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当你熟睡
当你熟睡

第一夜

  淩晨五点,万籁俱静。

  月光轻轻地照进龙华社区大楼的某间公寓,透过玻璃窗,一片清辉洒在整个卧室。

  卧室靠窗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大床。床上有两人,女主人睡得正安详,月光轻柔的抚摸着她的肌肤,勾勒出她在单薄被单下裹着的完美曲线,一床活色生香。

  突然「滴滴」的闹钟声打破了宁静的画面,男主人睁开惺忪的睡眼,看了看手表,五点整。随后虽然不情愿,但还是掀开了被子,穿上拖鞋走下床去。

  卫生间里,男人一边拿着紫色的牙刷开始刷牙,一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蓦地嘴角上扬,仿佛突然回忆到了昨夜的激情。随后挤了点玉兰油洗面乳,匆匆洗完了脸。

  回到卧室,女主人还在熟睡。男人为她捏了捏被角,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才背上背包,走出家门。

  第二夜

  早上八点。

  温暖的阳光早已照到了这个南方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街上逐渐多了许多熙熙攘攘上班的人。

  赵静雅在关了两次闹钟之后,终于还是睁开了眼睛,看着窗外的大好阳光,心情也好了很多。打开手机,依然是几条熟悉的骚扰短信。

  大好的心情顿时一咯噔,到底是谁这么无聊?天天大早上让我第一时间收到这个?来不及多想,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一看表,暗叫一声「糟了。」急忙跑去卫生间洗漱。

  可是女人偏偏就是这样,明明知道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在面对着一整个衣橱的衣服时,只穿着内衣的赵静雅还是琢磨了半天,直到已经冻得有些冷了,才决定穿一件高领的开襟的紫色紧身毛衣,批了一件深红色的披风。

  这种打扮,纵使在有些寒意的初秋,也能完美的展现自己迷人的曲线。赵静雅看着镜子里自己浑圆挺翘的丰臀,开心的点了点头,心道,怪不得总会有人发短信骚扰我。

  一路小跑到了楼下,正撞见这栋公寓的管理员孙辉。孙辉高大挺拔,方脸长鼻,浓眉大眼,不知是否曾经当过兵,背总是挺得笔直。

  赵静雅开心的打了个招呼:「早啊孙大哥。」

  「不早啦。我都起来两三个小时了。」边说着,孙辉绅士般的为赵静雅拉开了公寓的大门,做出请的手势。

  赵静雅满脸笑靥,心安理得的享有着美女应有的待遇,一边绾了绾头发,一边向外边走去。突然想起来什么似得,转向孙辉:「孙大哥,我家里的水管好像堵住了,你能帮我看看么?」孙辉满脸堆笑,「乐意效劳。忙完了这阵,我下午有空帮你看看。」「谢谢孙大哥。上班要迟到了,先走啦。」女人甜甜地笑着,疾步走出了公寓。

  孙辉站在门边,盯着她玲珑起伏的背影,怔怔的出神。

  晚上八点。

  初秋的天黑的越来越快,刚吃过晚饭,夜幕已经完全降临。

  赵静雅正是这个时候下班回到公寓的。

  打开房门,将音响声音调到最大,熟悉的音乐瞬间汇聚成海洋将自己包围,一天工作的疲惫仿佛瞬间就解除了。她迈着轻快地步子,随着音乐翩翩起舞了起来。

  欢快的跳到冰箱边,拿出几包零食,坐到沙发上开始看自己喜欢的电视。

  约莫过了两个小时,电视终于播完了,剩下来就是无聊的娱乐节目。赵静雅意犹未尽的起身去卫生间洗漱了一番,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似乎有些憔悴,卸妆后 隐约能看见两个黑眼圈。看来今天得早点睡,赵静雅心想道。

  躺到了床上,玩了会平板,不多时,就熄了灯,沉沉睡去。

  午夜十二点,天空无星无月,黑夜像一块浓密的黑布,吞噬了整栋大楼。

  远处星星点点的霓虹透过落地窗,微弱的照进卧室,床上的赵静雅睡得正浓,看不见午夜夜色独到的虚幻的美丽。

  也幸亏她看不见,否则她现在一定会吓得魂不附体。

  因为床下,突然伸出了一只手!

  这只手上拿着一块小巧的镜子,轻轻地搭在了床边,透过这面镜子,躲在床下的男人才能清楚地看见床上赵静雅的脸!

  在确定床上的女人已经熟睡之后,男人轻轻地挪动着自己的身体,一寸一寸,一点一点,先是把手抽出床外,接着是胯部,然后是膝盖,随即男人幽灵般的从床底下爬了起来。

  微弱的光芒下,可以看见这个高大男人的方脸,和在黑夜中漆黑的大眼睛闪烁着紧张的光芒,以及带着残酷兴奋的笑容。

  男人变戏法似的掏出一个医用口罩,严实的裹住了自己的口鼻。然后弯弯腰,从床板下边夹缝里取出一个硬质的塑胶袋,扭开盖子,将里面的液体滴了几滴在手帕上,静静地捂住了床上赵静雅的口鼻。

  几秒过后,男子用力戳了戳赵静雅的肩膀,见女人毫无反应,才放心摘下了医用口罩。

  打开床头灯,紫色的光晕在房间里氤氲起来,淡淡的光芒打在男人的方脸上,才能看见,他正是孙辉。

  不过与白天彬彬有礼的孙辉不同,此时的孙辉,腰杆挺得更直,眼神不再是对所有人讨好的笑意,而是如审判者一般的威严气势。

  他掀开赵静雅的被脚,呼的一声扔在了地上,指尖在眼前这个女人玲珑的曲线上游离了起来。

  宛若君王临幸般,他扶起眼前的女子,拿灵活的指尖挑开内衣的背扣,顿时女人丰满白皙的肉脯露了出来,在柔软的灯光下闪着诱人的光泽,顶端的葡萄却是一片粉红,显示着女人为数不多的性经验。

  孙辉轻轻弹了弹,整个水蜜桃晃出耀眼的肉波,指尖传来的愉悦的手感令男人紧绷的下体快要爆裂开来。于是孙辉脱掉裤子,任其硕长的肉杵在空气中挺立,散发出浓浓的令人兴奋腥味。

  接着孙辉的指尖来到女人柔软的柳腹,多少次在大门口,孙辉都盯着赵静雅高耸的上围下却异常纤细的柳腰思索,到底是多么神奇的造物,才能诞生出这样的尤物来。

  指尖绕过性感的肚脐,来到挺翘的丰臀,这小姑娘平时一定没少运动,才有如此挺拔的臀围。而现在,她如满月般浑圆的臀部上,最后一缕遮羞布也被孙辉扯下,那是一块纯棉的白色三角内裤。

  孙辉轻轻的放在鼻尖,尽管已经很多次了,但是赵静雅不似其他女人般腥骚反倒有股幽香的内裤仍让自己痴迷不已。

  已经被剥的赤裸羔羊般的赵静雅仍在昏睡中,而眼前的男人却已经到了忍耐的极限。他俯下身子,握住自己滚烫火热的分身,一点点缓缓的送入了赵静雅甜美的肉蛤,甜美而湿润,就像白天里她浅笑的酒窝。

  孙辉缓缓的耸动,细细的品尝着着甘甜的时刻,体味这层层嫩肉带给自己紧凑的快感。

  没有音乐,有但此刻自己内心却是澎湃的,没有风浪,但仿佛自己已站在了洋流的中央,千军万马奔腾而过,在顶峰的一刻,倏尔回归平静。

  孙辉保持着这样的姿势,静静的等待高潮的余韵散去,一直到变细变软的肉杵划出赵静雅的体外,还是仍不住爽的打了个激灵。

  然后,仍然是那个手绢,他仔细的擦乾了赵静雅阴部的每一寸肌肤。而后,盖好被子,搂着眼前满的女人沉沉睡去。

  淩晨五点。

  手表准时响起的闹铃叫醒了自己。孙辉看了看手表,起床去了卫生间。

  拿起牙刷杯里仅有的紫色牙刷,开始刷牙。随后挤了点玉兰油洗面乳,匆匆洗完了脸。

  回到卧室,赵静雅还在熟睡。男人为她捏了捏被角,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才背上背包,走出家门。

  来到管理处,值夜班的李老头睡得正死。孙辉静静地坐下,戴上耳机,听起了一首舒缓的音乐。

  不多时,李老头醒了过来,看见孙辉已经到了,道:「小夥子起这么早啊。」孙辉笑笑,说:「习惯了。」「以前当兵的吧?」李老头说着。

  孙辉笑笑,动了动脑袋,不知是点头还是摇头。

  正在这时,打扫卫生的阿姨已经打开门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的,是他快二十岁的儿子,不过,却是半个痴呆。只会怔怔的盯着人看,并不言语,据说是小时候发烧烧坏了脑子,只有小学生的智商。

  孙辉热情的走上去,露出熟练的笑容,道:「王阿姨这么早啊。」被叫做王阿姨的中年妇女对着孙辉也毫无戒备的笑笑,说道:「他爸六点就出门和人接班去了,跑车的又不容易。我也不想把小宝一个人留在家里啊,刚好刚来一起帮忙。」小宝自然就是她那个痴傻的儿子,听到妈妈叫他的名字,咧开嘴对着众人笑了笑,却没比哭好看多少。

  龙华社区的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了。

  第三夜

  早上八点。

  赵静雅在闹钟响了三遍之后,终于从睡梦中惊醒。

  自己仿佛做了好长的一个美梦,似乎有些让人脸红心跳的内容,可是自己却怎么也记不清楚了。

  她摇了摇头,冲进厕所,抓起了紫色的牙刷开始洗漱。照了照镜子,自己也吓了一跳!

  明明昨天已经睡得很晚了,为什么黑眼圈看起来越来越严重了?

  真是奇怪。赵静雅只得擦了浓浓的粉,才走下楼去。

  「这么巧啊。」声音从一边想起。赵静雅扭过头去时,正是孙辉。

  「孙大哥早啊。」

  发现孙辉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看,赵静雅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孙哥,你看什么呢?」「小雅,你是不是熬夜了啊,黑眼圈那么重。」原来是这样。赵静雅叹气道:「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明明没有熬夜呀,可能是白天加班太晚了吧。孙哥你眼神不错哦。走啦。」「嗯,你昨天说的水管,我已经帮你弄好了,是有些脏东西堵在里面了。」赵静雅这才想起来昨天还委托男人帮自己疏通管道,只好连连道谢。

  「没事,快去上班吧,别迟到了。」

  孙辉微笑着站在原地,目送赵静雅走出公寓的大门,目光却紧盯着她快要裂开的紧身皮裤下裹着的不断扭动得挺翘丰臀。

  晚上七点五十。

  接班的赵大爷早早拿了壶茶坐在了管理室,自己也乐得清闲,早些下班了。

  只不过孙辉没有回到业主给自己准备的单人的地下室,而是又一次站在了502的门前,确定周围没人后,打开了大门后关上,快步走到了窗边,盯着楼下。

  七点五十五。

  八点。

  八点一刻。

  八点半。

  搬来三个月从未晚归的赵静雅,今天却迟迟没有下班回家。孙辉的心里不由得有些着急。

  难道今晚不回来了?再等等吧。

  终于,到了九点一刻,赵静雅的倩影出现在了孙辉的眼前。

  一瞬间,蓬勃的欲望和邪恶的念头,宛如春笋冲破土地般,在自己一秒前还平静的内心世界里炸裂开来。

  就像是熟练地体操运动员,孙辉一个箭步,双腿一蹬半个身子就已经到了床底,再一缩腿,整个人就完美无缺的融入了床下。长长的被单楼下的阴影,将床下的世界藏得乾乾净净。

  「啪。」是赵静雅打开客厅灯的声音。她没有像平常一样打开音响,而是脚步有些踉跄的走向冰箱,拿出了一瓶柚子茶。

  孙辉在床下安静的世界仔细聆听,仔细分辨着气味,得出一个结论:赵静雅喝酒了。

  接着她还是打电话,好像电话那头是自己的男朋友。

  「你真的明天回来么?」

  「今天我已经忍不住和小丽出去happy了。」「半年不见,想没想我啊。」「我新租的房子地址你没弄丢吧?明天我下班还是很晚哦。」原来她已经有男朋友了。床下的孙辉蓦地有些心酸。想着他粉嫩的蓓蕾和肉蛤,不想已经有人开发过不知几遍了。

  想着想着,床上人的电话已经挂了。再接着,传来了稳定的呼吸声。

  依旧是小心翼翼的从床板夹边拿出镜子,塑胶袋,和口罩。

  最后一晚了,孙辉心里默念道。

  这一晚,孙辉用尽了所有能想到的姿势。不敢把赵静雅的阴唇搞得过于红肿,于是在她的柔软的红唇贝齿边,肉感十足的乳房沟壑中,甚至是有些鲜嫩粉红的雏菊上,都留下了白浊的精液。

  直到孙辉握着那双粉嫩瓷白的玉足,在自己怒目横张的龟头上狠狠地套弄了几十下,自己在快感的巅峰抽搐良久,却再也射不出一点东西的时候,孙辉才抱起赵静雅到了浴室。

  今天在他身上留下了太多的痕迹了,是该给她洗洗了,孙辉心想。

  第四夜

  晚上八点。

  鬼使神差的,孙辉心里说着不能,却不由自主的来到了502的窗边,静静地看着楼下。

  果然,没过多久,高挑的赵静雅挽着一个男人的手走进了公寓,两人紧紧的依偎在一起,赵静雅淡紫色长卷发飘散在那个男人的胸前,肩膀上。

  孙辉只觉得有些失神,转身走向床底。

  这一夜,孙辉只是静静地待在床底,听着久别的两人激烈酣战的声音。男人显然比自己还要生猛,伴随着自己从未听到过的赵静雅身嘶力竭的叫床声,感到自己的下体快要爆炸。

  薄薄的床板承受着两人疯狂的运动,不住的抖动,蓦地,那个床板夹层中的袋子,居然滴出了一滴液体,正滴在自己的鼻孔下。

  那是自己托人买的高纯度乙醚!

  霎时间脑袋已经天旋地转了起来。孙辉咬咬舌头,腥甜的味道充满了整个口腔,他慢慢挪动脚步,忍受着莫大的睡意,四肢并用,艰难的从床下爬出。

  还在床上两人激战正酣,啪啪啪的淫声浪语听起来好遥远。在一片黑暗中,并没有注意到孙辉正在拼了命的爬出卧室。

  到了客厅,孙会感觉舌头都快要被自己咬断,摇摇晃晃走到了门前,却发现门已经锁上了。手上使不出一丝力气,下一瞬间,孙辉再也支援不住,眼前一黑。

  早上八点。

  一夜奋战的赵静雅却意外地感觉到精神很好,看着眼前还在熟睡的男人,她走进卫生间,打开热水器还是烧水。

  在一帘之隔的浴缸里,孙辉紧张的蜷缩在一起。他只比赵静雅早醒来两分钟,昨晚实在无力开门,硬支撑着倒在了卫生间的浴缸中,今早直到现在才醒来。

  正要出去时,就听见了门外的响动,只好又躲在里面。

  孙辉静静地听着卧室里的动静,直到确定赵静雅又到了床上,才蹑手蹑脚的走出卫生间。

  孙辉弓着腰,屏着呼吸,一步一步,走到了门边。

  突然卧室里传来说话声,男人也醒了过来!

  孙辉无暇思考太多,用力握住了门把手,轻轻地扭动,一点一点,慢慢的拉开了门,将脚移出门外,那另一只手抬住门把,轻轻地合上了门。

  该死!刚轻轻关上房门,对门的房门却突然打开了,已经有人探出来半个身子。

  孙辉僵立当场,只得转身敲响502的门。

  怎么了?背后传来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孙辉转过去,看到一个中年的胖子,梳着整齐的中分,拎着公事包,好像是一个在政府上班的公务员。

  「哦,我听同事说有陌生人昨天很晚进了这栋楼。按照要求,得登记或者居住民口头告知我们,可昨天老赵头打牌去了,没有记录。所以我来看看。」「切。」中年男人毫不留情的当面说道,「你这不是狗拿耗子么。人想带谁回来过夜你管得着么?大早上敲人家的门。」中年男人自顾自的走了,嘴上还唠叨着,「不就是个保安嘛。」「我不是保安,是公寓管理员。」孙辉在心里道。

  看着502没人回应,孙辉扭头正要走时,门却开了。

  门口站着一个和自己身高相仿的男人,可是对面棱角分明的曲线和精致的面庞还是让自己不由得矮了一截。

  「我是这栋的管理员孙辉。你是新来的住户吧,按照要求要麻烦您登记一下。」「这么早啊,没问题。」男人独特的淡淡的烟熏嗓,仿佛自带着某种高贵的气息。

  孙辉失魂落魄的回到地下室,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

  回想着他和男人的谈话。

  外表俊朗,高贵而神秘的国际刑警,邂逅了都市白领,居然可以有缠绵几年的爱情。像都市童话一样般浪漫。

  地上与地下,住户与管理员,天堂与地狱,居然都在这栋大楼里,只隔着短短的一层土地。

  孙辉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望着望着,沮丧的脸色渐渐消失了,眼角慢慢张开,嘴角慢慢上扬,在这地下斗室里,他又恢复了那个君临天下般的气势。他拿起手机,编辑出一条短信:小骚货,今天你穿的包臀短裙真性感,我看见你就硬了。

  第五夜

  孙辉下午交班的时候,罕见的碰见了没去上班的赵静雅和她的男朋友。

  让他欣喜的是,两人并不像昨天刚来的时候亲密的走在一起,而是跟着几步的距离,二人面色都不善。

  孙辉上前去打招呼,赵静雅只得挤出一个难看的笑容。

  于是,仿佛着了魔一般,孙会偷偷的跟上了五楼,将耳朵放在了门口。

  两人的争吵声并不大,刚刚好可以听清楚。

  赵静雅的刻意压低的声音却带着某种歇斯底里,「你为什么不相信我?」「我相信你。可是事实拜在这里,我离开了半年,可你却有了两个月身孕。

  我是员警,我要相信证据。」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背着你偷人了?」赵静雅的声音终于激烈了起来。

  「不不不,静雅,我相信你。你是不是遭遇了一些事情,我是员警啊,你要对我讲实话。」「韩磊!我天天下班就往回跑,连外面都没有去玩过几次。我能遭遇什么事情?」门外的孙辉带着满足的笑悄悄退去,原来自己的爱情,已经有了结晶啊。

  午夜十二点。

  孙辉看着床上两个深度昏迷的人,静静地站着。

  然后他脱掉外套和长裤,叠放整齐,摆在床头柜上。就着两人中间横躺了下去。

  不理会身侧的男人,他紧紧地抱着赵静雅,女人的发香混合着温暖的体温,在这个寒夜里深深融化着冰冷的自己。

  这个女人肚子里有了自己的孩子。他想。

  第六夜

  下午六点。

  孙辉百无聊赖的在自己的地下室里看着小说,想着上完了半月的白班,要开始上夜班。失去的不仅是晚上的睡眠,还有暂时不能进行那个让自己兴奋的秘密。

  「咚咚咚。」

  罕见的,有人拜访自己的地下室。

  孙辉扔掉书,边想着会是谁,边打开了门,就看一张俊朗的脸。

  「孙大哥,我们前天早上见过的。我们的龙头又堵住了,小雅说上次是你帮忙修好的,我就问了下你的地方,看看你这次能不能再帮帮忙。」「好的,」孙辉满脸堆笑,「我去拿我的工具包。」终于有一次正大光明的到了502,孙辉感受着阳光从落地窗照进来的明媚。

  「你女朋友不在么?」

  「小雅去上班了。孙大哥,这边。」

  等到孙辉意识到眼前这个高大英俊的男人并没有将自己领到厨房而是卧室的时候,孙辉的心里咯噔一下。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医用口罩和硬塑胶袋,以及一个小小的镜子,他们本来应该在床板下夹缝中挂着的薄袋子里的。

  孙辉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完了的时候,一拳已经到了自己的脸上。接着他的脑袋便被撞在了墙上,眼前一黑,紧接着剧痛从头上传来。然后他右手被反扣在身后,被人拿膝盖顶住脊椎,摁倒在床上,正好碰碎了那面小巧的镜子。典型的员警抓犯人的手段。

  「别对一个员警撒谎。什么时候开始的?」

  「三个月前。」

  「混蛋!」身后的男人怒不可遏,孙辉觉得自己的右手快要断掉了。但不知为什么,真相暴露的他反而并不害怕,平静道:「是我陪着她,每个晚上。在那张双人床上。你不该留她一个人的。」随后左手捏到了某个硬东西,是镜子的碎片,孙辉奋力向后捅去,暂态身后的压力减小了。他转过身来,正看见那个男人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自己大动脉上插着的玻璃,软软的倒了下去。

  孙辉一个箭步,紧紧地拖住了男人的脖子,玻璃插入的地方传来有力地跳动,孙辉紧紧地捂着他的脖子,一路拖动,直到了卫生间,把他头朝下扔在了浴缸中,才松开了手。

  孙辉放开了浴缸中的水,洗乾净手,回到客厅。拿上自己的东西,缓缓退出房间。

  第七夜

  员警淩晨时分才到。

  孙辉看着哭成泪人的赵静雅,有些心疼她梨花带雨的模样。赵静雅前天和她男友闹了矛盾,去朋友家玩到很晚才回来,没想到回家就看见了如此场景,到现在还没有缓过来。

  员警惯例盘问了每一个人,盘问孙辉的是一个看起来没毕业多久的员警,似乎比赵静雅还要年轻。

  「昨天是你值夜班?」

  「是,」孙辉依旧是满脸职业化的笑容。「这一轮是我上夜班,昨天第一天。」「有没有可疑的人进出公寓呢?」「就我观察,没有。而且大门口有监控。你们警方可以看看。」「我们会的。」「据你所知,她和男友关系怎么样?」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孙辉笑笑,「不过她男友好像刚从外地回来,刚回来我就见过他们吵架。」「恩,」女警点了点头。递给他一张名片,「要是还想起什么,记得打给我。」吕薇,孙辉看着名片,喃喃道。

  看着坐在屋子角落的赵静雅,孙辉几步走过去,拍拍她的肩膀:「父母没过来么?」「他们在老家,我还不想告诉他们。」赵静雅的眼睛红红的,本来早出晚回在这栋大楼里就不认识几个人的她,看见还算熟悉的孙辉,好不容易平复下来的情绪又有些失控起来。

  「怎么可能,韩磊他还是员警,怎么会被别人杀死。」说不了几句,就哽咽了起来。

  孙辉拿出一叠纸,正想安慰他几句,就听到赵静雅说:「不过我知道凶手是谁。」什么?孙辉一怔,失声道。

  「孙哥,你知道我问过你咱们楼附近有没有小混混么?」「记得,怎么了?」「我知道,一定是那个一直给我发骚扰短信的人,韩磊他一定是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才会被……」这样?「可是一个只敢给你发短信骚扰的人,怎么会大胆到杀人?」「我不知道。我已经给员警看了这些资讯了。」「哦?」孙辉有些惊奇,「员警怎么说?」「员警说那是一张没有身份资讯的电话卡。」孙辉松了一口气,不过赵静雅的下一句话却让他心情沉重了起来,「不过他们已经查到,发短信的地点,就在这栋楼里。」「你是说,杀人犯就在这栋楼里?」

  「员警说只要他一发短信,他们就能找到那个手机,确定是谁了。」地下室里,孙辉静静地看着已经关上并取出电池的手机。

  「嘭嘭嘭」响起了敲门声。

  几个月,只有韩磊来敲过自己的门,可他已经死了。

  孙辉把手机放入兜里,极不情愿的打开了门,门外是自己最不想见到的人,两个员警。

  「能说说为什么赵静雅家里有那么多你的痕迹吗?」男员警问道。

  「前几天他男朋友还没回来,她家里的水管堵住了,我帮她去修过。」「你不要紧张。」女员警笑笑,正是早上给他递名片的那个小女生。「这点赵静雅,已经给我们讲过了。」「那你们来?」

  「我们在监控上看见,每次来打扫卫生的那个阿姨,总是领着一个小夥子?」「那是他儿子。」孙辉答道,指了指自己的头,「这里有点问题,据说只有小学生的智力水准。」「他们不住这里么?」

  「不住,他们每天早上六点来打扫一遍卫生。不过他们在这里有一个小格子间,是专门放她的打扫工具的,王阿姨上班的时候,他儿子就在那个小格子间里。」孙辉一边说道,脑子一边飞速的运转,一个念头在自己心里乍现。

  「能带我们去看看么?」

  「好的,」孙辉答道,「不过你们得等等,我去仓库取钥匙。」「你没钥匙么?」「当然没有,」孙辉笑笑,「我只是管理员,全大楼只有一串钥匙,每户对应,放在仓库,除非特殊情况不能去拿的。」淩晨时分。

  警车的光芒闪烁在龙华公寓的社区广场上。当赵阿姨和他儿子被押上车的时候,孙辉从赵静雅的脸上读出了疑惑和吃惊。

  「赵阿姨的儿子,他不是只有小学生的智力水准么?」「小学生也分六年级和一年级。」孙辉微笑道,「何况那是他妈自己讲的,到底他智力水准怎样,还得员警去鉴定。」「我真的不敢相信,韩磊会被一个傻子杀死。」「那可是人赃并获呢。员警在他们的休息间搜出的手机发出的短信,你不是收到了么?」「也是。」赵静雅看着孙辉,第一次认真打量这个男人,「孙哥,我住这里的几个月,多谢你的照顾了。我估计不久就要走了。」「哦,回老家么?」赵静雅点了点头。

  孙辉露出玩味的笑,「也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回去也好。离开这个伤心的城市,安心的在老家安定下来吧。祝你幸福。」四个月后。

  北方某小镇。赵静雅挺着大肚子,静静地站在窗边,看着路上的人来人往,任风吹着自己的脸颊,一时失身,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突然,手机响了,一条短信。

  赵静雅抓起手机划开萤幕,过了几秒,她就尖叫着扔掉了手机。

  上面写着:「小骚货,几月不见,好想念你肉腾腾的奶子。你一定要生一个比你还要淫荡的女儿啊,到时候我就回来和你相见的。」尾声吕薇走在回家的路上,喝了点酒,晕乎乎的,心里却很高兴。

  庆功宴上居然有自己的一功,这完全来自己刚毕业参加工作几个月就参与侦破了在这个城市中难得的杀人案,这让其他的同学都非常羡慕。

  美中不足的是,凶犯是个智商有问题的男人,虽然有物证提供被定了罪,可是却没有办法交代自己的犯罪过程。

  回到家洗漱一番,不胜酒力的吕薇眼皮越来越沉重,便倒头睡去了。

  她没有看见的是,一面小小的镜子,正一点一点的从床下探出。

  你呢?低下头看看,你的床下是否也藏着一个人?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