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淫游南岭
淫游南岭

却说那淫城以南数十公里,就是南大岭的崇山峻岭。

  南大岭,从西到东,绵延数千公里,纵深数百公里,汽车在山中穿行数天,穿越南大岭,就可到达广大的南方地区了。那南大岭的崇山峻岭之中,有无数的溪流河水,林木茂密,风景与淫城所在的八百里淫川平原完全不同。每到周末,淫城的有钱人,便纷纷驱车,前往山中避暑。南大岭北侧的少华山,有许多度假山庄,还有很多有钱人的别墅区。

  淫城某民营公司经理赵大勇,三十三四岁,是孙诚的业务伙伴,这家伙和孙诚虽然都开着自己的公司,都是老板,但和孙诚不同的是,他黑白两道都很熟,比孙诚更加狂热地爱好玩弄性感老妇。他的老娘赵宝玲和他大姨赵燕玲,是两位性感老妇,当然难逃他的魔掌。他爹早死了,母亲和大姨依靠他生活,成了他的性女奴。大姨虽然自己有家,但生活上靠他接济,自难逃折磨。

  八月初,淫城酷暑已过,天气阴阴的很舒服,时而还下些小雨。虽然已不热了,可周末,赵大勇还是按照老习惯,开着他那辆银灰色的海南马自达,拉着母亲和大姨,前往南大岭,换换空气。这是个星期六的下午,天阴阴地,赵大勇驾着车,轻快地奔驰在淫城通往南大岭的平整的一级公路上。一个小时后,他们来到了南大岭北侧的少华山脚下,开始进山。

  在山路上,车到半山腰,他们看到路边有一家山民自己开的休闲区,还有停车场,于是停了车,来到那休闲区。那休闲区位于一条溪流边,在溪边的石头上摆着些塑料桌椅,这地方草木繁茂,山青水秀,令人心情为之一爽。三人下车,挑了溪边一张桌子坐下。主人家送上茶水饮料,他们却说不要,原因何在,看到后面便知。

  由于是夏天,赵燕玲老姐妹花都穿着短裙,光着美腿香莲,穿着拖鞋,见那草木掩映中,溪水清澈见底,赵燕玲先自忍不住了,离开椅子,走到石头边,将一只香莲伸到水里,开始用溪水洗脚。说到这里,应该描述一下赵燕玲老姐妹花了。

  赵大勇的性感老娘赵宝玲,54岁,身高1米65,容貌姣好,丰满白嫩,肥臀美腿,脚长得异常秀美白嫩;赵大咏的大姨赵燕玲,58岁,1米68,貌俊美,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脚也长得异常秀美白皙。

  老姐妹花都是淫城常见的那种性感老妇。那大姨赵燕玲在溪水中洗脚,那脚越发显得白皙,看得赵大勇直咽口水,他也走了过去,伸出手去,捉了大姨的白皙秀足,帮她洗脚。赵燕玲的脚很敏感,很怕痒,被赵大勇一捏,痒得她惊叫起来,想把脚收回,却哪里挣扎得脱?

  赵大勇使劲捏弄着大姨的秀足,鸡巴渐渐有些硬了。到后来,他抬起大姨的秀足,吞到嘴里,尽情品尝起来,弄得大姨咦咦呀呀叫个不停。那边,性感老娘赵宝玲见儿子和大姐玩得高兴,不觉有些吃醋,便也赶了过来,拿起带摄影功能的手机,叫道:“给你们拍几张品莲图吧。”便连连拍摄了十几张数码照片。然后,她也把她的嫩脚伸到清澈的溪水里,洗了起来。赵大勇见四只香莲泡在清澈的溪水里,倍感刺激,便放下大姨的脚,连连捧起那溪水,喝下肚去,叹道:“这是你们洗脚的溪水啊,高级饮品啊!”他又捉了母亲的嫩白脚,捏弄起来,又弄得母亲痒得叫个不停。

  大姨赵燕玲见了,心下也不觉微微有一些妒意,一解花小褂,露出两只大乳房,道:“你们饿了吧,来吃奶吧。”原来,赵燕玲家丈夫儿子齐全,她生儿子晚,儿子今年才十四岁,一直吃她的奶,五十余岁的丈夫也吃。她和二妹及外甥出去旅游,只要有她在,就不用买饮料和食品,吃她的奶就可以了。

  她自己也吃她挤出的奶。现在外面买的食品卫生状况令人不能放心,吃她的奶,又好吃,又卫生。那母子俩都扑上去,各叼住她一只褐色大奶头子,使劲吮吸。赵大勇边吸还边使劲地挤大姨的奶子,赵燕玲被弄得又疼又痒,一个劲地叫唤。

  这时,那主人家看到这一幕,也激动起来。这里要交待一下,那主人家也是母子两人,儿子大约十六七岁,母亲四十七岁,中等身材,虽说是山民,却有着前秦帝国血缘,那妇人虽然上了年纪,也有些姿色,甚为肥美,奶子很大,她也是穿着短裙,光脚穿着拖鞋,刚才赵大勇就注意到了,她的脚长得甚为性感娇小光滑。这家母亲名叫王月宝,儿子名叫王建设。

  山里人家,没什么娱乐,儿子几年前就把母亲奸了。母子俩见到溪水里的一幕,半大的小伙王建设冲动起来,一把将母亲按翻在床。他们有个屋子,屋子外有凉棚,凉棚下有个小床。有时客人有性要求,王月宝就在这小床上或在屋里供客人蹂躏,赚点钱。

  再说那赵大勇母子,吃饱了大姨的奶。母亲赵宝玲有些尿胀,便蹲在石边,撩起裙子,她短裙里什么也没穿,便尿了起来,她的尿流和溪流流作一处。

  赵大勇忙伸手,把溪水和母亲的尿水一起捧起来喝下。大姨把这一幕也用手机拍摄下来。这时,他们听见上头有妇人的叫声,抬头一看,见那女主人被她儿子按倒正在摸奶哩。他们便赶了上去。赵大勇用手机拍摄下那摸奶场面,那妇人他一来就看上了,此时喝了大姨的奶和母亲的尿之后,更是性欲膨胀,便提出了性要求。

  王月宝见客人要操她,生意来了,便推开儿子,王建设只好让位。按照赵大勇的要求,王月宝站在小床边,弯下腰,撅起肥白的屁股,赵大勇站在她屁股后头,从后面使劲捅她逼眼,捅得她奶子乱晃。不住叫唤。赵大勇一边操,一边挥掌猛击那性感熟妇肥白的屁股,疼得那妇人叫得更厉害了。老姐妹花在旁不断拍摄。

  赵大勇见旁边的王建设鸡巴硬硬的,便让他坐在床边,令王月宝埋头于儿子前面,大口吮吸儿子的鸡巴。赵大勇和王建设都舒服得直哼哼,王月宝也不住哼哼。

  老姐妹花看得性起,也凑上去,揉摸王月宝不住晃动的丰满奶子。王月宝更是叫个不停。赵大勇听着王月宝的淫叫,舒服极了,一个憋不住,射了。过了一会,王建设也射到母亲的嘴里。赵大姨忙把大奶头子伸到外甥嘴里,给他补充营养。歇息了一会,母子三人继续回到下面溪流边的石头上,坐下来打牌。他们打的是淫城流行的一种扑克玩法“挖坑”,两个人打一个最厉害的。

  母子三人还有独特的奖惩方法。第一盘,赵大勇挖坑输了,他被罚舔母亲和大姨的逼。赵燕玲和赵宝玲都坐在椅子上,掀起短裙,她们都没穿内裤,亮出她们长满黑毛的阴部,赵大勇轮流蹲在她们两腿之间,舔她的逼,把她们忍不住分泌出来的淫汁吃下去。第二盘,赵大勇又输了,被罚舔她们的腋毛,痒得她们直叫。

  第三盘,赵大勇还是输,被罚跪在她们脚下舔她们的玉趾。第四盘,性感母亲赵宝玲输了,被罚吮吸赵大勇的鸡巴,舔得赵大勇鸡巴再度硬起。第五盘,大姨赵燕玲输了,被罚舔她二妹赵宝玲的屁眼。

  赵宝玲扶椅弯腰而站,撅着肥白屁股,大姐的口水涂满了她的精致屁眼。这牌一直打到天快黑了。王月宝点亮了电灯。赵大勇他们收了牌,性致却愈来愈浓了。

  赵大勇见王月宝家有条大黑狗,又动了坏心思。他命王月宝跪趴着,让大狗爬上去把她操了。

  赵大勇在一旁不断拍摄。他的鸡巴硬硬的,他见王建设的鸡巴也硬了,于是叫道:“你妈交给我和狗,我妈和我姨归你了!”王建设大喜,扑向那老姐妹花。老姐妹花惊叫着,想逃,但没跑成功,被身强体壮的王建设一把抓住,都掀翻在小床上。赵氏老姐妹花都被迫躺在了床边,四条美腿高举,亮出逼眼。十七岁的粗壮的王建设,挺着坚硬的鸡巴,这个逼捅两下,那个逼戳两下,循环往复,快活极了!

  那两个性感老妇,则被这个粗壮的家伙操得不住叫唤,淫汁不断溢出。公狗和王建设几乎同时射了精。

  天黑了,赵大勇给王月宝付了钱,带着大姨和母亲,离开了这个快乐的休闲区。

  车,继续往山上开去,身后,传来王月宝的凄惨叫声,那是她的儿子又在蹂躏她了。

  赵大勇将车开到一家度假山庄,在酒店里开了一间标准间。在这间客房里,很快响起了老姐妹花的呼喊声,赵大勇越战越勇,老姐妹花的呼喊声一直响到凌晨。

  第33章中心医院的女医生们

  (一)

  淫城某公司经理孙诚,今年三十四岁,至今未婚,不是他条件不好,他不缺钱,长得也不差,至今未婚的原因只有他和他的母亲知道。原因是,他的性感老娘孙月凤已经被他操了十来年了。孙月凤越老越性感,孙诚就秘密地把她作为老婆了,也就不用再结婚了。

  星期一一大早,孙诚就来到市中心医院。从星期五晚上到昨天夜里,他足足操了性感老娘几十个小时,性感老娘被他操得躺床上起不来了。他来医院是觉得有些肾虚,于是想来看看。

  市中心医院是一座新建筑大楼,又新又气派。孙诚进了一楼大厅去挂号。窗口很多,病人不多。他选了一个窗口挂号。往里一看,他不由惊叹,淫城性感熟妇就是多啊。

  只见里面这位妇人,看年纪约有五十岁,虽然坐在那,但可以估计身高约1米70,虽然老了,但容貌俊艳,烫发,可以看的出乳房很大。

  孙诚有意拿头伸进了窗口,见那老妇白大褂里穿了肉色裤袜,脚长得甚是俊美,穿着奶白色皮凉鞋。

  孙诚再看那老妇的胸牌时,写着马艳芳三字。

  马艳芳问挂什么科,孙诚答内科。老妇敲着电脑输入孙诚的名字,孙诚和老妇攀谈着,老妇的凤眼看着孙诚,孙诚心里一阵翻滚。

  挂好了号,孙诚来到三楼内科,接诊的也是一位女医生,看她胸牌,叫周艳苹。孙诚见这周艳苹,约44岁,身高约1米66,姿色艳丽,身形丰满,白大褂下露出穿着浅肉色裤袜的小腿,健美结实,脚长得也很好,看穿着一双白色皮凉鞋,非常性感。

  她一见孙诚的打扮,就知道是个老板,于是态度也很温和,她让孙诚躺在床上,拉上帘子,一边按着他的腹部,一边和外面的女医生聊天。通过她们聊天,孙诚知道原来周艳苹已在家休息了两个多月了,今天头一天上班,她儿子要考高中,她一直在家给儿子做饭。

  她没说出来的是,为了儿子考好成绩,她还每天与儿子交配以解决他的发育期性欲问题,使他能集中精力考出好成绩。其实这医院里不少女医生都与儿子交配,她们把这事看得很平常,只是不说出来。就是外面和她聊天的那位女医生也和儿子交配。

  孙诚和女医生攀谈起来。聊着天,周艳苹的柔软的手在孙诚的腹部移动着,孙诚感到舒服极了,他一把捉住女医生的手,慢慢移到自己早已勃起的鸡巴上。

  周艳苹脸一红,但没有挣扎她按照孙诚的意思用她那柔软的手一上一下地抚摸孙诚的鸡巴,足足二十分钟,孙诚再也控制不住,一射如注,都射到女医生的手上。

  周艳苹很快地帮孙诚擦干净,也洗了自己的手,孙诚系好裤子,两人坐到桌前,周艳苹给孙诚开了药,孙诚给了女医生一张名片。因为没有其他病人,他们又聊了一会,直到又有病人来,孙诚才走。

  他去医院的药房取药,经过妇产科时,他看见一位女医生站在走廊口,她看上约47岁身高约1米62,烫发,大乳细腰肥臀美腿,脚长得秀美白皙,穿着白大褂,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她叫颜敏莉,因为没有病人,她站在外面,看着楼下的大厅。

  孙诚走过,用眼睛死死地盯着她,她见是位老板模样的人,长得还不错,眼睛闪了一下也就看着孙诚。孙诚见有戏,便上去问道:“大夫,药房在哪儿?”颜敏莉说:“我带你去。”孙诚喜出望外,一路上两人便交谈起来。

  颜敏莉帮孙诚取了药,孙诚递了名片,又送颜敏莉上去。送回颜敏莉,孙诚再往楼下走,正走着,又看见一位女医生,这位女医生叫徐月珍,今年49岁,身高1米64,貌美,肤色白皙,烫发,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老一些。她穿的也是白大褂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袜莲精美,穿着风流潇洒的孙诚盯着她看,她也不错眼珠地看着孙诚……孙诚也和她认识了。

  孙诚走出了医院,又看见一位性感熟妇。此妇身高1米72,看去54岁左右,身形高大,姿色俊艳,烫发束在脑后,穿衬衣长裤,大白脚俊美白皙,光着大白脚穿着皮凉鞋,性感异常。她提着不少东西,孙诚忙上去帮她提东西,藉机和她攀谈起来。原来这位艳妇名叫卫艳芳,是出版社女编辑,丈夫也是中心医院的医生。

  就这样,孙诚看病一上午结识了五位性感熟妇,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一个一个地和她们上了床。

  一天晚上八点多,孙诚想起周艳苹今夜值班,便想去她科室和她玩玩,来到医院三楼,他有周艳苹科室的钥匙,那是周艳苹为了和他约会方便给他配的。

  他悄悄进去,却听见里屋有妇人的喘息声,往里一看,只见一个少年正在扒周艳苹的白大褂。和淫城许多女医生一样,周艳苹白大褂里只穿着肉色裤袜,而今天她穿的还是无裆裤袜,大丛阴毛从裤袜中间的洞里露了出来。

  那少年是周艳苹的儿子周兵,他经常晚上在妈妈值班时候到妈妈科室与她交配。周艳苹白大褂里只穿裤袜也是为了方便儿子插,可以不脱白大褂和裤袜就插她。

  周兵扒了妈妈的裤袜,将妈妈按在办公桌上,将妈妈两条美腿扛在肩头,挺起鸡巴就插了进去,周艳苹也没戴奶罩,周兵一边操她还一边叼住她的褐色大奶头子使劲吮吸撕咬着,周艳苹也不敢喊出声,皱着眉头压低声音痛苦地哼哼着。

  孙诚从周艳苹衣柜里拿出一付她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裤袜,使劲嗅着那发黑的袜尖,那成熟性感妇人袜尖的异香和眼前的香艳情景看得他鸡巴暴起!他看着看着,怪吼一声,闯了进去,和周艳苹的儿子一起轮奸了她……完事后已经夜里十二点多了。周兵还在他母亲身上折腾。孙诚走了出来,他看见对面妇产科灯亮着,便走了过去,用颜敏莉给他的钥匙开了门进去。经过长长的走廊,来到产房,他看到了更为香艳的情景。

  女医生颜敏莉白大褂敞开着,里面只穿了一付肉色的裤袜,一只袜筒被扒下来,大丛阴毛露在外面,叉开两腿,被她的中学生儿子曾师勇绑在产床上。

  曾师勇用医用器械把母亲的屄眼撑开很大,他把手伸入母亲屄眼深处,去捏母亲的娇嫩的子宫口,颜敏莉疼得惨叫起来,眼泪都流出来了。好在产房在走廊深处,外面人听不见。

  曾师勇又无耻地舔妈妈的尿眼,颜敏莉被舔得不住呻吟,忍不住流出尿来,都被儿子喝了。

  孙诚看得是血脉喷张,闯了进去。曾师勇吃了一惊。孙诚跪在颜敏莉脚下,捉了她的一只秀足就吮吸亲吻起来,颜敏莉屄痛莲痒,痛苦地哭叫起来……此后,孙诚又和徐月珍马艳芳卫艳芳的儿子轮奸了她们,欲知详情,请看下文。

  (二)

  且说一天傍晚,孙诚想起了中心医院挂号处女医生马艳芳(又名马艳珠,以后我们就称呼她马艳珠)于是给她打电话,约她吃晚饭。马艳珠49岁的丈夫是个干部,家境不错,照理说她对老板一类的人本不在意,但妇人谁不爱钱?结识个老板又有什么不好的呢?于是她就在孙诚的引诱下和他上了床,现在已经成为孙诚的情妇之一了。

  孙诚把他的捷达车开到医院外面。不一会,50岁的俊美老妇马艳珠就走了出来,上了车。孙诚带她来到开发区,开发区面积很大,有许多漂亮的高楼和绿地,有不少高档餐厅。他们来到一家高档西餐厅,花枝招展的女招待带他们来到一个幽静的角落坐下。这里的女招待可不是一般的那种,都是本市姿色出众的性感熟妇,善解人意,聪明而性感。

  高大的性感熟妇马艳珠坐在孙诚对面,两个人点了菜,吃着吃着,孙诚看着对面的性感老妇就忍不住了。

  马艳珠穿着无袖连衣花短裙,腋下露出柔密的腋毛,短裙里只穿了一付肉色裤袜,穿着拖鞋,袜莲精美。在孙诚的命令下,马艳珠将一只袜莲退出拖鞋,脱下一只袜筒,将那只雪白的俊美秀足放在了桌子上,孙诚将奶油细细地涂在马艳珠那高挑的秀美白嫩玉趾上,涂在每根玉趾之间的趾缝里,然后开始细细地吮吸玉趾,舔玉趾缝。

  由于这家餐厅价格很贵,餐厅面积又大,所以客人显得不太多,彼此坐得相距较远,所以没有人注意到他们。马艳珠被舔得很痒,连屄都痒了,开始分泌淫汁。

  她忍不住想叫,又怕别人听见,于是压低声音哼哼起来,是那种性感熟妇的成熟性感的低沉的哼哼声。她五十岁了,年纪几乎可以当孙诚的母亲了,却被这个小子玩弄得流出淫汁。

  孙诚品尝香莲,吮吸得津津有味,这就叫秀足可餐呀。马艳珠秀足的美味使得他鸡巴都硬了。

  马艳珠一条美腿掀起,将一只俊美秀足放在餐桌上任孙诚吮吸。这样一来,她的屄就露了出来。孙诚吸着舔着,往桌下一看,见马艳珠的阴部黑乎乎一大片阴毛,孙诚兴奋地钻到桌子底下,跪在马艳珠脚下,一头扎入她的胯下,大口撕咬她的大丛阴毛。马艳珠疼极了,又不敢喊,只好压低声音低低地叫唤着。

  孙诚又把奶油涂在马艳珠的阴道,然后贪馋地舔着那性感老妇的奶油屄,舔食着那混合着奶油和淫水的高级液体。那实在是人间最美的美味之一!

  马艳珠被舔得淫水泛滥,满面潮红不住喘息,胸部起伏不定。孙诚又从桌下钻了出来,解开那俊美老妇的裙子上襟,马艳珠没戴奶罩,又大又软的乳房顿时倾斜出来。孙诚热烈地揉摸着马艳珠的大奶,再把奶油涂到她的褐色大奶头上,然后贪婪地吮吸她的大奶头。老妇痒极了,呻吟声更大了。孙诚兽性大发,竟残忍地狠咬老妇的大奶头,马艳珠疼得惨叫起来。

  马艳珠的惨叫惊动了刚进来的一位妇人,她走过来,一见是孙诚,不由脸一红,微微一笑。孙诚见这妇人时,原来认识。原来她是孙诚上次去中心医院看病出来后遇到的54岁高大女编辑卫艳芳的二妹卫惠芳。她45岁,身高165,容貌姣好,丰满白嫩,脚长得非常标致秀美、白嫩,穿着米色衬衣短裙,肉色裤袜,奶白色皮凉鞋,处处透出成熟性感妇人的风韵。

  孙诚先奸了卫艳芳,又通过卫艳芳奸了卫惠芳。她们姐妹花还同床供他蹂躏过。

  孙诚见是卫惠芳,忙请她坐下。卫惠芳有些不好意思,说:“你正忙嘛,我坐哪里呀?”孙诚道:“就坐我身边吧。”他将两位熟妇做了介绍,她们都还有些不好意思。孙诚却说:“都是我的女人,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说着就捉起卫惠芳的精美袜莲,使劲嗅那发黑的袜尖,那发黑袜尖的异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令他鸡巴更粗更硬了。他使劲捏弄着卫惠芳的精美袜莲,捏得那妇人轻声呻吟起来,阴道开始流出淫水。

  “妇人的香莲就是好呀!”孙诚由衷地赞叹着。他又捉住马艳珠放在桌上的秀足继续吮吸,又命卫惠芳跪在桌下解开他的裤子,扶住他的粗大鸡巴大口吮吸起来。

  卫惠芳是一位女干部,平日里也是有头有脸的高级女人,这时却很听话,用她那纤纤玉指捏住孙诚的大鸡巴大口吮吸起来。她性情温顺,与高傲的大姐卫艳芳不一样。孙诚的鸡巴在她的小嘴里真是舒服极了,孙诚不禁将大鸡巴往里面一顶,他鸡巴太大,卫惠芳的小嘴本来就容纳不下,只能含进去半只,这时往里一顶,直顶到咽喉深处,顶得卫惠芳忍不住哽咽起来。

  马艳芳秀足的美味和卫惠芳小嘴的温柔使得孙诚舒服极了,也刺激极了,他的鸡巴膨胀得很大,硬如铁石,滚烫滚烫。他按住卫惠芳的头,用力把鸡巴往她喉咙深处里顶,卫惠芳呜咽着挣扎着,但头被按住,根本动弹不得。同时孙诚狠咬马艳珠高高翘起的一玉趾,马艳珠疼得叫了起来。两个熟妇都流出了眼泪。

  孙诚后背一痒,不禁是一泻如注,通通射入卫惠芳嘴里,卫惠芳不及躲避,全吃了下去。

  卫惠芳把孙诚的鸡巴吮吸干净,三个人收拾好,把饭吃完。

  孙诚带她们上了车,去哪里呢?他还想继续玩弄她们。他想了一想,去徐月珍家里吧。49岁的美貌老妇徐月珍也是中心医院的女医生,上次孙诚看病时认识的,现在也是孙诚的情妇之一。

  徐月珍家住在某高级住宅区,香景花园。她48岁的丈夫是位教授,出国半年,二十岁的儿子正在本市上大学,周末才回来,家里只有她一个人。

  经过保安及门口密码呼叫锁等重重关口,一行人这才来到徐月珍家。1米64的美貌老妇徐月珍,只穿着白色小背心,水红色小三角裤,光着美腿秀足穿着拖鞋,孙诚一见鸡巴又硬了。

  三个性感熟妇被孙诚蹂躏了大半夜,四个人才沉沉睡去。第二天一大早,三个妇人给孙诚做好早饭,都匆匆上班去了。

  孙诚吃过了早饭继续睡,直睡到下午才起来。他锁好徐月珍家里的门,下了楼,来到外面。他闲逛到住宅区的洗衣部,眼前一亮,见一性感熟妇,身高1米68,约47岁,颇有姿色,高大丰满,穿花衬衣七分裤,光着的大白脚异常光滑俊美,穿着拖鞋。原来,这位性感熟妇是女编辑卫艳芳的表妹卫艳玲,是洗衣部的女老板。

  孙诚再看洗衣部旁边有一家美容院,招牌上写着“刘美素美容院”,往里一看,几位熟妇都很性感。

  于是他走了进去。女老板刘美素迎了上来。她44岁,身高1米70,貌俊美,肤白皙,大乳细腰肥臀美腿秀足,非常性感。她这里包括她在内共有二十五名按摩妇,都是性感熟妇,其中有一些是本市下岗女工。孙诚说要做个按摩,刘美素正在招待另一位客人,就给他安排了一位按摩妇。

  孙诚见给他安排的这位性感熟妇约40岁,身高1米63,肤色白皙,容貌俊美,丰满白嫩,脚长得异常俊美白皙。她穿黑色紧身小褂短裙,光着美腿俊足穿着拖鞋,看得孙诚不禁直咽口水。

  他们来到一个包间开始按摩。经过攀谈,孙诚知道了这位性感熟妇名叫刘白玲,在这已经做了好几年了。她按着按着就上了按摩床,扶着杠子给孙诚踩背。

  趴在床上的孙诚扭过头,一把捉住刘白玲的俊足,一口吞下就吮吸起来。刘白玲痒得笑了起来,孙诚又狠咬一口,刘白玲又疼得叫了起来。她也不踩背了,就站在床上,把一只光着的白脚伸进孙诚嘴里,任凭他吮吸舔弄。

  孙诚躺在按摩床上,品尝着刘白玲的白脚,鸡巴不禁朝天高举,他忍不住说道:“我要操你!”刘白玲蹲了下来,一撩裙子,她里面什么都没穿,她皱着秀眉将孙诚的大鸡巴艰难地放入她的屄眼里,然后慢慢地开始一起一落。好在孙诚吮吸她白脚时她分泌了不少淫水,阴道很滑,于是渐渐她也就快了起来孙诚鸡巴舒服得了不得,他撩起刘白玲的小褂,见她两只丰满的奶子随着她的动作不停地晃动着,孙诚忍不住伸出魔爪死死抓住那奶子,刘白玲疼得又叫了起来。

  就这么奸了一刻钟,孙诚鸡巴一痒,精液狂射。

  歇息片刻,孙诚走出包间休息,在招待厅里却见刚才看见的洗衣部女老板和另一性感熟妇走了进来。原来卫艳玲也是这间美容院的女老板之一,这是她和刘美素合伙开的,那另外一个熟妇叫宁丽华,今年47岁,是一位女干部,住在香景花园,今天来洗衣服,卫艳玲带她来做美容。

  孙诚见那宁丽华,身高1米64,貌俊美,肤色白皙,烫发,穿一黑色连衣短裙,光着脚穿着拖鞋,脚长得异常秀美、白皙,腋下露出柔密的腋毛,神情高傲,身体却是非常性感。孙诚看着宁丽华和卫艳玲两位性感熟妇,狞笑着想:哼哼,今天既然被我遇到,你们可就难逃我的魔爪了……第34章租房淫遇(修订版)孙诚在蓉城及他在返回的飞机上的艳遇容待以后再表,且说他在蓉城度过一个难忘的元旦,回到淫城,马上就是春节了,他立即着手租房。原来,春节后,他们公司在蓉城的客户要派两个代表常驻淫城,要他帮忙找房居住,所以他立即着手此事。

  孙诚平时与母亲孙月凤同居,他家房子很大,住得很舒服,所以他对什么租房子的事情完全不熟。他问了一个手下,才知道在写字楼不远处就有一家房屋中介。他赶到那里,问了问情况,中介提供了不少信息,孙诚大致了解了一下,觉得其中两套比较可以。

  于是,中介忙联系房东看房。

  第一家是在一个干休所里,孙诚开着他那辆捷达车,带着中介公司的人来到那家干休所。那干休所是部队上的,就在东郊,离孙诚公司不远,一会就到了。

  他们停在干休所的大门外,等着房东出来。

  透过干休所的铁栏大门,可以看到院子不小,里面有一条大路,两边鸟语花香。一些离休老干部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晒太阳。

  不一会,一个女军人走了出来。中介低声道:“房东来了。”孙诚见那女军人,年纪约有四十八九岁,高高的个头,约有1米74左右,她面色苍白,烫发,虽是不施脂粉,却颇有几分姿色。她穿着军装衣裤,高腰棉皮鞋,从那皮鞋的精巧形状,可以推测出她的脚形是颇为秀美的。

  那女军人带着孙诚一行人进了院子,顺着大路走了一会儿,来到一座二层楼前。她开了一楼的一个门,带着大家走了进去。

  这一是一套三室一厅的房子,虽然家具很旧,但是暖气,电视,冰箱,洗衣机,煤气灶一应俱全,收拾得很整洁。

  大家坐在客厅里,攀谈起来。原来,这位女军人名叫曹月苹,她自己家住在南郊省军区家属院,这套房子是她公公的,公公和她家一起住,她就想把这套房租出去补贴家用。

  曹月苹介绍说,她和老公都是部队上的,她老公小她两岁,她老公的父亲和她的父亲是部队上的老战友,现在都已经退了。

  孙诚看着面色苍白,而风韵犹存的曹月苹,心里想道,你老公玩了你这么多年,可是把你折磨得不轻啊,他可是享足了艳福啦。

  孙诚注意到对面墙上有个镜框,镶着一张黑白照片,是毛泽东接见部队的,孙诚叹道:“真不愧是部队上的啊,连这照片都保存着,现在可是少见啦。”曹月苹道:“我老公和他爸一个样,牛脾气,没办法,他就认这个。你们住这,要是不习惯,就摘了吧。回头你们搬走时我再挂上。”孙诚道:“好说,好说,这套房子就定下来吧。”曹月苹道:“你们住这,进进出出的,可得注意点影响。这院里全是离退休的老头老太太,没事就爱瞎叨叨,回头影响到我家可不好。这样吧,我呢,隔三岔五的也来看看,也可以帮你们收拾收拾。”按理说,房东把房租出去了,就不该再来房里了,可是,面对这样一位女房东,孙诚想,你来的次数越多越好啊。当即爽快地答应了。

  当下,孙诚交钱,签了合同,这房就算租下了。

  留下女房东收拾屋子不提,孙诚等人又驱车赶到第二家。

  这第二家房子坐落在东区花园,这是一个很大的社区。

  上了楼,进了门,房东也是位女的,正在等着他们。

  孙诚一见那女房东,心里就是一跳,这不是他中学同学杨大风的母亲周艳娥吗?

  孙诚今年三十四岁,他同学杨大风与他同岁,细细一算,周艳娥今年应该已经年过六十了。十几年没见,她的模样没太大变化,看上去仍然是四十几岁。

  孙诚确认她就是周艳娥,不由得鸡巴隐隐有些发硬。

  说起来,这周艳娥中等个头,身高约1米63,姿色并不十分出众,但她长得很端正,圆圆的脸,模样有些娇憨,闪亮的眼睛闪烁着浓烈的欲望。她穿着毛衣,可以看得出来她的乳房很丰满,当年上中学时,孙诚经常到她家里去玩。夏天时,他可以看到她的腿和脚,周艳娥的大腿非常丰满,她的皮肤不算白,但她的脚却长得很白嫩,艳光逼人。

  孙诚一直觉得这个阿姨很性感,尤其他在同学杨大风房间里看到杨大风为他母亲画的一副裸体素描之后。杨大风在大学里是学设计的,素描功底不差,他为周艳娥画的素描可谓栩栩如生。画中,周艳娥的阴毛很多,而且朝前撅着。

  周艳娥是个初看并不很出众的妇人,但和她待得越久,就越能感觉到她的性感,感觉到她的炽热的欲望。

  孙诚暗想,周阿姨能光着身子让她儿子写生,莫非她母子也和自己与母亲一样……为了能多看到周艳娥,他经常到杨家去玩。

  孙诚高三那年春节,年初二,他来到杨大风家玩,和杨家一起打麻将。杨家四口人,周艳娥,她的大儿子杨大风,二儿子杨大雷,还有小她一岁的丈夫。孙诚趁着打麻将的机会,好几次摸了周艳娥的手。周艳娥的手软软的,摸起来手感舒服极了。

  心猿意马的孙诚很快输光了钱,败下阵来。在一边旁观的杨大风的父亲接替他上了阵。杨大风他爸是个大学老师,经常出国。周艳娥家就住在杨老师所在学院的家属区里。

  孙诚到处乱转,趁着杨家全家都在聚精会神地打牌,他溜进了周艳娥夫妇的卧室。在周艳娥的枕边和沙发上,孙诚看到了令他心跳的好东西,周艳娥脱下未洗换穿的肉色丝袜。他想,看来周阿姨和自己的妈妈孙月凤一样,都有随手乱扔丝袜的可爱习惯。

  那时,裤袜还未流行,淫城的性感妇人穿的多是长筒丝袜和短丝袜。孙诚从周艳娥的枕边拿起一只肉色短丝袜,又在沙发上拿起周艳娥一只肉色长筒丝袜,把两只丝袜发黑的袜尖并在一起,放在鼻子下使劲地嗅着。周艳娥发黑袜尖醉人的异香被他深深吸入大脑。想着周艳娥那艳光四射的白脚,孙诚的鸡巴不可抑制地硬了起来。

  一边怕被发现,提心吊胆;一边又难以抵挡丝袜的诱惑,使劲地嗅着。就这样,孙诚的鸡巴越来越硬。

  那天走时,孙诚偷走了周艳娥一只肉色短丝袜,回到家后,他嗅了那发黑的袜尖多少次啊,他一连嗅了那丝袜好多天。后来,他又偷了周艳娥穿过未洗的好几只丝袜,有短丝袜,也有长筒丝袜。

  后来,孙诚上了大学,参加工作,和杨大风一家渐渐失去了联系。他的精液主要都射入了他母亲孙月凤的阴道,但他有时也会想起那位模样有些娇憨的周阿姨。

  就在大学毕业后不久,孙诚听到了有关周艳娥的一个香艳消息。

  事情是这样的。

  一个秋日的下午,天色昏暗。

  在某学院任教的杨老师又出国去了。

  杨家夫妇的卧室里,拉着窗帘,屋里传出妇人的呻吟声。

  当时四十几岁的周艳娥一丝不挂,正撅着屁股跪趴在床上,大儿子杨大风跪在妈妈屁股后面,正挺着鸡巴从后面奸污妈妈,把妈妈奸得不停地叫唤。

  刚才,他又在给母亲画裸体素描,画着画着,被母亲肉感的身子吸引得早已心猿意马的杨大风,扔下画笔,扑到妈妈身上。

  周艳娥正坐在床上,供儿子画画。儿子猛扑过来,一把抓住她的乳房。周艳娥的乳房很丰满,奶头子大如葡萄。杨大风叼住妈妈的奶头使劲地吮吸。周艳娥被弄痛了,她忍不住叫道:“大风!轻点,你把妈妈弄疼了!”杨大风硬着鸡巴,一边吮吸妈妈的奶头,一边热烈地揉摸妈妈的乳房。

  杨大风经常和孙诚一起看黄色录像,对里面的动作非常熟悉。他躺在床上,让妈妈吮吸他的鸡巴。

  周艳娥也经常和儿子一起看黄色录像,当然对各种姿势也不陌生。她跪在儿子身体上方,弯下腰,低着头,大口吮吸儿子的鸡巴。与此同时,她的屄眼坐在儿子的嘴上,杨大风伸出毒舌,贪婪地舔着妈妈的屄眼。

  杨大风的鸡巴被母亲吮吸得舒服极了,他尽情地舔着母亲的屄眼。周艳娥的屄眼被儿子舔得痒得受不了,淫水直流,都被儿子吃了下去。

  杨大风吃了母亲的淫水,鸡巴更是硬得厉害,杨大风很瘦,他的鸡巴也不太粗,但却很长,直直硬硬地象根铅笔。

  风骚的周艳娥吮吸着儿子的长鸡巴,心里真想被这根长鸡巴狠插,她心里发痒,淫水流得更多,吮吸儿子的鸡巴也更起劲了。她的屄眼被儿子舔得痒得受不了,她忍不住不停地叫唤着,那叫声实在性感。

  周艳娥的阴毛非常浓密,软软地压在儿子的脸上,她的屄眼湿热湿热的,非常柔软。杨大风亲吻着母亲湿热的屄眼,感觉非常刺激。他按捺不住,竟使劲吮吸起妈妈的阴蒂来。周艳娥已经肿胀起来的阴蒂极其敏感,哪里受得了被儿子吮吸?她忍不住失声嚎叫起来,大股大股的淫水涌出,流到儿子嘴里。她被儿子舔屄舔得达到了高潮!

  杨大风再也按捺不住了,他挺身坐起,命妈妈撅着屁股跪趴在床上,他跪在妈妈屁股后面,从后面将长鸡巴戳入了妈妈的屄眼,直捣子宫。

  周艳娥的子宫被儿子一次次地快速刺戳,被戳得很疼,她又喜欢这样被儿子糟蹋,于是,她忍不住发出声声嚎叫。

  看着妈妈不断颤动的肥嫩的屁股,杨大风不禁挥手猛击妈妈的屁股,一边使劲将长鸡巴朝妈妈屄眼深处狠顶!

  周艳娥被顶得娇声颤颤,欲仙欲死。

  她忍不住叫道:“大风!顶死我吧!顶死妈妈吧!妈妈,不要活了呀!”见妈妈被自己操成这样,杨大风顶得更加凶狠,周艳娥叫得更为凄惨。

  正在她母子俩乱作一团之际,谁也没想到,周艳娥的二儿子杨大雷逃课回来了。

  那年,杨大风大专毕业,没有找到工作,正在家待业;杨大雷正上高中。这个孩子比他哥哥还要瘦,他哥虽瘦,个子却不低,有一米七多;杨大雷则十分瘦小,身高只有一米六。他学习不好,性格内向,在班上没什么人理他,老师也不喜欢他。

  今天下午,又是连着两节他头疼的物理课,他实在听不下去,就在课间时偷偷溜了号。

  他没什么朋友,逃了课,只有回家去。

  他拿钥匙开了门,就听见母亲的嚎叫声。他站在母亲卧室的门口,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此时,周艳娥正被杨大风顶得连声嚎叫,已经支撑不住了。她原本还用手支撑着上身,此时支撑不住,脸贴床上,撅着屁股,被儿子操得嚎叫不绝。

  杨大风越操越快,长鸡巴迅速地一次次戳入妈妈的屄眼深处,直刺妈妈的子宫。妈妈的淫叫,鸡巴在妈妈屄眼里的快感,这一切都使得杨大风倍感刺激。

  终于,他大声吼叫着,精液狂射,猛烈地射入妈妈的子宫深处!

  周艳娥瘫在床上,杨大风压在她后背上,不停地喘息着。

  过了好一会儿,母子俩才缓过劲来。她母子这才发现怔怔地站在门口的杨大雷。周艳娥羞愧万分,简直无地自容,一时间百感交集,竟哭了起来。

  杨大雷呆呆地站了一会儿,一扭头,跑出了家门。

  周艳娥怕二儿子受不了如此强烈的刺激,怕他有什么闪失,伟大的母爱,使她忘记了羞愧,急忙草草穿了衣服追了出去。

  周艳娥穿衣服出去,已不见儿子的踪影了,匆忙间,她只穿了衬衣和三角裤跑出去,家属院的人们都指指点点,男人们趁机大饱眼福。

  周艳娥只好回到屋里,让大儿子快去找弟弟。

  杨大雷跑到爸爸的教研室,他爸出国讲学去了,当然不在,他就把妈妈和哥哥的事告诉给了爸爸的同事。

  这件丑事就在学院里传开了。

  周艳娥是学院附属工厂的女工,这下,只好提前办了退休,不去上班了;杨大风本来就在找工作,索性离开淫城,去深圳闯荡。

  杨大雷从爸爸在教研室的抽屉里拿了一些钱,到了省内其他城市,在外面流浪。他妈妈到处找他,都找不到。

  直到钱花光了,杨大雷才回到家里。这时,杨大风已经走了。

  杨大雷整天躺在床上,如同死人,两只死羊眼死死盯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周艳娥天天以泪洗面,劝他起来上学去。他就是不应一声,除了吃周艳娥给他喂的饭,还有上厕所,他基本就跟个死人一样。

  这一天,周艳娥又坐在儿子身边,一边给他按摩,一边发愁地想:这孩子不是废了吗?她一边想一边按摩,无意中碰到了儿子的鸡巴,谁料想,一语不发的杨大雷,鸡巴竟直直地撅了起来。

  周艳娥吃了一惊,揭开儿子的大裤衩一看,没想到这孩子的鸡巴真不小。看见大鸡巴,已经多日没有被男人插的周艳娥忍不住有些春心荡漾。她想,能不能用这办法,把儿子激活……嗯,就试一试。她打定了主意,便用她那充满母性的柔软的手,抚摸起儿子的鸡巴来。

  在母亲温柔的抚摸下,杨大雷的鸡巴越来越大了,周艳娥看在眼里,心头乱跳,实在喜欢,忍不住竟低头大口吮吸起来。在妈妈的嘴里,杨大雷的鸡巴越来越大,到后来,竟壮大成一条又粗又大的大鸡巴,十分粗壮!

  周艳娥的嘴已经容纳不下了,只能吮吸儿子大鸡巴的上半截,没想到瘦小的杨大雷,竟是人小鬼大。他的大鸡巴被妈妈吮吸得十分舒服,多日不发一言的他此时也禁不住哼出了声。

  见儿子终于出声,周艳娥更觉得自己这个方法有效,越发起劲地大口吮吸儿子的大鸡巴。

  杨大雷突然说道:“妈,把衣服脱光!”周艳娥没想到多日失语的儿子一张口竟是此话,但此时她也不再多想,只要儿子能恢复,让她干什么都行,儿子如此都是她造成的,她对不起儿子。

  她脱光了衣服。杨大雷突然起身,扑到妈妈怀里,狠咬她的大奶头子。周艳娥疼得尖声惨叫起来,但她没有挣扎,忍着疼,任凭儿子撕咬她的奶头。

  杨大雷咬过了瘾,又道:“爬着!”他本来话就少,此时更是简短。

  周艳娥照着他的意思,跪趴在床上。杨大雷学着那天杨大风的样子,跪在母亲屁股后头,挺着粗大的鸡巴,从后面捅入了妈妈的屄眼。

  杨大雷的大鸡巴又粗又硬,直捣妈妈子宫。周艳娥一是一下子受不了,再者是淫性发作,忍不住叫了起来。

  杨大雷一下一下地顶妈妈的屄眼,虽然缓慢,势头却格外沉重,重重地撞击妈妈的子宫。周艳娥不停地叫唤着,忍受着儿子大鸡巴的重击。

  杨大雷的鸡巴实在太过粗大了,捅入妈妈的屄眼,把周艳娥的屄眼塞得满满的。周艳娥的屄眼胀得难受,令她有一种沉沦的感觉,她忍不住拼命嘶叫起来,而每当儿子的大鸡巴拔出去时,她又感到空虚,急盼他的大鸡巴再捅进来。儿子的大鸡巴再次捅入,她屄眼又被塞满,胀得她忍不住使劲地叫唤。

  渐渐地,杨大雷越捅越快,周艳娥渐渐吃不住劲,被二儿子操得瘫在床上,脸贴床面,屁股高高地撅起,被操得不住嚎叫。

  杨大雷粗大的鸡巴一次次重重地捅入妈妈柔软的屄眼,实在是舒服极了。他突然弯下腰,伸手到妈妈身下,死死抓住妈妈的乳房,同时把大鸡巴使劲地顶在妈妈的子宫口上。周艳娥疼得失声惨叫起来。她一面嚎叫,一面忍不住扭动着屁股,不住地用她的屄眼来摩擦爱抚她儿子的大鸡巴,这真是个性感的淫妇啊。

  杨大雷的大鸡巴在妈妈屄眼里,被妈妈的屄裹得紧紧的,他的大龟头被妈妈温柔的屄眼夹磨得实在舒服极了,突然,他后脊背一阵发痒,他大声吼叫着,精液猛烈地发射出来,统统射入妈妈的屄眼深处。

  由于杨大雷向他爸的同事说了他妈和他哥的事情,所以全院都知道了这件丑事,往后就经常有人偷听杨家的动静,结果又发现了周艳娥和她二儿子的丑事,好在时代越来越进步,此事后来大家也就渐渐习以为常了。周艳娥长期与二儿子交配,理由很简单,如果她不让二儿子操,二儿子就又会一语不发象个死人。

  后来杨老师回国,慢慢知道了一切。他深爱他的妻子,也就默许了她和二儿子继续交配。

  想起以前的种种往事,看着眼前风艳依然的周艳娥,孙诚按捺不住道:“周阿姨,您还记得我吗?”周艳娥已经不认得已近中年的孙诚了,她看着孙诚,疑惑地问:“我眼拙,这位先生您是……”孙诚激动地说:“我是您儿子杨大风的同学孙诚啊!”周艳娥又惊又喜:“哎呀,是你呀,你的变化可太大了,十几年没见,我可真是认不出来你了。那年过年,你还到我们家打过麻将呢。”看到孙诚,周艳娥一下子想起了以前的种种往事,她的心乱了,再也无心房子的事,拉着孙诚,问起他这十几年的情况。

  孙诚道:“阿姨,你的房子我租了。”然后,说起了这些年的情况。

  第35章同干母女两

  还是一年前的事情了,当时是夏天。那天我到淫城去办事,由于事情较多,办完事后天已经黑了,结果找了四五家旅社都没有床位了。这时候天下起雨来,我看到对面还有一家小旅店,就一头撞了进去。旅店里还有两位女旅客在央求老板娘给找个地方,老板娘还在考虑,又见我来了,就说:“你们看,天下这么大的雨,要是真把你们赶出去,也太有点狠了,但是床位真的已经满了。”那两位女旅客,年长的那位看上去不过三十七八岁,身材丰满,皮肤白嫩,颇有几分姿色。年少的那位十七八岁,亭亭玉立,很秀丽,很文静。两个女人都穿着裙子,年长的那位穿的是黑裙,年少的那位穿的是绿裙,两人还都穿了肉色的丝袜。年长的脚上穿的是高跟凉鞋,年少的脚上穿的是半高跟的布鞋。

  我平时就喜欢女人的美腿和美足,尤其是穿了丝袜的美腿和美足,我更是喜欢得死去活来。现在见到这两个女人的美腿秀足,也忘了找不到旅店的烦恼了,一双眼睛频频地往下面光顾。这时候老板娘问道:“你们三人认识?”中年女人问道:“认识怎么样?不认识怎么样?”老板娘说:“如果你们认识,到可以给你们想想办法。”中年女人说:“我们一起来的当然是认识了,这位是我的女儿,这位是我的表弟。”老板娘说:“那就好办了,我后面有个仓库,装了一屋木板,给你们铺一张凉席,对付一宿行不行?”中年女人一双美目向我瞅来,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有这样的机会跟两个穿丝袜的美女同居一室,那真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呀。我连忙说:“好呀好呀。多少钱?”老板娘说:“每人五元,三人十五元。”其实像这样的旅店在当时每个铺的价位不会超过三元钱的,老板娘要这么多钱,分明是敲竹杠。中年女人正要争辩,我立刻掏出十五元钱给了老板娘,说:“好了,好了,住下了。”那间仓库很少,里面堆了一米多高的木板,上面亮着一盏昏黄的电灯。一张凉席往木板上一铺,四周几乎没有空间了。有这两个女人相伴,我到希望空间越小越好。我们往凉席上一坐,中年女人立刻掏出十元钱来还我,我拒绝了。我说道:“我们本来素不相识,但是今天晚上能同居一室,这是缘分呀,再也不要提什么钱不钱的。”中年女人显得很感动,连连点头,接着我们就相互作了自我介绍。中年女人姓刘,说是让我叫他刘嫂。那少女十八岁,叫杏儿,是刘嫂的女儿。

  刘嫂告诉我,她和女儿来到市里是上访的。七年前她的丈夫给大队采石头,被哑炮轰残废了,下肢不能动,成了废人。大集体的时候大队给包一人的工分,但是现在没有工分了,土地下放了,丈夫的事情就没有人管了。她找了乡里、县里,都迟迟得不到解决,所以就到市里上访了。

  我听了后十分同情,帮他们狠狠骂了乡里、县里的那些官僚,引起了刘嫂的共鸣。很快我们就无话不谈了,好像认识了多少年一样。

  在我们谈话的时候,杏儿只是静静地听,安静得像一滴水,看着她那美到极致的样子,我一次次的心猿意马。这时候杏儿将脚上的布鞋脱了下来,侧身躺下了。

  由于杏儿穿的是布鞋,不透气,再加上可能今天走了不少路,所以她的丝袜的底部被汗水沁透了,还有些污渍。一伸脚,散发出很浓重的脚部特有的汗酸和汗臭的气息。刘嫂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女儿是汗脚,走了一天路,脚脏死了,又没法洗一洗。”我说:“我们都这样熟悉了,又有缘分同居一室,不妨跟你说实话。我喜欢女人的脚,也喜欢女人的脚发出来的味道。这种味别人闻着是臭的,我闻着也是臭的,但是我喜欢这种臭味。闻着这种臭味,我觉得比什么都好闻。”刘嫂听了这话“咯咯”地笑了起来,说道:“你这人真有意思,脚味有什么好?”我说:“你要是不相信,我做给你看。”刘嫂好像从我的话里听出了什么意思,脸一红问道:“怎么做?”我一把捉住了刘嫂的两只脚,低下头就亲、就舔、就闻,刘嫂象征性的挣了一下后,那对脚就乖乖的不动了。我先是轻轻的在她的脚背上抚摸着,然后手指轻掐着她的脚趾根,脚趾缝,又用拇指按住她的脚心,其余四指按住她的脚背,一下轻一下重的揉捏着,轻声说:“嫂子,跑了一天挺累的,这样好不好?”她舒服得发出了低低的哼哼声,听我这样问,点点头说:“嗯,舒服,你媳妇真有福气,是不是经常给她这样弄?我可是第一次有人稀罕我的脚。”给她捏了一会,我的手开始慢慢的往上移动,移动到大腿根,再沿着她的内裤的边沿轻轻的抚摸。她的呼吸颤动起来,呢喃着道:“老弟,嫂子自从你大哥伤了后,就不知道当女人什么滋味了,心里闷着一团火,你可不要给嫂子把这团火燎起来呀。”我说:“嫂子放心,只要你愿意,我能给你撩起来,也能给你浇灭。”她说:“嫂子有什么不愿意?嫂子都比你大十几岁,你不嫌?”我说:“我喜欢嫂子这样的成熟女人,有味道。”说着我就给她把丝袜从大腿根慢慢地撸了下来,一双丝袜就成了两只很有弹性的圆环,显得很性感。刘嫂的脚胖嘟嘟的,白白嫩嫩,我捧着她的脚里里外外舔了一个遍,连脚趾丫也没有遗漏,又把脚趾含到口中吮咂,那咸咸的味道是太美妙了。

  然后我给她往下脱裙子,她连忙抬起屁股应和。我沿着大腿一路往上舔,当舔到大腿根的时候,我闻到了从刘嫂的神秘的地方散发出来的腥臊气息。我没有在这里多作停留,就一下子将整个身体赴在她的身上。这时候我发现刘嫂已经不知什么时候将上衣的扣子解了,胸前的小衣服胀鼓鼓的。

  在那个年代里,农村的女子还没有戴乳罩的习惯,胸前穿的是一种没有领子的小衣服,一般是用白色的棉布、或者尼龙布缝制的,胸前有一派扣子,一般有五到六枚。其实戴乳罩可以将乳房衬托得更加尖挺,而穿这种东西是为了掩饰自己的坚挺的乳房。

  我也没有理会她的紧身小衣服,将胸脯紧紧挤压着她那柔软的胸脯,开始同她亲吻。我们热烈的吻了好久,我对着她的耳朵问道:“你说你女儿睡了吗?”她也悄声说:“她也老大不少了,什么事情都懂了,你说她能睡着吗?”我说:“那我们守着她的面干总不好吧?”她说:“不守着她又有什么办法,我们没有地方呀。”我说:“她听了会受不了的,过一会我去也安慰安慰她吧。”她摇摇头说:“不行,不是黄花闺女,将来嫁人要受数落的。”我说:“我就是亲亲她,摸摸她,不会来真的,还不行吗?”她说:“好吧。你想这样,我不忍心让你不高兴。”我问道:“那她能同意吗?”刘嫂说:“杏儿是个听话的孩子,很温顺的。”得到了刘嫂的承诺,我高兴得都快晕过去了,迅速的扒光了她的衣服,热烈而又一丝不苟的用口用手在她的乳房、阴部做足了功夫,伴随着刘嫂的浪叫声,一股股淫液喷向了我的口腔,刘嫂达到了高潮。

  我还没等他歇过气来,一手握住了她的一支脚,跪在她的胯间,猛烈的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温暖、她的粘滑、她的包容给了我无限的快感。完事后我们紧紧拥抱着,她幽幽地说:“大旱七八年,一下子滋润透了。没有想到做女人会这样舒服的,现在就是死了也不抱屈了。”休息了一会,我就离开刘嫂,趴在杏儿的脚下。我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小脚,问道:“小妹妹,你睡了吗?”杏儿没有回答,但是她的呼吸开始颤抖起来,虽然闭着眼睛,但是那长长的眼睫毛却不由自主地颤动。我捧起她的脚来,嗅着这浓重的味道,觉得这味道好美好美。我把她穿着丝袜的脚尖含到口中吮咂,这时候她的身体开始扭动起来,口中呢喃着:“不要,不要……”但是并没有挣扎。我专着地玩着那双穿着丝袜的美脚,用我的惯用的方法给她的抠搔揉捏着,她越来越放松了,一双脚乖乖地任我受用。我说:“好小妹,用你的脚丫揉揉我的脸吧。”杏儿娇羞的脸上显过一丝微笑,一双美丽的黑眼睛朝我眨了眨,便将两只脚都抬了起来,用两个脚心抱住了我的双颊,并且轻轻地按揉。

  她的脚心热乎乎的,并且有丝丝的原味不断的传到我的鼻孔,我的情绪又开始了高度的亢奋,多么想扯掉小美女的全身衣服,并且进入她的身体,我相信是不会遇到拒绝的。但是我没有,理智告诉我不应该伤害这个纯洁的处女,况且我还和她的母亲有言在先。

  再看刘嫂,正饶有趣味的看着女儿的一双脚在我的脸上蹂躏,我说道:“刘嫂,你该给我降温了吧?”刘嫂把下身靠近我,双脚抱住了我的腰。我一手握住了杏儿的一只脚,同时将她的另一只脚的脚尖含在口中,腾出一只手去摸刘嫂的下面。刘嫂呻吟着说:“很多水,你进来就行了。”我一边同刘嫂性交,一边含着她女儿的鲜美的丝袜脚,那份冲动和激情,简直无与伦比。在我和杏儿的母亲做的时候,杏儿的身体开始了扭动,手也不知不觉的向自己的下面抠去。于是我一边用力撞击着刘嫂,一边给杏儿抚摩大腿,当我抚摩到她的大腿根的时候,我发现杏儿的内裤已经完全湿透了。

  正想进一步动作,但这时候刘嫂开始全身颤抖,我知道她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就放开杏儿专着地应付着刘嫂,不过口中依然含着杏儿的脚尖。刘嫂大叫着到达了快乐的颠峰,我却还没有射。当刘嫂蜷缩在一边轻声呻吟的时候,我看到杏儿的一双娇俏的美目热切地盯着我,小嘴蠕动着仿佛要说什么。

  我放下她的美足压在她的小巧柔软的身体上,双手抱住了她的脖子,这时候我们的脸上下靠在一起,我闻到了她的发香,以及少女身体上的肉香。那是一种不同于脚的味道,但是却别有一番滋味。我亲了她一下,问道:“小宝贝,你要说什么?”杏儿娇羞万状的用很低的声音说:“我也要哥哥在我的全身亲……”很快杏儿在我的服侍下就像她的母亲一样全身赤裸了。我看着几乎是并肩躺在我面前的母女俩,感觉就好像是在梦中。

  天哪,多美呀!一个丰满,一个娇小;一个处于满足过后的松弛,一个正在亢奋中。杏儿的一对小乳房高高地耸立着,嫩红的小乳头象两枚红宝石一样分别镶嵌在两只乳房的顶端。

  我兴奋异常,扑上去热烈而又是细心的享受着。我的舌头在她那从来无人涉足的美妙的地方旅游,时而缓缓游荡,时而狂烈的奔跑。一来是为了满足少女的身心,二来那纯洁的身体也给了我耐心,总之我用尽了浑身的解数。

  杏儿扭动着身体,一开始只是粗重的喘息,后来就呻吟,再后来就开始浪叫起来,喊着:“大哥,舒服,舒服呀!”就这样在我的舌头的服侍下杏儿到了高潮,一股爱液直喷进我的口中,多么美妙的琼浆玉液,我一点也没有浪费,全部吞咽了。接着我就给她脱下丝袜,先将她那两只小小的秀气的小脚握在手里,正好盈把。我开始用她的脚安慰着我的激昂的小弟弟,她也主动地配合。

  最后我激射而出,射了杏儿一身,肚皮上、乳房上、嘴唇上都有。我拉起刘嫂,指了指她女儿身上的精液,她到善解人意,伏下身子一点点舔去了女儿身体上的精液。当舔到女儿嘴角的时候,她还亲了女儿一下。

  然后她搂住了我说:“世上只有想不到的丑事,没有做不出来的。要是没有今晚上的经过,打死我也想不到我会和女儿一起招呼一个男人。”那天晚上我左搂右抱,几乎一夜没睡,上来兴致了就用舌头安慰十八岁的小妹妹,然后再在她母亲身体上体会高潮,最后也不知道做了多少次。

  天快亮了的时候母女俩睡了,我也打了个盹。上午我起来的时候两人还睡的好香。我出去到商店里买了两双长筒丝袜,两条内裤,一双半高根布鞋。她们起来后我就让两人换上新买的鞋袜,说我要拿了她们的鞋袜内裤留着纪念。

  刘嫂说:“你看我们都什么关系了,你要这些东西给你就是了,还用买新的换?”我说:“总不能让你们赤着脚,不穿内裤出门吧?”刘嫂笑了,说:“是呀。”这时候杏儿低声浅笑着说:“不要让嫂子见到了,如果让她见到了,看你怎么办?”我说:“老婆知道我的爱好,不管我的。”刘嫂说:“真是好老婆,要不是这样好,我就挑拨你打离婚,我当你的丈母娘。”杏儿一听,脸立刻变的通红。

  整个上午我都带着这对情人逛商店,给她们买了许多礼物,虽然都是一些廉价的东西,没花多少钱,但是看得出来,她们都十分高兴。中午一起吃的饭,吃过以后就一起到汽车站坐汽车。由于我们不是一条路的,我要先走了,等我将要登上汽车的时候,看到刘嫂的眼里流露出真诚的留恋,而杏儿则干脆捂着双眼流下泪来。

  车开了,我心里总感觉好象忘了什么事情,但一时也想不起来。等车开了有十几分钟,我突然想起我们之间居然没有相互留个地址。我简直懊悔极了,喊停车,连忙下车,等了一会等来一辆出租,直奔车站。但这时候刘嫂母女已经坐车走了。

  现在事情已经过去十几年了,说实话,在这些年中,曾和好几个女人有过激情的幽会,但是总找不到和刘嫂母女的那种感觉。思念她们的时候,我就拿出她们的丝袜鞋子以及内裤把玩,睹物思人,只有更添思念之情……妈妈在睡梦中发出呻吟声,可能是被我吮吸得很舒……

    字节数:19317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