆明,’好弟弟,有了你姐姐就再也不空虚了。‘’姐姐,你就放心吧,有我保护你,不论是谁都不能再欺负你,我就是拼了性命也要保护你。‘’我的好弟弟。‘静怡把身子紧紧倚靠在陆明的胸膛上,陆明也紧紧抱着静怡柔软的身子,他的阴茎在静怡的丝袜腿上磨蹭着,静怡把手伸进了丝袜里,撑起丝袜抓住陆明的阴茎撸动起来,陆明的阴茎被静怡用丝袜撸得勃起了,’姐姐,我要进行第二次行动了。‘’好弟弟,你就给姐姐来了痛快吧。‘陆明拿起了袜绳将静怡五花大绑起来,原来他二人早已商量好,第一次由陆明用日式缚乳法捆奸静怡,第二次就用中式的五花大绑来捆绑静怡。陆明把袜绳搭在静怡的双肩上,袜绳顺着静怡的胳膊缠绕着,静怡的两只小臂反剪着重叠在一起,陆明用袜绳把静怡的两只小臂,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并打了两道十字结,并把剩余的袜绳在静怡的颈后穿过,再反绑在静怡的双手上,把静怡的双手绑成了交叉的十字,陆明再把袜绳在静怡的乳房上下各绑了两道,陆明把捆绑好的静怡抱在镜子前,’姐姐,我绑得好看吗?‘’嗯,很漂亮,弟弟把我绑得越来越好看了,‘陆明又把静怡抱到床上,他挺着勃起的阴茎,对准静怡的阴部’扑哧‘奸了进去,当陆明的阴茎刚一进入静怡的身体时,静怡轻轻地叫了一声。陆明双手抓着静怡的乳房揉搓着,他的阴茎在静怡的体内来回地抽插着,静怡也加紧了自己的身体,狭窄的阴道也裹紧了陆明的阴茎,两个人谁都没有讲话,集中精力的做爱。陆明快速地抽插着阴茎,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静怡的身体,由于陆明玩得速度比较快,静怡的身体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她不由自主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嘴里发出了轻轻的呻吟声,陆明一边抓着静怡的乳房,一边奸玩着静怡的身体,他看着反绑起来的静怡,杏眼迷离一副娇滴滴的样子,在他的身下不停地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着他的动作,樱桃般的小嘴里发出了’嗯,啊。‘的呻吟声,这时的静怡越发地迷人了,陆明被刺激得加快了抽送速度,他那强有力的阴茎撞击着静怡的身体,一百八十三、一百八十四、静怡在心中默数着,陆明现在是越来越会玩了,玩得时间也是越来越长了,这让静怡感到很满足,静怡微闭着杏眼惬意的遐想着,忽然陆明抱紧了她的身体,陆明的阴茎也更加快速地在她的体内抽动着,静怡知道陆明快要射精了,她忙把两条丝袜腿紧紧地盘在陆明的腰间,静怡的阴部也紧紧地裹住了陆明的阴茎,陆明又抽动了数十下阴茎,就在静怡的体内射精了。浓浓的精液灌满了静怡的阴道,这时陆明也累得躺倒在了静怡的身边,静怡也把两条丝袜腿放平在床上,她任由着精液从她的体内流出来,有些精液流到了她的丝袜腿上。陆明把反绑着的静怡搂在了怀里,他用嘴含住静怡的乳头吸允着,静怡只是用爱抚的眼光看着陆明,陆明的双手在静怡的丝袜腿上,来回的抚摸着。静怡让陆明躺下,她用两只丝袜脚夹住了陆明的阴茎,一上一下地撸动着给他做着脚交,不一会陆明的阴茎再次地勃起了,陆明一翻身起来,他把静怡的一只肉色丝袜套在了阴茎上,再在上面带上了安全套,他把反绑着的静怡按在了床上,陆明骑在静怡的屁股上,挺着套了丝袜的大阴茎,从静怡的身后插了进去。静怡反绑着双手,努力地翘着屁股,好让陆明插得更深入一些,陆明快速地抽插着套袜的阴茎,大力地撞击着静怡的身体,静怡被陆明奸得大声呻吟着,陆明玩得有些累了,他抱起反绑的静怡,让静怡坐在他的身上,静怡反绑着双手骑在陆明的身上,一上一下的做着活塞运动,静怡胸前被捆绑的一对乳房,也随着她的动作上下摇摆着,陆明则抓住静怡的丝袜脚,轻轻地啃咬她的脚趾。静怡被刺激得大声呻吟着,淫水从她内的体狂泻不止。陆明再次起身把静怡推倒在床上,他挺着套着丝袜的阴茎,从正面插进静怡的体内奸淫起来。由于静怡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不能搂抱陆明,她就用她的两条丝袜腿,紧紧地盘在陆明的腰间,好让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在她的体内插得更深,玩得更痛快。静怡还刻意扭动着被绑的身体,抖动着被捆绑起来的一对乳房,嘴里也有节奏地呻吟着。

  陆明快速地抽插着套袜的阴茎,他的双手揉搓着静怡的乳房,他低下头吻在静怡的嘴上,两个人的舌头搅在了一起。不知不觉四十分钟过去了,两个人几乎同时达到了高潮,陆明更加快速地抽动着套袜的阴茎,突然一股热流从静怡的体内流出,陆明也大叫了一声,他快速地抽出了阴茎,当他还没来得及取下安全套,他那勃起的阴茎跳动了几下,就卜卜地射精了,浓浓的精液全都射在了静怡的丝袜里。高考的日子临近了,在随后的日子里,静怡和陆明都控制着各自的感情,为了让陆明集中精力复习,静怡宣布在高考前不再和陆明做爱了,但是在陆明的强烈要求下,静怡给了陆明几双她穿过的丝袜,并答应陆明随时给他换洗他玩过的丝袜,每周都来到静怡的家里复习,静怡就把他玩过的丝袜拿出来清洗,等到陆明走的时候,她再把她的干净丝袜放在他的包里。

  一个多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一年一度的高考也随之结束了。陆明在考试后就回家了,原因是他的母亲病了。静怡只得静静地等待,她等着陆明的成绩、等着陆明的人。十天后终于发榜了,陆明的成绩出来了,他可以在他父母所在地就读了,静怡看着陆明的成绩,又是欢喜又是伤感,为此她很是纠结,她的情绪也低落了很多。这一天她来到了父母家吃饭,两位老人见她的脸色很差,就问她是不是病了,静怡没有回答只是轻轻地摇着头,父母给她做了很多好吃的,可是她怎么也吃不下去,就在这时她的手机响了起来,静怡看到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是她自己家时她开心地笑了。静怡好歹吃了几口饭急匆匆地回到了家里,踏进了家门屋里黑漆漆的,“陆明,陆明,你在吗?”静怡急切地叫着他的名字,静怡打开了客厅的灯,这时卧室里传来了声响,静怡连忙脱掉了高跟鞋,放下了手提包来到了卧室,她刚一进门还没等她开灯,她就被一个男人扭住了双手,紧接着那个男人就把她的双手紧紧地反绑了起来,静怡认为是陆明和她玩捆绑游戏,所以她并没有挣扎,而是顺从地任由他捆绑自己,“好弟弟你轻点,姐姐都被你捆疼了。”静怡感觉到那个男人在捆绑她的同时,他的阴茎也勃起了硬硬地顶在她的屁股上,静怡一边任凭男人捆绑她,一边用她翘起的臀部故意磨蹭他的阴茎。不一会静怡被捆绑好了,这时那个男人打开了卧室的灯。

  在明亮的灯光下一张丑恶的面孔,出现在了静怡的面前,“啊”静怡大吃了一惊,原来是她的前夫。“怎么样,没想到吧。你这个淫妇,我腿伤的这些日子里,你勾引你的学生和你玩师生恋,你以为我不知道呀。”“你这个恶魔快放开我。”“放开你,没门。等老子玩够了你再说吧。”说着他就把静怡的衣服全部脱掉,用静怡的丝袜堵住了静怡的嘴,他挺起了坚硬的阴茎,对准静怡的阴部插了进去,静怡在被他奸污的一霎那,留下了屈辱的泪水。这个恶魔使劲地奸淫着静怡的身体,他还不停地玩弄静怡的乳房,他又是揪又是咬静怡的乳头,他把静怡的乳房弄得是伤痕累累,在玩了有三四十分之后,他在静怡的体内射精了。浑浊的精液从静怡的体内缓缓地流出来,静怡双手被紧紧地反绑在身后,嘴里塞着她自己的丝袜,她只能被这个恶魔奸污着。在歇了一会之后,静怡的前夫再次用静怡的丝袜脚,夹住了他疲软的阴茎轻轻地撸动着,“怎么样小宝贝是不是想我了?”静怡厌恶地要抽回自己的丝袜脚,恶魔紧紧抱着她的丝袜脚,“好你个小骚货,你就这样地讨厌我,看我怎么样弄你。”这个恶魔一边说着一边用静怡的丝袜脚快速地撸着他的阴茎,不一会他的阴茎在静怡丝袜脚的撸动下再次勃起了,这一次他在他的阴茎上套了一双静怡的肉色丝袜,他又在丝袜外面套了安全套,就这样他把套着丝袜的阴茎再次插进了静怡的体内奸淫起来,双手反绑口塞丝袜的静怡,只得任由他的奸污玩弄,她只能最大限度地扭动被捆绑的身体,不让他奸污自己。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静怡的前夫使劲地奸淫着静怡的身体,他套着丝袜的阴茎在静怡的体内快速地抽插着,又玩了有三十来分钟,静怡的前夫再次射精了。

  他还没有来得及从静怡的体内抽出阴茎就射了,精液全都射在了静怡的丝袜里。“老子太爽了,你这个小骚货就是好玩,等一会老子休息一下再玩你。”说着他就搂着反绑的静怡呼呼大睡起来。屈辱的泪水在静怡的脸上流淌着,她努力地挣扎着,可是双手被反绑在身后一点自由都没有,她自己的丝袜紧紧堵住了她的嘴,静怡只得是拼命地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她这样又把她的前夫激怒了,“好你个小骚货,老子想睡会你不让,看老子怎么收拾你。”他起身再次用静怡的丝袜脚夹住他的阴茎撸动起来,静怡蜷缩着双腿想收回自己的丝袜脚,但是她的前夫紧紧地抓住她的丝袜脚,用她的丝袜脚来回摩擦着他的阴茎,不一会他的阴茎再次勃起了,这次他又在他的阴茎上套了静怡的一双肉色短丝袜,而且他用水把套在阴茎上的丝袜弄湿,同时他用三根手指捅进静怡的阴道,快速地抽插着,使得静怡体内流出了大量的蜜液,然后他顺势将套着丝袜的阴茎,慢慢地插进了静怡的阴道玩弄起来,肉色丝袜的袜面与静怡阴道内壁强烈地摩擦着,刺激得静怡高潮是一个接着一个,同时她的体内流出了大量的蜜液,她的前夫更加低使劲操弄着静怡的身体,他快速地抽插着套着丝袜的阴茎,他的腰部加紧了扭动,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静怡的身体。就在他玩得兴高采烈的时候,房门突然被撞开了,陆明闯了进来,他立刻就扑了上去,把那个恶魔从静怡的身体上揪下来,接着两个人就厮打在一起,陆明毕竟是个大孩子,他还不是静怡前夫的对手,陆明被静怡的前夫按在身下痛打着,静怡被反绑在一旁也帮不了忙,正在这紧要关头警察赶到了,他们一看这情况就把静怡的前夫抓了起来。原来是陆明回来时正碰见静怡的前夫,捆绑奸淫静怡,陆明先是打了报警电话,再闯进屋内救人,幸亏警察及时地赶到了,这才化解了一场危难,静怡的前夫也被关进了监狱。陆明陪着静怡从警局回到了住所,静怡的神情非常的沮丧,当着自己心爱的人的面被别的男人奸污,而且还被那个恶魔套着丝袜奸污,使得静怡的精神一度地崩溃了,陆明也十分理解静怡的心情,他不断地安慰着静怡,可是静怡始终觉得对不起陆明,“姐姐你不要难过了,其实是我不好,要是我早到一天,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

  ”陆明把静怡紧紧搂在了怀里,“都是我不好,我没能保住清白,是我对不起你。”静怡伏在陆明的怀里大哭起来,“好姐姐,这怎么能怪你那,要怪就怪我吧,都是我没有能力保护你,可是现在不一样了,我回来了我就在你的身边,今后我就是拼了性命也要保护你,我不会让任何一个男人碰你,姐姐你相信我吧。”静怡在陆明的怀里说道“好弟弟,姐姐相信你。姐姐要求你现在就把姐姐绑起来,套上丝袜狠狠地奸污我。”路明知道静怡内心的苦闷,她是想陆明也把她绑着玩一遍,这样她的心里会好受些。陆明二话不说拿出了她俩做爱的袜绳,陆明紧紧地把静怡反绑起来,静怡也十分配合地扭动着身体,任凭着陆明对她的捆绑,陆明把静怡的双手交叉反绑在背后,再用袜绳捆住静怡的胸部,使得静怡的一对乳房突了出来,他把静怡捆绑好之后,就在自己的阴茎上套了一双静怡的丝袜,他又在套着丝袜的阴茎上套了安全套,随后他就把套着丝袜的阴茎插进了静怡的阴道奸了起来。陆明把静怡的两条丝袜腿扛在肩上,挺着坚硬的套袜阴茎,在静怡的体内顶动起来,他大力地抽插着套着丝袜的阴茎,他还把静怡的两条丝袜腿,交叉地摈拢在一起,陆明一边使劲操着静怡的身体,一边亲吻着她的丝袜腿,玩了十来分钟后,陆明躺倒在床上,他让反绑着的静怡骑跨在他的身上,静怡也是识趣地骑在陆明的身上,她一上一下做着活塞运动,一边摇动着一头秀发,嘴里发出轻轻的呻吟声,“哦,噢、、、、、、”由于静怡是被反绑着双手骑在陆明身上做爱,陆明的双手就扶在静怡的腰间防止静怡摔倒,他还腾出一只手来,揉搓静怡的乳房。

  又是十来分钟过去了,静怡有些累了,她反绑着双手趴伏在陆明的身上,陆明抱着反绑的静怡起来,两个人交换了一下位置,还是由陆明压在静怡的身上继续奸淫她,陆明大力地抽插着套袜的阴茎,套着丝袜的阴茎在静怡的体内快速地抽插着,静怡被陆明奸得大声呻吟着,陆明俯下身子吻在了静怡的嘴上,他的腰部加紧了扭动,套着丝袜的阴茎更加快速地抽动着,静怡被陆明玩得有些受不了了,她使劲扭动着被绑的身体,静怡的体内流出了大量的蜜液,来迎合陆明对她的奸淫,陆明也达到了高潮,他使劲在静怡的体内抽动了数十下之后,他还没有来得及从静怡的体内抽出套着丝袜的阴茎就大叫一声射精了,浓浓的精液全都射在了静怡的丝袜里。陆明把静怡搂在了怀里要给她松绑,“请你就这样绑着我好了,我喜欢这样被绑着,再说一会姐姐还要弟弟爱我呢。”“姐姐我爱你,你嫁给我吧,这样我们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好弟弟,姐姐明白你的心,可我不能嫁给你。”陆明一翻身坐了起来,“为什么?”他也把静怡扶了起来急切地问道。“好弟弟你不要急,你才二十来岁,你的前途无量,有的是好姑娘追求你。再说姐姐大你十几岁,而且又结过婚,还被坏蛋强奸过许多次。”静怡还要说下去,但是被陆明打断了。“姐姐你比我大十几岁怎么了,我就是爱你。你被坏人强奸过,我也不嫌弃你。我就知道你对我好,我爱你。这次回家我和父母谈过了,我把你帮助我学习和生活的事情都说了,我的父母都是老实人,他们让我自己做主,是回家还是留在你的身边,现在我回来了,我已经做出了我自己的选择。好姐姐你就答应吧。”陆明说着把静怡紧紧地搂在了怀里,静怡也是感动地留下了泪水,“好姐姐,你就答应我吧。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我发誓。”

  陆明抱着反绑着双手的静怡,期盼地看着她。“好弟弟,谢谢你。姐姐答应你了。”“真的吗?好姐姐,你答应我了。”陆明双手捧起静怡的脸亲吻着她,“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要满足我。”“什么?”“就是你现在套上我的肉色短袜,直接插进来玩我。”“好的。”陆明从自己的阴茎上,拿下刚才射过精的丝袜,他把阴茎在静怡的丝袜脚上摩擦着,静怡反绑着双手,十分配合地用她的丝袜脚,夹住了陆明的阴茎撸动起来,陆明玩了一会阴茎就勃起了,他拿过静怡的肉色短袜,套在了勃起的阴茎上。静怡的肉色短袜长短正好和陆明勃起的阴茎相仿,陆明挺套袜的阴茎对着静怡的阴部就奸了进去,可是套着丝袜的阴茎怎么也插不进去,陆明试着捅了几次都不行,“好弟弟,你先摸摸我的阴蒂,刺激它多留出一些水来就好玩了,那个坏蛋就是这么玩我的。”陆明听从了静怡的话,他分开了静怡的两条丝袜腿,用手拨开了静怡金黄色的阴毛,轻轻地打开了静怡的两片阴唇,一颗粉嫩的小豆豆呈现在陆明的眼前,陆明伸出了舌头轻轻地舔了小豆豆一下,“噢”静怡头向后仰,身子颤了一下,陆明又舔了一下,“嗯”静怡又抖动了一下身子,陆明看到静怡如此地刺激,就大口大口地舔了起来,他还把小豆豆吸在嘴里,这样一来静怡被刺激地,来回扭动被绑的身体大声呻吟起来,她体内的蜜液大量地流了出来,“好弟弟你别舔了,快给姐姐插进来吧。”陆明再次挺起套着肉色短袜的阴茎,对准静怡的阴部插了进去,由于有静怡的蜜液当润滑剂,这次陆明的套袜阴茎顺利地插进了静怡的阴部,阴茎套袜摩擦很大,粗糙的天鹅绒袜面和阴道内壁摩擦,发出了’沙,沙‘的声音,静怡被陆明玩得兴奋极了,她大声地呻吟着淫叫着,“好弟弟,你的阴茎套袜又粗又大,姐姐快要被你玩死了,啊,啊,它又进来了。”静怡的淫叫也大大地刺激了陆明,再加上阴茎上套着静怡的丝袜,玩起来摩擦力非常地大,所以陆明抽插了几分钟就要射精了,他强忍着刺激又在静怡的体内抽插了数十下,这时静怡也是快要高潮了,她拼命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她的阴道内壁紧紧地裹住了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丝袜和阴道的摩擦力增大了,刺激的陆明都来不及抽出套袜的阴茎,就大叫一声射精了,他再次把精液射在了静怡的丝袜里,陆明趴伏在静怡的身上一动也不动,反绑着的静怡也一动也不动,她任凭陆明的精液透过她的丝袜流进了她的体内。过了好一会陆明从静怡的身上下来,“姐姐你还好吧,感觉怎么样。”“嗯,很刺激。”“真是很刺激,我玩的太舒服了。姐姐那里没事吧?”“还好,就是有一点点疼。”“可能是丝袜的袜面太粗糙了吧。”“不对,是弟弟的弟弟套着丝袜太粗了。”“噢,好呀,这说明弟弟它长大了。”“好弟弟,你给姐姐松绑吧,姐姐有些累了。”陆明赶忙给静怡松绑。静怡活动着被绑麻了的手臂,陆明也给她做着按摩,“姐姐,你觉得我现在的表现怎么样?”“已经很棒了,但是还要努力呦。”“姐姐,你觉得那种姿势你玩得最痛快?”“我喜欢你五花大绑地捆绑我,从我的身后玩弄我,这样不光是我玩得痛快,我觉得你也特别地尽兴。”

  “姐姐让你说对了,我觉得从你的身后奸玩你是最舒服的了,我可以紧紧地抓住捆绑你双手的丝袜,使劲地奸淫你的身体。再加上你反绑着双手,扭回头看我如何地奸你,你的嘴里还发住了淫荡的叫声,刺激得我更加快速地奸淫你的身体。”“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姐姐喜欢你套着丝袜玩弄我,你的阴茎套袜又粗又大,它在玩弄姐姐的身体时,会把姐姐的小穴塞得满满的,这样玩起来姐姐会感到特别地舒服。”“哦,对呀,我套着丝袜插进去的时候,你的体液流的特别多,还有套袜的阴茎被你的蜜穴包裹得非常紧,我玩着很舒服。姐姐说着说着,我的弟弟它又想要了。”静怡用手抚摸着陆明的阴茎,“真是好弟弟它真可爱呀。”“姐姐,你是在说我吗?”“两个都可爱。”“姐姐,你怎么样了,让我也摸摸。”陆明说着把手伸进了静怡的阴部,“哇,好多水耶,姐姐,你都湿透了,你是不是也想我了。”“那你还等什么?”“好嘞”陆明起身用刚才捆绑静怡的袜绳,再次将静怡五花大绑起来,静怡的双手又被反绑到身后,陆明用剩下的袜绳,仔细捆绑着静怡的胸部,他在静怡的乳房间交叉地捆绑着袜绳,不一会静怡的乳房就被陆明捆绑得突了出来,两只圆鼓鼓的小乳房,都被捆绑的翘起来了,两颗粉红色的小乳头也挺立着。静怡一动不动地任凭陆明捆绑她的身体,她还不时地从镜子里打量着自己被捆绑起来的样子。陆明把静怡绑好之后,脱下静怡穿的肉色丝袜,他给静怡换上一双灰色丝袜,陆明把静怡的肉色丝袜套在自己的阴茎上,他和静怡颠倒了位置。他伏在静怡的两腿之间舔着静怡的阴蒂,同时他把套着丝袜的阴茎伸进静怡的嘴里,让静怡吸允他套着丝袜的龟头。静怡一边舔着陆明套袜的龟头,一边想这个家伙越来越会玩了,她张开了小嘴,把陆明的套袜龟头含在了嘴里,用她灵巧的舌头舔弄着套着丝袜的龟头,陆明也是用手拨开静怡的阴唇,用舌头舔吸着她的阴蒂,静怡一边含着套袜的龟头,一边含糊不清地发出呻吟声,陆明大口大口地舔着静怡的阴唇和阴蒂,很快静怡的阴部淫水直冒,都喷到了陆明的脸上。“好弟弟,你别再舔了,姐姐受不了了,快用你套着丝袜的大阴茎,给姐姐插进来,给姐姐来个痛快。”陆明听了静怡的话,他转过身来,挺着坚硬无比的套袜阴茎,对准静怡的阴部插了进去。套着丝袜的大龟头,在刚进入静怡的阴道时摩擦非常大,陆明就把套袜的龟头,在静怡的阴道口磨蹭,使静怡流出了大量淫水,把陆明套在阴茎上的丝袜弄湿了,当陆明再次挺着套袜的阴茎插入静怡的体内,这次就好多了,陆明套着丝袜的大阴茎顺利地插进了静怡的体内,随后他就使劲地抽动起来。静怡在陆明的身下扭动着被绑的身体,积极迎合着陆明对她的奸淫,静怡她微闭着双眼,嘴里轻声低呻吟着,摇动着被捆绑起来的一对乳房,享受着幸福的时刻。陆明快速地抽插着套袜的阴茎,由于静怡的蜜液大量地流出,套着丝袜的大阴茎在静怡的体内,玩得更加地滑快了,陆明扛起静怡的一条丝袜腿,他一手抚摸同时亲吻,同时大力抽插着套袜的阴茎。静怡被陆明玩得有些受不了了,她奋力扭动着被绑的身体,嘴里也大声地淫叫起来,陆明怕被别人听到,就用他刚刚才射过精的肉色短丝袜,塞在了静怡的嘴里,静怡不满地抗议着,但还是被她自己的带有精液的丝袜塞住了嘴。陆明看着双手反绑口塞丝袜的静怡,更加大力抽插着套袜的阴茎,同时双手揉搓静怡被捆绑起来的乳号,捻拧她的乳头。静怡双手被反绑着,嘴里塞着带有精液的丝袜,她动也动不了叫也叫不出,只得扭动被绑的身体迎合陆明对她的玩弄。二十分钟过去了,陆明玩得实在是太爽了,他强忍着没有射精,他从静怡的体内拔出了套着丝袜的阴茎,他知道静怡有些累了,再有就是静怡被他套着丝袜奸,她的阴部会有些痛,他不想让她太辛苦,所以就从静怡的体内抽出了套袜的阴茎,他用静怡的两条丝袜脚,夹住了他套袜的阴茎撸动起来。静怡刚才也是差点就受不了了,陆明的阴茎套着丝袜又粗又大,不戴安全套直接玩她的阴道摩擦的太厉害了,好在陆明及时地抽出了套袜的阴茎,来玩她的丝袜脚了,静怡用她的丝袜小脚,紧紧地夹住了陆明的套袜阴茎,一上一下地撸动着给他做着脚交,陆明抓紧了静怡的丝袜脚,快速地撸动着套袜的阴茎,不一会陆明大吼一声再次射精了,浓浓的精液透过阴茎上套着的丝袜,流到了静怡的丝袜脚上。陆明拿出了静怡堵嘴的丝袜,“姐姐,玩得舒服吗?”“很好,弟弟你越来越会玩了。”“可惜套着丝袜玩你,时间长了怕你受不了,要不我还可以再玩一会的。”

  “你套着丝袜玩我,我的身体是有点痛,不过以后玩得次数多了就会没事了,姐姐喜欢你套着丝袜玩弄我,这样既刺激又舒服。”“那好吧,我以后就天天套着丝袜玩你,这样既满足了你也满足了我。姐姐,我说个秘密给你听,在你教我的第二个学期,我偷拿过你的一双肉色连裤袜。”静怡挣扎着要坐起来,陆明赶忙把还反绑着的静怡扶起来,“我想起来了,那天我们老师举行教职员工比赛,我参加的是踢毽子,所以我就脱下的肉色丝袜和高跟皮鞋,等比完赛回来一看,鞋子还在可我的丝袜不翼而飞了,为此我还挺纳闷的,原来是你这个小鬼在作怪。”陆明把反绑着的静怡搂在了怀里“姐姐没想到是我拿的吧,从姐姐来给我们上课的那天起,我就爱上了姐姐,当你每天穿着丝袜给我们上课时,我就感觉身体里有一股激情在燃烧。那天我没有按时完成作业,在我补写作业之后,我来到办公室交作业,看到你的桌子下面,黑色的高跟鞋里放着一双肉色连裤袜时,我的心狂跳不已。我俯下身来轻轻地拿出了丝袜,把它放在我的嘴边一边亲吻着,一边闻着带有你体香的丝袜,同时我的男性特征也表现出来了,小弟弟猛地翘了起来,我怕遇见你们老师回来,就赶忙带着你的丝袜溜走了。回到了宿舍,我也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才把它拿出来放到嘴边,闻一闻它诱人的香气,到后来我怕被别人发现,我就把它带回了我的老家,只有在放假的期间我才把它拿出来,每到了夜晚,我就把它一只放在嘴里轻轻地咬着,我用另一只套在手上套弄着小弟弟,我闭着眼睛心里默默地叫着你的名字,我多少次在你的丝袜上面射精,就仿佛是在你身体里射精一样。”陆明紧搂着反绑的静怡动情地说到,“好弟弟,你给姐姐松绑吧。”

  静怡说着扭了扭被反绑着的双手,陆明给静怡解开了绑手的丝袜,静怡活动着被绑麻了的手臂,“好弟弟,你躺下。”静怡示意让陆明躺下,陆明听话地躺倒在床上,静怡俯下了身子,她把陆明刚刚射过精的丝袜,从他的阴茎上拿下来,她用她的丝袜轻轻地擦拭着陆明的阴茎,把陆明阴茎上的精液擦干净,然后她就低下头把陆明的阴茎含在了嘴里吸允起来,这是她第一次为男人口交,从前她的恶魔丈夫就要求过为他口交,静怡都是坚决地回绝了,那个恶魔几次想强行口交,静怡就严肃地告诉他,只要他把阴茎放进她的嘴里,她就会毫不犹豫地把它咬下来,看着静怡的坚决态度,恶魔犹豫了他知道静怡说到做到,这就是为什么恶魔捆绑强奸静怡时,从来都没有强暴她的嘴的缘故。静怡的小手剥开了陆明阴茎的包皮,她小巧的舌头舔舐着陆明的冠状沟和马眼,她的双手还不停地套弄着陆明的阴茎,陆明躺倒在床上享受着快乐,他被静怡弄得是兴奋无比,“丝袜,丝袜。”静怡拿过了一条她的肉色连裤袜,她把一只丝袜递给了陆明,陆明忙把丝袜咬在了嘴里,静怡用另一只丝袜缠绕着陆明的阴茎,她又给陆明的阴茎套上了一双她的短丝袜,然后静怡就轻轻撸动着,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玩起来,陆明阴茎套着丝袜嘴里塞着丝袜,静怡的小手一上一下不停地撸动着他的阴茎,天鹅绒的丝袜袜面和坚硬的阴茎,摩擦起来发出了沙沙的声音。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被静怡撸得坚硬无比,静怡拿过了一个安全套,把它套在了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上,然后她用手扶着套袜的阴茎,对准她自己的阴道插了进去,静怡骑跨在陆明的身体上,她前后地摇动着身体,使陆明的套袜阴茎更深地进入她的体内,静怡又拿过一条连裤袜,把它套在了自己和陆明的头上,两个人的嘴吻在了一起,陆明的套袜阴茎也向上顶动着,更深地刺进了静怡的体内,两个人疯狂地性交着,二十多分钟过去了,陆明有些受不了了,“好姐姐,我快要忍不住了,我要射了。”“弟弟你等一下,你把精液射到姐姐的嘴里,我要吃你的精液。”静怡一边说着一边从陆明的身上下来,她刚刚把安全套摘下来陆明就射精了,浓浓的精液再次地射在了静怡的丝袜里,静怡俯下头一手撸着陆明套着丝袜的阴茎,一边舔着从丝袜里渗透出的精液。“噢,真是太爽了呀,姐姐,我快要幸福死了。”

    字节数:20034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