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校园小说  »  回忆自己的第一次
回忆自己的第一次

回忆自己的第一次(1)

  2001年,自己19岁,高 中毕业后没参加高 考,所以就工作了。公司经常招人,也一直有人离开,所以总能看到新面孔。

  她叫颜,刚来的时候我并没注意,或许是因为自己还不懂,又或许是当年还在单相思别的女孩。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公司里的男同事总是用目光对她进行扫瞄,或许当年我没有开化,又或许是那根神经还没发育,我始终没用色情的目光看过她。

  某天,她藉故和我聊天,我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或许我语气里有点敷衍的关系,毕竟当初自己还小,不是很喜欢她那种妩媚的女人。等她没趣地走开,旁边几个同事都跑过来问我聊天的内容,有几个还当我面说颜是公司里的尤物,要我别丢了机会。

  不知道是我当初傻呢,还是自己单相思的另外一个人魅力大,此后我还是没对颜有任何举动,连说话都不想。可是奇怪的是,颜偏偏就是找我说话,弄得我在公司里很被动,几个哥们同事都和我闹别扭。

  想想那时,颜比我大了六年,一个看上去比我成熟很多的女人,胸部虽然不大,但是能看到沟,一双诱人的大眼睛,总是无意识的在放电,难怪公司里男同事都要触电了。我当时想,那么爱卖弄,我就偏偏不喜欢。毕竟自己当年的单相思对象可是我高中里梦寐以求的一朵花,校花不敢说,年级里的一朵花还是足够了的。

  到了只记得那是八月后几天,我的单相思对象让我伤心了一回,很难受很难受。更不知道怎么的,我脸和手上的皮肤也开始出了点问题,似乎是蜕皮一样,同事们都以为我得了传染病,都跑得远远的。

  颜在我比较脆弱的时候给了我一瓶护肤霜,我虽然对她有芥蒂,但是我不想欠她这个人情,於是我要请她吃饭作补偿,当然她很考虑我的经济收入,我们只吃了麦当劳。

  然后她拉着我去江边看夜景,江边的夜景很美,难怪很多人来到这个城市都要来这里。身边这个我并不是很有好感的女子,忽然让我觉得她很美。

  她开始慢慢地靠在我的肩上,我也没有拒绝,然后就是接吻,虽然不是初吻(小小孩子的时候瞎亲过同学和姐姐),但这是我头一次与别人的舌尖接触。当我第一次感受色情小说里说的湿吻的时候,忽然觉得自己体内有种莫名的冲动和燥热,身体变得越来越难以控制,特别是下面。

  江边的风吹了一会,我又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做得不是很对。看看时间都很晚了,我和她就各自回家。走前,她说下次该轮到她请我吃饭了,我没有拒绝。

  9月的某个周一,我如约来到了她租的屋子。她不是本地人,所以一个人居住。我们一起做了吃的东西,我和她都做了自己拿手的菜。吃完后有点累,躺在沙发上,她坐下,用自己的腿给我做枕头;顺手,她拿出自己大学的时候日记,翻出几首短诗,让我朗读。

  我读了几篇她的诗,抬头看她的眼睛,她的眼睛好深情,没有了白天那种勾人的感觉,却充满了温柔和泪水。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是自己笨,谁要自己还是童男,除了看过日本AV,根本不知道如何调情。

  正当我手足无措的时候,她忽然又吻上来,我瘫了,彻底的瘫倒在沙发上,没有力气抵抗她。她的手划过我的胸膛往下去,解开了我的皮带,我脑子里一直有个声音叫我停下,可是现实里,我却又不想让一切停下来。

  我随着她的步子爬到床上,任由她的摆布,她脱下我的衬衫、长裤、短裤,并缓缓褪下她自己的外衣和内衣。她的吻很湿,特别是她吻我的耳朵,我最后的抵抗都停止了,我只知道,我想溺死在这感觉里。天啊!我的第一次要给一个比我大六岁的女人了。

  慢慢地,我也开始抚摸她,我从没真正摸过女人的乳房,真的和别人说的一样,好软,真舒服。屁股摸上去也真舒服,女人的皮肤真的和色情文章上写的一样,如丝一般。慢慢地,我向下,也摸到了她的那个三角部位。

  以前都是看AV,这次真的摸到了,我心跳估计有120,我那时候真的好紧张。颜并没有阻止我的举动,我一路向下,摸到了阴唇,谁知道,那里已经湿润了。

  回忆自己的第一次(2)

  我摸着那里,却始终没有行动。毕竟看过AV是一回事情,真的把自己的小弟弟插进去是另外一回事情,我始终没那个胆子,也怕真插进去,弄出人命来。

  颜似乎是看出了我的心思,她一边继续亲吻我身上的每个部位,并且开始给我口交。现在想来,她或许是最爱我的一个女人,后来自己再遇到别的女人,都没有她对我的那么温柔,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她的口交技术很好,我感觉到下体越来越胀大,有种要呼之欲出的感觉。颜或许也感觉到了,她坐到了我的身上,女上位,这个姿势我起码还是在AV里看到过的。她开始自己移动身体,弥补我这个童 男的尴尬,刹那间,我想到是不是需要戴避孕套,可是颜愈发疯狂的动作,让我也不顾及这个了。

  她继续上下移动着,而我或许是第一次的关系,始终无法高潮。也不知道这动作持续了多久,她最后高声叫了几下,瘫倒在我身上。现在想来,她或许是高潮也有点缺氧了,可我自己却还是没有射精。看到她很累的样子,我给她披上毯子,抱着她睡去了。

  第二天我睁眼,颜已经醒来,她正痴痴的看着我,一反平日在单位里勾魂的目光,她的目光至今我都难以忘记,没有第二个女人能如此深情。她又吻了我,说:「你的目光好清澈。」这是我记忆犹新的一句话,如今我都近视了,目光不再如以前那么清澈、郁闷……言归正传,我的小弟弟还是那么坚硬,毕竟昨夜没射精。这次我开始抚摸她的身体,她很努力地配合着,张开了双腿,我却怎么也找不到地方插。还是在颜的辅助下,我找到了正确的位置。

  我开始不断地运动,和欧美片里单调的活塞运动没有什么两样,彷佛自己要把十九年没有发泄的童精都发泄在这个女人的阴道里,她彷佛也不在乎怀孕,一直用下身迎合我的冲击。

  在不断的冲击下,我觉得浑身的血液都沸腾了,就在射精前的一刹那,我还是很莫名的拔出了小弟弟,在她体外射出我十九年的童精。我一下子瘫了下来,一点力气都没有,还是颜给我找了条毛巾,擦了身体。

  后来,我和颜在公司里开始正常的交往,但是毕竟公司里目光太多,我也在那家公司做得不好,辞职走了。再后来,又听说颜和几个客户有一腿,让我很失望,觉得自己被她骗了。

  几个月后,她对我哭诉说她自己去做了一次人流,孩子是某个已婚客户的。

  她说了很多她在这个都市没有亲人、无依无靠的闯荡生活,她不断在流泪,让我对她的遭遇又有了几分怜悯。不过,除了那第一次,我和她再也没有做第二次。

  又过了两年,她结婚了,我出国读书,我也一直没再见她,一直到前年的暑假,她已经怀孕,我正好暑假回国才再次重逢。不过面对一个已经做了妈妈的女人,我怎么也没办法做那事情,况且后来自己也遇到不少女人,可是即使最爱的女友,在性方面给我的感觉也不如颜来得那么好。

  她老公出差,或许是她有些产前忧郁,我稍微陪了她两次,都是深夜才离开的。尽管她给我感觉依旧暧昧,可是除了拥抱和接吻,我感觉自己不能再多碰这个女人,毕竟她是别人的妻子,怀着孩子,我又在人家家里,我无法做出出格的事情。

  后来我又回到国外继续读书,没几个月孩子出生了,她还发送照片给我看。

  去年暑假回国,我顺便看了她和她的宝宝,孩子很可爱。她越来越像个母亲,多年前那种性感和妩媚已经渐渐消失不见了。说实话,我打心眼里希望她幸福,希望她丈夫能好好珍惜这个女人。

  我想,那多年前的第一次,应该是我和她的最后一次,毕竟我和她在错误的时间相遇,我没法给这个伤痕累累的女人幸福。

  回忆我的第二次

  昨天我心血来潮写了我的第一次,感谢大家支持,还被版主奖励,所以今天再写我的第二次,同时也是我的第二个性生活的对象。

  我的第二次是和Yuki,其实就是前面一篇文章里提及的我单相思对象,从我第一眼在学校的大礼堂看到她,到我和她真正认识,用了三年时间。三年里我在学校里看到过她无数次,读高中的自己内心还是很纯洁的,虽然从初中开始就有人早恋还发生关系,可是我当时依旧怀着纯真的心情。

  话说回来,我和她是2000年暑假的时候才认识的,还托别的同学介绍,否则我那时真不好意思主动和她说话,还会脸红,与如今自己真是不要脸的人,简直是天壤之别。

  认识后也尝试着约会了几次,可是我都很害羞,不敢多说话,我和Yuki聊得最多的话题还是有关介绍我们认识的媒人。可想而知,在约会了两次后,她不肯和我出来了,估计是觉得我是个无聊的人,所以不喜欢。两年后她解释说,是因为我将来会出国,所以她不想和出国的人谈朋友。

  那时我和她都没参加高考,各自找了工作。有一天,她偶然和我发短消息,想让我教他上网和用QQ,我很乐意的答应了。后来也偶然见面,频率很低,大概一个月都不到一次。明明知道她不喜欢我,只是利用我教她上网,可是我还是欣然接受了,没有了压力感的我,反而比以前谈吐多了不少。

  到了01年的某天,她偶然认识个帅哥,结果,她做了一件挺让人伤心的事情。她发消息,让我死心,也让我别骚扰她了。这就是在《回忆我的第一次》里提及的「我的单相思对象」让我伤心事情。

  当然这当中就是几个月的时间浑浑噩噩的,工作没劲头、吃不香、睡不好。

  在这期间我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公司里那位尤物,但是自己的心情依旧很糟。

  到了01年年底的时候,她忽然给我发了消息,说她和那个男友分手了,还说她总觉得我比别人好。这让我很高兴,以此为契机,我名正言顺地和她开始谈朋友了。这时候我以为她已经不是处女了,可是后来意想不到的是,她依旧是个处女。

  我和Yuki每天都过得很快乐,因为她寄托了我从中学开始的那种纯真的爱情。尽管那时自己已经不是处男,可是我一直表现得很平静,除了我们接吻拥抱的时候,其它时候我几乎没什么多余的想法。

  就这样过了大半年,我生日那天,我和Yuki在外面吃饭唱歌结束后,我突然想和她过整个夜晚。於是我说:「我们抱在一起过夜吧?」Yuki没有拒绝我,於是我们就在附近的一家酒店开了房间。

  一开始我们在床上除了拥抱和接吻,没有多余的动作,可是随着我下面的胀大,我的手开始不规矩了。Yuki的乳房并不大,但是摸上去很舒服有弹性,她有点抗拒我的抚摸,但是我被慾望冲昏了头脑,开始脱她的内裤。

  Yuki的抵抗开始越来越多,她不断地说不要不要,我则不断地骗她说,我不会插进去的。我摸到了她的阴毛,她的阴唇那里彷佛是一条缝,很紧,没有液体,没法把手指插进去。

  我有点诧异,我问她:「难道你是处女?」Yuki点点头。我有点垂头丧气,原来觉得自己能行动了,可是谁知道她居然还是处女。因为自己还是个传统的人,处女对我来说除了做老婆,别无它求。

  我停下来,开始考虑自己和Yuki的将来。我那么多年来,心里一直把她当作是完美的伴侣,虽然她很爱闹脾气,可是我都一直谦让了。我能否负担起将来和她的生活和婚姻呢?想了许久,我的理性又被慾望击败了。

  Yuki的身材除了胸部还不够大,其它地方可以说是非常完美,细腰,屁股有点大,皮肤绝对是又白又嫩。我按照当初「颜」对我耳朵亲吻的方式,开始同样对Yuki进行挑逗,果然,Yuki动情了,下体居然开始分泌液体了。

  我趁他不注意,分开了她的大腿,用小弟弟对准了她的阴唇,开始准备插入。

  Yuki一下子很紧张,夹紧了大腿,让我无法找到准确的位置。毕竟自己就和「颜」做过一次,到此时,自己还是没有做爱的经验。我尝试了几次,其中有一次几乎把半个龟头插入了Yuki未经开发的处女地,我感觉那个部位被一个温暖而紧张的洞穴包裹着。

  Yuki不断地想推开我,我则不断安慰她说,马上就不会痛了。忽然,我觉得自己碰触到什么,彷佛一层膜,阻止了我的前进。Yuki也同时从低声转为大声喊痛,并用力地推我,让我一下子缩了回去。看来Yuki没有骗我,我一直以为她不是处女了,谁知道她一直保留那份贞洁,我如果此刻夺走了,我能对得起她么?

  那一夜我不知道是怎么过的,不过Yuki还是用洁白嫩滑的大腿夹紧了我的小弟弟,让我在她大腿的摩擦下射了一次精。那一滩精液很黏,都射在她的大腿上了,Yuki说那东西好脏。而我则因为太累了,昏昏的睡去了。

  后面的几个月,我和Yuki每天依旧见面,但她始终坚持除了结婚,否则不行。但是,毕竟在我的感情攻势下,Yuki的立场变化了,她答应满一年后可以做爱。

  时间就这样到了第二年的冬末初春,寒冷的街头,我和她牵着手逛街,忽然Yuki对我说:「我们做爱吧!」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我自己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还在梦里。

  二月中旬刚过,我和Yuki在某酒店一间普通的房间里。我们很温柔地接吻、抚摸着彼此,双方都很冲动,但是,真的等到我要插入的时候,每次刚进去半个龟头,她就痛得直叫,还不断往床的上方移动,让我无法插进去。我有点灰心,毕竟自己还是缺少经验,垂头丧气的模样反而让Yuki下定了决心,她说让我不要怕,她不会躲了。

  在她的鼓励下,我重新振作,按照色情小说里的九浅一深姿势开始挺进。当我重新碰触到处女膜的时候,Yuki开始大声喘气,她双手紧紧抓住床单,我则开始一寸一寸的挺进。当我整个龟头没入她的阴道的时候,我感觉自己捅破了一层纸,我知道,她属於我了。

  此刻Yuki已经没了力气,她开始流泪和哭泣,我想那疼痛一定很强烈,但是我却没法停下来,继续缓缓地插入她紧紧的处女穴。当我全部没入的时候,立即紧紧地抱住她,不断亲吻她的耳垂,希望能缓解她的疼痛。

  过了一会,Yuki的疼痛也缓解了不少,我开始慢慢地抽插,果然,她下体的分泌物开始增多,润滑的同时,Yuki居然还叫了几声。我忽然觉得更加兴奋了,居然处女能获得性愉快,於是稍微加快了动作,Yuki的身体也从疼痛里平静下来。我不知道运动了多久,一阵自下而上的痉挛,我射出了精液……后来随着时间的增长,我们做爱的次数也稍微多了起来,不过Yuki还是个保守的女孩,她只需一个月一次,所以我们还是很少有机会做爱。我一直很爱她,出国前,我和她订了婚,还互相交换了戒指。我偷偷用家里的钱给她买了颗带钻石的戒指,为此还被家里骂了一顿。

  一直到今天我依旧想念着她,可是她却正如她自己的老脾气一样,分手得很快,在我出国后就变卦了,很快和别人好上了。

  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既然能把第一次给我,为何变心变得比我还快?后来想,或许她是因为我不在身边,需要安全感,所以找了别人做男友。

  她告诉我,在我出国后,她和别人有过性关系,可是我并不在意,毕竟我在自己感情懵懵懂懂的时候深爱过她,我愿意自己继续那么傻下去,只要她愿意和我平静地过一生。

  所以,我并没有放弃,每年回国我都希望她能够重新回到我身边。一直到去年,她正好遇到很多烦恼,我刚好也在国内,所以我们又短暂的重逢了几周。她的身体依旧是让我熟悉的,我也迷恋她的味道,虽然只缠绵了两次,可是我每到夜深人静时回忆起来,依然历历在目。

  只是可惜,我一回到国外,她又变卦了,现在又和别人在谈朋友,真是一个让我欢喜、让我忧的女子。

  字节数:12252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