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伦敦艳遇
伦敦艳遇

是一个难得的假期,俞隆华由美国加尼 尼亚州,搭上往英国的六三四班机,到伦敦作为期一周的度假。

  到伦敦希斯罗机场的飞行路线中,乃从东到西掠过这座首都上空,初看下去这城市似乎美的惊人;下面是一大片高大而显得矛柔美的住屋大楼,那斜埠排屋和工厂,边缘处有相当苍翠的树木和草地,一公里又一公里的奇特景色,间杂着欧洲特有的风接着那些历史名迹就一一呈现在眼前,褐色的伦敦塔蹲伏在泰晤士河边,在所有着名建筑物中最像玩具和最复杂的议会大厦,耸立在西敏斯特旁。

  闻名国际的白金汉宫即座在广大的青 花园中。

  俞隆华休息於英吉利大饭店,当一切清理完毕,即一人散步在伦敦桥边。

  如今在伦敦最富诗意的已不是那林荫大道,而是伦敦桥在新伦敦桥的半中腰观看,那是第四座的伦敦桥,刚造好没几年,它跨过泰晤士河。

  在十八世纪时,诗人屋茨华斯从河上另一座桥上观赏伦敦的景色,看得如痴如醉。他说:「世界上没有更美的景色了。」今我俞隆华站在这座桥边,竖立在河边的铁栏竿,在那浪漫而神秘的浓雾消逝之後,这城市已经用水气洗刷一新,只是恰逢冬季,那空气中犹存着些几许的寒意,比起定乡台湾东部花莲,这是容易感觉得出的。

  偶而阵阵的寒风吹起,使得虽身着大衣的俞隆华,禁不起胡思乱想今如有位女伴来温存,那可是件惬心之事。

  想着想着突然,「先生!你是否见到一位三、四岁的小男孩?」那娇声连连,使得俞隆华迅速即回头望了去。

  只见一位上身穿白色的毛衣,下穿黑色长裙,而脸上扬溢着春色,秀发飘飘,风韵十足的淑女。

  「喔!有何需要我帮忙吗?」

  俞隆华一时情急,忘了那小姐的问语,而又故意讨好地问道。

  「是的!先生!我叫袁嘉佩!」她首先先自我介绍自已道,望了望俞隆华那充满性感的胡子又道:「刚才,我姊姊的小孩宝明走丢了,不知先生看见了没有?」「没…没有,真对不起,但我愿帮你寻找,对了,我叫俞隆华,从美国来贵国游览。」「咿?你的腔调似乎是亚洲人。」袁嘉佩问道。

  「对,我的家乡是台湾东部花莲人,我觉的你面熟,好像是香港某个的演员吧!

  」俞隆华反问着。

  「是呀!我以前在香港专演三级片还算小有名气,现在来这里是想重新塑造自己,学一些国外演戏的技巧。」袁嘉佩着说。

  「那等事情一办完,我将可作你的免费向导,这孩子早晨我姊姊托我带上托儿所,结果一吃完早餐即溜了,我家两位姊姊都嫁到这里,我姊夫在印度总督府办事,真好笑,刚见面,竟似乎是一见如故,告诉你这麽多。」「我喜欢听,尤其长期在海外能听到家乡话,而你那声音更是动人,且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女人。」「喔!对了!我先打电话到我二姊处,问这小家伙是否跑到她家去。」於是俞隆华像见老朋友般,与袁嘉佩互相环绕着手,走向公用电话亭。

  「是嘉芬吗?大姊的小孩宝明在那里吗?」

  对方即传来声音道:「是小妹吗?」

  「是的!」袁嘉佩回答。

  「宝明刚来,可真是人小鬼大,单独一人来呢!」「这小家伙真会开溜!」袁嘉佩有点抱冤的说。

  「要过来吗?」

  「过一阵子吧!先让他陪小丽玩一会儿吧!拜拜!」袁嘉佩说完挂了电话。

  真把站在身旁的俞隆华听得乐坏了,心里忙打着主意,下步该怎麽作。

  「袁小姐,这下免费向导可是当定了!」

  望着那英俊的脸庞,那黑丛丛的胡子充满着男性的魅力,心中不觉猛跳不已,口中兴奋地道:「是的,我极愿为你服务,要到白金汉宫去看御林军 操演呢!还是去观赏温莎国王的花园,我会为你作一切的服务!」「一切的服务!」俞隆华心中一听到这句话,迅速即覆颂了一遍,心想她久离香港,难得碰到中国人,又太久没与男人作爱,素为玩家的俞隆华那有不明白袁嘉佩言下之意呢!又接着道:「我不去参观白金汉宫,也不到温莎国王的花园,我有点累,我今只要你陪着我,到我休息的英吉利大饭店,好好的聊一聊」袁嘉佩一听,虽正合她意,然居於女人颜面,故作犹豫态。

  於是俞隆华牵起袁嘉佩的手,走向英吉利大饭店的方向走了去。

  伦敦这名字一向声来回声震荡,雾气重重,所以好莱乌每一部有关这地方的影都充满了浓浓的雾,而英吉利大饭店耸立在这雾中,更有如直上云霄。

  当俞隆华带袁嘉佩上饭店大门时,袁嘉佩心中已晓得要干什麽事了,久未作爱的她,似乎像少女般第一次与男朋友上饭店开房间一样,脸上一阵一阵地热,心中更是猛跳不已。

  而俞隆华在伦敦这寒泠的天气,心中就渴望着一个女人来温存。

  似乎上帝对他特别的仁慈,对他又特别的了解,当他心中有所求时,马上送来一个可人的袁嘉佩,光看她那喷火的身材,且又风韵十足,那性经验可是丰富,这份易见的条件,就足把俞隆华看得心中大痒。

  一进入房间,那温度加上俩人心中的兴奋感,使得俞隆华及袁嘉佩均把外套及大衣脱了下来。

  等袁嘉佩坐在床上时,俞隆华早已迫不及待 靠坐在她身旁。

  俞隆华那双似乎已看透袁嘉佩的心,令她脸颊一阵红晕,不由自主轻轻地为袁嘉佩御下白毛衣的扣子及裙子上的拉练。

  袁嘉佩全身细皮白肉,白的就像雪般晶亮,妙的是还微透着那苹果般的粉红,衬上那洁白的天鹅绒床,映成她全身的肌肤呈粉红色。

  她那坚挺的双峰,己经作着那不规则的颤动了。

  袁嘉佩忙着躺了下去,面向着俞隆华,欲火如焚,眉眼如丝。

  俞隆华就在袁嘉佩躺下的时刻,双手齐来,轻轻地拉下她身上唯一的黑色薄莎三à壳此时一股像火般似熔岩一样,滚热的烧遍袁嘉佩的全身,使她失去女人固有的持帝全身不留片物,那光滑柔润的胴体,就有如伦敦最突出的模特儿,色香肉嫩那粉红的粉颊,结实而富有弹性的乳房,及那丰满而肥大的阴户,围绕在周围的黑色毛茸潮を俞隆华亦不顾身上衣服未脱,移动全身对准袁嘉佩的阴,他即压了上去。

  左手与袁嘉佩的右手紧紧地握着。

  袁嘉佩慢慢地把双眼闭上,四片嘴唇紧紧地合一起了,吻!热吻……她的香舌又嫩又软,尖尖地在袁嘉佩的嘴中有韵律的滑动,俞隆华亦用舌头翻弄着,当他将舌儿伸入袁嘉佩口内,她便立刻吸吮起来,她吐着气,如兰似的香气,渐渐地袁嘉佩狂吻着俞隆华的舌头,一次比一次用力,她的粉脸更是红透了,像个熟透了的苹果般。

  她轻微地颤抖着,诗样的艺语:「好…好哥哥…我…我那小穴……真真是…痒……痒到了极点……」袁嘉佩呻吟的声音如鸟鸣一样的迷人,听得叫俞隆华阵阵肉紧。

  於是俞隆华以最快的速度将他身上所有的衣服褪了下来。

  他俩的体温亦不断地升跃着,颤抖着,他们已忘了自我的存在,连这天地之事也不记得,俩人完全尽情地享受。

  那性欲之火,由舌尖传遍了全身,每个细胞都活跃着抚弄且兴奋不已,俞隆华及袁嘉佩失去理智全身沸腾开始冲动了。

  只听袁嘉佩又在浪叫着:「真…真美啊…好……好久……没如此……这……这般舒服……俞……隆华……你…你赶快…吸吮…我那双乳…那乳尖……痒……哼……」。

  这时着声音使得俞隆华不知不觉地照着袁嘉佩的话去做,并且使自已的大鸡巴尽量地摩擦袁嘉佩的阴户。

  袁嘉佩的乳头亦呈粉红色,坚挺高耸着。

  当俞隆华将乳头含在口中吸吮时,那乳头在他的口中跳动着,真是逗人喜欢,於是把袁嘉佩吻得左腿真往上抬,嘴上更是浪哼着……俞隆华由乳头慢慢地由上往下吻了下来,那凸起的阴户,整个一片就好像是裂开的水蜜桃似的,那密密的阴毛,黑的发亮,与那洁白的肌肤,互相辉映,可爱极了,真叫人垂涎三尺呢。

  袁嘉佩那又细又嫩的的阴户,在那黑  的阴毛下,有两片白里透红又细嫩的外阴唇,还有那道小溪,更有隐隐约约的朝露湿润着那小溪口,引人入胜。

  於是俞隆华先用那满脸的胡子去刺激她,而袁嘉佩这阴户小穴,也是件精致巧雅的艺术杰作,轮廓突出而显明,又更显得精巧而柔美,这时更是为淫水所泛滥,且散发出那诱人的香味。

  「俞…我…我要尝……尝你…那……那大鸡巴……的……的味道…我…已好久…好久……没有……吃过它……了……哼……哼……哼……」袁嘉佩嘴哼着浪叫。

  俞隆华便坐着起来,倚靠在床上的墙边,袁嘉佩立刻翻身而上,把整个头部埋入俞隆华的双腿之间。

  袁嘉佩的小嘴一张,俞隆华那根挺直,粗壮的大鸡巴已整根落入她的嘴中。

  当袁嘉佩玩鸡巴时,俞隆华伸出右手,轻轻地挑弄着袁嘉佩的乳头。

  「俞…我…我下面…那阴户…已经…受…受不了…你…你快用那……那大鸡巴…插进去……给…给我……太久没有滋润…的…骚穴……止…止止痒……哼……嗯……哼…唔……」袁嘉佩边浪叫着,身体边挺了上来,好让她那痒得利害的骚穴能够接触到俞隆华的大鸡巴。

  俞隆华边用嘴吸吮着袁嘉佩的乳头,下头更是不停地蠕动,以便能更充分地磨着她的阴户,这直把袁嘉佩磨得上气不接下气,心里头难过万分,那久未作爱的阴户更是浪水如潮涌般,喷流在俞隆华的鸡巴上。

  袁嘉佩口中更形浪叫着:「啊!俞哥哥……亲爱的……求饶了…饶饶…穴空等着呢…快插进去…不得了了……」俞隆华知道再这样玩弄袁嘉佩,将使她止不住痒了,於是双手一抱,双双滚在床上了。

  俞隆华由於鸡巴有九寸之长,於是他采取由後向前的姿式,俩人双眼相看,俞隆华在下面奋战不已,似又成另一番情趣。

  俞隆华连续抽送百余下之後,便将袁嘉佩的身子旋转个身,把她仰放在床上了。

  袁嘉佩两条粉红色的大腿,「V」字大分,让那根粗黑的大鸡巴插的更深入,且两腿向上交叉把俞隆华的屁股夹住,摇摆臀部,迎接抽送。

  俞隆华边抽送,一面又用嘴去吸吮那乳头。

  这使得袁嘉佩口中狂叫:「这…这样…插我…实…实在…美妙……我…我那阴穴…里面……太久…没……有……这样…舒服过了……俞…我……好舒服……你……你……快用力……干…使我…飘飘欲仙哼…哼…太…太美了……唔……」只见袁嘉佩娇呼连连,脸上也露出快乐的神色,她已尝到好久好久没有过的甜头。

  俞隆华渐由慢而急,由浅而深,有时候把那大鸡巴在子宫口旋转磨擦,使袁嘉佩更是有忍不住的快感并颤抖。

  俞隆华又叫袁嘉佩跪着,俞隆华由背後跪着挺着大鸡巴,往前一送「滋」,应声而入。

  那像狗爬式的作爱方式,使得袁嘉佩的阴户里只觉得又酸又麻,说不出的一种感受,口中也语无伦次的娇喊着:「唉呀……嗯……俞……插……插死……我……我吧……你……你鸡巴……好长……插得……我……骨头…都……都要酥了……哼……哼……美……美死……我……快……快没命了……哦……哦……美死了……唉……太……太美妙了……好……好舒服……嗯……我……我可活……活不成了……哼……要…要上天了……丢……我要丢……要丢了……俞……快……快用力…快再干两下……让我……更……更痛快……弄出来……哼……哼…对……对了……丢……丢了……唔……」俞隆华那龟头被那滚热呼呼的阴精一射,不觉精关一紧,那股强而有劲的精水,亦忍不住地往外冲出来,直喷得袁嘉佩的小穴舒舒服服。

  俩人在床上温存了一阵子後,便下床来吃点东西。

  俞隆华开了一罐香酒,扭开了音乐。

  悠悠的乐声,宛转的韵律。

  他俩边喝边跳起那慢三步的华尔滋。

  舞步轻盈,翩翩姿融,双方感情更加亲蜜,俩人己加深了双方的感情。

  「俞…你觉得此趟伦敦之游如何?」

  「袁…有你的出现,一切变得更有意义,本来充满诗意而神秘的伦敦,有你的衬托,更是显露出她的可爱,今我觉得有一个城市比她讨人喜欢呢!」「俞…你能每年均来伦敦一游吗?」「那…那当然,有你的存在,伦敦更显出对我的重要性。」「在我的未来生命中,你的光临伦敦,将是我生命冒出火花的时刻,我随时期待它的来临。」「我将不使你失望的,美人儿!」「但愿如此!」袁嘉佩己是芳心己许,在她这几年寂寞的心路旅程里,今天俞隆华的来临,使她积於心中的一股忧闷,全部发泄的无影无迹。

  难怪有人,建议正当的性欲乃解决疾病及烦恼的万灵药。

  这情似火样的闪动,热爱像光般的勾引,袁嘉佩的心境更是对俞隆华而倾倒。

  她此时己忘了一切,她那姊姊托付的宝贝孩子尚在她妹妹家中,她己忘了此次出ㄓヘ她情意翻腾,这刹那间,爱神使她的心志,失去主宰,忘记了一切,兴奋的拿取酒杯,浅尝慢饮。

  不觉酒味香气薰心,芳香透神,她意态迷失的又快要频临醉的边缘。

  俩人裸露着身子,互相紧贴着。

  俞隆华那健壮的身体,那下面的鸡巴似乎已受到酒精的作用,又硬挺了起来。

  那巨大的龟头刚好顶在袁嘉佩下头的阴核之上。

  「俞,刚才感到舒畅吗?」

  「亲爱的,那是我有生以来,感到最美妙的时刻,你呢?」「我却浑然忘我了,倒不知何感觉,只是轻飘飘,有如上了天!」说到这袁嘉佩此时更是吐气如兰,发出醉人的清香,她心中像小羊般的跳动,一股热流如触似的冲向她的全身,真如她说,陶陶然,如飞上云霄一样,她又:「俞…我……还想要……」「我尽力就是!」俞隆华一付陶气状,真叫袁嘉佩又升起异样的感触,舒畅与销魂,她禁不住娇躯的颤抖,又坠入欲火的燃烧之中了。

  俞隆华抱着如兰似麝的软绵香躯,那颤抖的双乳,使他再度的冲动起来。

  这时袁嘉佩半盖着星目,那长长的眼毛,位垂眼帘之中。

  袁嘉佩像一只柔顺的绵羊,温柔抚媚的任凭俞隆华的拥抱,自己却飘飘欲仙的享受着男性的爱抚。

  这时唱机上更是播放了那首优美的舒情歌曲。

  这诗般的伦敦之晨,就这样充满了神秘和诱惑!

  细雨丝丝!

  对那不高的树木眨眼;

  人影栏姗!

  冲进爱的世界里!

  低沉的天空中!

  神秘中,内藏着多少的欢笑!

  媚笑撩醉啊!

  多少的人们,投入那欲海深渊!

  杯酒里头!

  啊!这迷人的早晨!是真的神秘!还是爱情!

  浓得化不开的雾里!

  它挥舞着诱人色情之旗,使人心中摇乱!

  歌罢韵转,音迥曲圆,那首歌曲,便使俞隆华、袁嘉佩意柔态变,摆动着臀浪,双乳颤抖,秋波直落俞隆华的心坎上,生起阵阵无法名状的快感。

  软酥的表情,只见星目半闭,好像骨浸的摇摆,他俩喘出歇斯底里的音符来。

  俞隆华心火难奈,然刚才的激烈,只是用手去抚弄那乳头。

  袁嘉佩颇善解人意,道:「俞…这次…由我在上…你就在下,把那……鸡巴扶正即可…好吗?」俞隆华想道:「毕竟袁嘉佩是位性经验丰富的女人!」一面说道:「袁…听你就是了!」俩人双双上了床,俞隆华立躺在床上,袁嘉佩八字分开着两条白嫩的大腿,坐在他的大腿部,让小穴尽量露且张得大大的,熬了这些时的阴户,淫水早已是泛滥於阴户内,「噗滋!」一声,不偏不己,袁嘉佩把她的阴户对准俞隆华的大鸡巴,即套了上去,全根应声而入。

  两个乾柴烈火,只听见一连串的渍渍阴水声,卜卜乍乍的响着,她的媚眼已经细眯得像一条缝,细腰扭摆得更加急,那两扇肥厚的肉门呀!一开一合一张一收便紧紧咬着那粗大的鸡巴不放了。这一阵猛烈的肉搏战,坚持到有将近一个小时之久。

  袁嘉佩摆臀,里夹,外夹,把俞隆华夹得服服贴贴,把袁嘉佩的床上功夫,佩服到家。

  袁嘉佩那粉红色的淫水,便是不停往床 上流。

  「袁……你浪起来,那圆臀摆起来,够美了……」「希望你会喜欢!」袁嘉佩道。

  「何止喜欢,我倒真想不回美国了!」俞隆华道。

  「那我太高兴了!」袁嘉佩道。

  「我真希望那龟头,永远让你套玩!」俞隆华道。

  「那我会十分的珍惜它!」袁嘉佩道。

  俩人边说边套玩着,充满无限春情!袁嘉佩心醉了醉得像一匹发狂的野马奔腾在原野上,不住的起伏一上一落一高一低,下下是那样的重真达花心,次次是那样的急来回抽插。

  突然,袁嘉佩加速套弄着,她更加淫浪了,口里的喊声更是含糊不清了!

  「哦!…我…我的心肝宝贝…今天…可…可够…舒服了…我…我的…骨头…都要酥了…俞…你…你真好……你……你实在……太……太好了……我……不知……该……该怎麽……谢……谢你……哼…哼……丢……丢了……」袁嘉佩阴壁收得更紧,俞隆华的鸡巴也舒服无比。

  俞隆华也阵阵快感袭上了他的心头,长长地呼了一口气,将她一抱,那个大龟头吻住花心一阵跳动,阳关一阵紧缩,鸡巴一挺,一串热滚滚辣辣的精液像连珠炮似放直射深处进了子宫,袁嘉佩好似得了玉液琼浆液夹紧了肥大饱满的阴户,一点也不让它流到外面去。

  俞隆华只觉得全身,轻松无比。

  袁嘉佩此时全身癫倒在他的身上,有如窒息般,她瘫痪了也满足了,灵魂轻飘飘的随风飞荡了。

  她那两个高耸乳峰,更是紧紧地压住在俞隆华的胸部之上,只觉软绵绵的,舒适无比。

  松驰之後,也觉得这等肌肤相亲的感觉,也是舒适快乐无比。

  俩人抱的紧紧的,玉体温香,鸡巴在穴里还跳跳着,慢慢睡了去。

  ××  ×××    ×××    ××××××  ×××    ×××    ××俞隆华又到了希斯罗机场,比他刚来时瘦了些,并非是水土不服,而是夜夜良霄长久苦战。

  而精神振奋的袁嘉佩,挥不掉在她脸上的层层离愁,她又要忍受那性饥渴的痛苦「俞…你说过,每年会来此地的……」「是的,亲爱的,我会永远记住那句话!」「爱人……我需要你,还有那……」俩人一再拥吻,难分难舍!

  当飞机飘向云际,俞隆华望望那机场,刚来伦敦的一切柔美,倾刻之间己变成伤心之地。

  「愿明年的假期,还能再见到袁嘉佩小姐!」俞隆华在心中祈待着。

  字节数:1414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