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紫魔神剑
紫魔神剑

[ 小心 ] 一个身穿蓝色紧身衣的长发少女夺门而入,捉住坐在厅中的中年男子闪入墙角,接着立即听到一声爆炸声,原本中年男子坐的椅子已经炸成碎片了。

  那男子颤声问道:[ 你是谁? ] 那少女毫不理会他,捉着他便往门外冲出,那中年男子害怕的捉住门缘,那少女拉他不动,立即道:[ 我是小紫 ]那男子心想:[ 这少女是谁,为何要冒充我女儿,哼,一定是要来抢原子枪的设计图 ]那少女看他满脸怀疑,便道:[ 没有时间解释了 ]那少女救人心切,手往中年男子的後颈一砍,那男子一阵目眩,昏倒了。

  原来那中年男子是二十一世纪的天才科学家 叶超",那少女正是他女儿名字叫"叶 紫",她的父亲怕她因为自己的身分而受到伤害,所以把自己的女儿送到中国湖南的一个朋友家寄居,而她父亲的朋友,是一个武术家,而叶凌紫自二岁起就住在这里所以对於武术她也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但对其它事却一无所知,而这个武术家也认了叶凌紫当女儿,就这样过了十六年之後,有一天,来了一个人说要找叶凌紫的义父陈深山。

  那人一进屋,陈深山二话不说的将那男子带进房间中,不久之後那人从房里走出来,慌慌张张的离开。过了很久叶凌紫看陈深山一直没出来,便走进房内,却看见陈深山愁眉不展彷佛老了十几岁,叶凌紫走到陈深山旁边问道:[ 义父发生了什麽事? ]

  陈深山道:[ 小紫,你过来义父有话要告诉你] 叶凌紫心想:[ 到底是什麽事使义父这样的愁眉不展,是为了我的事吗? ]

  陈深山道:[ 小紫,你父亲现在有危险。] 叶凌紫惊讶的问道:[ 发什了什麽事? ] 陈深山眉头深锁的续道:[ 你父亲因为奉命研究原子枪,而你也知到现在正值第三次世界大战,虽然我国未参战,但是因为这次的大战是新世界里的新民党搞的鬼,而且各国打来打去难免会牵及到我国,所以便命令你父亲研究原子枪,好做更好的防御。]

  叶凌紫问道:[ 那不是会有很多人保护他吗? 为什麽会有危险呢? ] 陈深山摇头道:[ 不,他并没有人保护。] 叶凌紫问道:[ 为什麽? ] 陈深山道:[ 因为他在十二年前就已经被安排在一场车祸中死亡了,所以除了一些高级人员就没有人知道你父亲还活着]

  叶凌紫道:[ 那现在要怎麽办? ] 陈深山道:[ 刚才那个人是潜伏在新民党的间谍,他说新民党已经知道你父亲研究原子枪的消息,正计画要去暗杀你父亲。]

  於是叶凌紫便赶往洛杉机的唐人街去救她父亲。她到了之後,正要进门正好看见对面有人拿炮瞄着屋内,她立即冲了进去,捉住了叶超便往墙角躲去,接着便往外逃。但是叶超已经十六年没见过她了,何况叶凌紫现在已经是一个美丽的少女,所以一时之也没认出是自己的女儿。

  叶超昏昏沉沉也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腹中饿虫作怪他才慢慢的醒来。他一睁开眼睛便发现一个少女正在旁边,叶超寻思:[ 这少女到底是谁? 为什麽要救我,为什麽要冒充我女儿 ] 但转念又想:[ 小紫大概也是这个年纪,说不定她真是小紫 但是小紫应该是在湖南为什麽会在这呢? 这少女可能是要来骗取原子枪或时光旅行的药方的,我看还是继续装下去,看看她到底有何目的 ]

  就这样一直到了深夜,叶超听到了某些声音,他将头转了过去,眯着眼睛一看,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她看见的是一个赤裸裸的天生尤物,那少女的双乳在她的面前晃来晃去,少女拿着毛巾擦拭自己的身体,心想:[ 这少女的双乳又大又挺,双腿修长,实在是魔鬼身材 ]

  不久那少女走到叶超旁边脱光叶超的衣服,拿毛巾替叶超擦身体,叶超元本就已经看得心里养养的,现在那少女的手又不时的碰到叶超的肉棒( 阴茎 ),叶超的肉棒早已经勃起了,那少女看见了之後居然用小嘴含住了叶超的肉棒来回的抽送,不久那少女的嘴角流出了白色的精液,叶超非常的惊讶 此时叶超忽然大叫,那少女非常紧张的问道:[爸你怎麽了? ] 叶超道:[ 你真的是小紫? ] 叶凌紫答道:[ 对啊! ] 叶超道:[ 你既然知道我是你父亲为何做出这种有违伦理的举动 ] 叶凌紫道:[ 什麽东西有违伦理? ] 叶超气呼呼的道:[ 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 叶凌紫满脸疑惑的道:[ 爸,你到底在说什麽啊? ] 叶超看她似忽真的对於男女之间的事一点都不明白,於是问道:[ 小紫,你在义父家都学了些什麽? ] 叶凌紫道:[ 就只学了一些中国功夫而已] 叶超道:[ 难到都没教你一些男女之间的事 ] 叶凌紫道:[ 什麽男女之间的事,男女之间的什麽事 ]

  叶超觉的有点不太对劲问道: [ 你刚才为何吸允我的这根东西] 叶凌紫道:[ 因为义父每次那里变的硬硬的时候,都会叫我帮他吸一下,不然就把他那根硬硬的东西放到我尿尿的洞里面,然候插进去又拔出来一直到他有流白白的东西出来才停,不过我很喜欢义父做这件事,因为除了第一次有点痛以外,後来给我的感觉都好舒服,所以刚才看到爸的那个地方也硬起来所以就帮爸爸吸一下 ]

  叶超听了之後非常生气的道:[ 你这个傻女儿,自己被奸了这麽多次还不知道] 叶超越想越不对劲,觉的这件事大有问题,他觉的他的多年好友决不可能是如此好色之徒,於是问道:[ 小紫,你义父长得什麽样子 ] 叶凌紫道:[ 爸你已经忘了吗? ] 叶超道:[ 不是,我只是觉的现在在湖南的那个人并不是你真正的义父,而你真正的义父早已经遇害了 ] 叶凌紫心中不知父亲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於是道:[义父长得很壮,有一大片的胡子,而且长的很高 ] 叶超道:[ 果然,那不是你义父,你义父根本不高 ]

  叶凌紫道:[ 爸那我们现在要怎麽办 ]

  叶超沉思了一会道:[ 我们现在还是先到湖南,至於再来要如何,我们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了 ]

  於是父女二人便搭机前往湖南,在途中叶超把一些男女之间的事说给叶凌紫听,好让叶凌紫以後不会在受骗,但是教了许多遍叶凌紫却还是似懂非懂 叶凌紫在叶超教她的时候忽然想到一件事问到:[ 对了,爸,你是怎麽认出我来的? ] 叶超道:[ 还不是看见你额头上的头发有一小撮不见了,因为你小时候顽皮跌倒,前面额头撞伤好了之後仍然长不出头发,所以刚才才因此认出来 ]

  不久,到了湖南,两人商量要到陈深山中探个究竟,二人在前往途中却被一个年青男子截住去路,年青男子道:[ 你是超叔 ] 叶超疑惑道:[ 你是谁? ]

  年青男子道:

  [ 我是陈冲,怎麽,超叔你忘记我了] 叶超想了想道:[ 你是冲儿] 陈冲道:[ 是啊! 对了超叔我在着截住你们是要告诉你们在我叔叔家中的并非是我叔叔,而是冒充的,我怕你们受骗所以赶来这里通知你们 ] 叶超道:[ 你事怎麽知道的? ] 陈冲道:[ 我刚才去我叔叔家时,正要进门,听到了他们的谈话,从话中得知那不是我叔叔,而切还在计画等你们去的时後要如何谋害你们 ] 叶凌紫道:[ 爸我们现在要怎麽办? ] 叶超道:[ 我们还是先找个地方躲起来要紧,陈冲我看你还是跟我们一起走好了,你留在这恐怕也会有危险]

  三人为了安全於是日夜搭机前往云南,然後在喜马拉雅山的半山腰上建造了一个隐密的山洞,而山洞里被叶超设计成一个超现代化的房子两三年後,陈冲和叶凌紫结了婚,隔年还生了一个儿子,而在这几年中叶超仍然在研究原子枪和时空旅行的实验叶凌紫生的这个孩子名陈逸峰,生性聪明,六岁之时就已经学会了叶超研究室里所放的科学书藉,十六岁之时叶凌紫将男女之间的事教给陈逸峰知道,因为她害怕陈逸峰到了以经是成人的时後对男女之间的事完全不了解有一天陈逸峰趁叶超不在时偷偷的进入叶超的密秘实验室中,陈逸峰进入之後非常的高兴,他发现这里面的器具大不份都是自己没看过的,陈逸峰暗自骂道:[ 爷爷有够自私的这麽好的东西都自己在用也不给我瞧瞧 ] 陈逸峰在实验室中待了一整个早上,将实验室中的资料机乎看光了,但是他并不高兴,因为他觉的大不份的研究都很容易就了解,他无聊的将实验室中的微电脑打开,他脸上呈现出了满足而高兴的表情,他看见电脑萤幕上显现出三个字( 原子枪 )陈逸峰全神贯注的看着,他越看到後面表情越是狰狞,好像快要把头想爆了一样,他到了快到吃饭时间的时後,想想等一下爷爷回来了就惨了,於是他将电脑里的资料全部复制,带回自己的房间 就这样他每天都在房里研究有一个晚上他仍然在研究,他研究到三更半夜,突然间他听到了女人在哀叫的声音,陈逸峰寻着声音找去,他走到声音的发源处,他心里开始害怕,因为那哀叫的声音是从他父母的房间传出来的,他心里寻思:[完了,爸妈现在一定非常的危险,我该怎麽办才好,先看看情况如何在讲 ]

  陈逸峰身子一彻往他父母的房里瞧去,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他看到陈冲的双手正在叶凌紫的双乳上搓揉,身子趴在叶凌紫身上,腰部正在上下的摆动,而叶凌紫脸上露出一种满足的表情,嘴里仍在叫在着 陈逸峰这才知道原来他父母并无危险,而是在做爱陈逸峰回到房间後,原想继续研究原子枪的原理,但不知为什麽老是无法专心,而脑海里一直出现叶凌紫裸体的影像,陈逸峰知道自己无法继续研究所以就爬上床想睡觉脑子里却仍然一直出现叶凌紫的裸体影像,陈逸峰想着想着裤档里的性器官已经翘得快把裤子撑破了隔天早上一家人在餐桌上,陈逸蜂盯着叶凌紫直看,而叶凌紫身上穿的是一件半透明的睡袍 虽然叶凌紫以前也是这样穿着 但陈逸峰以前也不会去注意 但昨晚看到叶凌紫的身躯後,实在无法忘怀,而叶凌紫的乳头及阴唇在半透明的睡袍中若隐若现,使得陈逸峰的阴茎早就勃起了叶凌紫看陈逸峰看自己看得出神问道:[ 逸峰,你怎麽了? 不舒服吗? ] 陈逸峰慌慌张张的跑回自己的房间陈冲道:[ 这孩子是怎麽了? ] 叶凌紫道:[ 不知道耶! 昨天还好好的 ] 叶超道:[小紫,逸峰这孩子就跟你比较亲近,我看你去问他看看是不是有什麽问题,不要让这孩子因为有什麽问题而阻碍他的身心发展 ] 叶凌紫道:[ 逸峰这孩子生性聪明,从小就没有什麽需要我们操心的,我想他应该自己有办法解决自己的问题才对,如果过几天他还是这样,我再跟他谈谈 ]

  过了两天陈冲有事要出去几天,临走的时後对叶凌紫道:[ 小紫,逸峰这两天仍然心神不定,我看你还是跟他谈谈的好 ] 叶凌紫道:[ 我会跟他好好谈谈的。]

  晚上的时候,叶凌紫仍旧洗完澡吃完安眠药就睡了 陈逸峰在自己房内仍就想着叶凌紫的身躯睡不着,陈逸峰寻思:[ 爸今天不在,而妈又有吃安眠药的习惯,如果等一下爷爷睡了,我到妈的房间偷偷的摸一下妈的身躯应该不会被发觉才对 ]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陈逸峰偷偷进了叶凌紫的房间,叶凌紫穿着全透明的睡衣躺在床上,忧暗的灯光照在她身上更使她身体增加了几分诱惑,陈逸峰慢慢的接近叶凌紫,她看见叶凌紫穿的睡衣和平常早上穿的半透明睡衣不一样,叶凌紫现在穿的睡衣是完全透明的,使得陈逸峰看的傻了眼,不一会儿陈逸峰的阴茎就翘得高高的陈逸峰轻轻的将手放在叶凌紫的双乳上,用手指在乳头上轻轻的压了几下,陈逸峰将手往下移动,然後将叶凌紫的睡衣翻了起来,他最後把手放在叶凌紫的桃源洞来回的摩擦,叶凌紫在陈逸峰的爱抚之下似乎有了反应,她的身体轻轻的颤抖了一下,陈逸峰以为是叶凌紫醒来了,赶紧的躲到床下,隔了一阵子陈逸峰看没有动静,爬了起来,手仍在叶凌紫身上抚慰着,不久陈逸峰心想:[ 妈睡的这麽熟,如果我把阴茎插进妈的阴唇里应该不会有问题,於是端枪上马一挺就把肉棒( 阴茎 )送进了桃源洞,陈逸峰的肉棒在叶凌紫的桃源洞( 阴道 )里进进出出的来回抽送,叶凌紫则以为自己在和陈冲做爱,於是也扭动腰部迎合陈逸峰隔天早上叶凌紫发现床上湿了一大片,她原本以为是自己做春梦所留下的,但是当她要换上半透明的睡衣时,她发现阴唇上沾满了男人的精液,而且阴唇的内彻也有点疼痛,她开使相信自己昨天和男人有过性交,她将阴唇上的精液擦乾净心想:[ 家里只剩爸和逸峰,而爸决不会做这种事,一定是逸峰,难怪这几天逸峰老是心神不宁,原来是在想女人 ]

  叶凌紫为了证明自己的推测,於是晚上仍然照往常一样,穿着透明睡一睡觉,但是她今天却没吃安眠药 而陈逸峰昨晚尝到了甜头於是又偷偷的往叶凌紫房间走去,叶凌紫听见了门被打开的声音,於是眯着眼睛往门的地方瞧去,看见陈逸峰正往她身旁走来,叶凌紫闭上眼睛只感觉到一双手正在身上游走,陈逸峰正摸的起劲叶凌紫突然喊道:[ 逸峰你在做什麽? ] 陈逸峰被叶凌紫一吓转身就跑,叶凌紫道:[ 逸峰,回来 ] 陈逸峰依言走回叶凌紫身旁,陈逸峰道:[ 妈,对不起? ] 叶凌紫道:[ 逸峰,昨天也是你吗? ]

  陈逸峰微微的点了点头,叶凌紫道:[ 逸峰,你为什麽要这样做? ] 陈逸峰一五一十的把自己如何看见叶凌紫和陈冲做爱的事以至於自己因此睡不着,直到自己偷偷来叶凌紫的房间强奸叶凌紫,叶凌紫心想:[ 也难怪这孩子会这样,从小就住在山上,也没看过其它女人,只有在自己母亲身上找欢乐了 ]

  陈逸峰看叶凌紫想的发呆,眼睛不由自主的又往叶凌紫的身子看去,此时的叶凌紫已经一丝不挂,陈逸峰看没有一会,肉棒又勃了起来,此时叶凌紫看见,将头低了下来,小嘴一张就将陈逸峰的肉棒含住,叶凌紫心想:[ 想不到峰儿的鸡鸡这麽大居然无法整个含住! ] 陈逸峰的肉棒在叶凌紫的小嘴里抽送,手却也不停的在叶凌紫水蜜桃似的双乳上搓揉,过了不久陈逸峰道:[ 妈,我快要射了! ] 叶凌紫立即停了下来然後躺在床上张大腿道:[ 峰儿,用你的舌头舔舐我的阴唇,快! ] 陈逸峰立即埋首於叶凌紫的两腿之间,他首先在阴唇上来回的磨擦,跟着将舌头伸入那两片阴唇内搅弄一番,弄得叶凌紫不停的在呻吟[ 啊! 啊! 啊……好养啊! 峰儿,赶快插进来,啊! 啊! ] 陈逸峰立即将叶凌紫的双腿扛在肩上,用力一挺,肉棒立即滑进已经爱液泛滥的桃源洞之中,陈逸峰不停的进攻,叶凌紫在他炮轰之下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叫声[ 啊! 好爽! 再插大力一点! 啊! 啊! 再插深一点! 啊! 你顶到我的花心了,啊! 啊……我要泄了! 啊! 我泄了! 我不行了! 啊! 我又泄了! ] 陈逸峰道:[ 妈,我要射了 ] 叶凌紫道:[ 赶快拔出来不能射在里面 ] 陈逸峰依言拔了出来让他的肉棒离开那又软又湿的桃源洞,叶凌紫怕他射不出来,小嘴又立即含住他的肉棒,让陈逸峰的肉棒小嘴里抽送,不久叶凌紫的嘴角流出了白色晶莹的精液,陈逸峰道:[ 为什麽不能射在里面? ] 叶凌紫道:[ 因为我们是母子,不能有孩子,知道吗? ]

  叶凌紫道:[ 把我的睡衣拿过来 ] 陈逸峰将睡衣拿给叶凌紫,叶凌紫接过睡衣後续道:[ 峰儿,以後如果有需要就来找妈,但是如果你爸在的时候就不行知道吗? ] 陈逸峰点了点头,叶凌紫继续道:[ 如果你真的忍不住了就看这个晶片自己解决 ] 叶凌紫从柜子里拿出一片微晶片脑给陈逸峰 陈逸峰接过晶片候道:[ 我自己要如何解决? ]

  叶凌紫带着陈逸峰回房间,然後将晶片放入电脑中,过了不久与电脑连线的影视系统的萤幕上出现了一个正在脱衣的女子,而这女子的身材并不逊於叶凌紫而且年纪大约只有十八岁左右,那女子脱光衣服後一手抚慰着自己的桃源洞,一手抚摸着自己的豪乳,嘴里不断的发出呻吟的叫声 陈逸峰看了一会,马上就勃起了,叶凌紫见状伸手把陈逸峰裤的裤子脱掉然後握住陈逸峰已勃起的肉棒,不停的套弄,过了一会叶凌紫道:[ 你自己看这影片然後自己套弄不就好了吗? ] 陈逸峰依言看着影片上的裸身女子,手不停的套弄着自己的肉棒 只看见萤幕上又出现了一裸身男子,那男子伏在那女子身上,那男子张开嘴吸吮着她的乳头,有时用牙齿轻咬着她的乳头,那男子的手在那女子的身上不停的楷油,最後终於停在她的桃源洞外,那女子好似对这档事非常熟悉,两腿一张那男子的手指就毫不费力的伸了进去,他的手指在桃源洞中不停的戳弄,弄的桃源洞中不停的流出淫液,而那女子更是不停的发出欢愉的叫声:[ 啊…啊……啊……好舒服啊! 在插深一点啊……不行了,不要再插了 ] 那男子听了之後不但没有停反而更猛力的进攻,那女子叫道:[ 不行了,我要泄了……] 只看见那阴唇中流出的淫液顺着男子的手指流下,一滴滴的滴在床上 ]

  陈逸峰在自己不停的套弄之下以及色情电影的刺激之下,终於忍受不住的道:[妈,我要射了 ] 叶凌紫听了之後马上蹲下一口含住他的肉棒不停的吸啜,不一会陈逸峰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而叶凌紫尽数的将精液吞下,并且用舌头将陈逸峰肉棒上残余的精液舔舐乾净叶凌紫站了起来一副刚享受完大餐似的道:[ 峰儿,我想这个方法应该可以解除你一时的欲望 ] 叶凌紫将陈逸峰的裤子穿好然後关好房门,回到自己房间 她回到自己的房间後一直在想她这样的做法到底对不对? 想着想着就睡着了就这样在陈冲没回家的这几天里,陈逸峰和叶凌紫每天都会来一次爱之旅事隔半个月,在这半个月里陈逸峰都是在自己的房里研究时空旅行的实验,而刚始的几天他有时会在房里看着色情影片然後解决生理上的需要,但是後来他完全沉醉於研究,把其它事都给忘了这一天陈逸峰无比的兴奋,因为他利用时验鼠做了时验让实验鼠穿越了时空,他高兴的狂叫了起来,陈冲。 叶凌紫及叶超听见了,三人都跑到了陈逸峰的房间来,叶凌紫紧张的问道:[ 峰儿,你怎麽了? ] 陈逸峰非常高兴的道:[ 我把爷爷的研究,研究成功了 ] 叶超道:[ 逸峰,你又偷了爷爷的什麽东西来研究啊? ] 陈逸峰脸上露出了愁色道:[ 是时光旅行的时验啦! ] 叶超假装很生气的道:[ 把数据拿来我看看 ] 陈逸将研究数据拿给了叶超,叶超看完之後道:[ 这哪叫成功啊? ] 陈逸峰非常不高兴的道:[ 为什麽不叫成功? ] 叶超义道:[ 你别生气,爷爷告诉你,因为你这些数据爷爷早究研过了,而这些数据只能让人穿越时空到另外一个时空,而无法回来,而且穿越过後身体会发生极大的变化,至於如何变化爷爷也不晓得此时忽然铃声大响,四人跑往控制室打开间视器一看,叶超紧张的道:[ 是新民党的人,小紫打开警卫系统 ] 叶凌紫道:[ 不行,来不及了,他们已经通过警卫系统了] 叶超道:[ 那赶快放下合金墙 ] 叶凌紫道:[ 已经放下了 ] 不久叶凌紫续道:[爸,他们正在用雷射切开合金墙,我看抵挡不了太久的 ]

  叶超满脸愁苦的思考,他想了想道:[ 我看我们是走不掉了,我想让逸峰穿越时空,逃离这个地方,至於能不能回来就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 叶凌紫道:[ 爸,可是你不是还没研究成功吗? ] 叶超道:[ 没办法,只好试试看了,不然就要全死在这里了 ] 叶超拿出一只试管,将试管里的液体放入注射器中,然後将液体射入陈逸峰体中陈逸峰只觉的身体无比的灼热,渐渐的好像要裂开似的,他的表情越来越狰狞,叶凌紫看的心疼,过去抱住了陈逸峰,两眼眼泪直流,陈逸峰的手突然放在叶凌紫的乳上抚摸,叶凌紫知道他想做什麽,於是脱下裙内的内裤,身子跨在陈逸峰身上,身子一低,陈逸峰的肉棒立及滑进叶凌紫的桃源洞中,陈冲见状喊道:[ 小紫你这是作什麽? ] 而此时叶凌紫只觉的原本被塞的满满的桃源洞突然空虚了,叶凌紫这才发觉陈逸峰已经不见了,而叶超则是满心欢喜,陈冲则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叶凌紫愁眉苦脸的道:[ 不知道峰儿会不会有危险? ] 叶超道:[ 别担心了 ]

  此时陈冲怒冲冲的道:[ 你为什麽和自己的孩子性交? ] 叶凌紫将其经过告诉陈冲之後,陈冲仍是怒道:[ 开导孩子是用这种方法的吗? ] 叶凌紫道:[ 现在都要死了,你说这些有什麽用 ] 陈冲不语渐渐的走向叶凌紫,手由叶凌紫的大腿慢慢的往上摸去,叶凌紫也也伸手将他的裤子脱下,只见到一只大肉棒从裤档跳了出来,叶凌紫双腿跪在地上用两手支撑着,而陈冲则跪在她雪白的臀後方,肉棒往前一插,那鲜红色的两片阴唇立及陷了进去,他轻轻慢慢的插弄着,而叶凌紫呻吟着享受着,两人完全忘了叶超的存在叶超终究是个男人,看到最後终於脱下裤子,将肉棒放入叶凌紫的小嘴里抽送,突然一声爆炸声,实验室的门被炸开了,一个穿着蓝色西装的男人走了进来道:[ 哇! 父子共同享用一个女人耶! 真不是盖的 ] 叶凌紫听出此人正是冒充她义父的人,叶超爬了起来跑到电脑旁,跟着电脑就自动爆炸摧毁资料那穿蓝色西装的人道:[ 叶超,你摧毁电脑也没有用了,刚才在另一个房间里我已经找到了原子枪的资料了,而且还发现你的另一个研究时空旅行,哈! 哈! 哈……] 叶超这才想到陈逸峰房里放着另一笔资料叶凌紫道:[ 你到底是谁? ] 那人笑道:[ 我是新民党的中国负责人程升 ] 程升说话的同时眼睛一直在叶凌紫身上打转,他心想:[ 想不道这娃儿竟变的如此性感迷人,程升续道:[ 把这两个男的带下去宰了 ] 叶超和陈冲被带走以後,程升将下属遣开,把叶凌紫留在房内程升将叶凌紫放在地上横躺着,将她两腿放在肩上,立即将肉棒送进叶凌紫的桃源洞里猛插,叶凌紫虽不是愿意的,但是叶凌紫生性淫荡,最後也不断的自己往上顶,好让肉棒能插的更深,使自己能满足……陈逸峰精液一射入叶凌紫体中後,只觉的整个身体好像被拆了,过了不久又结合在一起,跟着一阵目眩晕了过去也不知到过了多少时间,陈逸峰昏昏沉沉的醒来,他想站起来,但身子完全不听使换,他望了望四周,他发觉身旁的陈设都是数百年以前的物品,他心里开始害怕起来心想:[ 难到我真的穿越了时空来到了古代? ]

  此时屋外出现了二个女子的谈笑声,陈逸峰心想:[ 问问那两个女子不就知道我现在在什麽地方了 ] 陈逸峰於是张口呼唤,但却听到了一阵孩子的哭声,陈逸峰立即停止呼唤心想:[ 奇怪? 为什麽听不见我自己的声音反而会有孩子的哭声 ] 正在陈逸峰心里矛顿之际,屋外的其中一为女子道:[ 师妹,屋内的那个小孩刚才好像在哭耶 ] 另外一女子道:[ 大概是醒了,进去看看吧? ] 於是二人推开了房门进去陈逸峰心想:[ 原来有个小孩在这里面难怪会有小孩子的哭声 ] 陈逸峰见到进来的是两位妙龄少女,一位身穿黄衫。 一位身穿绿衫但却都是古装,而两位少女大约都只有十五。 六岁,而且体态唯妙。 脸蛋即为美丽陈逸峰心想:[ 这二为少女,实在美丽之极,真的像是仙女下凡般的美 ] 陈逸峰想开口询问,但一开口就听到孩子的哭声那绿衫少女道:[ 二姊,你看他哭起来好可爱喔! ] 那黄衫少女正色道:[ 别闹了,哄一哄他别让他再哭了 ]

  那少女嘻皮笑脸的道:[ 好啦! ] 陈逸峰只见那绿衫少女手伸了过来,陈逸峰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她们口中所说的小孩正是自己,此时的陈逸峰毫无反抗之力的被抱了起来陈逸峰这才发现自己的身躯,竟像刚出生的小孩般的大小,陈逸峰心想:[ 难道爷爷说生体会产生极大的变化,就是这样吗? ] 此时陈逸峰就像一个没了脑子的人一样不知道该怎麽办,最後他只好安慰自己,既来之。 则安之。 一切听天由命这时後陈逸峰觉的这绿衫少女的身体无比的柔软舒适,他转头一望才知道自己骄小的身躯整个靠在绿衫少女的乳房上,陈逸峰心道:[ 这麽小的年纪,乳房就已经这麽大了,实在是…… ] 陈逸峰又想:[ 我现在是个小孩子,趁机摸一下她也不会怎样] 於是他挥动小手去触碰绿衫少女圆润的乳房 那绿衫少女抓住陈逸峰的小手道:[ 小子,这麽小就吃小姐我的豆腐长大还得了,看我怎麽教训你 ] 说着说着绿衫少女以经把裹着陈逸峰的毯子打开,一打开就把玩陈逸峰的小鸡鸡,过了一会绿衫少女突然脸色苍白,黄衫少女见状走近一看脸色也立呈苍白,原来陈逸峰的小鸡鸡在绿衫少女的抚玩之下,没一会就勃起了绿衫少女惊恐道:[ 二姊,他只不过还是个小孩为什麽会这样? ] 黄衫少女道:

  [ 我看还是去找娘吧! ] 绿衫少女道:[ 不行啦! 让娘知道我们捡了个孩子就惨了] 黄衫少女道:[ 没关系,我以经把这件事告诉娘了 ] 绿衫少女一脸欢喜的道:[ 真的,那我们现在就去找娘吧 ] 二人抱着陈逸峰在曲折的回廊绕了一会来到了一间房门外,黄衫少女敲了几下门道:[ 娘,冷翎。 冷妤有事要告诉你 ] 房里却没有人回话过了一会一位红衫少女开了房门道:[ 二姊,娘叫你们进来 ] 三人进入房内静静的站在一旁陈逸峰好奇的转头望去,看到了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坐在床上,头顶冒出了一娄娄的烟丝,而且聚而不散 陈逸峰心中讶异暗道:[ 头上还会冒烟,难道这个时代真的有很利害的武功吗? ] 过了一会,那女子从床上下来问黄衫少女道:[ 翎儿,你说的就是这个小孩吗? ] 陈逸峰暗喜:[ 原来这黄衫少女叫冷翎,那另一个就是冷妤了,不知道那红衫少女叫什麽? ] 冷翎答道:[ 是的 ] 那女子道:[ 妤儿,抱过来我看看 ]

  那女子将陈逸峰抱了过来看了之後道:[ 这个孩子天灵深宽,资质一定不错,日後一定能有一番成就 ] 冷翎道:[ 师母说的是,可是这孩子有一件事让徒儿甚感奇怪!

  ] 那女子道:[ 什麽事? ] 冷翎走到那女子身旁,将陈逸峰身上的毯子翻开,然後开始把玩陈逸峰的小鸡鸡,那女子见状正想出言喝止,但见到陈逸峰的小鸡鸡变成了一只大肉棒,整个人都呆住了那女子道:[ 翎儿,你们是怎麽发现的? ] 冷翎。 冷妤将经过一五一十的说完之後 那女子看了看陈逸峰道:[ 这孩子天赋异禀,以後一定会因此惹来杀身之祸,对於这孩子奇特的地方你们谁都不能说出去知道吗? ] 三人答道:[ 是的,娘 ] 那女子续道:

  [ 还有,以後这孩子就叫龙煜,如果你们大姊回来了就由你们四人负责教导他,一直到你们没有什麽可以教他的时後再带他来见我 ] 冷翎道:[ 师母,那这件事要不要让爹知道? ] 那女子犹豫了一会道:[ 等到你们爹爹出关那天再说吧! 还有你们的师哥回来之後也不能把龙煜的奇特告诉他们,尤其是欣玉,知道吗? ]

  原来这地方是神剑谷,那女子是剑神的妻子玉女灵剑徐玉贞,剑神有七个徒弟,大徒弟是人称神龙剑的李烨,二徒弟是人称闪电剑的许焰,三途弟是号称醉心剑的张孟郯,四弟子是透明剑女冷沁,五弟子是金铃剑女冷翎,六弟子是碧血剑女冷妤,七弟子是赤蛇剑女冷欣玉 剑神冷如枫喜爱神兵利器而醉迷於剑法,他发明了七套剑法分别教给了七个徒弟又把他最喜爱的七支利剑给了七个徒弟 而这七个徒弟中,其中的四个女徒弟都是冷如枫的女儿三个月後的某一天,谷外来了一个人不像人。 鬼不像鬼的老头,那老头一到谷外就开始大喊大叫:[ 冷如枫,你给我出来,你这缩头乌龟给我出来 ]

  冷翎。 冷妤。 冷欣玉听见了,来到了谷口 冷妤怒道:[ 死老头,你在这吵什麽? 还辱骂我爹 ] 那老头疯疯颠颠的道:[ 死ㄚ头,你在这吵什麽? 还辱骂我 ] 冷妤看老头学她说话,怒冲冲的拔出金铃剑冲向那老头,但是到了一半就被冷翎捉了回去冷翎道:[ 不知前辈来到神剑谷有什麽事,是要找家父吗? ] 那老头仍然疯疯颠颠的道:[ 小ㄚ头,你倒蛮有礼貌的,还长的很像我老婆,跟我老婆一样曲线玲珑的,而且也是丰臀豪乳的像极了我老婆,嘿! 嘿! ] 冷妤道:[ 死老头,还占我二姊的便宜 ]

  冷翎道:[ 前辈,你找家父到底有什麽事? ] 那老头道:[ 我是来找我老婆的,我老婆被你爹抢走了 ] 冷翎道:[ 前辈,我想你大概找错地方了,家父在三年前就闭关修练,怎麽可能抢走你老婆呢? 况且家母还在,怎麽可能去抢你老婆 ] 那老头泪流满面的道:[我老婆就是你爹的老婆吗? ]

  [ 陆定邦,你在这儿胡言乱语什麽? ] 一女子从谷内飞身而出,此人正是玉女灵剑徐玉贞,冷翎三女齐道:[ 娘 ]

  陆定邦喜道:[ 娘子,你终於还是出来了 ] 徐玉贞道:[ 你还在这胡言乱语] 徐玉贞话刚说完玉石剑已拔了出来,一招" 行云流水" 刺向陆定邦,这招行云流水虽然并不是极为利害,但是却如其名般的行云流水,毫不让人有喘息的机会,徐玉贞使完了一招又一招,一招比一招狠毒,但却完全伤害不到陆定邦,最後反而被陆定邦扣住双手;徐玉贞怒道:[ 陆定邦,你放开我 ] 陆定邦一付无辜的道:[ 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抓住,怎麽能把你放了呢? 师妹,你还是跟我到凤凰岛吧! 我一定不会亏待你的,好不好? ] 此时冷翎。 冷妤。 冷欣玉见徐玉贞在陆定邦手上也不敢轻举妄动 徐玉贞泪流满面的道:[ 师哥,你再不放开我,我就咬舌自尽 ]

  陆定邦无奈的道:[ 师妹,你这是何必呢? 跟我到火鸟岛生活真的那麽痛苦吗?

  ] 徐玉贞道:[ 师哥,你明知道我已经嫁给了冷如枫,干嘛还来跟我纠缠呢? ]

  此时谷内传出一阵冷笑:[ 师哥。 师哥,叫得还挺亲热的 ] 此时一人从谷内飞身而出,此人便是剑神冷如枫冷如枫道:[ 陆定邦还不放了我妻子 ] 陆定邦道:[ 冷如枫你不是号称剑神吗? 有办法就把你老婆抢回去啊! ] 冷如枫道:[ 好,今天就要让你输的心服口服! ] 冷如枫望向冷翎道:[ 翎儿,金铃剑! ] 冷翎将金翎剑拿给了冷如枫冷如枫道:[ 陆定邦出招吧! ] 陆定邦笑道:[ 冷如枫你以前赢不了我,现在还是赢不了我,我劝你还是别浪废力气了 ] 冷如枫道:[ 试了才知道 ] 冷如枫话还没说完剑已经出窍,金铃剑在冷如枫的挥使之下,真如金铃般的声声做响 冷如枫一招" 横定江山" 挥向陆定邦,陆定邦" 扭转乾坤" 挡了下来接着一招" 丹凤朝阳" 刺向冷如枫,冷如枫立即一招" 遮云蔽日" 破了他这一招 二人你来我往的互不相让,从早上斗到了傍晚,此时冷如枫道:[ 陆定邦,前面的打斗我是跟你打着完的,现在才是跟你完真的,我现在就让你尝尝" 旋枫十八式" 的厉害 ] 陆定邦一剑刺了过去冷笑道:[ 哼! 想吓呼我,没那麽简单 ] 冷如枫笑道:[ 那就让你试试看 ]

  话刚说完陆定邦的左臂已经被金铃剑划了一横,血不停的流着,陆定邦惊道:[急如旋风 ] 冷如枫得意洋洋的道:[ 没错,正是旋风十八式的第一式" 急如旋风" ] 陆定邦脸色苍白的道:[ 你何时练成旋风十八式的,秘笈是那里来的,难道当年杀师父夺秘笈的人是你 ] 冷如枫笑道:[ 错,你全都说错了 我根本还没练成旋风十八式,因为我只练成十七式而已,而杀师父夺秘笈的也不是我,而秘笈则是在神剑谷的水湖禁地内找到的,现在让你知道了这麽多,你也该冥墓了 ] 冷如枫二话不说一剑挥出,一剑接着一剑,几乎看不见他的剑从那来从那去,只听见金铃剑声响越来越大,而陆定邦虽然不时的闪躲,但仍然躲不过冷如枫所使出的每一招,身上的伤越来越多,而地上则是血染满地过了一会金铃剑的声响越来越小,最後只见到冷如枫。 陆定邦二人互相对立而站,跟着二人都应声倒地 冷翎。 徐玉贞等人跑了过来不知所错,冷翎急道:[ 娘,我看还是先把爹爹和师伯抬进去吧! ]

  冷如枫和陆定邦一战,冷如枫因为内力用尽一直昏迷不醒,而陆定邦则因受伤过重瘫痪在床上师妹:[ 你别走,再陪我一会好不好? ] 冷欣玉道:[ 不行啦! 二师兄,我等一下还要教龙煜练剑呢 ] 许焰怒道:[ 奇怪了! 为什麽你们四姊妹都那麽关心八师弟呢?

  他只不过是个八岁的小不点,又没有办法满足你,你那麽关心他做什麽? ] 冷欣玉怒道:

  [ 二师兄你太过份了,我娘都已经决定把我许配给你了,你居然还说这种话,你太让我失望了 ] 冷欣玉捡起地上的衣服穿好,跟着就怒冲冲的冲出房门 此时许焰才知道自己说错话想正想追出去却又想起自己是个男人,向女孩子低头有失颜面,所以便穿好衣服回到自己的房间冷欣玉冲出房间後来到了後山瀑布看见龙煜正在练剑,看着看着心想:[ 许焰,既然你那麽喜欢让别人来满足我,我就成全你 ] 冷欣玉於是慢慢的走向龙煜 龙煜见冷欣玉往自己这儿走过来喜道:[ 七师姊我在这等你好久了,你今天要教我什麽招式 ] 冷欣玉笑道:[ 我们今天不练剑,师姊今天教你别的 ] 龙煜道:[ 师姊,你要教我什麽?

  ] 冷欣玉不语,她慢慢的脱下自己身上的衣服,而龙煜自从来到了这个时代,都未见过裸身的女人,更何况冷欣玉今年正好十八岁,长的亭亭玉立,而脱下衣服後的她更是动人,她那桃子式的双乳微微的上翘,让龙煜的小宝贝不由自主的硬挺了起来 知道龙煜年纪这麽小而他的性器官就会因刺激而勃起的只有冷欣玉四个姊妹和徐玉贞五人而已,而许焰不知道龙煜这麽小的年纪就会性冲动,而他说那些话使得冷欣玉在一气之下和八岁大的龙煜来了一次性之旅,更因此使得冷欣玉爱上了龙煜此时的龙煜整个人呆住,而冷欣玉慢慢的走向龙煜,冷欣玉用她的小手解开了龙煜的腰绳,慢慢的将他的亵裤脱下,此时的龙煜已经知道冷欣玉的用意,而龙煜在这方面早已经跟叶凌紫学了熟练的技巧 龙煜於是在冷欣玉替他解衣之际,双手渐渐的移至冷欣的身上,此时冷欣玉对龙煜的举动感到讶异,正在替龙煜解衣的双手也停了下来,而龙煜的手却仍然在冷欣玉的身上游走,最後龙煜反客为主轻轻的将冷欣玉压在地上,冷欣玉不知所错的看着龙煜,此时龙煜慢慢的低下头来吻着冷欣玉的双唇,而冷欣玉在龙煜的亲吻之下也渐渐的有了反应,最後两人互相亲吻着,过了一会龙煜的嘴慢慢的离开了冷欣玉的双唇,龙煜的嘴开始亲吻她的脸颊,然後亲吻她的脖子,一直亲吻至她那桃子型的双乳,龙煜吸允着她那已经硬硬的乳头,他用舌头舔舐着,跟着轻轻的轻咬乳头,冷欣玉在龙煜的挑逗之下轻轻的颤抖了一下。

  字节数:26459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