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如梦的梦琪
如梦的梦琪

一、初识

  2010年夏的一个周末中午,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微信摇了很多次,不是猥琐大叔,就是恶心大妈,翻来覆去就是在添加腻感。

  去洗了个澡回来,手机提示有QQ消息“伊人申请添加你为好友”,估计不是忽悠我参加什么炒股团,就是拉我进什么理财产品吧,拒绝之。三分钟后,再次提示“伊人申请添加你为好友”。好吧,反正中午无所事事,聊聊天也不错,通过之。

  “你好”

  老套……我心里回了一句,爪机回复:“你也好,我不炒股没钱买理财”

  “你真搞笑,你在干嘛?”

  “没得干,全身麻”

  “小流氓,我在吃沙冰,要不要来一口?”

  “嘴对嘴么?”

  ……

  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了半个下午,到晚上遛弯回来,她又开始搭讪了:

  “刚去XX农家乐吃饭,和几个好闺蜜,吃了……”然后一堆农家菜菜名。

  “那个火锅鸡很不错,我去吃过的”

  “你吃过?!”

  “你说的那个农家乐我上周过去的,火锅鸡的味道很正宗。你是M县人?”

  “是啊是啊!你也是?”

  “不是,我是D县的,现在市里住。”

  “啊,那离你不远,我在S镇,过河就是市里!”

  ……

  二、热聊

  或者是因为同是X市人,住得也的确比较近,聊天就比较热切,就这样一周下去了,我知道她叫梦琪,在农行M县营业部做值班主任,年龄保密。然而通过聊天内容和使用的语句分析,她是一个80后;互换了手机号码,拨打了一次确系对方:)。

  又是一个周末的晚上,继续聊天,忽然,她发了一个视频申请,我随手接了视频,反正当时我房间里没开灯。这是第一次看到她,双眼皮应该是割的?看脸可以打85分左右吧,留着传说中的清汤挂面头,当时QQ没加美颜功能,看着皮肤还行,好像年龄在二十五至三十之间,穿着吊带衫,胸非常有料!我感觉鸡鸡有抬头的倾向,而且越来越明显。

  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跟她聊着,期间开了灯,让她看到我的真容。估计她比较满意,非得要看看我房间的摆设,我说在单位宿舍里,什么东西都是单位配的,有什么好看的?她表示非得要看,于是满足了她的要求。看完以后,她来了一句:“单身汉的房间,真乱!”

  “乱?你要嫌乱就自己过来帮我收拾!”

  “想得太多了吧你?我干嘛要伺候你?”

  “伺候有点言重了吧,打扫一下卫生而已,不做别的!”

  “……小流氓!”然后挂断了视频。

  那晚,我自己解决了生理问题。

  三、见面

  周三,全体加班。晚上八点半,手机响了,名字是梦琪。我接通了电话:“我在加班,回宿舍再聊!”

  “聊你个头,我到市里来了!”

  “你?!过来干嘛?请我吃夜宵?”

  “吃你个头,我过来打扫卫生!”

  ……我脑海里忽然回放起她那非常有料的人间胸器。三言两语确认了位置,扯了个理由向领导请了假,飞奔而去。

  她站在灯火辉煌的街角,吊带裙,披着件小坎肩,头发在夜风中轻轻吹起,眼睛茫然的在街面扫视。看到我第一眼,很惊喜的挥手:“我在这里!”

  ……

  “我还没吃饭!”

  “这个点了,还吃什么饭啊,吃夜宵算了!”

  “我这几天不吃肉!”

  “……那个来了?”

  “什么那个来了!你想什么呢,小流氓!”

  “那个就是流氓么?我又没说那个是什么!”

  一边亲热的斗嘴,一边去了夜宵城,点了她喜欢吃的几个菜,我开了瓶啤酒陪着她。她也要了一瓶,一抬头一仰脖,半瓶下去了,喝起来很豪放,酒量不错啊!我可以看到她可以养金鱼的锁骨,心里开始胡思乱想……然而今天估计没机会了,人家在生理期耶!

  吃饱喝撑,我拉着她回到了宿舍,给她泡了杯红茶,生理期嘛,人家不注意,我得替人家注意一下。她笑了笑,眼神抱着屋子转了一圈又一圈。

  聊了一会,我去卫生间放水。出来一看,她真的在打扫卫生,东西在她手下开始摆得井井有条,我居然无法插手,坐在床头发呆,看着她在整理床下的鞋子,从吊带可以看到那巨大的人间胸器,我不争气的硬了,忽然想起她还在生理期,我全心全意的劝自己:“留待下次,留待下次!”

  一个多小时就在这样不停的劝告中过去了,房间收拾完毕,她一头的汗,吊带裙下完美的身材透出诱人的肉色:“洗澡间在哪?看我一身的汗!”我呆呆看着她,指了指卫生间。

  听着她在卫生间里洗漱的声音,我天人交战:干?不干?

  一个声音说:不能干,生理期!

  另一个声音说:干,管她呢!

  天人交战随着她从卫生间出来,升到了顶峰:她用我的浴巾包着身体出来了,手里拎着刚才穿的外衣,我擦,还有内衣!一件肉色的围胸,一条黑色的三角裤……三角裤?!她现在真空?!

  “还不去洗澡!”她冲我娇嗔。

  “哦……”此刻我心猿意马,鸡鸡一柱擎天。

  她莞尔一笑,坐在床边推了我一下,小声说:“快去洗澡,想什么呢!”

  我就这样顶着帐缝去了卫生间,三把两把冲干净,快速的冲了出来。

  四、第一炮

  她已经钻进了被窝,眼睛闭着,貌似睡着了。浴巾就搭在床边的高背椅子上。里面是真空的?!

  我迫不及待的拉开被窝,她一把把被子拉住:

  “小流氓,干嘛!”

  “睡觉呗……”

  “关灯啊!”

  “台灯也关?”

  “关!”

  一一如言,再一次迫不及待的钻进被子里,她轻轻的翻身背对我,在这短短的时刻里,我通过触碰她的身体得到一个结论:她光着身子睡的!

  一时间心跳如鼓!

  一翻身抱着她,鸡鸡隔着内裤顶着她圆圆的屁股,一手摸到她胸前,她一把抓住我的手,然而没有推,也没动。

  手掌之下,一粒葡萄糙糙的在掌心,随着她的呼吸,轻轻的磨擦着。不大,还挺硬的!

  一把捏住巨大的乳房,好大,好软,好热乎!

  她的手松开了,头微微向后,呼吸里夹了一丝呻吟“哼……嗯……”

  手顺滑而下。

  好像毛毛特别长?张开的五指如梳般掠过,她的屄毛有点长长的,像头发一样顺滑。

  好多水,真的好多水,阴部那里一片深水,我中指擦过她的阴蒂,感觉鼓鼓的,圆圆的阴蒂头沾着水,在手指的引导下左右摆动。拇指和食指轻轻分开她的屄缝,中指再往下探去。

  “啊哦……”

  她含糊的叫了一声,屁股再次挤压着我的鸡鸡,我要爆啊,这时候还敢惹我鸡鸡!此时已无矜持,我翻身压在她身上,长剑所及,如冰似火!

  屄毛已被我理顺分开,龟头从她的小腹直滑而下,我可以感觉龟头划过平坦的小腹、长长的屄毛、高挺的阴蒂,在阴阜划过的时候,龟头上已满是汁水。

  沉腰、收臀,用力一挺,龟头敏感的感受到洞口的引力和摩擦感,分开阴唇,整个龟头顶到屄里。

  不是很紧。

  我可以感受到龟头被阴道壁有节律收放的挤压感、摩擦感。

  每次操屄,我最喜欢的就是先把龟头顶到屄里面去,特别有成就感、征服感,也喜欢前庭对龟头摩擦时产生的轻微快感。

  屄里面很多水,然而阴道壁很多折皱,每道折皱挤压、摩擦着龟头,随着呼吸和律动,感觉真好!

  一杆到底!我感受到鸡巴像伸进一条装满热水的坑道,紧握着、烫淋着、还吸吮着……她在身下气喘吁吁、轻声叫唤,我在身上反复抽插、如狼似虎。随着抽插,可以感受到阴道在扩张,水,更多了。我把鸡巴抽了一半出来,腰部环摆,龟头在屄里转动、摩擦,她却拉着屁股往里面拉,岂可让你如意!我坚持让鸡巴只顶一半进去,她抬一点屁股,我就往后收一点,再抬一点、再收一点……她忽然伸出一条腿,勾在我的腰上,紧贴了上来,我可以感觉到鸡巴被她一点点的夹了进去,却没有解救的办法,就这样被她吞没!两人最后还是重重的压到床上,我可以听到床板“吱”了一声表示抗议。此刻,整条鸡巴都在她的屄里面了,她紧夹着鸡巴,屁股主动扭动起来,给我无处不压迫、无处不反抗的感觉。我乐得轻松,双手各抓一只乳房,让她们在我手下变动各种造型,有体积,可塑性就是强啊,两个奶头都可以相互摩擦了!

  她越动越快,我忍不住随着节奏抽插起来,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忽然,她的叫声大了起来,双手抓紧我的胳膊,头仰起来,声音杂乱无章“哦,啊!……嗯嗯……”此时不冲,更待何时!我加大了抽插的频率和幅度,两人肚皮相撞的声音“啪啪”入耳,还可以听到阴毛摩擦的“嘶嘶”声、屄里水响的声音……我射了,感觉鸡巴在屄里一跳,再一跳,像积累了千年的战力值,在奔涌,在冲撞……就这样压在她身上,不知道过了多久,她轻轻的推了我一下,我没动,她又加了点力气推我一下:“小流氓,让开啦,我去洗一下……”

  “同去同去……”

  “不行!”

  “去嘛,我帮你洗屄”

  “流氓……”

  这时候,她的手机非常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她把我推下来,拿起手机走到窗边接通了,我听到她“嗯,嗯,嗯”的回了几声,挂断电话,沉静了许久。

  莫非是正堂男人查岗?

  莫非是要赶下一场?

  莫非……

  “我要回去,我爸有点不舒服”

  “……好吧,我送你”

  “嗯……”

  深夜拦的士的时候,我看到她在夜里显得非常的瘦削,眼神无力。送走了她,我回到宿舍,看到床单上水迹斑斑,然而已无力收拾,倒头即睡。

  早晨起床,看到手机QQ有两条留言:

  “小流氓,我到了,我爸心脏不好,刚到医院。”

  “小流氓,没事了……另外,你好凶猛!”

  我嗅了嗅枕边她留下的味道。

  五、日夜颠倒

  还是每天在固定的时点开始聊天,然而随着双方有了肌肤之亲,谈论的内容也越来越肉麻:

  “你的毛好长”

  “小流氓……你就不能注意点别的?”

  “别的?哦,胸好大啊,让我无法掌握!”

  “不和你说了!我睡的!”

  “没我插你,你能睡得着?”

  “关你屁事啊小流氓,我夹根黄瓜睡!”

  “我硬了,你过来撒……”

  “滚,我睡觉!”

  ……

  周末如期来临,在周末以前到来的,是周五晚上的她。大喜,食不吃味的吃了一顿饭,赶紧回到宿舍,目光烁烁,如狼似虎的盯着她,这一次,我打死不关灯哦!

  正插、反插、69……到那时候我才知道,我居然可以完美的复制这么多AV动作;才知道,她的承受能力如此之强,六次,一个晚上,就是这样反复战斗、小休息、再战斗……夏天的早晨来得很快,她在疲劳中沉沉入睡,而我却兴奋过度无法入眠。

  晨光透过窗帘照在床上,我轻轻的拉开被子,她就背对着我,赤裸在我的眼前。

  乳房大得离谱,乳晕不是很大,但是颜色略深;小腹非常的平滑,长长的屄毛已经混乱成一团夹在两腿之间,屁股翘翘的,上面有一粒小小的痣。双腿修长,白晰。很完美的一具肉体,让我有种不真实的感觉,我怎么有机会操到这样的好屄?

  鸡巴硬了起来,有点疼痛的感觉,我看了一下,鸡巴表皮有好几处出现了破皮,这是昨天晚上战斗中光荣负伤。轻伤不下战场,我要坚持到底!

  轻轻抬起她一条腿,鸡巴轻车熟路的穿过空隙顶在屄口,那里还是湿的,龟头蹭了几下略作润滑,就顶了进去。

  “嗯……”她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腿抬了抬,没有更多反应。不反对就是许可呗,我动作开始快了起来。

  说真的,此时感觉并不好,因为每顶一下,鸡巴破皮的地方都会在阴道里刮蹭,有点痛痛的,让我无法集中精力直捣黄龙。然而,这样一下下的,她好像很受用,抬起来的那条腿弯曲过来压在我的大腿上,随着我的动作,一下一下的摆动。

  这一炮真的是不知道干了多久,好像是我干累了睡着了?还是给夹着动不了?不记得……再醒来,已是中午。睁开眼,床单好像换了,枕套也换了,嗯,夏凉被的被套也换了,我翻了个身,坐起来,闻到了香味,徇着香味,我看到桌子上空了千年的果盘里有樱桃、香蕉、西瓜,西瓜已切成片状,散发着西瓜特有的香味,在果盘旁边还有一个饭盒,里面好像是满满一份菜。

  她正在窗前晾衣服,穿前我的一件T恤,宽宽大大的,透过光线,可以看到她诱人的胴体轮廓,乳尖我笑了笑。

  起床,含上一枚樱桃,走到窗前,从背后抱住她。她一惊,瞬间又放松下来,回手在我屁股上抽了一下。

  “别闹,去吃点东西。”

  “一起吃。”

  “我吃过了,这是给你点的牛骨头。你去吃点补一下。”补字特别加重了语气,我胡乱在她胸前抓了两把,在她左支右挡中哈哈一笑,直奔饭盒。吃完满满一盒牛骨头,再吃了两片西瓜,赶走了饥饿,她也正好晾完衣服,坐在对面看着我,我拿起一片西瓜喂到她嘴里,她吃完后,挑了一枚樱桃送到我嘴边:“乖乖小流氓,吃个小樱桃!”我连她的手指都含在嘴里:“我要吃你的葡萄!”

  “别闹啦小流氓,我到现在还没力气……”

  我走到她背后,双手从T恤敞开的领口伸进去,抓住乳房不停揉搓:“我要吃这两颗葡萄!”

  她抓住我的手:“不要,好累人……”

  “要,我好饥渴哦!”

  一边说,一边拉着她走到床边,轻轻一抱腰,把她放平在床上,一手拉开T恤,一手拉开短裙,很快,她就赤裸在我面前。她微瞇着眼睛,轻咬着嘴唇,一腿曲在床上、一腿搭在床沿,迷人的屄暴露在我面前:

  长长的阴毛在阴蒂上端垂下,呈心型分布,阴蒂开始充血挺起,两片阴唇微微分开,阴唇略有点色深,但是可以看到里面粉色的鲜肉,阴道口有一丝缝隙,里面是未知的空间。

  我又硬了,鸡巴有点隐隐作痛。她忽然一手挡在屄前:“别闹了,晚上给你,现在你还没完全恢复精力,搞起来伤身体……上午我起来换床上的东西你都没醒,现在两眼像熊猫似的……好啦,晚上再来!”

  然而我并不想就此结束,回身在桌子上把果盘拉到床边,取了一枚樱桃含在嘴里,往她嘴里送去,她轻松的就从我嘴里吸走了樱桃,轻轻把核吐在我手掌里。嗯,这游戏没难度。我灵光一现,拿起一块西瓜,从中间咬了个洞,挂在挺立的鸡巴上,伸到她的面前。

  “哪能这样玩我……不吃……”

  “乖,吃掉嘛,我想你一起吃掉我的鸡鸡……”

  “不吃……”

  “乖,吃”

  她欲拒还迎,一口连鸡巴和西瓜一起含进嘴里,牙齿示威似的轻咬了两下鸡巴,然后把西瓜吃掉。

  “还敢伸过来?”

  “还来一块吧,你刚才咬得好舒服”

  “不行,我怕一口咬掉你”

  “不怕,你咬掉了谁给你塞洞洞啊!”

  “要不,我给你吃?”她诡笑了一下,我岂能推辞!“好,来啊!”

  她推开我,从果盘里取了一支香蕉,剥掉皮,一半塞进屄里。

  “来哦,我昨天晚上怎么吸你,现在你就怎么吸我……”身下美女令,岂能不执行?我趴到她两腿中间,两口吃到外面露着的部分,含住一小截一前一后的往她的屄里抽插,她双腿一下夹着我的头,屁股往上抬起,小声说:“别乱搞,别乱搞……”忽然用力过度,整只香蕉给顶了进去,我吸了个空,我靠,事玩大了!

  她一翻身起来,看着我:“顶进去了吧,现在你给我弄出来哦,不然今天不拿出来,让你晚上搞不了……那个……”

  我嘻嘻一笑:“搞不了什么那个啊,我现在顶进去,双鞭操你好不好?”

  “别,香蕉给你捅烂在里面弄不出来问题就大了……先弄出来吧”

  如果真捅烂在屄里,事情肯定严重,然而山人自有妙计。我坐到她背后,把她双腿架在我的腿上全力分开,一边从背后一下下的顶她,一边吸她的耳垂,双手不闲,抓着她的乳房揉成面团。渐渐的,她背靠在我身上,呼吸紊乱、哼哼有声。我低头向下看看,阴毛之间,香蕉开始露出小小的一截,然后随着我们的节拍,慢慢出来的更多,上面好像沾满了她的屄水。她也低头看了一下,然后推开我,翻身把我压在床上。

  “要你吃掉它!”

  “来,给我你的香蕉鸡巴,让我咬掉占我位置的坏蛋!”

  她爬到我身上,把散发淡淡骚味的屄送我脸前,屁股轻摇间,香蕉就在我嘴边晃动,一把抓住她的屁股,在她的娇叱中,含着香蕉,一下就吸了出来。可以清楚的看到香蕉的另一端牵着长长的丝,那是她的分泌液。一口吃掉香蕉,我把她推到床上,她又伸手挡住屄:“不能搞,伤你身体,你休息一下,回复一点精力,晚上随便你怎么搞。”我悻悻停止下来,舔了一下她的乳房:“你明明有水了,让我搞几下嘛。”“别暴饮暴食啊,晚上随便你。”说完,她把我推开,就这样光着身子去了卫生间,留下我空鸡对天。等她洗完回来,我还这样子倒在床上,让鸡鸡硬硬的举着,她笑了一声:“真不省心,我给你吸两下,你不许再要!”大喜过望,表示同意。

  她口活非常好,含着鸡鸡反复吮吸,期间还把蛋蛋含到嘴里用舌尖挤压,然而,当我开始兴奋的时候,她含了一口冷水,把鸡鸡再一次吸进去,一个冷颤,鸡鸡忽然软了。

  ……

  那天晚上,又是连续三炮,然后就是各种吸阴舔屄、各种舔棍逗蛋,最后我把鸡巴顶在她的屄里,两人相抱着睡着了。入睡前我迷迷糊糊的想:这个周六,我的鸡巴真辛苦!

  醒来,她已离去,房间里打扫得干干净净,她晾在窗前的内裤还有一条挂着,桌子上的水果又添了几个品种,哦,又有一个饭盒,不对,是几个。我探身看了一下,在饭盒边有个纸条:我回去休息了,扛不住你啦!你今天好好休息,等下一次再收拾你!下面画着一个小小的心型,上面还沾着两根屄毛,我捏起来嗅了嗅,还有点淡淡的骚味……六、真相

  每个周末,她都如期过来,和我度过一个荒淫的周六。有一次,我嫌她的屄毛太长影响操作,不由分说拿剪刀全剪了下来,还把这丛黑毛在刚射过精的屄洞里揉了几下,沾满了双方的体液以后,放到一个小盒子里,她不解,我告诉她:周一至周五想干的时候拿出来看看,为周末好好设计操屄的动作和过程,她轻轻打我一巴掌:流氓,你真下流!

  转眼夏去秋来,这个周末她没来,我难得的和一群基友打了一场篮球,只是晚上略有期待。

  周一的晚上,她打电话过来,我接通了,不由分说的问:“怎么没过来啊,我硬得难受哦!”

  “……”轻声的啜泣。

  “怎么回事?”

  “没事,我这个周末来!你要好好的,不许偷吃……”然后挂掉电话。莫名其妙!

  周五晚上,她过来了,抵死缠绵后,她躺在我怀里小声的说:“我要离开你了。”

  我一愣,纳尼?

  “我得复婚了,家里逼着我复婚……”

  “复婚?!”我感觉全身的肌肉都硬了,声音有点怪异,然而当时我没发觉。

  原来,她五年前就结婚了,然而双方不合,男方有点暴力倾向,半年后就离婚了,这段时间双方长辈各种沟通,要求她复婚……我无语以对,我承认没有这种勇气娶她回家,然而,我也不想放弃,只能抱了抱她,然后关灯。

  好像双方都知道这一次就是别离,也知道再没有以后,这一晚上,双方都拿出了所有的伎俩、所有的招数、所有的能力来满足对方,她说,后门谁都没动过,第一次给我。我在爽身油的协助下,终于首次走了后门,如果在平时是多么惊喜,然而直到射进去,我内心还是沉重的……早晨醒来,她果然已经离去,我知道我也扛不住这种最深入的熟悉后最遥远的离别,这一次留的纸条很简单“我记得你,永远!”在纸条上,是她穿过的一条内裤,上面还布满了双方的屄水、精液的痕迹。这,应该是唯一的记录者了吧…………

  七、再见是陌生人

  时光不因为个人的伤感而改变速度,一转眼又是一年的夏天。我因公出差去了M县,晚上住在那里,晚上走出酒店,漫步在灯光辉煌的街头,一次回首,好像是她?!再回头,果然是她!她和一个男人走在一起,似乎看到我在注视她,她低着头走了一会,忽然抬头对我展颜一笑,那男人似有察觉,扭头看她,她收起笑容,和男人一起走进人群……


       字节数:711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