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情色笑话  »  那一夜
那一夜

我叫小彩。我的身高158 、体重47,三围是32c 、22、33,身材是属於娇小型却又很匀称的那一种。虽然不算很漂亮,却是属於可爱型的,而且我走起路来腰挺得很直,看起来胸部会很挺,臀部也就特别的翘。

  在我十六岁那一年,我们全家住在一栋公寓的顶楼。我家有四个人,分别是爸、妈、我弟弟和我。

  在我们家的楼上有一间顶楼加盖,住著三个年约二、三十岁的男子,每天当我放学回家时,他们总会在楼梯口蹲著抽烟,并且对我说一些不堪入耳的话,例如像「你的奶子很大」或是「小淫娃」之类的,而我都是直接将大门关上,不理他们。听爸说他们三个平时在工地打工,整天无所是事,而且他们是房东的亲戚,管也管不了,讨厌…

  其实,我也不是那麽讨厌他们啦,反而在他们叫我小淫娃的时候,我会有一种兴奋的感觉,也许是因为我有点好色吧。而且当他们说我的身材的时候,我还有一点高兴哩!只是我也很怕他们真的对我做出什麽,我还不想失去我的处女ㄟ。

  有一个星期六,爸要出差到下礼拜才回来,妈则跟她的朋友出去旅游,而我那可恶的弟弟本来要留在家陪我的,但他竟然偷溜到同学家去住了,结果家里只剩我一个人了。晚上九点多,我正看著电视,突然想喝个饮料「唉,如果那个死弟弟在,就可以叫他帮我跑腿了。」,现在只好自己去了。

  因为天气不错,我只穿了一件白色的ㄒ恤加牛仔短裤,那件ㄒ恤很薄,我的淡蓝色半罩式胸罩看得很清楚,只是我也不在乎。我到楼下的7-11买了一罐红茶就上楼了。

  就在我走到家门口时,我突然感到有人在看我。我回头一看,原来又是楼上的那三个男的坐在楼梯上抽烟,他们一看到我回头,就赶忙转过头去。我有一种不安的感觉,赶紧将门打开。

  就在我打开门的同时,我听到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我还来不及开口的时候,有一只大手捂住了我的嘴,同时抱紧了我的上身,另一个人将我的双脚抱起,我就这样一边挣扎、一边被他们抱进家里,捂住我嘴的那个人对第三个人说:「喂!

  阿祥,把门关上!」那个叫「阿祥」的则在我们都进门时,将大门反锁住。

  接著,他们将我抓进我的房间,并将我丢到床上,我赶紧退到房间的角落,并大叫:「你…你们干什麽?!」那个刚刚抱住我大腿的说:「嗯?干什麽?」他转头对那个刚刚捂住我嘴的人说:「喂!大只仔,我们要干什麽?」,「大只仔」看著我说:「干什麽?干你ㄚ!建仔你先上。」我吓的大叫:「不…不要过来ㄚ!!」这时他们都已经把上衣脱掉了。我观察了一下,那个叫大只仔的最壮、其他两个还好,但是都比我高了最少一个头,我想逃掉已经是不可能的了,我决定先吓吓他们:「喂!我…我爸妈他们等会儿就回来了,你们…你们休想伤害我。」那个叫阿祥的说:「嘿嘿…回来?等他们回来,你早就不知道被我们轮奸几次了。」我登时慌了,心想:「怎麽办、怎麽办?」。

  然後,建仔走过来抓住了我,并把我又拖到了床上,我再怎麽用力挣扎也是没用。我一被丢到床上,他们三个就压住了我,建仔用一只手扣住了我的双手,并开始强吻我,还用舌头在我嘴里不停的翻搅。而他的另一只手把我的ㄒ恤翻开、并透过胸罩搓揉我的胸部。我受不了这样的刺激,不停的扭动著身体,但他们很快就制伏了我。

  大只仔将我的牛仔短裤脱掉,并用他的大手抚摸我的大腿内侧。突然有一股冰凉的液体泼在我的身上,原来是阿祥将我刚买的红茶倒得我满身都是,并说:「哎呀!这样怎麽可以呢?我来帮你舔乾净吧!」,这时我的胸罩已经被建仔脱掉了,在湿透了的ㄒ恤下,我尖翘的乳头看起来特别明显,阿祥掀开我的上衣,并且二话不说就开始吸吮我的乳头,「ㄚ!!……唔…不…」我忍不住开始呻吟了起来。

  大只仔听到我的呻吟,就淫笑道:「嘿嘿!这小淫娃开始兴奋了。接下来有得爽啦!」。

  他开始隔著内裤舔著我的私处。这时我们四个身上都只剩下内裤了,我夹紧了大腿想阻止他的行动,但他却用力的分开我的大腿,并将我的内裤脱掉。「啊!

  ……」我已经放弃了抵抗,大只仔直接的舔弄著我的肉缝,并用手玩弄著我的阴核。

  我兴奋的不停流出淫水,建仔和阿祥把他们的大肉棒掏了出来,并命令我帮他们口交,他们两个的阴茎都好粗好长,我想最少有十五公分,根本不是我能塞进嘴巴的尺寸,我只好像舔冰棒似的、分别舔拭著他们又硬又热的大肉棒,还用手上下套弄著,阿祥似乎很舒服的说:「对!就是这样…小淫娃,你把老子弄得越爽,等下就得有你享受的。」。

  这时大只仔说:「好!我看你也够湿了。」他将内裤脱下,而他的超大尺寸肉棒也弹了出来,天哪!他的阴茎果然是三个人里最大的,我猜超过了十八公分,而且好粗。我害怕的双脚乱踢,但他马上抓住了我,并说:「来吧!好好享受我的「巨无霸热狗」吧!」

  他缓缓的将他的大肉棒插入我初经人事的娇嫩花蕊,才刚放进了一半,我就痛的大叫:「啊!!!不…住手…我受不了啊!」,这时建仔将他的肉棒塞入我的小嘴,防止我叫的太大声。这样我再痛也只能发出「唔…哦…嗯…」的声音。

  当大只仔将他的阴茎完全放进我的小穴时,我已经痛的发不出任何声音了。接著他开始在我小穴里抽动,每次都是抽出到只剩一个龟头在里面,再狠狠的插入,并且慢慢的加快速度。他还一边用淫秽的口吻说:「哦哦!!!这小淫娃夹的我好紧啊!真爽!」,建仔也开始在我的嘴里进出,并对我说:「嘿!你的嘴也真小,我被你含的好舒服!」,阿祥则抓著我的手帮他打手枪。

  我的嘴和花瓣同时受到他们凄惨的蹂躏,身体好像完全变成了男人发泄性欲的性器官了,但是他们无比粗暴的动作,却将我慢慢的推向快感的巅峰。粗大的阳具在我的舌头上磨擦,又不时的深入我的喉咙,带给我一种前所未有的特殊感受,小穴里更像是有一根又热又烫的钢棒在里面进出著。阴道内原先的痛楚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阵阵强烈的快感。

  我忍不住抓紧了手中阿祥的肉棒,而他似乎受不了了,喊著:「啊!!要…要射出了!!」,并将一股股热热的精液射在我的脸蛋上。接著建仔也受不了我的吸吮了,他快速的在我嘴里抽插了几下,然後将阴茎抽出,开始在我的身上射精,他的精液量好多,射的我满身都是。

  大只仔把我的双脚架到肩膀上,抓紧了我的腰开始用力抽送,我随著他的动作不停的大声淫叫:「喔!!…嗯…唉呦!…ㄚ!!!」,每当他一用力顶进我的里面,就有一阵强烈的快感刺激著我,他说:「怎麽样,小淫娃,我这样搞你爽不爽啊?」「ㄚ!…好爽喔!大哥哥!再…再快一点…ㄚ!!!」,就这样,我被他送上第一次的高潮。

  在我还沉醉在高潮的快感时,大只仔将我抱了起来,开始由下往上用力的顶我,这样的姿势让他的阴茎更加的深入我:「啊…啊…啊!!…」,我的花瓣正因为高潮而猛烈的收缩著,他於是更加激烈的在我体内抽送,阿祥在听到我淫荡的叫声後,又开始兴奋了起来。他将他重新勃起的阴茎抵著我的小菊花洞:「啊!…你…你要干什麽…唔…哦!…」但正被大只仔狂猛抽送著的我,根本不能阻止他接下来的行动。

  他把肉棒慢慢的滑进我紧紧的肛门,我感到一阵比刚刚被破身更强烈的痛楚,而他的阴茎已经全部塞满了我的後洞。他们开始在我体内一快一慢的抽动著,大只仔抓住我的臀部、阿祥用力的揉捏我的奶子「不要,……不要啊!喔……啊……」,我的前後同时传来强烈的快感和痛楚,我陷入了一阵迷乱中「啊!……不…不要ㄚ…喔!!…求你…」。他们这样干了我大约二十分钟,接著,他们几乎同时的往我身体用力一顶「啊!!……」,我只觉得有两股热流灌进我的体内,我又达到了第二次的高潮了。

  在他们两个从我体内抽出时,白浊的热精从我的前後洞流出,刚刚在休息的建仔马上过来接手干我。他要我趴下,接著从我後面狠狠的插入「唔……呀……」,我就像只母狗一样被大肉棒猛烈的进出,我的两个奶子被干的不停晃动。这时大只仔开始在我的房间翻箱倒柜,并从我的衣柜里拿出了一件连身式泳衣。

  我正在自己的房间里,被陌生人用背後式干著「啊……啊……噢……」。而刚刚玩过我的两个男人则坐在旁边欣赏,他们还不时的说一些淫秽的话来羞辱我:

  「小淫娃、快!扭动你的腰!你平常走路不是很会摇吗?」「喂!建仔!人家小淫娃嫌你不够用力啦!」,我已经被干到不行了,只能发出「哼……噢……唔……」的气声。建仔干了我十几分钟後,就用力往我一顶,再拔出来把精液射在我臀部上。

  他们让我休息了几分钟後,就叫我穿上我的泳衣:「啊!这…这是什麽?!」,他们竟然把我的泳衣剪了七、八个大洞,不仅两个奶子露了出来,下部更被剪开了一个大洞,把我的阴部完全裸露在外。大只仔对我说:「嘿嘿!怎样、我们「改造」的好看吗?」,我透过镜子,看到我穿著破烂的泳衣,不仅脸红了起来。

  这样的我,比起全裸更能激起男人的性欲。

  他们三个凑了过来,并透过泳衣的破洞直接抚摸我的肌肤。我兴奋的全身发软,倒在他们的身上任他们摆布「嗯……好……喔……喔喔……我……哎……受……不……了……了……啊……」。他们抱起了我,将我带到了浴室。我家的浴室不算大,四个人进去倒还容纳的下,他们开始在浴缸里放水,并把我全身弄湿,开始在我身上涂抹沐浴乳。阿祥说:「刚刚弄得你全身都是精液,让我们来帮你洗乾净吧!」。

  接著,他们三个男人六只手不断的在抚摸我的身体,并搓揉出许多泡沫。他们的嘴也分别在我的敏感处吸吮「哦……啊……你们……啊……弄得妹妹……噢……好舒服……啊……」,他们有的用手扭转我的乳头,有的还拨开我的阴唇,将中指插入我的阴道「有三个男人帮你洗泰国浴,舒不舒服啊?」「噢……啊……好爽啊……妹妹还要……」,我完全被他们三个男人征服了,他们弄得我淫水直流。

  他们玩弄我的身体大约十分钟左右,阿祥就把我抱起来,靠在墙上站著干我「啊……你的好大……弄得妹妹……哎呦……好爽哦……啊……」「小淫娃、喜欢我这样干你吗?」「啊……喜……喜欢……哥哥这样干……啊……妹妹啊……好爽……」,他们开始轮流的奸淫著我。每当有一个人快射精了,就换另一个人来接手。他们干了我快一个小时,都还没有射精,我却是连续高潮了三、四次。

  这时阿祥突然对我说:「来!躺下!」我乖乖的曲著身体躺著。他坐在我的身上,并用我的乳房夹住他的肉棒,开始前後移动,他在我身上搓弄,搓了快20分钟,我的乳房被他抓得通红,接著他的动作越来越快。看著他雄壮的身体压在我身上,我突然有一种被征服的快感,随著他带给我双乳的快感,我不停啊啊大叫,然後他就把精液射得我满脸都是。

  接著大只仔又把我抱起来干「喂!我们这样干她,会不会把她干死啊。」「不会啦!你看她爽的快不行了、还一直求我们继续哩!」「啊……妹妹……妹妹好爽……你们把妹妹……干……干到爽死……哇!!……」这时干著我的大只仔把我抱进了浴缸,用力的将我往上顶,他一边顶、水花溅的四处都是。我不停的上下跳动,终於到达了快感的最高潮「妹妹……啊……不……不行了……妹妹……又要丢了」「好!小淫娃、我们一起高潮吧!啊啊……」,阿祥和建仔早就打起了手枪,就在我高潮的同时,他们把又热又多的精液射在我身上,而大只仔也将一股股的热精注入我的体内,然後我就昏了过去。

  隔天早上我醒过来,发现我倒在床上、全身赤裸,我只觉得全身酸痛。我赶紧收拾我凌乱的房间,然後弟弟、爸、妈回来了,我也不敢跟他们提起这件事,幸好那天是我的安全期,不然被注入了那麽多精液,我一定会怀孕。之後,每天放学回家,他们仍旧坐在楼梯口抽烟,然後不怀好意的对著我笑,一副就是「还要再好好的干你一回」的样子。我回到了房间,回想起那天的遭遇,兴奋的忍不住开始自慰了起来。

  字节数:456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