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一灯大师救黄蓉的隐藏情节
一灯大师救黄蓉的隐藏情节

话说黄蓉中了裘千仞的铁砂掌,生命垂危,郭靖与黄蓉得瑛姑指点,前去寻找段皇爷求解救之法,在突破渔樵耕读四位阻拦后终于见到了一灯大师。

  “大师,求求你救救蓉儿吧。”郭靖跪在地上,满面悲痛。

  “阿弥陀佛……”一灯大师闭目低语。

  黄蓉依偎在郭靖身边面如白纸,气息不稳,显然已经到了生命的边缘。

  一灯大师被郭靖的诚意和神情感到,在欲言又止后,欣然同意为黄蓉医治,一灯大师再三叮嘱郭靖,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听到什么动静,都不可打扰医治的过程,连自己的弟子也不可进入医治境地。

  郭靖虽有不解,但依然笃定答应下来,只身守在外面。

  “黄姑娘,我知道你是黄药师的女儿,是我好友的女儿,但你的靖哥哥一心要我医治你,我也就不再推辞,只是你不了解我医治的方法,我需要得到你的同意并保守秘密才可进行。”一灯大师叹了一口气。

  “大师……请讲,无论经受多大的痛苦……我都能坚持住的……”黄蓉提了提精神,才勉强吐出了几个字。

  “那就是要阴阳交合,行男女欢爱,以欢爱之力,疗难解之殇,伤愈重,爱愈酣,如有拒绝抵触,两人皆会重伤于十倍,意思就是黄姑娘如果中间犹豫或抵抗拒绝,不但黄姑娘会气绝身亡,脸老衲也不能幸免……不知,黄姑娘意下如何?”一灯大师双手合十,低头不再说话。

  “这……”黄蓉万万没想到自己的伤竟用这样离奇淫秽的方法才能救治,看着眼前如爹爹一般年纪的大师,面容和善,一会竟会赤裸相对,而且要接受长辈般的肉棒插入,不免心中大感羞耻,而且靖哥哥就守在外面,就算敦厚老实的他不会偷看,但欢爱时自己能保证不发出呻吟或浪叫吗?那是多么令人羞耻的事啊。

  “黄姑娘请三思,并非老衲冷漠无情不想帮你,而是医治方法实在不能另旁人知晓……阿弥陀佛……”一灯大师看着黄蓉白皙的肌肤,微开的领口,不免动了俗念。

  一灯大师看着面容娇俏的黄蓉,想起了她的母亲-----阿蘅,那是一位绝世美丽和聪明的女子,黄药师除了身怀绝世武功外,让其他高手艳羡的就是这位美艳的妻子了。还未出家时的段皇爷就十分爱慕这位阿蘅,曾经私会阿蘅时,不惜用整座江山来换,都不能打动她的心,更别说妄想共度春宵了,而如今她的女儿就在眼前,那容貌和肌肤丝毫不输她的母亲,这怎能不让这位大师动了俗念呢?

  “大师……我心意已决……请大师为我……医治吧”黄蓉咬了咬嘴唇,眼神坚定的看着一灯大师,费力的躬身行礼,原本苍白的双颊忽然红润了一些。

  “善哉,善哉……”一灯大师压抑只内心的狂喜和期待,双手合十还礼,开始除去身上的衣物,很快就脱了个精光,双腿坐盘,裆部的肉棒已经高高耸立起来。

  “大师……”黄蓉看到了一灯大师勃起的肉棒,不免吃了一惊,一根深红色的肉棒粗壮挺立,龟头似透明萤火般散发着暗淡的光芒。

  “黄姑娘莫怕,这是老衲至刚至阳之气聚集所致,只是医治黄姑娘身疾的根本。”一灯大师幻想着少女湿滑柔嫩的蜜穴,裆下的阳物更是勃起的厉害。

  “大师……我……实在无力……请大师帮我……宽衣吧。”黄蓉的视线无法回避那么夺目的肉物,整个人都被火红的肉棒震慑了心神。

  “那……恕老衲失礼了。”一灯大师伸手轻轻撩开了黄蓉的衣襟,一层层素布脱落,一件件绢纱飘下。

  一灯大师看到了眼前一个白皙妖娆的女体,在烛火的映衬下,他仿佛看到了白玉雕刻的女神佛像,周身没有半点瑕疵,丰盈的双乳,纤细的腰身,曼妙的曲线从脖颈到脚踝,真让他如痴如醉,世间真的有这样的女子吗?

  “大师?”黄蓉微低着头,眼神怯生生的看着一灯大师痴痴的神情。

  “罪过,罪过……”一灯大师对上黄蓉的眼神后,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心想,失态又有什么奇怪,就算是再得道的高僧看到这少女的身姿,也会立刻想到还俗的冲动。

  “大师,你要看看我的伤吗?”黄蓉看到大师痴痴的看着自己的胴体,不自然的想岔开话题。

  “好的。”一灯大师伸手将黄蓉揽到自己膝前,让她背对着自己,身体依靠在自己的右膝盖上,一只黑色的张印突兀的出现在白皙的肌肤上。

  “额!”黄蓉每次移动身体都会带来剧烈的疼痛,如今自己正赤裸的依偎在长辈的膝前,丰盈的乳房安静的枕在大师的膝盖上,这动作和姿势让她开始难为情了。

  “黄姑娘,老衲就不在啰嗦拖沓了。”一灯大师伸手将黄蓉抱在身前,双臂搂住腰身,运气发力一提,将黄蓉抱坐在自己打坐的下体上。

  “啊!”黄蓉虽然早已做好准备,但娇嫩的身躯被充满雄性气息搂抱还是吓了一跳,而且她发现大师那根火红透亮的肉棒正在自己的双腿间,一股火热的微烫感从私处清晰传来,那根肉棒不但火热,而且异常坚硬有力,竟然可以支持自己全身的体重。

  黄蓉低头看着自己白皙的私处正被一根火红晶莹的肉棒紧贴着,就像自己变成了男儿身,那突兀的肉物就长在自己的下体,她咬紧嘴唇,忍耐着怪异的视觉冲击和体感上的炙烤。

  “黄姑娘今年芳龄几何?”一灯大师看着黄蓉尚未完全褪去幼稚的面容,心中又是自责又是兴奋。

  “十八岁……”说起年龄,黄蓉感觉又被提醒到,自己正光裸的躺在长辈的怀里,羞耻的感觉有蔓延开来。

  “黄姑娘可曾行欢爱之举?”一灯大师兴奋的忘记询问少女是否经历人事,否则,动作更要轻柔小心,不然真的要一手捣毁这尤物了。

  “行过……”黄蓉更加羞赧,但还是点了点头,但却不是和靖哥哥,心中又泛起愧疚。

  一灯大师听闻后也不动声色,心中却多少有些意外,但细想黄药师本来生性不羁,恐怕他的女儿也不在乎这些守节繁礼,小小年纪既不是处子之身也不算为奇了。

  他伸手抚摸着黄蓉平滑的小腹,渐渐上移,指尖滑过胸壁,轻柔的托住丰盈的双乳,触碰的瞬间变感觉到弹性十足的触感,轻轻用力掂起,时轻如绒球,时重如蜜桃,简直让人沉醉。

  “黄姑娘真是生得一副好身姿啊。”一灯大师双手由轻到重的揉捏着黄蓉的双乳,不免发出阵阵赞叹。

  “大师……过奖了……嗯……”黄蓉本来感觉尴尬羞耻,但大师的双手揉搓适度,力度适中,竟然没有一点不适的感觉,反而阵阵酥痒让自己肩头的疼痛得到了缓解。

  一灯大师耐心的玩弄抚摸着黄蓉的双乳,下体开始试探的摩擦少女的私处,粗壮的肉棒压在阴唇间来回往复,尽情感受着外翻的内唇。

  “嗯……嗯……嗯……嗯……大师……好烫……”黄蓉豆蔻年少的身体开始动情,下体的摩擦让她开始扭动身体,喉咙里的呻吟也渐渐响亮起来。

  “黄姑娘,切记莫拒绝,莫回避,只管放空脑海,跟随配合。”一灯大师感觉黄蓉的肉穴已经开始分泌滑液淫水了,原本干涩的摩擦已经变得湿滑顺畅了许多。

  “嗯……嗯……哦……哦……啊……啊……嗯……嗯……”黄蓉感觉身体变得越来越热,变得越来越轻,原本的无力也变得那么美好舒适,她顺着一灯大师的胸膛后靠依偎,头枕在大师的肩头,不停扭动着双胯,时而迎合,时而躲闪。

  “这样很好,你能放开羁绊我就放心了。”一灯大师一手松开乳房,向下滑过小腹,伸指插入了黄蓉的穴口。

  “哦!大师!”黄蓉在被爱抚的神志模糊时,突然感觉到大师插入穴口的手指,忍不住一声娇喘。

  “莫怕,腿张开便是。”一灯大师指尖触到了柔软的阴唇和湿滑的淫水,手指沿着阴唇的裂隙上下抚摸,摸到阴蒂时,指肚轻轻下压。

  “啊啊……啊啊……大师……别摸那里……太……太……”黄蓉听从大师的指导,张开双腿,尽量暴露自己的私处,但当大师摸到自己极为敏感的肉粒时,一道道的麻酥酥的感觉让她无法形容,过于刺激的感受让她有些头晕。

  “这里是女人欢爱中关键部位,老衲这样做会让姑娘更快进入状态,是不是感觉很特别?”一灯大师知道如此年轻的少女很可能不了解自己的身体,而自己身为皇帝,房中之术早已炉火纯青。

  “大师……你……摸那里……我也……说不好……是痛……是痒……还是……别的什么……”黄蓉最后其实想到了‘爽’,但碍于女孩子的矜持,终于没说出口。从前经历欢爱时,从未体验过这样刺激的感受。

  “黄姑娘,你慢慢就喜欢的,现在你的身体已经准备好了,老衲要进行最重要的步骤了。”一灯大师感觉自己的肉棒已经湿漉漉的沾满了少女的淫水,连肉棒根部的肉蛋也淋漓着少女分泌的淫水。

  黄蓉明白一灯大师说的‘关键步骤’就是-------插入!她看着大师湿漉漉的肉棒,雄赳赳的停在自己的穴口外。

  一灯大师一手搂住黄蓉的纤腰,一手托起她的大腿,将她身体上提,白皙较小的胴体慢慢悬在了挺立的肉棒上,硕大的龟头跃跃欲试般不断搏动,对准了黄蓉幼嫩的穴口。

  “大师……我……我怕……”黄蓉从未被如此巨大粗壮的肉棒插入,不免心中犹如小鹿乱撞,担心自己窄小的穴口是否能顺利容纳那样的巨物。

  “别怕,老衲会很慢的。”一灯大师开始慢慢放下黄蓉的胴体,硕大的龟头慢慢接近穴口,直到触碰到阴唇,他确认位置无误后,便主动挺腰上提肉棒,龟头顺利的破开了两片阴唇。

  “嗯!”黄蓉立刻感觉到了自己的阴唇被撑开了,一个巨大的圆头挤入了自己的下体。

  “黄姑娘,你放松,否则会很疼的。”一灯大师感觉自己的龟头已经破开了穴口,软嫩的内唇正贴着自己的龟头,那份微凉和细腻真是十分讨好。

  “嗯……”黄蓉点了点头。

  一灯大师慢慢放下黄蓉的胴体,同时挺起肉棒,进一步插入龟头,窄小的肉腔剧烈的挤压着龟头,阵阵快感几乎让一灯难以抑制射精的冲动。

  “啊……啊啊……疼……疼……”黄蓉感觉一根夸张的粗物不断钻入自己的肉穴,不断的扩张着自己原本缩窄的肉腔,阵阵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汗如雨下。她低头看向自己的下体,柔软合拢的阴唇被撑着菲薄透明,穴口的肉缝也变成了巨大的肉洞,下腹的皮下几乎可以看到龟头插入的轮廓。

  “黄姑娘,跟着我吸气吐纳,来,吸气……吐纳……吸气……吐纳……”一灯大师一边费力的插入,一边辅助黄蓉放松身体,他搂在腰前的手臂被紧紧抓捏,一灯感觉黄蓉几乎要将指甲都陷入自己的坚实的皮肤里了。

  “呼……呼……呼……呼……呼……”黄蓉跟随一灯的口诀呼吸着,她感觉自己即将被从下体撕裂成两半,那肉棒的插入远比自己想象的夸张。

  两人一老一少,一男一女,一个白皙光滑,一个黝黑健硕,在山洞中吐息呻吟,周身烛火莹莹,跳动的火苗像是这对忘年男女的情欲,生机勃勃。

  不知用了多久,一灯终于完成了全部的插入,将整根肉棒捣入了黄蓉的嫩穴,肉腔紧紧的包裹让他几乎想大喊出来,那种细滑和蠕动让他感觉自己枉做了一生皇帝,与众多女子欢爱竟都不及眼前这个少女的万分之一。

  “黄姑娘,你感觉如何?”一灯大师完成全部插入后,发现身前的黄蓉呼吸均匀,心知没什么大碍,但还是不放心的询问一下。

  “大师的……好热……好烫……也……好舒服……”黄蓉这次没有保留,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感受,期初插入的撕裂和膨胀,在肉棒完全插入后的静止得到了缓解,似乎那份炙热治愈了肉腔的疼痛和损伤。

  “那就好……那就好……”一灯大师放下心来,来时慢慢的拔出肉棒,尝试做着舒缓的抽插动作,肉腔紧紧包裹着龟头和肉棒,颗颗肉粒刮擦着肉棒的周缘,舒爽的感觉如临仙境。

  “嗯……嗯……嗯……嗯……哦……哦……哦……”黄蓉无力的依偎在一灯的怀里,下体任凭粗壮的肉棒进进出出。

  一灯慢慢的抽插着黄蓉的嫩穴,一插一抽尽在掌控,舒爽的感觉让他回想起了黄药师的妻子----阿蘅,是不是当年如果得偿所愿,也就是这样的感觉呢?当年娘亲留下的遗憾,如今女儿补偿了自己。

  ‘阿蘅,我没能和你共度春宵,如今我正跟你的女儿欢爱,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呢?’一灯抚摸着黄蓉细腻的肌肤,下体不停活动做着活塞运动“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黄蓉感觉大师渐渐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和力度,硕大的龟头重重的顶着自己的肉穴深处,每次撞击似乎都将某种力量注入身体内,随着周身的奇经八脉运转走行。

  一灯大师怀里搂抱着娇嫩的黄蓉,手掌游走在她撩人的曲线上,低头看向枕在自己肩头的容颜,更是娇艳美丽,眼波中透着温柔与渴望,一灯低头吻住黄蓉的嘴唇,柔软而细嫩,含在口中如丝般柔滑,吸允良久才探入口中,寻找了少女灵动可爱的香舌,轻咬、摩擦,相互品尝,一灯忘情的亲吻着,体会着梦幻般的湿吻。

  “黄姑娘感觉伤势可有起色?”一灯大师放开了黄蓉的口唇,低头看着被自己征伐的春水荡漾的少女。

  “大师……叫我……蓉儿吧……我感觉伤势……不那么疼了……虽然呼吸有些……困难,但……似乎也和伤势……无关了……我感觉到……周身像被……一团火包围着……嗯……嗯……嗯……”黄蓉虽然被一灯大师的抽插弄得上气不接下气,但说话的力气却增多了,整个人恢复了不少的生机。黄蓉从未和如此年长的男人欢爱,此次竟然感受到如此美妙的体验,真是从心里感到开心幸福,与一灯大师也不那么生分,直接要求称呼自己‘蓉儿’也是从心里接受了一灯大师的抽插行为。

  “你感觉到的火正是我真气在源源不断输入你的体内,蓉儿只需感受放松,切不可轻易运动调息,否则适得其反。”一灯大师知道黄蓉放下了心理防线,接下来定会成就酣畅的欢爱,这一番话看似关键深奥,又像是关切至深,但让一个身怀武功的人放下调息和抵触,无疑变成了一个普通女子,对外界的刺激和感受都不能控制左右,这样一来,黄蓉只能任凭一灯爱抚抽插,撩拨戏弄了。

  “嗯……大师……我知道了……嗯……嗯……啊……哦……哦……嗯……嗯……嗯……”黄蓉从心理和身体上都彻底放下了防备和抵抗,瞬间感觉阴道里的那份火热更加炙热,夸张的膨胀更加清晰,重重的钻顶简直让她欲疯欲狂。

  一灯发现黄蓉双手握住了自己的手,在自己的手背上,与自己十指相扣,重重的指力让一灯得知了少女的动情与坚忍。他低头亲吻舔舐黄蓉的粉颈,时轻时重,时咬时吻,从颈根部吻到耳边,张嘴含住了小巧的耳垂,仔细吸允舔舐。

  “啊啊啊……啊啊啊……大师……啊啊啊……别舔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黄蓉立刻感觉全身一股股麻酥酥的感觉在上下乱窜,一波波快感让她难以控制。

  一灯品尝着黄蓉的耳垂,同时深深的抽插她的阴道,他发现黄蓉的阴道的收缩频率加快了,颗颗肉粒和缩窄的肉腔不停的刺激着肉棒和龟头,阵阵快感从下体直冲脑海。

  “啊啊啊啊啊……大师……我……啊 啊啊啊……我要不行了……啊啊啊 啊……我……要忍不住了……啊啊啊啊啊 ……”黄蓉万万没想到男女欢爱竟能到达这样的境界,这样的感觉自己从未体验过,耳边的痒感直接传到了下体,然后下体发散出的难以抑制的快感又传向全身,那种快感似乎要让自己的心跳停止,呼吸骤停,一阵阵头晕目眩的感觉让她分不清身在何处。

  一灯知道黄蓉可能要高潮了,而且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迎来高潮,心想十分得意,虽然未能得到黄蓉的处子之身,但能带她步入女人一生中第一次高潮,也算是在她心中刻下了浓厚的一笔。

  “大师……我……啊啊啊啊啊……我……真的……不行……了……救我……救我……”黄蓉感觉那种窒息的快感越来越近,这种陌生的感受让她又惊恐又好奇。

  “蓉儿,将来者莫怕其至,即去者莫伤其逝,一切皆顺其自然,放松身心皆可。”一灯大师耐心操干着早已泛滥的肉穴,耐心等待着黄蓉高潮的到来。

  “大师……我……我……啊!!!!”黄蓉一声娇喊,身体不停颤抖,身体后弓,私处高高挺起。

  一灯一手死死搂住黄蓉的细腰,防止她高潮时挺身,蜜穴脱离自己的抽插,他随着黄蓉一同挺起了下体,保持肉棒同步耸起,依然深深插入肉穴中。

  一灯大师感觉到黄蓉的肉穴快速收缩着,颗颗肉粒像拥有生命的灵物,挤压着、按摩着、亲吻着自己粗长的肉棒,千万个讨好的生灵给了他登顶的快感。

  “唔!”一灯大师一声低吟,精关大开。

  黄蓉听闻大师低吟声后,她感觉阴道里的粗物猛烈的跳动起来,几乎实在抽打自己的肉壁,一股股热流直冲阴道深处。强劲有力,源源不断,似乎正将自己身体里某个空间注满。

  “蓉儿,你感觉到了吗?”一灯完成了第一次的射精后,长呼了一口气,手掌轻轻的抚摸着黄蓉微微隆起的下腹。

  “大师,我感觉到了,你的……跳的好厉害,而且还有东西注入我的里面了。”黄蓉看着一灯大师抚摸着自己微微隆起的下腹,感觉十分诧异,那就是大师注入自己身体深处的东西吗?看样子量非常大,就像自己一顿吃了一天的饭量一般,下腹圆润微隆。

  “那就对啦,那是老衲在欢爱最后注入的至阳精华,在你腹内聚集于此。”一灯运气保持着肉棒的坚硬,用龟头顶住宫口,不让精液外流,意淫的看着少女微隆的下腹,十分得意。

  “大师,那……你注入我腹中的精华,是不是会随食物在后门排出呢?”黄蓉感觉经历高潮后,自己的下体完全可能不受控制,就像刚刚就有一种随拉随尿的恐怖失禁感。

  “不会,女人金沟深处连于赤朱,然后是宫房般的肉囊;赤朱是宫房的口颈,缩窄而弹性,老衲的佛根就是顶住了口颈,将至阳精华射入蓉儿的宫房,在宫房内极度充满,才会有下腹微隆的模样。”一灯抚摸着黄蓉被自己射满微隆的小腹,耐心讲解着。

  “大师,我感觉里面好热,好胀啊……”黄蓉看着自己怪异的下腹,羞耻感又袭上心头,仿佛此刻成了怀上身孕的村妇。

  “蓉儿,我交给你闭赤朱、管口颈的方法,你尝试运气调息,百会向下至咽喉、乳间、胸下、软脐、会阴,然后到金沟穴口,外力内施,缩阴提颈,以此法可最终达成。”一灯大师搂着黄蓉潮湿的娇躯,口中娓娓道来。

  “嗯,大师,我记下了。”黄蓉将张开的双腿慢慢打坐回盘,只是依然保持了肉穴与肉棒的连接,循着一灯大师的口诀,调息经脉,闭目体会。

  一灯大师立刻感受到了自己的龟头被黄蓉的宫口一下一下的吸着,像是撩人的小嘴在不停的亲吻龟头上的马眼。心想,此少女真是聪慧过人,只是口传一遍,就能行经走脉,开始锁紧口颈了。

  昏暗的烛火旁是一老一少的相拥身影,少女闭目锁眉,细心调息,大师嘴角微笑,眉间得意肆意享受。两人呼吸渐渐平稳均匀,男呼女跟,女吐男随,真是好一番和谐的景象。

  郭靖静静的守在山洞外,从黄昏已经渐渐天色墨黑,只是听到里面时断时续蓉儿的喘息声,和含混不清的语声,他想蓉儿一定受到了不少疼痛和苦楚,受到那样的重伤,怎么会不呻吟作痛呢?

  郭靖感觉夜晚外面阵阵凉意,不觉打了个寒颤,他望向深深的山洞,昏暗恍惚的火光,心里惦记万分,不知道蓉儿是否会寒冷,是否难以坚持疼痛,他心如刀绞,恨不得自己为她承受一切的痛苦。

  只是郭靖想不到自己的蓉儿正赤裸着娇躯,依偎在大师的怀里,不但没有寒冷,反而从内到外都感受到了温暖,甚至炙热。

  “大师,我感觉我已经可以控制口颈,收紧关闭了。”黄蓉慢慢睁开眼睛,双颊微红的回头看向身后的一灯大师。

  “那好,我现在拔出我的佛根,你要尽量控制精华不要流出来。”一灯大师早就感觉到了紧闭的口颈,只是等黄蓉确定自信能到,才顺势同意拔出自己的肉棒。

  一灯大师吸了一口,运气用力,双手托住黄蓉的双臀,将她的身体托起,同时自己的肉棒缓缓的退出了肉穴,当硕大的龟头退出穴口时,发出了‘啵’的一声,像是粗杵从瓷罐中拔出的清脆。

  “哦!”黄蓉被突然来临的空虚感,和龟头刮擦阴唇的刺激弄的一声娇喘。

  一灯大师缓慢泄力,将黄蓉放回自己的腿上,依然粗壮的肉棒贴在了黄蓉的后臀沟上,用自己盘坐的双腿给黄蓉当肉蒲团。

  “大师,不好了,我好像没能完全收紧口颈,你的……你的精华流出来了。”黄蓉的声音焦急而苦恼。

  一灯向前移身,贴在黄蓉光滑潮湿的美背上,从她的肩头看向私处,发现从黄蓉的穴口正缓缓的流出一条乳白色的细流,时断时续,在两人盘坐的空地上形成了一小滩精湖。

  “蓉儿,莫担心,你已经控制的很好了,如若换做普通女子,在老衲拔出佛根后,精华必定会喷涌而出,尽数流出,而你能做到只是涓涓细流,实属不易,能做到如此地步的,你是第一人呢。”一灯看着黄蓉焦急的神情十分好笑,那种把自己精液视如稀珍的感觉,真是再满足不过了。

  “真的吗?大师。”黄蓉将信将疑,看着自己不断流淌的穴口。

  “出家人不打诳语。”一灯大师几乎是憋着笑意,说出来的。

  “那……大师,现在我们做什么?”黄蓉看到自己穴口的细流慢慢变少才放下心来,心想要是大师这么费力才注入自己体内的精华这么被自己浪费,那可是大不敬了,看到大师的精华不再源源不断的流出,才消除了心中的恐慌和不安。

  “等。”一灯大师双臂下垂,双手手心上向,手指捏花,放在了黄蓉的双膝上。

  “等?等什么?”黄蓉看到一灯大师一副既要入定的姿势,连忙询问。

  “等你小腹中精华吸收平复为止。”一灯大师闭目开始休息了。

  “哦。”黄蓉又低头看了看自己微隆的下腹,咬着嘴唇,她心理担心这一肚子的精华,要是三天五日吸收不了的话,岂不是要一直这样光裸的坐在大师怀里?心中祈祷,快吸收……快吸收……快……不知不觉中,黄蓉在担心和默念中渐渐睡着了,一夜不时扭动身体变化着姿势,因为臀后的硬物一直顶着臀腰,十分不舒服,但始终没能寻找更为舒适的体位,就这样时睡时醒的中迎来了第二天的清晨。

  洞外传来鸟语轻轻,花香阵阵,一缕阳光从洞顶的裂隙直射到黄蓉娇艳的脸上,强烈的日光打断了黄蓉的睡意。

  “大师,天亮了?”黄蓉揉揉眼睛,伸手遮挡着洞顶射来的阳光。

  “蓉儿睡得可好?”一灯大师的声音依然洪亮沉稳,并没有黄蓉一样的倦意,就像昨日黄昏时见到时一样,平静如水,稳健如钟。

  “不好……大师的佛根总是顶着我的后面,让我没法深睡……”黄蓉嘟着嘴,有些气恼的说着。

  “哈哈哈哈哈……老衲照顾不周,照顾不周啊。”一灯大师仰天大笑。

  “哪里,我整晚都在大师的腿上,估计大师都累了吧。”黄蓉支撑着身体,从一灯大师腿上起来,低头发现自己昨晚微隆的下腹已经恢复了平坦,而且感觉周身不再那么无力了,下腹中的炙热也消散了,似乎均匀分布到了全身各处。

  “大师,我……我感觉好了很多。”黄蓉十分惊奇自己身体的恢复,光着身子站在地上,来回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看看胳膊,看看腿,摸摸小腹,像是孩童不了解自己身体一般好奇开心。

  “蓉儿,你的伤势在好转,但现在还没到欣喜的时候,切不可盲目活动。”一灯看着黄蓉少女的胴体轻盈了许多,白皙光洁的肌肤在阳光的映衬下更加雪白耀眼,圆润妖娆的曲线让人难以移目。

  “知道了,大师”黄蓉向一灯做了一个鬼脸,顺从的安静坐下。“大师,我有点饿了,咱们是不是可以用早饭了?”黄蓉感觉经过一夜的欢爱,消耗了不少体力,而且过了一整夜,肚子的东西早就消耗殆尽了。

  “蓉儿,疗伤时是不可进食一般食物的。”一灯微笑的看着黄蓉安静的坐在自己对面,一脸的渴望。

  “啊?不让吃东西啊,唉……”黄蓉长长的叹了口气,一下就变成了泄了气的皮球。

  “也不是不能吃,只是不能吃一般的食物,下面我要交蓉儿疗伤下一个方法----颠鸾倒凤。”一灯大师振振有词,不紧不慢的说着。

  “颠鸾倒凤?”黄蓉以前听过这样的词,但不太理解其中的含义。

  “蓉儿,来,过来我这里,你倒骑在我脸上。”一灯大师仰面躺了下来,让黄蓉按照他的指引做。

  “啊?大师……真的要这样吗?”黄蓉想象了一下大师说的动作,那就是要自己把私处送到大师嘴边,自己也也要面对大师粗长的肉棒了。

  “蓉儿,你忘记疗伤的要诀了吗?不要抵触,不要拒绝,来,骑上来。”一灯大师表情严肃不容置疑。

  “蓉儿遵命!”黄蓉只好顺从的爬到一灯大师身上,旋转身体,将自己的私处骑在一灯大师的脸上,而自己的眼前立刻出现了粗大挺立的肉棒,亦如昨晚一般粗壮坚硬。

  “蓉儿,你面前的佛根就是你疗伤的早餐,能不能让老衲射出精华,你能不能吃到精华,就看你的技术和能力了。”一灯大师双手抓住了黄蓉的双臀,将她的私处拉向嘴边,准备开始吸食。

  “啊!大师,你怎么……舔我那里啊?”黄蓉正在犹豫的时候,感觉自己的穴口迎来一片温存,灵巧的肉条在不断来回蹭着自己的阴唇,她知道那是一灯大师在用舌头舔自己的私处,那样的部位自己都觉得脏兮兮的,可大师却毫无忌讳的开始吸食舔弄起来。

  “蓉儿的这里味道真好。”一灯大师松开嘴的片刻,夸张着黄蓉阴唇味道的美妙。

  黄蓉听到大师的赞美,觉得不可思议,往日里私处的气味总有些腥臊,怎么会有好味道,自己自然美有尝过。黄蓉看着眼前粗壮透红的肉棒,末端像蘑菇头般硕大诡异,但表面看起来还是挺光滑细腻的,她试探的伸手触碰了一下龟头,那肉棒竟像受到刺激般搏动了一下。

  “世人对为之之物皆生恐惧之情,一旦遭遇经历,事后也就稀松平常了。”一灯大师仍在鼓励黄蓉品尝自己的肉棒。

  黄蓉感觉下体的舔舐越来越撩人,一股股冲动让她产生了吞下肉棒的念头,她从小就很挑食,不好吃的不吃,不好看不吃,摆盘不好也会不吃,如今面对如此丑陋脏兮兮的东西,却真的在考虑是否要吞下,真是欢爱的魔力让她改变了很多。

  “脏就脏吧。”黄蓉一狠心,一手撩起自己的长发,一手握住一灯的肉棒,慢慢低头,张开朱红檀口,小心亲吻了一下龟头。

  “唔……”一灯立刻感受到了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兴奋的立刻呻吟出声。

  黄蓉并没有闻到腥臊的气味,反而发现大师的肉棒散发着淡淡的香气,那种香气很难形容,完全不是别的男人那里十分腥臊污秽。

  “大师,你的佛根?”黄蓉仔细端详着手中的肉物。

  “怎么,蓉儿闻到了?”一灯大师像是早料到黄蓉会有这样的疑问,只是抽空问了一句,就又埋头享受自己口中的美味了。

  “啊……大师……你舔那里……好痒……啊……啊……”黄蓉没得到答案,却迎来了下体最为敏感肉粒的刺激,大师正用舌尖不停的舔舐着,力度适中的挑拨,真是舒爽又贴心。

  黄蓉手中握住肉棒,再次下定决心,低头张大口唇,含住了一灯大师的龟头,一根超粗壮的肉物一下就填满了黄蓉的口腔。

  “唔……唔……唔……唔……”黄蓉含住了整个龟头,舔舐的过程中发出唔唔的声音。

  一灯立刻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包裹,比肉穴要松弛的多,但灵巧的舌头不时在自己肉棒的周缘滑过,真是十分撩人刺激。

  “蓉儿,你可以尽情吸食,用舌头刺激摩擦我的佛根,到一定时候,我会提醒你射出精华的,你要尽量多的吞下去,不但是疗伤的妙药,也是补充你体力的食粮,懂吗?”一灯感到到龟头传来的阵阵快感,少女虽未有丰富的经验,但黄蓉天生聪慧,领悟力过人,没一会就吸食舔弄的像模像样,撩人十足。

  “唔……唔……唔……唔……”黄蓉口中发出的声音不知道是体会到下体的快感,还是回应一灯大师的嘱咐。

  一灯大师感受到下体愈加舒爽的舔弄后,更是双手捧着黄蓉的双臀,拼命的吸食舔弄阴唇,探入肉穴,大口饮下黄蓉分泌出来的淫水。

  “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黄蓉一边帮大师吞食舔弄肉棒,一边感受到自己下体一波强过一波的快感,下体强烈的尿感袭来,加上清晨还未如厕,饱胀的尿囊早就受不了太多的刺激,眼看就到了失禁的边缘。

  一灯正品尝的得意,感受胯下的服侍,突然手中的双臀脱离,蜜穴甜唇脱口,起身看个究竟。才发现黄蓉离开自己身上,刚疾奔了两三步,就迅速下蹲,从她的双臀下看见一股浊黄的尿液哗哗流淌,尿流冲击到石地上激起层层碎雨。

  “大师,不要看!”黄蓉蹲在地上,回头发现一灯大师正仔细端详着自己便溺的样子,感觉羞耻不已。

  “蓉儿,你又何必害羞呢,即使你便到老衲脸上,也无妨啊。”一灯起身,单手施礼,站在黄蓉臀后,一根粗长挺立的肉棒突兀的挺立在胯下。

  “大师,那怎么使得……”黄蓉感觉自己便溺完毕,也羞涩的站起了身,视线被粗壮的肉棒牢牢吸引着。

  “蓉儿,我们还没完成,你便溺完,咱们还要继续。”一灯欲再次躺下,却被黄蓉拉住手臂,阻拦住了。

  “大师,蓉儿受不了那样的撩拨,让蓉儿直接为大师吸食佛根,享用精华吧。”黄蓉有些畏惧一灯大师纯熟撩人的爱抚,一心想解决自己空空的肚子。

  “也罢,那就劳烦蓉儿了。”一灯大师双腿微分,站立在地,将胯下肉棒送到黄蓉身前。

  黄蓉心领神会,当即俯下身体,跪在一灯胯下,伸手握住粗长火红的肉棒,张口含住,毫无抵触的吸食起来,起初还有些矜持试探,但一会就变得狂野随性,大力吸允,伸出细软的舌头,不断舔着一灯肉棒的周缘。

  “唔……虽说贪念不可起……色欲不可……留……但仙子吹箫……俗世能有几人……抗拒,唔……阿弥陀佛……唔……哦……”一灯大师双腿微颤,低头看着黄蓉白玉无瑕的肌肤,乌黑顺畅的长发披肩散落,螓首摇晃,樱口吞吐,仿佛自己已置身仙境,美丽娇艳的女菩萨在为自己口交抚弄。

  黄蓉越吃越狂,一时忘记了口中之物连在大师的胯下,毫无避讳羞耻的讨好舔弄,吸允品尝,朱红的樱口被撑成了巨洞,粉嫩的软舌变成了贪婪的肉虫,不断在肉棒上迂曲往复,仿佛一灯的肉棒变成了她从未品尝的珍馐美食。

  “哦……肌如雪……美如花……朱唇一弄醉心化……仙子含阳稀世有……送吾雄关一路发……唔……哦……蓉儿……老衲要……射了!!”一灯大师面露难色,一手扶住黄蓉的头顶,活动胯部,粗长的阴茎在黄蓉的口中来回抽插了几下。

  黄蓉被一灯大师粗长的阴茎重重顶到了喉咙,无法顺畅的呼吸,她伸手用力推着大师的下腹,阻止他进一步插入的更深,当龟头刚退回到口中时,黄蓉感觉到了龟头剧烈的的跳动,她知道大师的精华将至,便做好了吞下的准备。

  “额!”一灯感觉下体一股顺畅痛快的感觉奔涌射出。

  黄蓉如炙渴的路人狂饮一灯的精液,一汩汩浓稠的精华涌入黄蓉的口中,丝毫不怠慢的汇入胃中。黄蓉努力含住整个狂跳的龟头,努力吞咽下射出的精液,但一灯大师的精液似乎源源不断,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没一会她就感觉胃中饱胀,再继续吞下精液实在困难。

  “唔……唔唔……唔唔……唔唔……”黄蓉想吐出口中的龟头,但无奈一灯大师竟然双手制住了自己的脑袋,退无可退,只能拼尽最后的力气,继续吞下大量的精液。

  一灯射的正爽,慢慢睁眼低头看着黄蓉咕咚咕咚的吞下自己的精液,原本平滑的前颈,竟然可以看到大量精液从食道滑入腹中的样子,正让一灯更是惊奇兴奋。他看到黄蓉抬眼求饶的看着自己,朱红的檀口却含住自己粗壮的肉棒,舒爽和刺激让一灯无暇怜香惜玉,双手死死的固定黄蓉的脑袋,努力将精液尽数射出。

  黄蓉感觉自己胃中的精液已经到了嗓子,射出的精液已经再无空间吞咽,拼尽全身力气后,口中过多的精液在压力的作用下,涌向了她的鼻子、耳朵和气道,强烈的溺水敢让她痛不欲生,在硕大的龟头退出自己口唇时,最后的一部分精液直接射了黄蓉一头一脸。

  “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黄蓉顾不得满头全脸沾染了精液,双手撑在地上剧烈的咳嗦喘息着,像是溺水的女子终于获得了顺畅的呼吸。

  “罪过,罪过……蓉儿,有无大碍?”一灯虽然满足了私欲,用自己的精液喂食少女,还在白皙可人的脸蛋上射了尽兴,但看到蓉儿痛苦的样子,心中暗暗自责,怜惜不已。

  “咳咳咳……大师……我……我没事……”黄蓉腾出一只手,在自己嘴边随意擦拭了一下。

  “蓉儿,书老衲无礼,一时贪恋……竟让蓉儿受苦了。”一灯大师想伸手扶黄蓉,可发现射出的精液已经从她的头上流到了肩膀和前胸,秀发上的精液也流到了平滑的后背上,已经脏污不堪,没有下手的地方了。

  “大师,不怨你,只是蓉儿胃口调小,不能全部吞下大师射出的精华,让大师的精华折损了不少……咳咳咳……”黄蓉真是视一灯的精液为难得精华,疗伤圣药,所以才这样自责。

  “那……蓉儿现在感觉如何?”一灯叹了口气,只能默认黄蓉的说辞,退回身子,看着眼前被精液沐浴的美丽少女。

  “感觉嘛……倒是不饿了。”黄蓉想了想,用手拍了拍自己圆鼓鼓的上腹,比昨夜被注满的下腹还要夸张。

  “呵呵……”一灯看着吃的饱饱的黄蓉又露出了笑容,真是年少无愁事啊。

  “大师,我这身上黏糊糊的,我能不能……洗个澡。”黄蓉摸了摸自己肩头和双乳上的精液,虽然气温异香,但黏在身上还是很不舒服。

  “蓉儿随我来。”一灯牵着黄蓉的手,走向了更深的溶洞。

  大约不到百步,黄蓉就感觉迎面吹来阵阵潮气,暖风中的湿气极大,就像站在瀑布的旁边,高出飞溅下来的水流激起的水雾。曲径一转,黄蓉看到了一滩池水,在洞顶还有一条细细的长流泄入潭中。

  “大师,这是?”黄蓉从小在桃花岛长大,自幼爱水,看到这样的奇景更是喜爱有加。

  “这也是我练功的密室,这是一眼温泉,四季皆温,你我一同洗一洗吧。”一灯大师牵着黄蓉的纤手,一步步进入了温暖的潭中。

  “真的好暖和啊。”黄蓉慢慢步入温泉潭中,她发现潭中似乎又一层层的岩石,光滑细腻,层层叠叠,像石阶,像石凳,像石床,古怪异常,又美妙绝伦。

  一灯拉着黄蓉坐在了石阶上,潭中的水面正好没到两人的胸口,一灯在水中捞起一个石瓢,舀了一瓢水。

  “蓉儿,让老衲为你盥洗吧。”一灯石瓢在手,慢慢将水浇到了黄蓉的头顶。

  “嗯……”黄蓉闭眼任水流从头顶流下,乌黑的长发如墨带黑绸,随水流飘逸流淌。

  一瓢尝温,二瓢精落,往复再三,黄蓉如出水芙蓉般娇艳欲滴,乌黑的长发贴在尖翘的双乳上,浓眉巧睫上挂着晶莹的水珠。

  一灯来到黄蓉落在的下一级石阶,慢慢分开黄蓉的双腿,一根似乎未曾软蔫的肉棒在水中慢慢靠近,像是蛟龙探海,又似红日欲升。

  黄蓉嘴角微笑,立刻知晓了大师的意图,随即顺从的张开双腿,将白嫩的脚丫踩在双臀两侧的石阶上,等待着大师的插入。

  一灯无语,只是神情的望着黄蓉少女晶莹剔透的眸子,下身慢慢接近,硕大的龟头在温水中划出微微波浪,破开肉瓣,进入更为温存的肉腔,一灯看到黄蓉眸子中一闪的荡漾和眉头微微的蹙动。

  黄蓉在一灯完成插入后,双腿合拢,小腿交叉盘在一灯的腰后,将自己与一灯牢牢连接在一起。

  一灯大师双手握住黄蓉不盈一握的纤腰,大力活动胯部,深深的抽插蜜穴,两人私处溅起层层细浪。

  “嗯……嗯……嗯……嗯……啊……啊……哦……哦……嗯……”黄蓉顿时娇喘连连。

  一时间,密室内,温潭中,男女欢爱之声不绝于耳,一位是看破俗世的帝王高僧,一位是精灵古怪的美艳少女,在接下来的一天一夜中,一老一少用各种方式和体位无尽欢爱着。

  一直到破晓,一灯大师耗尽阳精,运足最会一口气,向洞口的郭靖喊去,告知他疗伤完毕。这样,郭靖和渔樵耕读一同进入密室,看到了面色娇艳的黄蓉和面如土色的一灯大师。

  山洞内弥漫着浓重的身体气息,只是郭靖不懂男女之事,没有发现,而渔樵耕读则心若明镜,暗恨师傅毫不节制,纵欲泄阳到全部功力尽失,却只能说真气耗尽,少说五年才能恢复。

  郭靖听闻感激涕零,不知何以为报;黄蓉则心知肚明,与一灯心照不宣,假意配合郭靖感动致谢。

  此事过后,在华山论剑时,黄蓉与一灯相遇,一灯大师貌似关心的询问黄蓉伤势时,黄蓉一脸娇羞,这让郭靖以为蓉儿感觉亏欠大师太多所致,实则黄蓉想到当日疯狂酣畅的欢爱,让她终身难忘,欲求不得而已。

  字节数:1432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