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秘密sm俱乐部之张轩篇
秘密sm俱乐部之张轩篇

3月20日深夜10点

  钱建从他的情妇家里出来了。连续在床上做了3小时,钱建的两条腿像面条一样软了。钱建是X大学的副校长,电子通信专业的系主任,他的情妇丁月是他的博士研究生,为了能在大学里立足,委身跟了这个不算太老但很丑的钱建。

  好不容易走到了自己奥迪旁边,用电子锁开门,钱建坐到了驾驶座上。刚要发动汽车,钱建看到在副驾驶座上放着一只白色的高跟鞋,很眼熟,就是自己的老婆张轩的!钱建一阵紧张,难道老婆发现自己金屋藏娇了?钱建的老婆张轩,是第四人民医院的内科主任医生,有名的性感尤物,据说在外面也一直有男人,还是市里数一数二的领导。钱建能有今天,也多亏了这位敢于“奉献”的老婆。

  在高跟鞋里放了一个小纸包,上面写着“打开看”三个字。钱建的手有点发抖,深吸了一口气,打开纸包,里面是一张SD卡。钱建赶紧掏出自己的手机,把SD卡插进去。里面的照片让自己大吃一惊。画面上正是自己的娇妻,挑染棕色的头发扎了个整齐的马尾。穿着灰色的西装套裙,白色衬衣,浅白色的连裤袜,白色的高跟鞋。只是奇怪的是,自己的老婆是跪在地板上,嘴上被贴了一块白色的胶布,贴的很严实。后面的照片更奇怪,张轩的姿势一点没变,没向后一长,就少了一件衣服,一直到了连胸罩、内裤、丝袜都没脱光一丝不挂后,后面的一张就成了只穿了浅白色丝袜跪在哪里,而感觉上好像张轩的嘴鼓起来一些。在往后面,钱建看到的就是自己的老婆只穿了连裤袜,双手用尼龙绳被交叉捆在了背后,双脚也被尼龙绳紧紧捆在了一起,连膝盖和大腿上都捆了两圈。张轩被捆了手脚以后,对方在多了方向拍了照片,包括面部、胸部、小穴、美腿、玉足的特写。

  张轩还被拍照的人弄了好几个姿势,最后的几张是她被人倒吊起来拍照。看到自己的老婆被捆绑堵嘴后拍的照片,钱建心血澎湃,已经射了多次的小弟弟居然再一次吐了。

  看着看着就到了最后一张,什么都没有就是几个字:“要救尊夫人,打你老婆的手机”钱建一看这些,估计自己老婆已经被人绑架了,赶紧拨了张轩的手机。

  手机里传来了一个陌生的声音:“是钱教授吗?我们给性奴轩拍的写真,还满意吗?还有电影呢,有兴趣看吗?”钱建一听,害怕的说道:“朋友,求求你放了我爱人,我们都是老实人,从不做坏事,也没什么钱啊……”钱建刚想说下去,就被对方打断了:“放屁,你们两口子要是老实人,你的情妇和你老婆的小白脸靠什么养啊?少废话,要救张轩,就听我们的话……不然,保证你再也见不到你老婆,但我们会定期发布你老婆的性奴写真!”一听就知道对方已经搞清楚自己的情况了,钱建也不敢假装了:“朋友,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求你放了我老婆吧!”“这还差不多,不过,我们想要什么,暂时你先不要知道。要你知道的时候,你自然会知道。现在,我们送你一个惊喜,你把你的后车厢打开。

  ”钱建赶紧跑到车后面,打开后车厢,里面的东西把他惊呆了。张轩被捆绑了手脚,和照片里的一样,浑身一丝不挂,只是腿上穿了一双浅白色的连裤袜,右脚穿了一只白色的高跟鞋,左脚没有,因为那一只在钱建的车上。张轩的嘴被胶布封住了,还带了一块黑色的眼罩,所以到现在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钱建一看自己的老婆一丝不挂的被捆绑后放在自己的后车厢,知道自己已经掉进了别人设计的陷阱里。这里离自己的家开车还有1个小时的路,把自己的老婆放出来吧,一丝不挂的坐在车里太不像话。考虑了一下,钱建试了一下张轩的鼻孔,还有气,只是昏了过去,于是关上后车厢盖。钱建迅速开车离开了这个危险地带。

  就在楼下发生了这些事情的时候,两个陌生的年轻人,轻轻地走上了三楼,熟练地撬开了丁月的门……3月21日,上午9点,钱建家里。

  张轩休息了一晚上,终于恢复了过来。今天钱建没有课,就给自己和张轩都请了一个礼拜的假期。钱建正想问张轩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的手机响了,显示的是张轩的手机号。是绑架者,钱建一阵紧张,故作冷静的接了电话。

  “钱教授,我的性奴,就是风骚的张轩休息的如何啊?”还是昨天的那个声音。

  “是的,是的”钱建紧张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下楼,去你的信箱看看,有好东西送你和你老婆,告诉她,她的屁股很性感,就是有点瘦,摸起来不是太爽,哈哈……”这帮匪徒到底要干什么?钱建很纳闷,迅速地下楼查看信箱。信箱里除了银行和保险公司的公函外,还有一个黄色信封,上面什么东西都没写,里面是一张DVD光盘。

  钱建跑上楼,进了屋里,把保险锁什么的都锁好后,跑到客厅打开电视机和DVD.张轩这时也走了出来。因为昨天受了太多惊吓,钱建到现在还没问她事情的来龙去脉。把光盘放进DVD机,播放后,电视机上的画面让钱建和张轩都惊呆了。

  只见,张轩被捆绑住了手脚后,一个赤裸的男人,头上戴了一个黑色的头套,只露出一双充满欲望的眼睛。那个的裸男把张轩抱到自己的腿上,自己坐在沙发,右手抱着张轩,左手玩弄着她的乳头。过了一会,张轩侧身躺在一张桌子上,两个裸体男子,一个玩乳头,另一个却抚摸起张轩性感的大腿和屁股还有双脚。整个过程,虽然没有强奸张轩,但镜头却非常另人兴奋。张轩始终被胶布封住了嘴,只能“呜呜呜”的叫着,由于手脚被绑还无法挣扎。后来虽然松开了张轩的捆绑,两个裸体男人却开始给张轩玩起了导尿。这时候张轩的双手仍旧被绑在后面,但腿上的绳子都给解开了,一个男人坐在桌子上,像给小孩子把尿一样抱起了张轩,另一个男人褪下了她腿上的连裤袜,坐着的男人双手扶着她的膝盖向外掰,让她的腿不能合拢。男人的腿正好顶住张轩的屁股和大腿,这样张轩就可以稳稳地坐在男人大腿上,但自己的腿却无法合拢。褪下张轩丝袜的男人,这个时候拿来了一跟鹅毛,对着张轩的阴户来回抚弄,原来在这之前,张轩的阴毛已经被他们给剃掉了,现在她的阴户周围一根毛都没有,非常的光滑,让人不禁要赞美那么完美的阴户。刚开始,张轩还拼命地忍耐,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时间一长,大约过了十分钟,终于,张轩再也忍受不住尿意,圣水如同一根银线窜了出来,这个时候镜头的两个匪徒齐声欢呼,庆祝他们调教的成功。

  看到这些,张轩羞红了脸。钱建却忍耐不住,再一次射了出来……看到自己的老婆被男人那么玩弄,钱建扭头看见自己的老婆满脸通红,不知道是羞愧还是兴奋,突然一个很奇怪的念头涌上心头:“张轩被捆绑调教的时候,是不是充满了快感。如果我是电视里的那两个男人,这么调教一个成熟性感的少妇,是不是也会很爽?”张轩现在非常害怕,自己被导尿的过程让老公全部看到了,自己当时还是那么的兴奋,如果不是自己的嘴被内裤堵上,又被胶布封上了,早就开始浪叫了。虽然,他对这个男人没什么好感,但毕竟是夫妻,而且钱建下身的那个东西确实很不错,以前每次做爱都会让她爽到极点。可惜,钱建太好色,虽然有个万人迷的老婆,还是喜欢勾三搭四,光是女学生就不知道搞过多少,张轩还一直听人说他老公在外面还养了一个女人。自己像性奴一样被人调教,张轩从心里害怕钱建会提出离婚。

  钱建盯着自己的老婆许久,突然问道:“张轩,那两个男人抓了你,有没有打你?”“没有,他们一直把我捆着,还堵着我的嘴,但没有打我,也没强奸我,真的,我还是清白的,没和他们发生性关系……”张轩赶紧辩解,她没想到钱建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哼,没做爱,就算没干你。可你的阴户被他们那么玩,你还以为自己是清白的么?我清楚的看到,连你的阴毛都被他们给剃干净了。现在人家给你拍了这么羞辱的录像,你以为他们会放过你吗?他们迟早要操你的!”“那怎么办?你可不能报警啊,不然录像带一公开,你堂堂的大学教授也没脸见人了。我的手机在他们手里,你赶紧拨电话,问问他们到底要怎么样。千万别心疼钱,不然就完了。”张轩说着就哭了。

  钱建一想也是,赶紧拨了张轩的手机。

  “钱教授,这次不错,知道知道主动联系我们了。我们也不难为你,10万,下午2点,等我们联系你。别耍花样。”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钱建一听是要钱,而且才10万,长长地舒了口气,比自己想象的少的多啊。

  下午2点,钱建拿了钱,接到了匪徒的电话:“X大学,教三楼,708教室,下午没有课,你把钱放到教室最南边一排的最后一张课桌的抽屉里。”钱建一听是自己的学校,赶紧过去送钱去了。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老婆张轩又要被绑架了。

  张轩休息了一上午,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此时,她在客厅看着电视,等着钱建的消息。这时电话响了,张轩接了电话,电话里的声音她很熟悉,就是昨天绑架她的男人,虽然那几个绑匪都戴着头套,但声音却都给她留下了印象。在调教张轩的时候,那几个绑匪一直都在说着让她很难为情的话。电话里,绑匪命令她立刻下楼,否则就杀了她老公。没办法,张轩只好下楼,绑匪还特别要求她,不可以穿内裤,但要穿连裤丝袜。

  张轩换下了自己的睡衣,又脱下了自己的内裤,穿上了肉色连裤袜。然后,张轩穿了一套米黄色西服套装,米黄色的西服裤子不算宽松,尤其是屁股绷地紧紧地,因为不穿内裤,只有连裤袜,张轩这么穿倒是让人看不到内裤的轮廓了。

  平时,就因为这么的性感穿着,张轩可以勾引到很多好色的男人。来到门口,张轩穿了双奶白色的高跟鞋,下了楼。

  走到了楼下,张轩警惕地看了一下四周,没有人,路边停了一辆白色面包车。

  这个时候,面包车的后车厢门打开了,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年轻人跳下车,冲张轩招手。张轩走了过去,那个年轻人色咪咪地打量着张轩,看地她浑身发毛。张轩胆怯地问道:“我老公呢?我要见他!”那年轻人笑着说:“想见他,就跟我来……”说着,连拉带拽地把张轩弄到了车上。

  张轩刚上车,黄毛关上车门,冲前面的精瘦的司机喊道:“猴子,人上来了,开车!”猴子一听,立马开车。张轩感觉有点不对,大声说道:“你们要带我去那里,我要下车,快让我下车……”张轩正要呼救,黄毛掏出了匕首,阴狠狠地对她说:“老实点,要么给你一刀把你扔下去,要么听我们的话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你自己看着办吧!听话的话,先把你这跳性感的裤子脱下来,还有高跟鞋。

  ”张轩向来胆小,看到匕首以后早就吓得魂飞魄散,为了不受伤,她只好听话。

  张轩先把自己的高跟鞋脱了下来,脚刚要落地,黄毛先在她的座位下放了一块大毛巾,说道:“这么漂亮的脚,穿着那么骚的丝袜,怎么能沾上灰?把脚放在毛巾上,自己注意点,要是把脚弄脏了,小心你的小屁股。”脱下了高跟鞋,张轩又脱下了自己的裤子,因为以前好几次在别的男人面前脱衣服,现在她到不是太难为情。脱下了裤子,黄毛又脱下了她的西装上衣,张轩在里面穿了一件白色的紧身无袖衫,里面没有穿胸罩。黄毛二话不说把张轩脱的只剩下腿上的丝袜。张轩双手护着自己的乳房,惊恐地看着黄毛。黄毛这个时候拿出一个黑背包,从里面掏出了一个白色的塞口球、一件白色的紧身上衣、一条白色的紧身皮三角内裤。

  黄毛先用塞口球堵住了张轩的嘴,说道:“做性奴,就要穿上正宗的性奴装。昨天让你适应一下,现在你既然请了一个月的长假,那就让我们来安排的性奴假期吧。最好不要反抗,不让先把你的乳头剪下来。”被堵嘴的张轩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却不敢反抗,任由黄毛给自己穿上了白色的紧身上衣,接着又被套上了白色的皮内裤。这条皮内裤里面自带了一个贞操带,前后各有一个假阳具,张轩穿上这条皮内裤后,肛门和阴道被全部堵住了。穿好了性奴装后,黄毛给张轩的双手戴上了白色的长筒手套,接着又把张轩的双手拧到背后,给她戴上了皮手铐,随后又捆住了张轩的双脚。捆绑好以后,黄毛把张轩搂到自己的怀里,兴奋地说:“恭喜你,成为我们俱乐部的第一位性奴,以后叫你轩奴。一会到了地方就给你办手续,你将会享受到其他女人感受不到的性快感。”说着,黄毛的手已经开始摸着张轩那穿着肉色连裤袜的大腿,随后他的左手插进了张轩的大腿之间。因为张轩的双脚、膝盖处都被紧紧地捆绑着,黄毛的手插进去后就被紧紧地夹,这样黄毛摸着张轩的大腿内侧,“轩奴轩奴”叫着不停。张轩拼命地挣扎,却只能让黄毛更兴奋。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面包车来到了别墅区“绿原山庄”,在最深处的一幢别墅停了下来。黄毛下了车,肩膀上扛着被捆绑手脚的张轩。张轩“呜呜呜”的叫着,腰和被捆绑的双腿还拼命地扭动,企图挣脱。黄毛拍拍她的屁股,笑道:“还想跑吗?轩奴。一会把你带进去,保证让你爽个够!”说着,黄毛和猴子,还有被绑架来的张轩,进了别墅。

  与此同时,钱建来到了绑匪所说的自习教室,打开了课桌的抽屉。抽屉里面有一个信封,上面写着:“把钱放进抽屉,打开信封,有好东西送你。”钱建放下钱,打开了信封。信封里有一张照片,照片是丁月,不过照片上的丁月浑身一丝不挂,和张轩一样只穿了一双黑色的连裤袜。丁月双手被捆在背后,嘴上封了胶布,双腿劈开,可以透过丝袜模糊地看到她浓密的阴毛和性感的阴户。

  钱建看到连自己的情妇都被绑架了,吓处一身冷汗。对方一定是很了解自己,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照片的背面也有一行小字:“去丁月家救人!”钱建一看,马上离开了教室,一边走一边警惕地看着周围,防止被跟踪。当他走下楼梯时,对面教室走出来一个胖子,拨通了电话:“黄毛,老钱已经离开了,钱很快就带过来。可以进行下一步计划了。”接了电话的黄毛,扭头对正在爱抚张轩的猴子说:“猴子,可以开拍了,你去把东西拿过来。”猴子答应一声,就出去拿东西去了。黄毛把躺在地上,仍旧被捆绑着的张轩抱起来,抱到一张矮桌子上,把她扶起来,让她跪着面对自己。黄毛笑着说:“欢迎你加入性奴俱乐部,你是我们的第一个会员,代号001,名字就叫小轩或轩奴。一会,我们给你办个加入手续,并给你拍一个一流的写真。你老公送来的10万块,就算是你们夫妻俩的第一年的会费了。”说完,黄毛摘下了张轩的塞口球。

  嘴里的东西一取出来,张轩哭着哀求道:“求求你,放了我吧。我老公有的是钱,要多少都可以。我不要做性奴……”黄毛好像听她的求饶有点不耐烦了,用手抬起张轩的下巴,突然捏出她的嘴巴:“要不是为了给你拍写真,不能在你的脸上留伤痕,就你这样烦人的叫声,我先送你两巴掌了。你看看你,哭的脸上妆都花了。我们这里有上等的化妆品,全是防水的,这就给你好好化妆去。”张轩本来就胆小,这么一吓,还真不敢吭声了。黄毛说完,把张轩往肩膀上一扛,上了二楼,开门进了浴室。这个浴室是专门建造的,足足15平方,有一个大浴池,还有一张类似牙医看病人用的束缚椅。一张床,四角也是束缚用的皮带。床边是一张化妆台,上面摆满了化妆品,全都是写满外文的高档货。

  猴子这个时候也进来了,提了一个拍DVD的高档专业摄像机,还有一个放摄像机用的架子。

  张轩被吓住后,连声音都不敢发出来了,任由黄毛把他放下来,解开自己身上的束缚。

  “第一集,少妇沐浴。轩奴,自己坐在床上,把衣服脱光。要脱的性感,把阴户露出来,让我们来个特写……”黄毛很详细地对张轩说戏,把每个细节都说了。

  没有别的办法,只好按黄毛说的做。张轩坐在床前,在摄像机前面,把自己身上不多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了下来。以前和情夫偷情,张轩很喜欢在男人面前表演脱衣舞,今天干这个脱衣服的活倒也轻车熟路。看着张轩脱衣服的样子那么骚,黄毛和猴子的老二全都直了,幸亏猴子提醒,不然黄毛就要忘记给张轩拍裸照了。脱光衣服后,张轩按照黄毛的指示,坐在床上,双腿分开,对着镜头用手掰开了自己的阴户。因为阴毛在之前已经被剃光了,张轩那少妇特有的红润性感的阴户清晰地展现在了众人面前。

  “给点笑容,保持这个姿势”黄毛说着,按动快门连拍了好几张特写。

  虽然害怕,也很不情愿,但张轩不敢反抗,只好勉强露出一点笑容……拍完裸照,张轩不知道下一步要干什么,坐在床上不知所措。黄毛这个时候放下了数码相机,从墙上拿下了一个皮铐,把张轩从床上拉了下来,将她的双手紧紧地铐在了背后。

  浴池里已经放了热水,黄毛脱光了自己衣服,把张轩拉到浴池里站着。举起莲蓬头,黄毛拧开水对着张轩的胸部和阴部猛喷,嘴里还笑着说:“以前虽然玩过鸳鸯戏水,没试过淋浴调教吧。刚才来的路上那么捆绑一定淌汉了,哥哥先给你洗干净再干你个小骚货……”张轩的手被捆在后面,自己的乳房和小穴没法遮挡,只能任由黄毛把水喷到自己的敏感部位。

  黄毛喷水玩够了以后,拿出一瓶沐浴液,将沐浴液涂在张轩身上。白色的浴液擦满全身后,黄毛双手开始在张轩的全身乱摸,尤其是对于乳房、阴户、肛门这样的敏感部位,黄毛抚摸地特别仔细。轻轻捏弄乳头,手指还要伸进阴户和肛门清洗,黄毛把张轩的身体洗的干干净净。

  身体被一个男人这么的玩弄,张轩还是第一次,浴液使自己的皮肤变得很光滑,被黄毛摸的过程中,张轩除了羞辱,居然还有一种莫名的极强烈的快感。

  黄毛正玩地过瘾,猴子喊道:“别摸了,这个骚货身上的泡沫越来越多,连乳房都快看不到了……”黄毛这才发现,自己摸的时间太长,产生的泡沫多得影响拍摄了。于是,黄毛拿起莲蓬头,冲干净张轩身上的泡沫。

  冲干净以后,张轩问道:“洗完澡了,你们也够了。是不是可以放我走了。

  ”黄毛和猴子对视而笑,说:“少妇沐浴算是完成了,不过我们还没玩够你。作为被俱乐部的1号性奴,我们给你来个增值服务,叫做性器官护理,用的全是进口货。保证让你用了以后,一天都离不开我们了。骚货,跟我们过来。”说着,猴子给张轩的脖子上套了一个皮项圈,上面的圆环连着一条细细的铁链。猴子拉着铁链的另一头,拽着张轩到了隔壁房间。这个房间整个一面墙安装了一面大镜子,装修的像个练习舞蹈的健身房,地上是高档实木地板。

  张轩一被拽进来,看到一个胖子摆弄着摄像机。这个胖子就是刚才监视钱建的人,看到钱建离开了仔细教室,他马上赶回来调教张轩。看到张轩被带了进来,胖子说道:“骚货,在镜头前跪下。”张轩很听话的跪了下来,刚跪下,猴子就把她的头按住,尽量向下,让后叉开腿往前一走,把张轩的头夹在了自己的裤裆下。张轩被夹的抬不起头,大叫:“放开我,我不玩了,放开我,我受不了了……”这个时候,黄毛也进来了,直接给张轩的屁股来个响亮的一巴掌,说:“骚货,叫个屁啊。这里的隔音效果那么好,喊破嗓子也没人来救你。再叫的话,皮鞭伺候!胖子,过来绑骚货……”胖子一听,马上跑过来。猴子把张轩的双手交叉拧在背后,胯下紧紧地夹住张轩的头,吓得张轩大叫救命。胖子拿起一条白色的尼龙绳,在张轩的手腕处紧紧地缠了好几圈,然后打上死结。接着又在张轩的肘部如法炮制,让她的双臂无法向外挣扎。捆好张轩的双手,猴子把张轩拉起来,拽到一张躺椅前,让她躺在躺椅上。这张躺椅是国外调教女性专用的拘束椅,扶手比较宽,上面带有好几道皮带扣,可以固定女性的双腿,让她双腿分开搭在扶手上以后被牢牢地固定住,无法挣开。猴子就是把张轩的双腿抬到扶手以后,向后拽了一下她的大腿,然后用皮带给固定好,这样张轩的双腿固定在了扶手上,自己的阴户和屁眼暴露在了众人面前。猴子把张轩固定在拘束椅上后,调整了一下椅子的高度,让张轩的阴户和屁眼的高度完全适合自己站在椅子前就可以操到。

  整个过程,都被胖子拿着摄像机给拍摄了下来。胖子这个时候说道:“猴子,一路上可都是你和黄毛玩她。我监视钱建那个老东西那么长时间,功劳不小,现在让我先干这个骚货可以吗?”猴子一听,笑了:“昨天去捆丁月的时候可是你和黄毛在爽的,倒是在钱建家门口监视了一宿啊。算了,看你的鸡巴是我们这里最细的,就先便宜你吧。不然,等我们把这个骚货的阴道操张开了,你的小鸡鸡就操不出快感了。快点,黄毛那小子怎么去拿个春药也那么长时间啊!你也玩,我去看看黄毛在干什么……”猴子说着也离开了房间,胖子迫不及待地脱光了自己的衣服,笑着说道:“轩奴啊,让你忍了那么长时间,真是对不起你啊。哥哥这就来上你,保证让你hign到极点啊。放心,在这里就是性生活包你满意,要多少来多少……”说着胖子的双手开始顺着张轩的小腿滑向大腿一直到大腿根部。

  张轩看到胖子如狼似虎地扑向自己,哭着喊道:“求求你,不要干我啊。我现在好虚弱,我吃不消的,再做爱会出人命的……”“哥哥很会疼女人,保证让你死也是被爽死”胖子可不怜香惜玉,双手立刻就抓住了张轩的两个乳房,拼命地揉捏,捏的张轩的乳房立刻坚挺通红。而胖子早已经勃起的鸡巴也狠狠地插进了张轩的阴道。一直赤身裸体,张轩的阴道变的有点干,胖子那根鸡巴快速插进后,摩擦产生的疼痛让这个久经性事的少妇也哭爹喊娘……看到张轩痛苦的表情,反而刺激了胖子的性欲,让胖子发动了一波又一波的攻势。抽动了几次以后,张轩的淫水也迅速分泌,很快就她的阴道如同沼泽一样湿润,也使得胖子不由地加快抽动鸡巴的频率……就在胖子狂操少妇女医生张轩的时候,黄毛在另一个房间用军用望远镜注视着对面的别墅。这个时候猴子走进来,骂道:“雄孩子,等你拿春药呢!你小子在这里看毛啊?”“猴子,你看看对面,那个娘们真不错啊,那对乳房……”猴子拿起桌子上的另一个军用望远镜:“哦,就是她啊。跟咱们一个小区的,我见过几次。好像是叫王艳芬吧,名字虽然土,但人可是真骚啊。上次我碰上她,她冲我一笑,那个骚样,当时就让我小弟弟硬起来了。”黄毛的眼睛通过望远镜始终没开过王艳芬:“你小子,就这水平啊。既然看上了,就应该想办法弄过来。

  亏你家老爷子还是省公安厅的副厅呢,怎么就不学着收集情报啊。这个骚货的底细,我已经摸清楚了。王艳芬,南方航空公司欧洲线的一个空姐领班。她老公就是咱们市的着名足球球星李维恒。她是农村出来的,所以名字那么俗,凭着脸蛋和身材和李维恒勾搭在了一起。姓李的那小子在国内有那么点小名气,所以她也就攀着关系当上了空姐,两年时间就混上了领班这个职位。上个月刚生了龙凤胎,现在在家里休息。”猴子一听,乐了:“你小子可以啊,是不是我爸的私生子,把我爸的那点侦察兵本事全继承了。是个刚生过孩子的,那把她弄来,咱们就不用订牛奶了啊。”黄毛和猴子本来就是表兄弟,听他这么开玩笑,也没生气,说道:“是啊,这个性奴王艳芬铁定是咱们的三号性奴了。不过,做事情不能急,先把现在的张轩和丁月搞定再说。最晚一个月后,王艳芬一定会跪在咱们哥几个面前做性奴的。别看了,该给张医生上药了啊。”说着,黄毛拿起一个“达克宁”大小的药管和猴子离开了……这个时候,胖子干张轩足足干了半个钟头。最初因为阴道发干引起的疼痛早已经消失,现在张轩的阴道口已经张开,里面充满了胖子的精液和张轩的淫水,这两种粘稠物混在一起,是张轩的阴道内非常的湿润,鸡巴的抽查已经不会感到疼痛了。

  疼痛过去后,张轩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快感。浑身的束缚,使她的性快感无处发泄,只能通过胖子的阳具在自己阴道内的抽动来消耗自己的能量。张轩被性欲控制,不自觉地开始来回蠕动自己的臀部,让自己的阴户开始配合胖子的性爱运动。

  胖子的床上也十分惊人,已经在张轩的阴户内射了2次,可鸡巴仍然坚挺如初。现在的张轩全然不顾自己的一切还暴露在摄像机的镜头下,脸上流露出淫荡和满足的表情,嘴里“哦、啊”地浪叫连连……黄毛看到如此情景,笑着叫道:“胖子,可以了。你也爽够了,可以休息了。

  我来给我们这位淫荡的女医生上点好东西。”胖子一听黄毛发话了,立刻从张轩的阴道内拔出自己的鸡巴,然后用手摸了摸张轩的阴户说道:“这个骚货的阴户里全是淫水,现在上药效果最好。”张轩一听要给她上药,吓得大惊失色:“你们要给我上什么药,不要,不要啊……我不要上药……”黄毛偏好收集女人的丝袜和内裤,张轩之前穿来的丝袜被他塞进了自己的裤兜里,看到张轩吓的眼泪都出来了,就掏出丝袜给她擦眼泪。张轩知道黄毛够狠,任由他拿着自己穿过的丝袜在自己的脸上擦来擦去。黄毛擦干张轩的眼泪后,说道:“骚货,这药可是好东西。这是我们特地从日本订购的催情药,我现在要给你上的药叫S27催情软膏,只要给你擦在阴道内,可以改良你的性器官。用药之后,你会性欲大增,而且保证让你阴道永葆青春,被干上20年,你的阴道也会像处女的一样紧。这样保证你在做爱时得到更大的快感,同时操你的男人也会爽上百倍。第一次给上药,要给上加倍的剂量,作为你入会后的第一次服务,我们决定免费。以后在用药,我们可要酌情收费。骚货张轩,轩奴,把阴户准备好,不要太紧张,哥哥开始上药了……”“不要,不要啊……呜呜呜……”张轩吓的大叫,声音越来越大,像杀猪一样。黄毛听的难受,直接把丝袜塞进了张轩性感的大嘴里,张轩还想再叫,黄毛一使劲,连裤丝袜完全进了张轩的嘴里……开始上药了。上药之前,黄毛先用女人专用的卫生巾和卫生棉条把张轩阴道内和阴户上的淫水和精液擦拭干净,保证S27催情软膏能够完全渗入皮肤。擦拭干净以后,黄毛把装软膏的软管插进了张轩的阴道内,完全插入后,黄毛用力挤压软管的末端。张轩感觉到自己的阴道深处一阵阵发凉,如同薄荷水的感觉。这种凉意不断地渗透自己的肌肤,而且开始向自己的阴道深处延伸,并慢慢地进入自己的子宫内。

  黄毛觉得挤压的差不多了,就拔出了软管,管子里还用一半的软膏。猴子这个时候拿过来一个假阳具,这种阳具和一般的外表光滑的阳具不一样。黄毛解释说:“骚货,是不是感觉这种阳具和你平时自慰用的不一样啊。这个可是和S27催情软膏配套使用的。把软膏涂在阳具表面,然后把阳具插进你的阴道内,就可以保证让软膏完全渗透进你的阴道壁上。这个假阳具同时也是电动的,保证你上药自慰两不误。来,哥哥换好电池就给装上。”说着,黄毛给假阳具装上了电池,然后插进了张轩的阴道。

  涂着催情软膏的假阳具插进了张轩的阴道后,张轩只感觉自己的阴道内不停的发凉发紧,果然如同黄毛说的那样,会让自己的阴道慢慢地紧绷。黄毛打开了假阳具的开关后,假阳具的震动与转动,加速了催情软膏的药性发挥。逐渐的,阵阵凉意变正一阵阵的性冲动,张轩的嘴被堵上了丝袜,浪叫声只能变成“呜呜呜”的呻吟声。很快,张轩的体内性欲强烈无比,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现在是恐惧还是兴奋,慢慢地,张轩没有了意识,唯一的感觉就是自己下身的凉意和快感……黄毛三个人看上药的效果不错,就离开了房间,只留下张轩一个人被捆绑在这里爽,当然,一切过程仍然都被拍了下来……3月21日,下午2点半,张轩被黄毛再次绑架的同时……钱建一路快车赶到丁月家里,发现丁月就被绑在客厅里。此时的丁月和照片上一样,全裸着身子,腿上是黑色的连裤袜,手脚被黑色的尼龙绳紧紧地捆绑,嘴里塞着一条肉色长筒丝袜,绑匪为了防治丁月把丝袜吐出来,用另一条丝袜在她的嘴上缠了好几圈,紧紧地蒙在了她的嘴上。

  钱建见状,赶快过来尝试解开丁月身上的绳子。绳子捆地太紧,又打的死结,钱建只好找来一把剪刀,剪开丁月身上的绳子。绳子剪开后,丁月由于被捆绑的时间太长,手脚麻木,无法行动,嘴里的丝袜只好由钱建给取出来。毕竟是自己心爱的情妇,钱建看到她被绑匪那么的捆绑,心疼地一把搂在怀里,丁月被堵住多时的嘴自由后,也终于可以发出了哭喊声:“老钱啊,吓死人家了。人家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那几个人太可怕了……”钱建轻轻拍着丁月的肩膀安慰她:“没事了,有我在,没人敢欺负你了……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昨天我离开时不是还好好的吗?”丁月休息了一下,手脚也恢复了知觉,就赶快脱下了自己腿上的黑色连裤袜。钱建这才注意到,丁月和自己的老婆张轩一样,阴毛被人剃地一干二净。丁月快步走进自己的卧室,穿了一条金黄色的吊带短睡裙出来,这件睡裙是钱建送给她的,很短,连她现在穿的白色三角内裤都可以看到。丁月回到客厅,依偎在钱建身旁,撒娇道:“人家都吓成这样了,你不关心人家,就知道问到底发生什么了,也不问问人家受到了什么伤害。”说着,丁月又轻轻地哭了起来。

  钱建一看就知道丁月是在撒娇,就笑道:“小心肝儿,我知道你受委屈了,我不问了。一会让我老师来好好疼疼你,怎么样,受伤了吗?”“还算有良心啊!

  伤到没有,就是把我吓坏。昨天晚上在你走后,我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就睡了。

  因为不算天气不算凉,我就穿了一条内裤,盖了一床太空棉被。你也知道,我平时喜欢裸睡的……因为昨天和你连续战斗了几个小时,我累坏了,上了床后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我感觉有点气闷,就醒了。结果吓了我一跳,我还是躺自己的床上,一个男人用一只手把我的双手在手腕处交叉给摁住了,我想叫,却发不出声音,原来那个男人的另一只手把我白天穿裙子时穿的肉色长筒袜塞进了我的嘴里,我拼命想把丝袜吐出来,那男人就用手捂住我的嘴,让我吐不出自己嘴里的丝袜,连自己的头都没法摆动。当时卧室里没有开灯,我看不清那个人的样子,而且那个人头上好像还带着一条丝袜。另外还有一个人,我醒过来的时候,我的内裤已经被她扒下来了,当时那个男人已经把我的腿并在一起,给我穿连裤袜。后来我看到自己腿上穿的是黑色的连裤袜,就是你进屋看到我穿的那一条。捂住我嘴的男人一直没有吭声,也没有让我挣扎成功。另外一个男人给我穿好连裤袜以后,把我的两腿稍微分开一点,用一根棉绳在我的两腿的膝盖处捆了好几圈,然后打上结,这样的我的双腿只能张开一小步的距离。捆好我的双腿以后,那个捆我腿的人用绳子把我的双手捆在了背后,又在我肘关节捆了几圈,让我双手无法挣脱。那个之前摁住我头的人这个时候也用我的另一条丝袜紧紧地封住我的嘴,让我吐不出丝袜……”丁月说的有点累,停顿了一下,钱建着急地问:“后来呢?”“瞧你急的,好像一点都没关心人家受到什么伤害,倒是人家被捆绑让你好像很兴奋啊。”丁月脸红地说道:“后来,那个胖子,就是之前摁住我头的男人,把我扶起来搂在怀里,还用手用力捏我的这对乳房。房间很黑,我只看到这两人一个又高又胖,另外一个是长头发,不过两人头上都戴着丝袜,根本看不清样子。那个长头发找来了一双高跟鞋,那双鞋的鞋跟足有15公分,虽然你平时喜欢我穿丝袜高跟鞋,但我最高也就穿过12公分的,这15公分的高跟鞋穿着走路可真累人啊!这双鞋比我正常穿的鞋小一码,把我的双脚撑地慢慢的,脚脖子处还用细皮带系上,让我甩不掉鞋。

  给我穿上了高跟鞋,那个胖子把扶起来,推着我往外走。我全身赤裸,就拼命往后躲。可惜我力气小,被那个胖子半推半抱的拉到了门口。这个时候,那个长头发男人照我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好像警告我如果不跟着走就要打我屁股。想到我嘴里塞着丝袜无法呼救,被打屁股的话那么难为情,只要任由他们推着我出了门。我膝盖上绑着绳子,脚上又穿着高跟鞋,只能小步跟着他们下楼,一路上跌跌撞撞的,那个胖子防止我摔倒,一直双手护着我,其实我也知道,这两人就是想看我穿着高跟鞋迈着小碎步走路的性感样子。好不容易到了楼下,我想借着路灯的灯光看清两人的样子,那个长头发突然给我戴上了一个黑色的眼罩。我眼前一片漆黑,被人推着走了一段路,让人抱上了汽车……”说道这里,丁月满脸通红,轻轻地哭了起来:“上个车后,我感觉到是那个胖子,没有让我做到座位上,而是把我抱在自己的腿上,这个时候那胖子的裤子已经脱下来了。他把的腿上的绳子又放开了一段距离,让我可以大腿劈开面对面地做在他的大腿上……接着,那胖子就强奸了我,连我腿上的黑色连裤袜都没脱,直接隔着丝袜,就把他的阳具插进了我的阴道……我只知‘呜呜’的大叫,挣扎不得……”

  “车开了很长时间,那个胖子一路上都不消停,粗大的阳具就一直插在我的阴道里。等到车子停下来,胖子把我拉下车,我的眼睛仍然被戴着眼罩,而且下身都已经被干的没有知觉了……”说道这里,丁月不知道是害羞还是兴奋,俊俏的笑脸通红。

  钱建听地热血沸腾,把丁月拽到自己怀里,掀起她的短睡裙,手隔着内裤摸她的阴户,笑着说:“你个小骚货,下面都湿透,流了不少水啊,快说,后来你们都干什么了?”说着,钱建的大嘴已经在丁月的巨乳上狂吻,手也在丁月的大腿内侧和阴户中间游走。

  丁月在钱建的怀里被摸的呼吸急促,娇嗔道:“你这样抱着人家,让人家怎么说下去啊。虽然当时我什么都看不到,但我清楚地记得他们是怎么强奸我,或者说是轮奸更合适,到我卧室去,人家现场示范给你看……”钱建二话不说,抱起丁月冲进了卧室,开始他自己认为和丁月偷情以来最过瘾的一次“战斗”。

  3月21日下午6点连续的做爱,钱建创造了自己的纪录。昨天干到深夜,今天又是一下午,钱建终于让自己的小弟弟没有力气升国旗了。丁月赤身裸体的和钱建睡在床上,已经累得睡着了。钱建爬起来穿上睡袍,想起张轩还在家里,就用手机拨了家里电话的号码,响了十几声了张轩都没有接。钱建有些紧张,又拨了张轩的手机,这是一直放在家里没有用的手机,是个新号,还是没有接听。钱建感觉不对,不是自己的老婆又出事了吧?

  钱建越想越担心,这个时候丁月也醒了,就和她告个别,开车回家了。钱建一走,丁月拨通了黄毛的电话:“喂……浩男,老钱已经走,我刚醒来的时候他一直在拨电话,走的很急,八成是回家了吧……下午和老钱做爱的过程我都用你安装的DV拍下来了,晚上我给你送过去……还有,你们强迫我拍的东西,千万不要泄漏出去,不然我就完了……”黄毛在电话的另一头:“丁老师,放心吧,我们可是最爱你的好学生啊。只要你听话,你的照片和录像就只是我们俱乐部的收藏,但如果不听话,我们就要分享给全世界的男人。美女大学老师的性感写真,保证会大受欢迎……现在没你的什么事情了,你可以休息了。明天还要给我们上课呢!记住,衣服要按我们说的穿啊!明天见,亲爱的老师。”说完,黄毛挂了电话,回头对猴子和胖子说:“差不多钱建该到家了,我们可以把他老婆给送回去了。走,把张轩从拘束椅上放下来,包装好给送回去。别让人家老公等急了。

  你们先去,我给钱建去个电话。”猴子和胖子来到给张轩上药的房间。几个小时被固定在拘束椅上,虽然没有被吊绑那样的疼痛,张轩也已经手脚麻木了。春药的强烈药效使张轩的性欲大增,没有了羞耻之心的骚女医生唯一希望的就是有根粗大的阳具插进自己的阴道。其间,黄毛他们三个人在外面看A片,轮流过来干他,但他们很有经验,每次只干几分钟,就在张轩快要达到高潮时就撤出了阳具,使张轩无法得到满足。不过现在的药效已经过去,阴道也恢复了平时的感觉。张轩现在更多的还是恐惧,不知道这个几个变态色狼下一步要把自己怎么样。这个时候看到猴子和胖子满脸淫笑地走进来,张轩害怕得想喊救命,可是嘴里塞着连裤袜,发出的只是“呜呜”的叫声。

  猴子说道:“骚货,叫什么呀!放心吧,现在不操你了,哥哥送你回家。把你送拘束椅上放下来后,自己把这身衣服穿上,如果不听话,别怪我们不客气。

  ”胖子把一件奇怪的衣服扔在了地上,还有一双纯白色的尼龙连裤袜。

  张轩被放下来以后,怯生生地问道:“怎么没有内衣?这件衣服怎么那么小,我穿不下……”话还没说完就被胖子打断了:“骚货,现在你是我们的性奴,你的阴户和肛门都是属于我们的了,以后是否穿内裤和胸罩,穿什么样的内裤和胸罩,都是由我们决定了。这件衣服就是专门提供给你这样的骚货性奴穿的SM连身衣,别看小,你穿着正合适。快点穿上,穿好我们送你回家。”张轩从地上拿起那双白色的尼龙连裤袜,这种袜子的材料和一般的丝袜不同,很光滑,是90年代曾经流行了一阵子的健美裤的材料。张轩把袜口撑大刚要往脚上套,猴子示意她停下,拿出两个跳蛋,在她的阴道和肛门各塞进一个,由于之前下身流了很多淫水,跳蛋很轻松的就塞了进去。被塞进跳蛋后,张轩穿上了白色的连裤袜,接着穿上了白色的连体紧身衣。这件衣服看着小,但是单性很好,紧紧地裹住张轩丰满的身体,一对巨乳的轮廓清晰的勾勒出来,连乳头的形状都显现出来。紧身衣的长袖还带有手套,张轩按照猴子要求的又整理了一下手套,让紧身衣在自己的每一个部位都没有留下皱纹。穿好后,猴子把紧身衣后面的拉链拉上,又从后面伸出双手来摸张轩的巨乳,嘴里赞叹道:“钱建个老家伙真是好福气,老婆的奶子那么大,隔着紧身衣摸起来更爽……”胖子一边淫笑,一边拿出一双纯白色的长筒皮靴,这双皮靴鞋跟有13毫米高,靴筒很长,一直到张轩的大腿。看到要给自己穿鞋,张轩乖乖地抬起一条腿,穿上胖子递过来的长筒靴,当脚伸进靴筒,张轩感觉不对劲,说:“这双长筒靴太小了,我穿不上。”胖子笑着说:“骚货,之前看过你的高跟鞋了,你的脚是38码的。作为性奴,穿鞋一定要把自己的性奴脚撑满,这样才性感。这双长筒靴是36码的,你穿着才性感,用力把脚往小伸,靴子的做工很好,不会坏的。听话,快!”张轩只好费力地穿上了这双长筒靴。

  穿上后,自己的脚在鞋里挤得满满的,脚趾紧紧地并在一起,鞋子的皮面很硬,却看不出脚的轮廓。

  把张轩包装好以后,猴子熟练的把她的双手交叉在背后捆得结结实实,绳子又在张轩的胸前绕了两圈捆住她的巨乳,把她的乳房挺立着。捆好后,胖子又把之前堵嘴用的连裤袜塞进了张轩的嘴里,塞满后,胖子捏住张轩的双唇让她闭上嘴,用一块白色的胶布封住了她的嘴,最后给她戴上一个医生用的大口罩。

  这个时候黄毛进来了,问道:“骚货给包装好了吗?我刚才给钱建打电话了,那家伙正在回家路上。我通知他在一个十字路口等咱们,咱们这就过去吧。我拿了一件衣服过来,给她罩上……”猴子结果连衣裙,这是一件全白色的丝质长袖连衣裙,像一件长衬衣一样,前面一排扣子,给张轩穿起来很方面,不用把胳膊套进去,所以直接罩上扣上扣子就可以。扣完扣子后,猴子把两个袖子分别塞进两边的口袋里,他还特地没有扣最下面的两个扣子。

  穿戴好后,黄毛搭着张轩的肩膀离开了别墅,猴子走在张轩的另一边,胖子没有走在一起,而是远远地跟着,作为策应。

  黄毛和钱建见面的地方不算远,所以他们一路上是走过去的。张轩的长筒靴小了两码,脚被夹得紧紧的,走起路来疼得厉害。看她走的摇摇晃晃,猴子突然伸出左手,在张轩丰满的屁股上拧了一把,疼的张轩“呜呜”的叫了几声,猴子一拍她的屁股,张轩知道是警告自己,就没敢在再发出声音。黄毛和猴子两人,中间夹着张轩,三个人从别墅区的后面出去了。这个时候正好是人们吃完饭的时间,再加上这里是高档住宅区,路上行人很少,偶尔有几个人,也都没有注意他们几个。猴子给张轩穿连衣裙的时候,恶作剧的把最下面两个扣子给解开了,这样走起来裙子下摆张开,使张轩的大腿根部和下身的三角区若隐若现,虽然穿着白色的紧身衣,在马路上张轩还是难为情,就尽量小步走,速度慢了下来。黄毛笑着说:“骚货,还怕羞啊。不走快点,怎么去见你老公啊,再不大步走,就把紧身衣的裤裆撕开,直接把你的下身给露出来……”黄毛一威胁,张轩只好加快速度大步走着。路上的行人看来,是一个看起来不正经的女人,双手插进口袋里,和两个年轻男人一起逛马路。

  走了十五分钟,张轩三个人来到了约好的地点。钱建还没有过来,张轩就被黄毛和猴子夹在中间,站在路边的一个IC卡电话旁边。这个时候,两个女巡警走了过来,黄毛和猴子一阵紧张,故作镇静的站在路边,黄毛在身后抽出一把短匕首抵住张轩的后腰。眼看巡警越来越近,张轩想呼救,可是感觉到自己身后有个铁家伙,自己不敢轻举妄动。两个女巡警走过他们三个人身旁时,看到张轩的打扮和眼神有点奇怪,又看到黄毛和猴子冲自己笑笑,就没有问什么。慢慢地走了过去,看着两个女警的背影,黄毛小声对张轩说:“轩奴这次做的不错,没有乱叫。哥哥会好好疼你的,是不是觉得这两个女警挺漂亮啊,她们确实是做性奴的好材料,放心吧,很快她们就会和你做伴的。”“钱建的车,他来了。”猴子指着远处过来的一辆奥迪A8说道。

  钱建开着车,远远地看到一个年青人向自己招手,就把车开了过去。离近一看,倒吸了一口凉气,怎么碰上了这几个混世魔王!

  原来,这几个都是他那学校里有名的不良学生,成绩差不说,什么坏事都不少干,上个月有个女生被轮奸据说就和他们有关系。钱建一向对他们是能躲就躲,没想到自己老婆落到了他们的手里。

  钱建停车走了出来,黄毛和猴子笑着看着他,中间就是自己的老婆张轩。张轩看到自己老公来了,急得呜呜的叫,张开退就向他跑去,刚跑出两步被猴子从身后拦腰抱了起来,吓得呜呜大叫。黄毛作个手势,让钱建进到车里,自己跟着坐在副驾座位上。猴子抱着张轩,一起坐在了后排。

  人都进了轿车,黄毛说:“钱教授,不介意我们去你家里看看吧。我们特地给你老婆打扮了一下,你看如何,是不是下面已经硬了。”“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快把我老婆放了,大家什么都好商量。”钱建强自镇定,发动汽车往自己家开去,现在他明白,落到这些流氓学生手里,自己没有反抗的余地。报警?那个外号叫猴子的老爹就是省公安厅的厅长,上回猴子和一个越南留学生打架,结果两人都被带进公安局,猴子吃了顿饭就出来了,那个越南人在局里被人又修理了一顿,在医院待了一个多月。

  “钱教授也是同道中人,我们真诚地邀请您加入我们的性奴俱乐部,担心您看不上我们几个小P孩才想出这个办法。不过,你这个老婆真是不错,如果不让大家共享实在糟蹋了。”黄毛仍然是不阴不阳地说着。张轩一听拿自己当性奴对待,急得直摇头,猴子一门心思的要玩张轩,根本不顾钱建就在车上,把张轩往怀里一揽,摘下她的口罩,开始用舌头舔她的耳垂。钱建看在眼里,很不是滋味但又不敢阻止,反而感觉更加兴奋。黄毛看到钱建的表情很复杂,一想对人家的老婆也不能太过分,就让猴子住手。猴子很不情愿地停止了,但手还是伸进了张轩的大腿之间,轻轻地抚摸她的隐私部位。

  一路上,黄毛和钱建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过了二十分钟,来到了钱建家的楼下。猴子解开了张轩身上所有的束缚,四个人上了楼。客厅里,钱建和黄毛猴子面对面的坐着,因为要谈关于所谓俱乐部的事情,钱建和黄毛让张轩在卧室里老老实实的呆着不许出来。

  “怎么样,张轩这样的骚货能够被我们调教成一流的性奴,钱教授有兴趣加入吗?”黄毛问道。

  “玩来玩去,都是玩我的女人,似乎对我不太公平啊!”钱建一看面对的是这么几个混世魔王,索性同流合污了,更何况自己确实对这个组织很敢兴趣。

  “张轩和丁月只是我们的共有的头几个性奴,而且我们决定将性奴的所有权和使用优先权全部送给你,当然这也是应该的。我们还会继续发掘其他性奴的,女人嘛,谁会嫌多啊。钱教授如果有中意的,可以向我们推荐,我们会尽全力的,当然作为俱乐部的一员,您也要做贡献啊!”黄毛解释道。

  “好,那16岁的清纯小女生敢搞吗?”“只要漂亮,6岁的也敢搞!”“好,我希望你们搞这个女人和她的女儿。”钱建找出了一张照片。

  张轩的故事还没有结束,但是女主角已经换了别人,所以后面的故事也要改标题了!

  字节:34348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