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快乐岛
快乐岛

  贝蒂兴奋地望着眼前的像白纱布一样的沙滩和后面绿翡翠一样的灌木,棕榈树叶的婆莎令她心醉。她非常得意自己能选择这样一个新的地方带着她的队员们来这里进行夏季的舞蹈营训练。

  贝蒂是夏季舞蹈营的教练。她的公司每年都送宣传广告给全国每一家公私立高中,为它们提供夏季舞蹈营,训练学校的啦啦队。云思顿私立女子高中的啦啦队是全国有名的,她们的七层叠罗汉和波浪飞踢腿无敌全国,就是因为她们每年的夏季都来夏季舞蹈营训练,现在已经是第七年了。通常,夏季舞蹈营都设在大岛,但因为她们公司的名气大了,参加的学校也越来越多,于是总部就决定在离岛设立营地,一则有更多的地方训练,二则也比较清静,队员可以比较专心地训练。

  快乐岛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这里有一系列的小洋房,已经十几年没有人住过了。舞蹈营公司把这个岛买下来的时候,洋房是附送的。这里的供水系统和一切设施都是现代化的,两个小型码头都可以停泊大岛来的补给船或者是大游艇。后勤人员已经先行住在里面了,远远地可以看到炊烟升起°°今天中午的午餐已经准备好了,烤肉汉堡和中国沙拉,还有大岛的特产矿泉水和棕榈果椰奶,想到都令人垂涎欲滴。

  在她的身后,二十个高中少女嘻嘻哈哈地谈笑着,背着或手里面拿着体操袋,踩着幼细的白沙,向棕榈掩映的那从白洋房走去。

  啦啦队员们分配了房间之后,便向她们各自的房间走去,她们两个人一间房,而贝蒂是一个人一个套间。她放下行李,便脱掉身上半截的短袖衬衣和牛仔短裤,拿起一套内衣,走进浴室。

  十八岁的贝蒂已经是大学二年级的学生了,她的主修是表演艺术。从初中开始她就是啦啦队员,一直到大学都保持着啦啦队的活动,专业的训练加上多年的经验,使她成为舞蹈营新请的教练中突出的一个。她的身体修长,34C的双乳结实地隆起,长长的腰臀曲线,伸展到她那一双似乎没有尽头的长腿,略显褐色的身体显出阳光的健康,一头褐色的波浪长发,即使是经常游泳,也没有显出一点残缺和分叉。水流顺着她的粉红色的乳头带着沐浴液慢慢地向下流过她双腿之间那三角的一丛褐色的小草,她是一个喜欢整洁的少女,比基尼线修得非常洁净,而且连阴毛都修得非常整齐而不杂乱的,她闭着眼睛,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

  本杰明坐在一号码头的了望木台上,百无聊赖地盯着波光艳的蓝色大海和反射着耀眼光芒的白色沙滩。他和蓝道是这个码头的安全警卫,另一个码头的安全警卫是琼和蓓儿。他的工作比较轻松,除了一些钓鱼钓昏了头的度假小渔船或者想找一个浪漫的小岛做爱的游艇主以外,没有人会闯到这个小岛来,毕竟她偏离主航道,而且本地人都知道小岛刚刚易手的新闻。

  再过五分钟,午餐就要送来了,下午下班的时候大概可以在经过操场的时候欣赏一下新来的啦啦队的姑娘们训练,据说这些女孩身材都挺不错的。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微笑了。

  下面,传来了熟悉的电瓶车的声音,一个粗大的嗓门在叫:“老本,开饭了!”

  他不用看就知道是后勤组里面唯一的男性清洁夫阿索。

  阿索是一个长得五短身材,皮肤黝黑的菲律宾人,他每天都喜欢跟老本和蓝道在一起吃午饭,然后点上一枝雪茄,粗野地谈论营地里面的女人。本杰明挣扎着抬起他那二百四十磅的身体,裂开大嘴笑道:“妈的,阿索,怎么今天这么早?”

  从木台走下来,才看见阿索的车上面坐着一个漂亮得令人目炫的金发少女,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少女背心装,露出一截可爱的小蛮腰,下面穿一条白色的西装短裤,洁白结实的两条长腿,一条腿伸直而另一条腿优雅地弯曲,很巧妙地遮挡着任何可能走光的角度,正笑咪咪地看着他。而在阿索身边,是一个比较矮一点的栗色长发的少女,穿着一件白色的半截女衬衣,在腰部的前面打了一个松松的蝴蝶结,也是穿一条西装短裤,正搭着阿索的肩膀,给他打胜利的V字手势。

  本杰明愣了一下,“嘿,阿索,艳遇呀?哪儿找来这两个美女呀?”

  阿索缩了一下肩膀,用浓重的菲律宾口音说:“林达和马莉是刚到的云思顿高中啦啦队的,她们想看看小岛的安全警卫是不是很酷”

  两个少女都做出迷人的笑脸,跟他打招呼。本杰明笑得嘴都合不上,美女真是一道风景,他妈的,他想着,裂开大嘴说,“欢迎欢迎!小姐们,上面还有一位帅哥呢!蓝道!别看你的武侠小说啦,先下来看看这两位美女小姐吧!”

  身高六尺,肌肉发达,戴着一顶海军陆战队帽子的蓝道出现在了望台的出口,他戴着一副墨镜,紧绷的有棱有角的脸上面没有什么表情。他冷冷地对下面的两个少女打了一下招呼,开始步下梯级。林达和马莉兴奋地尖叫了一声:“哇!好酷呀!帅哥呀!”

  蓝道不经意地扭头看一看码头,对本杰明说:“有一条游艇靠在那里,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这时大家都看见游艇靠在那里,门打开了。本杰明很不情愿地嘟哝一声:“又不知道是哪个大款,闲极无聊,不知道这是私人岛屿吗?小姐们稍待,我去去就来!”

  他挪动着笨重的身躯,朝游艇走去。

  本杰明看到两个人已经走在沙滩上面,向他这边走来,游艇门口又出现了几个人。向他走来的是两个棕色皮肤的女郎,穿着深绿色的半截衬衣,很短的深绿色短裤,腰上的皮带有一串子弹袋,而身上也斜挎着一串子弹袋,她们的手里面都拿着一枝MAC-10。

  本杰明心想,“妈的!玩野战游戏怎么玩到我们这里来了?”

  他向那两个女郎喊:“嘿!你们是哪里的?这里是私人岛屿,不可以在这里玩野战游戏的!回去吧!”

  那两个女郎似乎没有听见他在说什么,继续往前走,而游艇又下来三个同样打扮的女郎,开始向他这个方向走来。

  本杰明发火了,他拔出手枪,作出瞄准的姿势,“喂!停止!这里是私人……”

  他的话音未落,一个女郎突然伸直了她手上的MAC-10,“突突突!”

  几响,本杰明肥胖的胸口喷出了几股血柱,他倒退了两步,扔了枪,瞪着眼,无法相信眼前发生了什么事情,便一头栽倒在沙滩上面了。

  蓝道正跟阿索打招呼,突然听见奇怪的突突声音,他抬头一看,只见本杰明已经倒在沙滩上面,五、六个全副武装的女郎正小跑着向了望台这边跑来。

  “恐怖份子!”

  他喊了一声,伸手摸枪,才发现枪还放在了望台上面,他回头对阿索说:“快开车跑!恐怖份子来了!”

  然后就飞跑上去拿枪。阿索吓得魂飞魄散,赶快爬上电瓶车,“逃命呀!”

  他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知道一定非常严重,赶忙拉着两个少女的手把她们拉上车,开车就走。才开出几步,他的后脑突然冒出了几股血柱,溅到离他最近的林达的白色短裤上面,吓得两个少女尖声大叫,阿索身体一侧,便倒向左边,电瓶车失去控制,翻倒了,午餐飞得满地都是。

  两个少女在车子翻侧的一刹那飞身跳了下来,也亏她们经常的啦啦队跳跃训练,身手敏捷,但冲力也使她们一下子掉在沙石路上,爬不起来。了望台上面响起了半自动来复枪的响声,“啪!啪!啪!”

  正跑向了望台的女郎中有一个全身一挺,向后弯曲了身体,然后就栽倒在地上了。另一个捂着肩膀,滚倒在地上,看来没有打中要害。但另外几个手中的MAC-10都喷出了火焰,蓝道头一低,从台上面掉了下来,一动也不动了。

  林达和马莉吓得浑身发抖,躲在翻侧的电瓶车后面,看到几个女郎冲上了了望台。马莉说:“完了,怎么办呀?”

  林达说:“游艇没有人出来了,看来就这些恐怖份子,你在这里,我跑出去捡起她们的枪,把她们干掉!”

  “你疯啦?弄不好你的命就没啦!”

  “我们不可以在这里等死呀!”

  林达说完,像羚羊一样跃起,飞快地跑向沙滩,拉起刚才被打死的女郎的MAC-10,就回头冲向了望台。在梯口,刚好两个女郎准备下来,林达把枪一抬,“突突突突突!”

  火焰就喷向了这两个恐怖份子,那两个女郎虽然杀人不眨眼,但毕竟也是妙龄少女,冷不防胸脯和肚子一热,鲜血就突突地冒了出来,忍不住惨叫一声,就弯曲了身体,栽了下梯子。门口又出现了一个女郎,林达抬起枪,一扣扳机,只听见“卡卡”

  的声音,原来梭子里面的子弹已经给她打光了!

  说时迟,那时快,在台上面的女郎已经扣动了扳机,“突突突!”

  “哎呀妈呀!”

  林达全身乱颤,子弹在她结实隆起的右乳头上一点,胸口中心和左乳上留下了三个红洞!穿着少女背心装的她,里面没有穿乳罩,子弹欢乐地钻穿她的乳房,穿透她的身体,再扑进沙滩上面,她全身发软,向后踉跄了几步,弯曲了长腿,扔了枪,便栽倒在沙滩上面了。三个恐怖份子冲下来,看见电瓶车后面有一个少女,举着双手,哭着说:“不!不要杀我呀!”

  一个女郎举起枪,正要射,了望台上面出现了一个短发的女郎,“等等!”

  她的皮带上面是一枝手枪,看来是个头目。她慢慢走下来,对部下说,“把她带上去!”

  三个褐色皮肤的女郎把马莉拉了上了望台的房间。

  在房间里面,只有一个单人床,旁边有一张书桌,桌上还放着蓝道刚才看的那本小说,而床的另一边是一个电台,墙上面贴着频道纸。

  短发女郎对马莉说:“你是什么人?”

  马莉抽泣着说:“我……我是云思顿高中啦啦队来这里训练的……饶命呀!”

  短发女郎扭开了电台,调好了频道,“跟她们说,你们在这里玩得很开心要晚一点回去!”

  “基地!请讲!完了”

  对方传出了一个女性的声音。

  “我是马莉,阿索带我们到1号码头这里,我们玩得很开心!要晚一点回去……有恐怖份子呀!!”

  马莉突然尖叫了一声。短发女郎一枪把电台的开关给打掉了。她阴沉着脸,死死盯了马莉一阵,才说:“想不到,哼哼,你还挺勇敢的!把她拉上床!”

  两个女郎把马莉拖了上床。马莉心想,这回豁出去了,大不了是个死,这些都是女人,总不能把我给强奸了吧?她没有反抗,任由两个女郎把她的白色西装短裤脱了下来。她的里面是一条高分叉的蕾丝女三角裤,鼓鼓的阴阜和绷得紧紧的阴唇的轮廓都十分清楚地显现出来。两个女郎把她的双手用手铐固定在床架上面,然后把她的洁白修长的双腿拉直分开。

  短发女郎对马莉说:“你一定在想,我总不会强奸你,因为我不是男人,对吧?嘻嘻!你还挺聪明的,大概你还从来没有享受过当女孩子的舒服吧?很快你就可以享受得到的了……”

  一边说,一边拔出手枪,用枪管的准星轻轻地磨擦马莉的阴唇中间。马莉又羞又怕,一阵阵羞涩和痒痒的难受。她流着眼泪红着脸,身体拼命想缩起来,但又无法做得到,只能够喃喃地哀泣:“不!请不要这样!不要……”

  短发女郎把枪管集中在马莉阴唇中间偏上一点的部位,圆周地摩擦着,小声地说:“嘻嘻,不要害羞吗,谁还会比女人更了解女孩子呢?放松身体,享受舒服吧!”

  马莉只觉得一种从来都没有感觉过的,很特别的舒服从她的阴部弥漫向全身,带来一种非常羞臊的少女特有的性快美感,她忍不住张开了嘴呻吟。

  短发女郎笑着说:“对啦,舒服吧?好啦,去吧!”

  她退后一步,枪管对准了马莉的阴唇中间,扣了两下扳机。“哎哟唷!”

  马莉惨叫一声,全身拱起,双腿也马上夹了起来,全身扭动着拼命挣扎,血尿从她消失了的阴蒂的部位和扩大了的女性尿道外口汨汨地流了出来,她的头左右乱甩,张大了口,呻吟着,淫叫着,然后是双腿蹬踢着抽搐,臀部底下的床垫立即泄红了一片。

  “回船”

  短发女郎望了一眼还在床上面挣扎的少女,走出了了望台。

  贝蒂审视着恐怖份子留下来的混乱情形。在2号码头的电台帐篷,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人了。一个身材很好的恐怖份子,大概还不到20岁的少女,卷曲着身体侧身躺在那里,眼睛泛白,红色的血丝正从她的嘴和鼻孔流出来。一列机枪子弹扫过她的胸脯,她的深绿色的很短的短裤上面也有几个红洞。她的一个乳房在她倒下的时候露了出来,乳头是深棕色的。

  两个金发少女并排躺在电台旁边,手里还紧紧地抓住她们的MAC-10。

  她们的表情像是非常的吃惊。她们都是穿深绿色的比基尼泳衣,乳房的部份已经给血泄红了。她们的短裤显出了她们长长的、褐色的腿,交叠在她们的尸体下面,帐篷门口躺着两个贝蒂的学生。

  她跪到翠翠的身边,这个年轻的啦啦队员被MAC-10正正打中乳房,她的蓝黄色的莱卡比基尼泳衣胸部被一个个的弹洞弄得一塌糊涂,深红色的血把胸部全部泄红了。她的泳衣的下部是一件迷你裙,同样是纤维和弹洞混在一起。翠翠被太阳泄过的头发披散在她姣好美貌的脸上。贝蒂轻轻地把她的双眼合上。

  尼娜中第一枪的时候双腿跪在了地上,然后才向前倒下的。她浑圆的臀部高高地耸起来,被太阳晒成棕色的皮肤衬得她那吊带的比基尼泳裤更白了。背部有一系列血淋淋的翻出皮肤的出弹口。贝蒂把她翻过来,她有高耸的双乳,仍然是那样优美地弯曲和被比基尼胸罩托得非常结实,但已经被血渗透了。贝蒂靠近她的时候,甚至可以看到子弹是怎样射进这个姑娘的乳房的°°那样精确和整齐地在她双乳最丰满的地方留下一串小弹孔,难以想象这些子弹造成的巨大破坏。

  明娜躺得稍微远一点,她的手里面还紧紧拽着一枝UZI冲锋枪,蓝色的比基尼泳衣的胸罩被一排子弹扫过,姑娘仰面朝天躺着,双腿毫不羞涩地张开成一个大字,从她的裆部还可以看到她的尿都泄出来了。

  爱丝莉跟维妮躺在一起,两个人的枪都扔到好几尺远,爱丝莉挡住了射向维妮的大部份子弹,在她的粉红色比基尼泳衣的胸罩部位,赤裸的肚子、腰部、阴部,都有翻出衣服纤维或者肌肉的红色弹洞。胖胖的维妮死后仍然有一张可爱的圆脸,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她的裆部,阴阜,下腹部子宫的位置全是弹孔。

  不远处,了望台上倒挂着一个金色短发的少女的尸体,她穿着短袖的制服和短裤,高高隆起的结实的乳房上面有两个弹洞。她是最先被打死的安全警卫琼。

  她的同伴,躺在了望台的梯子下面,半裸的身体,只穿了一条比基尼泳裤,乳房被子弹蹂躏得全是血沫和黄色的乳房脂肪体,像豆腐花一样翻了出来。

  贝蒂跪在电台前面,她扭动着紧急呼叫频道。其实这没有用处。她花了带来的六个学生的生命终于抢到了电台,但这个却是短频的岛上用的电台。她根本不期望自己被听到,因为她们跟大岛不是用9q台联络的,因为距离太远了;而因为这里是私人水域的关系,也不会有船只听见她的紧急呼叫而前来救援的。所以,她也不期待谁会回答她。

  “贝蒂?是你吗?”

  突然电台传来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

  “尤兰?真的!尤兰,是你呀?”

  贝蒂兴奋起来。

  “当然了!上帝呀,真高兴听到你的声音,你还活着?”

  “对呀,你在哪里呀?”

  “我在一艘钓鱼船上面,苏菲也在这里。有两个钓鱼的家伙救了我们。我们告诉了他们说有恐怖份子袭击我们,你带着几个人去抢电台,去了那么久,还以为你们都死了呢。我们现在是在岛北的离岸礁石丛那里停靠,恐怖份子不会发现的”

  “小心呀!”

  “我们会的了,两个帅哥杰森和亚昂,挺照顾我们的,他们说最好是明天早上凌晨的时候跟我们会合,就不容易给发现,我们可以坐他们的船逃回大岛!”

  “我们还有十个同学藏在椰林里面,宿舍那边已经给恐怖份子占领了,所有人都给杀了!”

  “啦啦队没有谁在宿舍给杀死吧?”

  “没有,幸好马莉给我们报告得早!好了,不跟你多讲了,我现在就去准备!”

  贝蒂松了一口气。最后,起码还有一丝希望,希望能多救出几个啦啦队的少女,她也算是尽责了。

  尤兰关上电台,杰森和亚昂就站在她身后。她对他们作了一个迷人的微笑,说:“贝蒂是带我们来的老师,嗯,我们还可以救出十个同学呢”

  杰森和亚昂交换了一个眼色,杰森说:“她们今天躲在林子里面过一晚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我们临逃跑的时候每人都扯了一个睡袋的,就是衣服穿得少一点,很多人都是穿游泳衣的,因为准备下午去游泳,有几个人是准备下午作小配合训练,但也是穿啦啦队制服,挺短的,如果晚上不冷就好”

  亚昂走了出舱。苏菲正躺在甲板的帆布太阳椅子上,红色的长发,棕色修长的双腿,鲜黄色的吊带式比基尼泳衣,强烈地散发出青春少女的气息。

  尤兰盯着杰森:“我感谢过你对我们的救命之恩没有?”

  杰森双手叉在赤裸的胸前,有些害羞地笑一笑:“都有几次了吧?”

  尤兰站起来,就像是一台折叠的美丽机器打开了一样。她的一头金发扎成一个马尾,长长的、洁白的颈勃像天鹅一样优美,俏丽的大眼睛,弯弯的嘴角永远带着笑。她穿着一件蓝色细吊带的少女背心,一条丹尼少女牛仔短裤,显出了她修长茁壮的双腿和优美的腰臀曲线。

  尤兰走近杰森,把他的双手拉开,围住自己的纤腰,仰头笑咪咪地小声对杰森说:“你知不知道男孩子的勇敢行为是可以让女孩子感到冲动的?”

  杰森感觉到他双手抱住的地方是如此柔软,一阵少女的芬香扑进他的鼻孔来,他叹了一口气。

  尤兰说:“想不想让我再感谢你一次?”

  她双手抱紧了杰森肌肉发达的强壮身体,向后一倒,就拉着杰森倒在了床上面。

  苏菲懒洋洋地用一个十分优美的姿势站了起来,看见亚昂站在她的身边,就喃喃地说:“真美的日落!”

  亚昂用贪婪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个迷人的苗条少女,夕阳映衬出她的一头红发,发出宝石一样的光芒,他拉着苏菲的手,“你更美……”

  苏菲轻轻地叫了一声,就软倒在亚昂的怀抱里,闭上双眼,让亚昂细细地品尝她柔软的双唇。

  杰森几乎是粗笨地把尤兰的小吊带背心脱掉,里面是一件紧紧的黑色的小可爱,把尤兰还没有发育得很完全的33B的双乳遮得严严实实的。他把尤兰的小可爱脱了以后,原来里面还有一件背扣式的无背带胸罩,是少女猜想牌的,在乳头的位置还各有一个“猜想女孩”

  的卡通笑脸图案,挺俏的。

  他喃喃地说:“穿那么多,不热吗?”

  “所以才要你脱呀!嘻嘻!”

  尤兰一边说,一边双手一拉,就把杰森的泳裤拉了下来。杰森也加快了动作,把尤兰的胸罩扣打开,解放了她的双峰。尤兰洁白的双乳跟旁边皮肤的古铜色成了鲜明的对比,胸罩的印像是画在她的胸部一样的,而她的双乳结实地耸起,基部开始变圆了,乳头粉红色的,已经发硬了。杰森忍不住一口就吮吸了下去,两手没有停,解开了尤兰的皮带,拉开了她的牛仔短裤前面的拉链,脱了她的短裤,然后又把她的女三角裤拉下来,尤兰等不得他脱,自己一蹬就把内裤蹬飞了,两个人赤裸的身体舒服地紧贴在一起,双唇紧贴着吮吸,舌头在对方的嘴里面搅动着,双手互相抚摸着全身,双腿交叠着摩擦。

  尤兰像一只小猫一样发出了满意的呜咽声,感觉到自己的下腹部有一条像棍子一样的东西硬邦邦地滚动。

  杰森从来没有跟这样美丽的姑娘做过爱,这个修长苗条的少女全身都好像充满了电,让他每一寸肌肤都发出快乐的火花和舒展的性感。尤兰让那条硬硬的棒子在她的阴阜上面摩擦,然后又在她阴唇和大腿之间滑动。一般少女的阴唇和大腿之间都是有长阴毛的,但尤兰因为要穿高分叉的比基尼泳衣,把边上的毛用脱毛胶除得非常干净,所以有东西在那个敏感的地方摩擦真是妙不可言。然后,她用纤细的手指轻轻搔爬着杰森的阴囊,引导着他的硬棒摩擦她的阴唇中间,舒服地磨着阴蒂,快美感像潮水一样汹涌而来,让她快乐地喊叫着呻吟。杰森感觉到姑娘的阴部已经让爱液浆透了,一个吻封住尤兰的嘴便插了进去。尤兰不是处女,但阴部仍然是紧紧的,不禁哎哟了一声,但爱液的润滑立即产生作用,那发凉的空虚感立即被填满了。

  杰森尽情地抽插,有时捅得很深,有时却在前面浅浅地插,这时就是折磨尤兰的时候了,很希望他能捅到最深处,让她彻底快乐,但浅浅地抽插,又是一种十分奇怪的无法满足的性美感,再加上有时候他的手指又帮着玩弄阴蒂,终于让尤兰欲火焚身,快美的小分子在她的全身爆炸,舒服的电流充满全身,像把她端上了云霄。杰森在尤兰闭着眼,张开嘴大叫,阴部拼命抽搐的时候,也塌倒在尤兰的身上,尤兰虽然什么特别都没有感觉到,但也知道杰森已经开始射精了。杰森果然舒服地把一大股热辣辣的精液射进了尤兰的子宫里面。

  在尤兰快美地大叫的时候,在另一个舱里,苏菲正用双腿死死地夹住亚昂的腰,快美地喊着哎呀,阴部开始不受控制地痉挛,终于到达高潮了,而亚昂突然加快了运动,捅到最深处,猛烈地射着精,射到灌满了苏菲的阴道,流了出来。

  苏菲睁大了双眼,但什么也看不见,那狂暴的快美感让她失去了记忆和周围的感觉,只可以随着快美的感情喷射舒服万分的小分子,熔遍全身。亚昂射完最后一滴精以后,死死搂着苏菲,嘴甜吻着姑娘的小舌头和嘴唇,身体仍然连在一起……贝蒂已经可以看到那黑黝黝的钓鱼船的轮廓,她们朝着东升的太阳,向船走去,而船上面好像没有什么动静。怎么回事呢?

  走下沙滩的时候,贝蒂看见一个苗条的身影,伸展了双手,挥动着,跳跃着,在喊:“哎!我们在这儿呢!”

  那是尤兰!贝蒂放心了,“快跟上!”

  她一挥手,姑娘们纷纷从椰林里钻出来,跑下沙滩,向钓鱼船那边跑来。

  苏菲被亚昂从背后抱住,幸福地看着跑来的女伴们。尤兰跟杰森并排坐在甲板上面,杰森搂着她,左手掀起她的小吊带背心,里面没有穿乳罩,他的手拧玩着尤兰的左乳头。

  尤兰脸蛋飞红,羞涩地说:“不要现在……好吗?”

  杰森咬着她的耳垂,呵着气,说:“亲爱的,我是来跟你说再见的”

  尤兰感觉到一件冰冷的金属顶着她的右乳头,低头一看,原来是一只加了消音管的大手枪。她笑着说:“干什么呀你,真坏!”

  “噗!噗!”

  尤兰的左,右乳头旁边的乳晕突然开了两个丑陋的黑洞,血马上涌了出来。尤兰全身被子弹的冲力打得倒退了两步,痛苦地“哎哟”

  了一声,那扭搅的带有性感觉的巨大不舒服让她双手马上捂住了双乳,吃惊地看着杰森,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杰森没有迟疑,左手一放,让尤兰软绵绵地倒在太阳椅上面,分开她的曾经让杰森销魂欲仙的长腿,消声管对着尤兰的丹尼牛仔短裤的前面的拉链下一点,又扣了两下扳机。

  “哎哟妈呀!”

  尤兰尖叫一声,血尿立即从她的双腿流了下来。她的双手乱划几下,全身痉挛,咳杖着吐血,然后双腿夹紧,耸动着臀部,辗转着挣扎,她已经体会到只有少女才能感觉到的特别的快美了。

  苏菲还没有弄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亚昂已经松开了搂住她的手,稍微用力一推,苏菲不由自主地站出了两步,杰森准确地把两颗子弹钉进了她鼓鼓的双乳。

  她惨叫一声“哎哟!”

  双手就向着空中乱划几下,然后弯曲了苗条的身体,修长的双腿,跪倒在甲板,嘴角流出一丝血沫,抽搐着栽倒了。

  亚昂把船边的桅杆拉起来,用力一拉,原来是一枝吊着子弹带的重机枪来的!

  他把枪腿一架好……

  贝蒂抬头一看,刚好看见苏菲在船上面以一个优美的舞姿栽倒,她的比基尼泳衣的乳罩已经是红色了。她感到在她的赤裸的双腿外面的凉意好像钻进了她的身体,冰冷的水好像钻进了她的血管。“啊不!上帝呀!这是个圈套!”

  太迟了。杰森把自己舒服地坐好在太阳椅子上面,枪托刚好顶着椅子下面的绑缆索的钢,可以感觉到已经发硬的阳具磨擦着枪托。少女们正迎着阳光向他这里跑来,多舒服!他扳动了枪机,世界在震动的噪声中爆炸。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琪琪是跑在最左边的一个,最先中弹了,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在她前面的沙滩扬起了几堆尘土,然后那串铅流向上移动了一点,于是,她的阴阜,肚子,然后是左乳出现了像钱币那样大的洞,血喷了出来。琪琪还叫出了一声“啊呀呀呀!”

  疼痛从她的天蓝色的啦啦队制服的超短裙中间撕开,再钻穿啦啦队制服的无袖上衣,她停了脚步,踉跄了一下,就栽倒了。从此告别十六岁少女的花季。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不!!!啊!!”

  简妮的黄色吊带比基尼泳衣的胸罩突然开了五个洞,横过了她的小小的但硬净的乳房。她被打得转了一个圈。肺里面的血全被咳到鼻子和嘴了,五个弹洞汨汨地冒着血,而吊带也被打断了,胸罩掉了下来,简妮在慢慢栽倒的时候上身已经是裸体的了。十六岁的姑娘就这样羞臊地断气了。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苏维维跑得比较慢一点,她最满意自己的身体部份就是她的洁白柔长的脖子和丰满成熟的乳房了。十七岁的少女已经是发育完全的年轻姑娘了。

  突然,这个美丽的金发少女被什么一推,倒退了几步,她疑惑地看着前方,似乎身边有一些蜜蜂在乱飞。

  “哎哟唷!……”

  恐怖的麻木开始弥漫了她的身体。她低头一看,她的乳头已经被翻开了莱卡泳衣的两个弹孔代替了,血正自由地喷流出来。她的血。她试图用手去捂住伤口,但手已经不听指挥了,麻木了。然后,她的双腿停止了移动,试图站稳但终于弯曲了,她的视线模糊了,慢慢向后栽倒在沙滩上面,她的裆部在这时又开了另外一个红色的洞,尿流了出来,但是她已经感觉不到了。

  枪托在不停地震动着,像小型的按摩器在震动着他的阳具,而且看着如此苗条美丽的少女被射倒,这都带给杰森无比的快美。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辛茜雅已经来到了水边准备下水,向船边走来的了,枪响的时候她想回头逃走,但子弹比她更快,及时捕捉到了她的正面。一排红洞扫进了她36C的乳房,把她心脏和肺部的血全赶到了她的鼻子和嘴巴,狂喷出来,像热狗摊档的番茄酱被挤出来一样。她的乳房几乎像水气球一样爆炸了,鲜血喷得她一身都是。

  “啊啊呀呀呀呀!!”

  她尖叫着,全身弓了起来,然后又是一排集中的红洞出现在她的天蓝色的啦啦队超短裙裆部,血立即泄红了她的双腿。“唉呀呀呀!打人家下面都有!”

  她羞臊地惨叫了又一声,好羞啊!她慢慢向前栽倒,一头金发就像彗星一样,跟着她的身体向水面栽倒。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布莉腾妮有着一个选美皇后具有的修长的双腿和耀眼美丽的脸庞。她参加过好多次选美,每次都得奖。她现在穿的星条泳衣,也是某一次选美的奖品。她的金发像金黄色的云彩飞舞,她的双唇丰满而灿烂。虽然她才十七岁,但36D的乳房骄傲地显示她已经发育成熟了,泳衣很巧妙地露出了一点她的双乳,让她可以很自豪地显示给她的同学们看。

  现在,她的双乳震动着,鼓鼓的地方爆出了好几个血柱,杰森把子弹都集中在她那丰满显眼的乳房上了。

  布莉腾妮发出了一声恐怖的尖叫:“啊呀呀呀哎呀!!”

  同时向后倒退了好几步,沙滩上面已经溅上了她乳部飞溅出来的鲜血。她停住了脚步,低下头,无神的眼睛看着她曾经是如此骄傲的胸脯被子弹打得热血从几个弹孔滚滚流出,彻底被破坏了。她伤心地弯曲双腿,栽倒在沙滩上面,长得好像没有尽头的美腿向着杰森的方向弯曲打开,无用地摆出了一个很淫秽的迎接的姿势。

  杰森顺便朝这个少女完美的阴阜的曲线和打开的双腿显示出来的阴部的位置扫了几枪,子弹在她阴唇的中间爆出血柱,把她的身体打得跳了几下,扭动了好一阵,血尿汨汨地冒出来,双腿乱踢好一阵才停住。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丽莎看见所发生的情形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她还没有举起她手里面的乌芝冲锋枪,她的啦啦队超短裙就已经爆开了八个致命的弹洞,每一个弹洞都突突地冒出浓厚的血块,从尼龙的裙子流下来,顺着洁白的双腿流到沙滩上面。她发出了很长很长的尖叫声,每一声都随着新的一颗子弹的打中而提高了音量。快美马上毫不犹豫地涌上她的全身。有一刻,她像是飞向了云霄。

  在她的学校,她以她那美妙的高踢腿而闻名,当她洁白柔媚的大腿高踢的时候,不但她的超短裙,连全队的精神也随着飞扬的短裙而起舞了。现在,她被子弹打得跳了她有生以来最后一次,惨叫着,颤抖着,流着血,哭着,从阴阜到阴唇全部被子弹打烂了,连大腿也中了弹。她的尸体无力地躺在潮湿的沙滩上面,她的大大的双眼无神地看着天空,她的嘴张开,黑色的头发粘着临死的汗水贴在她的前额,她的啦啦队超短裙上面像网一样密织着夺去她美妙的少女生命的红色弹洞。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轮到贝蒂了,在她带着走向惨死的姑娘们中间。

  她的眼神跟杰森接触了,但同时致命的铅流扑向了她。

  子弹从她的牛仔短裤的阴唇下部打起,尿道,阴蒂,阴阜……打出了一串红色的小洞,把紧紧地绷着她优美的臀部的布料撕开了,从她的鼓鼓的臀部后方穿了出来。她虽然是这些少女的老师,但她自己也毕竟是一个妙龄少女,那羞臊万分的摧残终于摧毁了她的女生殖部的时候,她的牙齿互相咬着,吃力地惨叫了一声:“哎哟唷!好难受哦!为什么打人家那里的!!”

  强迫的性快美她性情改变,全身充满女性的特别感觉,非常奇怪!她被子弹打穿的臀部开始让她慢慢坐倒在沙滩,她的牛仔短裤被子弹在裆部撕开了,把鲜血淋的阴部暴露了出来,又让杰森多射了几枪,打得她在沙滩上面迸跳了起来。

  而在她还没有完全倒下的时候,杰森对她衬衣里面的魔术胸罩产生了兴趣,一排子弹在贝蒂的丰满的乳房上面开了几朵红色的小花,魔术胸罩弹开了几道血柱。

  她好像被人从身体里面推了一把,鲜血从她的前面和后面喷射出来。她的曾经结实,浑圆的乳房被钻穿了几个洞,鲜血并且从她保养得很好的阴部和敏感的阴蒂喷射出来。结实修长的双腿开始弯曲,栽倒,她的臀部终于贴到了沙滩上面,血涌上了她的嘴,她不情愿地挣扎着,可惜地用最后一丝思想在留恋她那样无暇美丽的身体和快乐俏皮的少女生活,直到又是一波子弹从她的高耸的胸脯扫过,动能把她打得乱跳乱扭着,直到子弹停住了,她的身体也停止了扭动。

  亚昂把苏菲脱光了,在她的阴部还可以看到今天早上起床之前亚昂在她阴道射的两次精,汨汨的水流出来了,精液再也不会在姑娘的子宫发育。他把苏菲的尸体推进了大海那白色泡沫之中,只听到一声:“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露意丝看见贝蒂在她前面倒下,知道下一个轮到她了,她拼命向右跑了几步,躲在了被吓呆的洁琪琳后面。杰森最喜欢打这样的少女的了。他满意地把子弹钉进洁琪琳丰满的,35B的乳房,在小吊带少女装背心下面弹跳着,等她惨叫着挺起身体捂住少女最骄傲的部位时,他感受着阳具的震动,把子弹送进无处可躲的露意丝鼓鼓的蓝白色比基尼游泳衣的胸罩部位,让她也体会子弹钻透了少女最性感的部位的滋味。

  两个女孩几乎是做同样的动作,先是弯曲了身体,快美地叫喊着:“啊!!呀呀!”

  然后是全身乱抖着,子弹在她们的乳房上面打出朵朵红花。然后是死亡的呻吟和哭叫,在喉咙后面响着呛住的血块,涌上她们的小嘴,然后是慢慢的栽倒,在沙滩上面扭曲着蹬踢,直到断气。

  露意丝躺在洁琪琳身边,双腿分开,隐约可以看到一点跟她的金发不同颜色的阴毛。不过,阴毛的颜色马上就变了,因为洁森把一串子弹直接从少女的尿道外口送了进去她的身体,洁森一直让机枪震动,直到他把露意丝的阴部打得一片红色,而自己也随着连串的震动而射精为止,精液涂在机枪的枪柄上面。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凯茜已经端起了她的AK-47,但子弹立即把她的啦啦队超短裙胸部鼓鼓的地方撕开了,鲜血飞溅出来。她尖叫着哎哟,扔了枪,双手高高地举起,像扯线的木偶一样,久久地站立着,然后才吐着血,弯曲了身体栽倒,裙子卷起了,海浪冲湿了她的丝质的女三角内裤,使内裤变得透明,看到三角状的一团黑黑的毛。而她的胸部被撕开的布料下面,看到的是像奶一样白色和像草莓一样红色的混合物。她优美浑圆的臀部扭曲地向着太阳和大海,像是被涂上了一层光芒。

  杰森继续寻找着新的被害者。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爱丽斯,穿着白色中间有图案的少女吊带小背心,白色的牛仔短裤,戴着一顶小草帽,两根长长的双辫俏皮地在她微微隆起的,33C的双乳上面。她在少女们的最后,因为她的一只脚陷进了一个沙沼里面,她用了好大功夫才把腿拔出来,事情就完了。

  爱丽斯全身震动着,她的性感的小背心突然乱抖着,小小的火山从她深以为自豪的乳房喷出来,把白色的小背心泄成了红色。

  “不!不,不,啊不!!!!哎哟呀妈呀!唉呀好痛呀!”

  她惨叫着,双手飞快地捂住伤口,柔软的乳房弹跳着,但生命已经从她背后穿透的伤口流逝了!

  她踉跄了两步,双腿张开,正软弱地想弯曲,一串精确的子弹射透了她的少女牛仔短裤裆部,血和尿立即喷了出来沙滩上面,顺她的修长洁白的美腿流了下来。

  被子弹打得弹跳了几下,她吃力地呻吟了一声:“为……什么打人家女孩那里的……”

  双腿无力地弯曲,然后痉挛着扑倒了,她在地上扭了几下就停止了呼吸。

  “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菲碧丝虽然只有十六岁,但她长得比较高,一双长腿好像没有尽头似的柔和地伸展,柔软的32B的胸脯弯出一道优美的曲线,耸起在她这件贴身的长吊带的蓝花白底的少女背心下面,显出她的纤细的腰部和浑圆的,开始发育的鼓鼓的臀部,包在棕色的少女西装短裤里面。金色的头发梳成一条单辫可爱地垂在她洁白修长的脖子后面。

  她看见枪口转向她这边,就把身边的好朋友法莉塔一推,法莉塔向旁边踉跄了几步,但菲碧丝马上就感到全身一阵的震动,然后裆部又好像给什么东西乱搅一通,一股难忍的非常奇怪的性快美感觉通过全身,她忍不住尖叫:“哎呀唷!为什么打人家那里的!”

  她的微微隆起的胸部冒出了几朵血柱,而她的少女短裤的裆部也喷出了血尿,顺着她的长长的双腿流了下来,洒在了沙滩上面。菲碧丝全身发软,倒退了两步,双手伸展在身体的两侧,扭着头,张大了口,紧闭了双眼,嘴角涌出了一丝血,而血块正突突地从她的乳头部位和阴部往外冒。她摇晃几下,就弯曲了长腿,栽倒了。她乱蹬了几下,就全身发硬,蹬直了双腿,不动了。

  法莉塔麻木地看着在沙滩上面躺了一地横七竖八的女同学们的尸体,慢慢地向两个帅哥走去。她有着一头长长的柔软的黑发,黄色的小吊带比基尼游泳衣衬出她34B的胸部,不是非常丰满,但恰好地配合她那茁壮的双腿。

  她举起双手,对前面拿着机枪的两个人喃喃地说:“不,请不要杀我……好吗?请不要杀死我吧……”

  她一面把比基尼游泳衣的吊带解开,结实的双乳裸露了出来,乳头在早晨的寒风中硬硬地挺起。

  “哒哒哒哒哒!”

  杰森扣了扳机。法莉塔身边的沙子跳动着跳起了几堆小沙柱。她吃惊地“哎呀”

  了一声。法莉塔微笑了,她向杰森走过去,笑着说:“谢谢……谢谢你不杀我……”

  “砰!砰!”

  “哎呀!我的乳房……”

  法莉塔突然惨叫了一声,裸露的双乳的乳头出现了两个黑洞,红色的血流了下来。十七岁的啦啦队员低头一看,自己骄傲的、美丽的少女胸部已经被致命地摧毁了。她双手捂住,明媚的双眼开始发暗,她盯着杰森旁边那个人,手里面还拿着一枝冒烟的手枪。一阵难受的性感涌上她的全身,她向后踉跄两步,扭曲了纤细的腰枝,痉挛着栽倒了,双腿仍然在不情愿地乱踢。

  杰森看了亚昂一眼,“要我再打几枪吗?”

  亚昂正用电台在通话:“……岛北面已经解决了,非常之性别歧视嘛,呵呵!”

  他把话筒放下来一下,对杰森说:“不用了,任务已经完成”

  字节数:2867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