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妈妈助我升职
妈妈助我升职

四月二十九日那天傍晚,我妈妈跑到公司等我下班,那时已经五点半了吧?

  我因为还在客户那里,就在电话里跟她说可能要到七点半以后才能回来,叫她自己先逛逛,顺便认识一下我的同事。

  没想到我提前大约在六点半就回到公司,同事们都走光了,但是会客室里却看不到我妈妈。于是我就沿着每一个办公室找,结果走向经理室时,隐约听到有女孩子说话的声音,我悄悄的靠近去看,结果发现我妈妈被陈经理给搞上了。

  我从经理室百叶窗缝,看到妈妈仰躺在沙发椅上,衣服扣子己全被解开,胸罩翻起,经理的双手正玩摸着我妈妈柔嫩又有弹性的奶子,原本凹陷着乳头,埋没在红润的乳晕里,现却被经理低头用牙齿拉咬出来吸舔,慢慢使它勃硬,又把嘴唇压在我妈妈乳房上,仔细的舔舐每一个部位,左手还不停的抚弄着另一个乳房。

  随后又用另一只手掀起了我妈妈的裙子,将她的丝袜拉下到膝盖那里,再伸手揪着她的内裤底端,向旁边扯拉到阴唇跟大腿间的凹缝内,再握着他那涨红发紫的大阳具,把龟头对准抵住她的阴唇用力一挤,“噗哧”一下就插进我妈妈湿淋淋温软的小穴里。

  “啊!进来了!进来了!……你……涨得我……好厉害!”我妈妈一面呻吟一面哼道:“唔……好大……好硬……嗯……插得好深哟!”

  只见我妈妈瘫软在那里,任由经理的阴茎在她的阴道里勐烈抽插着,虽然隔着窗,竟然还都可以清楚的听到两人下体相互撞击的声音。

  “噢!噢!噢!”妈妈一下下如痴如醉的浪叫着,好像每一次都被经理抽干到花心,一脸死去活来的样子,她的屁股也配合着抽插的频率,上下不停的挺动着。

  随着经理加快插弄,只见他不但每一次把我妈妈的阴唇一起向外拉翻出来,那根通红的肉棒上还开始沾渗着点点水渍,终于,连成一道细小的水流,从我妈妈被弄的发红的小穴里,一路向着她的屁股缝流去,转眼间,淫水就把沙发椅垫沾湿了一大片。

  经理现在开始非常大力的抚摸搓揉着我妈妈的胸部,一条条红色的手印显现在她那白白嫩嫩的奶膀子上,粉红的乳头现在涨立着有如两颗小葡萄,随着整个身体被撞动,而在乳浪中上下波荡着,妈妈的表现跟平常判若二人,只听到她提高了音量更加放荡的叫着喊着:“噢!噢!……嗯……嗯……嗯……噢!……”

  我想此时此刻她可能己经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我的妈妈了。

  几分钟后,经理像是受到我妈妈高声淫叫起来的鼓励,终于把下体紧紧的顶住我妈妈,臀部后的肌肉开始抽搐着,就在我妈妈的身体里射出了,然后他马上抓住我妈妈的脚,把双腿并拢提高,只见我妈妈的阴道口还是有几道白白污浊的精液慢慢地流出……天啊!他竟然想让我妈妈怀孕?不然为何把我妈妈双脚提高,好让精液泡在子宫里的时间久一点?

  经理抬头望了望时钟--七点十分,好像心有不甘,却又无能为力的样子。

  于是他开始用嘴含咬着我妈妈的脚趾头,开始吸舔着她那柔若无骨的玉足。我老婆一向很注意她的脚,有着白嫩的脚背,粉红色的脚底板,一根根修剪整齐滑嫩的脚趾头,就算没有涂指甲油也会反射出有如珍珠般的光彩,我没注意到甚麽时候她的丝袜从膝盖被拉褪到地板。

  现在只看到经理疯狂的吸舔着她那微微发酸、却又不甚臭的一双小脚、脚趾缝,还不停的用手搓揉着我妈妈的脚趾头。

  玩了一阵子,经理要我妈妈帮他弄大那软趴趴的阴茎,看样子他还意犹未尽想要再搞一次我妈妈,说也奇怪,我妈妈竟然就乖乖的用那张小嘴帮他含吸起来了。

  她很努力,还不断的更换姿势帮着经理套弄吸舔着他的肉棒,像个第一次嚐到美味冰淇淋的小女孩似的,脸上沉醉发浪的神情,让谁看到都会想再搞她个几次。

  这种事情换作是任何男人,都一定会是暴跳如雷的,可是为什麽我会那麽平静的把经过写出来呢?

  我们公司是日本大商社的海外公司,职员可以一直升迁,运气好的话,还有机会被调到本社上班,一直到退休都待在日本,还有很多退休金可领呢!

  “不能起冲突!万一闹开,我跟经理一定都会被辞掉的。”我心里开始在想法子。

  于是我悄悄的站了起来(妈的!刚才连自己看得都涨起来了,只好蹲在地上看),弯着腰,搭电梯到楼下,我拨了个电话给妈妈的手机:“喂!妈妈呀?我已经回来啦!你直接到地下室的停车场找我好了。”

  没多久之后,妈妈笑嘻嘻的出现在我眼前,上了车就亲我一下,说道:“刚刚我跟你们经理聊天,他说公司准备要安排你明年去大坂任职耶!”

  (哼!没有错!我升迁的机会,就是在他手上。)“我早就知道啦!”(我把头撇到一边,一则是蛮气的,另一方面是我闻到她说话时,嘴巴里竟然有精液的味道。妈的!还亲我?陈经理的精液搞不好射在她的嘴里,现在也顺便……靠!想起来就要呕……)回家之后,我饭也没吃,头晕眼花的想了一夜没睡,直到早上才昏沉沉的想睡了,这时,我妈妈说:“Sam呀!今天不是你们公司中午在顶楼空中花园要办聚餐吗?你怎麽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呀?怎麽还睡?”

  “哎呀!可能是有些感冒,你不要吵我行不行?”我回她一句:“要不然,你替我去好了!”

  妈妈真的打扮打扮之后,就搭计程车去我们公司了,我也就昏沉沉的再睡下去。一觉醒来,哇靠!都下午四点了,妈妈还没有回来?难道今天又被陈经理再搞一次?

  我急急忙忙的开车赶去公司,直奔经理办公室(妈的!今天一定抓着你,没有赔个五百万,绝不善罢干休),结果,我们整层业务部都空荡荡的没人!

  “搞不好还在顶楼?”我想着就爬上去看。

  “也没有?”

  “奇怪了?该不会跟陈经理上旅馆了吧?”我黯然的想着,走楼梯下来。

  “呵!呵!呵!……喔!喔!……是不是这里?……”

  “嗨!嗨!……阿娜达你好漂亮!……呵!呵!……”

  “咦?社长还在?可是在搞甚麽呀?”我寻着声音,缓缓的移到他个人的会客室窗前(我们公司装潢都是一样的,大玻璃窗配着直条落地的布条百叶窗帘,很容易就可以从细缝看清楚里面)。

  “我找到我妈妈了!”她衣服穿戴整齐的跟我们社长并坐在沙发上,茶几上应该是中午聚餐剩下来的香槟,以及几样小菜……我妈妈那米黄色洋装细细的肩带,衬露出无毛诱人的胳肢窝,36D的乳房几乎要从那合身的小衣服里挤出来,隐隐约约的还可以看到胸前两粒红红的凸起(甚麽?她今天没戴胸罩?),黄色洋装的下摆,正好把她那双修长粉嫩的大腿衬托得格外洁白,蕾丝边红色镂空的小内裤,里面的阴毛都还刺出几小撮,还圆鼓鼓的分成两堆,中间微微凹陷成一条缝。

  (f**k!这是甚麽姿势,怎麽露出来这麽多?社长背对着我靠窗而坐,我就往旁边再移几格百叶窗缝向里面看。)天啊!社长的腿上竟然放了个鸡尾酒盆,而我妈妈一只脚竟然没穿鞋泡在里面,而社长的左手抓着那只小脚,一下子浸出来就含到他嘴里,开始吸舔我妈妈滑嫩的脚趾头,以及脚趾缝里的鸡尾酒。他浸一次,舔一次,把我妈妈白里透红的脚趾吸舔得红通通的,还捞起一颗樱桃夹放在我妈妈的脚趾缝中,开始啃咬起来……社长的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不断的抚摸我妈妈的大腿根处,最后他的手指从我妈妈的小内裤边深入,然后就不停的挖来挖去,随后就用食指笔直的插入抽出我妈妈的小穴,进去……出来……进去……出来……此时我妈妈闭着两眼,皱着眉毛,微微张着小嘴,还伸出一点舌头,满脸淫荡的表情,还呻吟着:“嗯!噢!……哼嗯……哼嗯……嗯……噢!……哼嗯!

  啊……”

  我妈妈替代我去公司参加聚餐,我一觉醒来发现她没有回来,怕是又被陈经理再给搞上,就急急忙忙的赶去公司阻止,却不料看到这一次搞我妈妈的人,是我们社长!他正用手挖弄着我妈妈的小穴……我心想,如果此刻闯进去,恐怕讨不到甚麽好处,阴茎没有干进去,闹到派出所顶多判社长个猥亵罪名,警察一定会要我们私下和解的,到最后八成是我被开除,那岂不赔了夫人又折兵?再加上我从昨天中午到今天傍晚甚麽都没吃,刚才又楼上楼下的来回找,现在实在是两腿发软,蹲坐在地下了。

  隔着百叶窗缝,只见社长开始把我妈妈洋装的肩带顺着胳臂给拉下来,再往下一扯衣服,我妈妈白嫩嫩的胸脯就蹦出来了,她那两粒粉红的小奶头现在不用吸也自己会怒挺着。社长随手从茶几上拿了瓶果糖,就往我妈妈的奶头上倒,然后低下头,用他那像小香肠一般粗厚的猪嘴,开始吸吮舔舐着我妈妈的奶子,又用他下巴粗短的胡须渣,在妈妈的奶头上来回磨蹭。

  “哦……嗯……哦!…哼嗯!……好……舒服……”我妈妈呢喃着。

  社长再一挺身,把头凑到我妈妈的脸上,双唇压上她的小嘴,只见我妈妈那泛红的脸颊开始左右鼓动起来,活像有只青蛙在她嘴里乱蹦。社长时而稍稍抬起头来,把我妈妈桃红的小舌头给吸拉出来,右手则用食指反抠着她的小玉穴,使劲的一下下往上拉,然后又用手掌部分压贴在她阴道口左右旋转按摩着……“呜喔……喔……”妈妈的嘴被强吻着,发出不甚清楚的浪叫声。

  社长见时机成熟,又从茶几上拿了个「跳蛋」(那还是我上周带回来的样品呐,半椭圆大约跟橡皮擦大小,打开开关后会振动的),他开了开关后,一下子就从裤脚编挤放进我妈妈的阴道里,随着就开始扒下她的洋装,拉退到脚时,还不忘咂吧咂吧的吸舔几口她柔嫩带着鸡尾酒香的脚趾。

  现在我妈妈连内裤也被丢在地上,她全身光熘熘地仰躺着,不知羞耻地「嗯嗯啊啊」的乱哼,社长一手抚弄着她的乳房,另一只手先是拨开我妈妈的大腿,好露出阴唇以及她那湿淋淋还往外淌着丝丝淫水的迷人小穴,然后社长用舌头舔舐她微凸的阴唇,又用牙齿轻轻咬拉着那两片小花瓣,此时我妈妈身体微微的抽搐,开始颤抖着。

  “嗯!……哦!……嗯……哼嗯!……插进来……你插进来嘛!”她语无伦次舒服的乱喊着,央求着社长干她。

  社长于是用大拇指跟食指深入她的阴道里,想把跳蛋拿出来,手指还故意抓住跳蛋在里面上下抖动着。这时,他把我妈妈拉站起来,我妈妈被他搞得都快没有一点力气了,只好扶着沙发椅背,面朝我这里趴跪在椅子上,泛红的脸颊被垂下的长发遮去一半,半闭的眼睛里快要只剩下眼白,无力而张垂开的小嘴在呻吟着:“……插进来……快点插进来嘛!……”

  拿出来的跳蛋,社长把它放进保险套里,然后套在他那大约十公分的肥短粗上(哇靠!免打针吃药,立刻加长?),扶着他的阴茎,就从我妈妈的背后,对准了她的阴道口,慢慢的往里面插了进去……“啊哦!……舒服……哼嗯!……舒服……”妈妈浪叫着。

  社长身子一弓一张地开始抽干,撞得我妈妈的一对白嫩低垂着玉乳不停地晃动着,粉红色的乳尖聚集残留的果糖,还有几滴给撞甩到我面前的百叶窗布上,只见社长两颗睾丸也搭配着前后摆荡着,还不时伸出左右手轮替抓捞挤弄着我老婆来回甩荡的奶子。

  “啊!……嗯!……哼嗯!……哦!哦!哦!……”妈妈无力的瘫软倒了下去,连跪都跪不住了。

  他拉起我妈妈的右臂,弯腰低头舔着我妈妈洁白无毛的胳肢窝,偶尔还扭过头去亲亲她那白白嫩嫩晃动中的奶膀子,然后,乾脆把我妈妈换成侧躺姿势放在沙发,又把她的右脚含咬在嘴里,继续抽干着,一次又一次地重重插进我妈妈的阴道深处,她现在不但口里呻吟不绝,大半阴毛也都因为沁出的淫汁爱液而泡得湿湿的了。

  社长又改变方式,把他那肥油油的肚子紧紧的贴住我妈妈平坦的小腹,停止抽干,反而开始扭着带毛发黑的屁股旋转磨蹭着,加上保险套顶端插在她肚子里振动的跳蛋,我妈妈已经舒服得全身酥麻,只见高翘在我面前,窗户隔着椅背上的那只美丽小脚,粉红柔嫩的脚趾在那儿一张一弯的动着。

  她应该是高潮来了吧?我一边舔着窗玻璃幻想也在吃着她的小脚,一边猜着再看。社长的睾丸都快要挤进去我妈妈大开的阴唇里了,阴毛上也被我妈妈的淫水沾湿了。我死盯着妈妈被睾丸挤凹变形的阴唇、发浪沉醉的脸蛋,突然小腹一阵异样,左手就让我的小弟弟在玻璃窗上吐口水了。

  这时,社长又开始大力的抽干我那兴奋过度而晕死的妈妈,一只手还抠弄着她的阴核。没多久,社长整个人就趴在我妈妈的身上,紧紧的抱住她,屁股的肌肉开始抽搐着,他也射出来了。

  “保险套!那就是证据……”我勐的站起来,想冲进去抓奸。

  没想到觉没睡好,肚子空的,楼上楼下的来回消耗了体力不说,还自己毛了一管,一站起来,两眼一黑,脚一软,就咕咚一下昏倒在地上了。

  醒来时,发现我躺在刚刚他们做爱的沙发上,妈妈坐在另一头,看样子她还是累得软绵绵的没有力气。

  社长一见我醒了,可能是觉得东窗事发不容易善了,马上堆满了笑容,抢着说道:“侯桑!你工作这麽努力是很好的,我大大的喜欢你,从下周开始起,你负责全部的业务部,陈经理因为上次出货勾结工厂,不良品太多,我已经开除他了。你愿不愿意?……啊唷……侯经理?”

  我望着他一头大汗,发红的耳朵,盘算着他这硬掰出来的理由(是我去验的货,根本没有甚麽不良品的问题,如果我当经理,每批货还都可以向工厂要个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的回扣)。

  “侯桑!你下个月先休个假,可以到我大坂家住几天,不要这麽努力,不然身体会不好的。”他更急了,开始加筹码了……日本人如果邀请你住他家,交情够的话,可能还可以跟他的家人一起共浴,社长的妈妈已经快四十五岁了,可是他的独生女儿才十五、六岁,长得像宫泽里惠……妈的!我干了!……我决定要去干她们母女两人了!

  “谢谢社长提拔!”我挣扎着站起来向社长鞠了个躬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