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小爸上山
小爸上山

暑假里,我回到小山村,每天躺在阴凉地儿看天空。

  「快上山,村长要抢咱家的果园!」我妈喊。

  我和妈屁滚尿流地跑上山,村长带着一堆人围着我爸。

  「大侄子,这块坡地是俺承包的。」我爸点头哈腰地跟村长说。

  「老叔,是你承包的不假,现在村里就他妈的要收回。」村长鼻子里喷出烟雾。

  「承包期还没到呢!」

  「收回,村上有用。」

  我爸磨叽了一大圈,最后无奈地说,「等上秋,我把果子卖了再收成不?」「不行,现在就收,别傻愣着,都他妈上去给我把树都砍了!」村长回头对带来的十几个狗腿子喊。

  「谁敢动!」我妈拿着砍刀喊,胸口起起伏伏,大奶子一动一动的。

  「妈的!你个老娘们叫唤啥。」一堆人就要往山上冲。

  「闭嘴!臭娘们!」我爸给了我妈一巴掌,扑通跪地上了,跟村长说:「大侄子!叔求你了!我的钱全搁在果树上了,现在收回,我血本无归啊!」哢哢,一阵闪光灯。

  「妈的!是谁!」村长回过头来骂。

  我从人堆里往外一瞅,却是我县里的同学,好像是下一届的,姓刘,大个儿,总看见他打篮球。他手里拿着相机,身上背着画板,边上停下一辆大摩托。

  「小子,把相片删了。」村长大声喝道。

  他把相机放进皮套里。

  「欺压百姓这事可挺新鲜。」

  「找死!」村长领着人围上去。

  「谁敢动我!小爷叫刘喜!你打听打听,我爸是刘县长!」他大喊,「我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爸扒了你的皮!」村长停住了,一时搞不清情况,一夥人骂骂咧咧地走了。

  「你是小龙吧。」他跟我说。

  「啊,那个,多亏你了。」我说。

  「上俺家吃点饭吧。」我妈和我爸凑过来。

  回到家,我妈整治了一桌子好菜,给刘喜倒上酒。我之前太紧张了,现在放松下来,喝了一杯白酒就迷糊了,趴下前听我妈骂了一句,「跟你爸一个熊样。」睡醒后,我妈说她已经和刘喜商量好了。刘喜是来画画的,在我家住几天,他白天上果园画画,顺便镇住村长,晚上住在我的房间,我搬回爸妈的房间,我爸晚上去果园看树。

  我爸担心果园的事,晚上早早吃过饭就上山了。我躺在床上睡得迷迷糊糊的,就听见我妈小声叫我,我没搭腔。

  悉悉索索一阵衣服响动,我妈悄悄的出门走进刘喜的屋子,我一阵好奇,悄悄的走到门边,从门缝里看过去。

  「我有丈夫和孩子,我不做对不起我丈夫的事。」我妈声音低低的。

  「下午你丈夫和孩子睡着时,咱们不是说好的嘛。让你用手。要人帮忙总要有点付出吧,你知道只有我才能镇住村长一夥。」刘喜不满的说道。

  「我没做过。」我妈说,脸都红了。

  「就像挤牛奶一样。」

  我妈红着脸问:「只要我用手给你弄,你就保护我们家,对吧?」「是的。只要你每天都弄到我射。」「那我怎么做?」

  刘喜笑了,露出一口白牙,「跪在我双腿之间,脱掉我的裤子。」我妈跪在刘喜双腿间,解开刘喜的腰带,拉下裤子。刘喜傻笑了两声。

  我妈好像不敢看,偏着头把手伸进刘喜的内裤,说:「你把胳膊拿走,挡住我了。」「那不是我的胳膊。」刘喜嘿嘿地笑着。

  我妈把刘喜的鸡巴拽出来,回过头来看一眼,惊叫,「像牛那么大!」刘喜踢掉内裤,露出整个鸡巴,就像小孩胳膊一样,黑黑的闪着光。

  刘喜问:「有没有你丈夫的大?」

  我妈没有回答,问:「怎么弄?我没做过。」

  「往手上吐点口水。」刘喜说,「然后攥住头儿。」我妈照着做了,开始搓动龟头,刘喜的鸡巴又胀大了一圈。

  刘喜呻吟了一声说:「现在往下。」

  我妈又往手上吐点唾沫,开始搓弄下面的肉棒,刘喜的鸡巴又大了一点。

  「像挤奶一样。」

  我妈抚弄刘喜的鸡巴,轻轻的揉搓,中间又往手上吐了两次口水。我妈停下手,「太烫了,手酸。」刘喜说:「加快速度。」

  「你丈夫的鸡巴不是这样吗?」刘喜问。

  「我不知道,从来没给他弄过。」

  「再快一点,快一点。」

  我妈上上下下捋着刘喜的大鸡巴,她叫到,「更大了!」「到了,啊!」刘喜呻吟着。

  刘喜的鸡巴从我妈手里跳出来,喷洒着,一波一波的,扫射着我妈的脸、头发和手,喷到我妈的衣服上,白浊的粘液粘得我妈满头满脸。我妈大叫一声,站起来。

  我赶紧溜回屋子,躺在床上心里砰砰直跳,太刺激了,看我妈给刘喜手淫让我直接射在裤衩里。

  听到厨房里一阵水声,我妈在洗脸洗衣服。

  我妈溜回到房间,轻轻的躺在我旁边,身上还隐约有一股青草味道。我妈在我身边翻滚着,轻轻地呻吟着。慢慢地我睡着了。

  早上,我爸回来了,大家开始吃饭。我偷偷观察着他俩,我妈有点魂不守舍的,时不时瞟刘喜一眼,迅速低下头,刘喜倒是看不出什么。

  我爸是个没有什么话的人,憋了半天,问刘喜:「那个,住着舒服吗?」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刘喜。叫同学,好像没把刘喜当回事,毕竟他现在还求着刘喜撑腰,平辈叫吧,还有点放不开,终究刘喜比我岁数还小一点。

  「挺好的,女人……」

  刘喜没叫我妈姨啊婶子什么的。

  「那个挺好的。」

  我妈的脸腾地一下红了。

  吃完饭,我爸躺在床上补觉,刘喜背着画板和相机上山画画,顺便帮我家看守果园。我妈要我陪着去,刘喜说那小身板能有什么用,没让。我就没去,在家写作业了。

  晚上,我妈溜进刘喜的屋子。刘喜赤裸着坐在床边,鸡巴勃起一半,在腿边一晃一晃的。我妈倒吸了一口冷气。

  刘喜躺在床上,让我妈跪在他脚边。刘喜问:「你手上拿着什么?」「我不喜欢往手上吐唾沫,就带了点蜂蜜,你在乎吗?」「随你便。」刘喜说。

  我妈打开蜂蜜罐子,往手上涂了点,探向刘喜的鸡巴,还没等抓住,刘喜的鸡巴一下子竖立起来,扑向我妈的脸。

  「啊」我妈轻呼了一声,开始抚弄着刘喜的鸡巴「昨天你弄了我一身,我好半天才洗乾净。」「我警告你了。」刘喜傻笑着说。

  我妈也笑了。今天她直接用两只手,合起来包裹着刘喜的鸡巴,飞快的上下搓动,蜂蜜起到了很好的润滑效果。刘喜也很享受,屁股一耸一耸的。

  今晚刘喜持续的时间很长,然后他叫到:「快到了!」我妈放开手,躲开,刘喜的鸡巴跳动了几下,没射。

  「别停啊!」刘喜叫。

  我妈坐在了床上,从侧面抓住他的鸡巴,又抚弄起来。

  这个角度很别扭,弄了半天,刘喜也没什么感觉。一把抓过我妈,把她放到脚下,「像原来那样弄。」我妈跪好,双手继续抚弄。这次刘喜很快,龟头好像要爆炸一样,刘喜直起腰,一把抓住我妈的脑袋,把我妈拉向他的鸡巴,鸡巴刚碰到我妈的嘴唇就爆发了。

  我妈莫名其妙的张开嘴,精液直接喷进去。然后第二波、第三波射在我妈的脸上。

  我妈一时情急,张嘴含住龟头,吞噬着接下来的精液。这时候我又射在裤衩里了,后来我一直怀疑自己早泄,直到交女朋友以后,有了第一次性经验。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我妈一直盯着刘喜,好像有点生气,好像又不完全是生气,刘喜表现得一切如常。

  吃完饭,刘喜帮着收拾餐具,我悄悄地跟贴在厨房门外。

  「你昨天不好。」我妈说。

  「哪里不好?」

  「你怎么能射我嘴里?」

  「我是避免弄脏你的衣服,这不是你要的嘛!」刘喜嘿嘿的傻笑。

  「我是不想弄脏衣服,可是也不想这样啊,再说也不管用,最后你还是弄脏了我的衣服。」「那么在你能吞下我精液之前,你应该光着。」「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光着身子。」我妈嗔怪道。

  「为什么呢?」

  「女人不能脱光衣服,在丈夫面前都不行。」

  「你的身材多棒啊,天生就是让男人发疯的。」刘喜说。

  我妈没再作声。

  晚上,我妈披着一件衬衫走进刘喜的屋子,「关灯!」我妈说道。

  「别关,开着灯你才能干活。」刘喜说。

  我妈犹豫了一下,然后脱下衣服,刘喜的张着嘴,狼一样的目光扫过我妈的脸、大腿、肚子,还有硕大的奶子。四十岁的人了,又奶过我,我妈的奶子当然有点下垂,乳头又肥又长,像两个小石头一样挺立着,胯骨宽宽的,屁股又肥又大,双腿间一片阴影。刘喜的鸡巴腾的立起来。

  看着刘喜的表情,我妈好像有点小骄傲,她跪下,抓住刘喜的鸡巴开始抚弄。

  没有一会儿,刘喜说:「我快了,你快含住。」我看了看刘喜的龟头,根本没有爆发的样子,可是我妈还是张开嘴,含上去。

  「舔它。」刘喜指导我妈。

  我看见我妈的嘴一动一动的,脑袋也前后摆动。

  不一会儿,刘喜又爆发了,我妈睁大了眼睛,用力往下吞咽,精液从她嘴角冒出来,我妈张开嘴,大口地喘气,刘喜又射出一波,我妈又低头含住,在起身之前,我妈把刘喜的鸡巴舔得乾乾净净。

  这次真的没有弄脏衣服,因为我妈什么都没穿!我妈低着头说:「我叫玉霞。」刘喜嘿嘿的怪笑两声,说:「玉霞,你真棒,真的。」我赶紧溜了。

  第三天一切如常。

  傍晚,我妈正在做饭,村长的两个狗腿子骂骂咧咧地闯进来,把我爸吵醒了。

  他们指着我爸的鼻子骂,要我们让出果园,不然弄死我们一家。我妈惊怕中切伤了手指。

  这时候,刘喜回来了,大喝一声,上去两拳打倒了一个,另一个没敢动手,扶起挨打的那个转身溜走了。

  我爸更担心果园了,匆匆吃了两口饼,跑到山上去看守。

  我妈流泪了,「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晚上,我妈跪在刘喜双腿之间,左手刚放到刘喜的鸡巴上,就嘶地叫了一声。

  「玉霞,怎么了?」刘喜问。

  「手切坏了,疼。」我妈怯怯地说。

  「那你给我口交,口交懂吗?就是含鸡巴。」

  「我不能做那个。」

  「你已经做过一半了,昨天你把我的鸡巴含进嘴里,还吞下我的精液。今天还这么做,对了,加上前后摆动脑袋。」「我不能欺骗我的丈夫。」

  「这算什么欺骗,玉霞,我又没操你,咱俩没上床。你只是给我报酬,每天晚上让我射出来。我这是在给你支招,不管你怎么弄,只要让我射就算。」刘喜又加了一句,「别忘了只有我才能保护你。」我的心跳起来,担心能不能看到一场好戏?

  我妈犹豫了一会儿,红红的嘴唇含裹住了刘喜的大龟头,抬头向上望去,等着刘喜进一步指导。

  「慢一点,玉霞。」刘喜说,「舔鸡巴头。」

  我妈的嘴巴蠕动着,一会儿,她吐出龟头,用舌尖刺激刘喜的马眼。刘喜呻吟了一声。

  「现在往下来,舔肉棒。」

  我妈用右手抓住肉棒的底部,脑袋上上下下地移动,舔去大肉棒上的蜂蜜,一直舔到刘喜的阴毛。

  「背面。」

  我妈用嘴巴抵住刘喜的鸡巴,右手又沾了一点蜂蜜,在肉棒底部细细的涂抹了一遍,然后举起刘喜半软不硬的肉棒,一路向下舔过去。

  「舔我的蛋蛋。」

  我妈将刘喜的鸡巴向上推了推,露出两个土豆一样巨大的蛋蛋,认真的舔了一遍。我妈的嘴又回到刘喜的龟头,一个龟头就占满了我妈的嘴巴,我妈向前摆动脑袋,突然吐出了龟头,大口地喘着气,大概龟头碰到喉咙了吧。

  「打开喉咙,放松,用鼻子喘气。」刘喜指导。

  我妈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又含住刘喜的龟头。刘喜的大鸡巴在我妈的嘴里消失。

  我妈闭上眼睛用力往下吞,一点一点地。我妈睁开眼睛,发现只吞下了四分之三。我妈用手抓住刘喜的根部,头慢慢地前后摆动,吐出来一点,又吞进。

  刘喜黝黑的大鸡巴在我妈的嘴里进进出出。忽然刘喜直起腰,抱住我妈的脑袋,屁股一耸,这混蛋居然射在我妈的食道里。

  我妈呜呜地叫了几声,等刘喜射完,把嘴角流出的精液抹进嘴里,又抓着刘喜的大鸡巴,上上下下地舔舐乾净。

  「玉霞,你含肉棒的本事真好,就像你做的饭那么棒。我找老婆就得像你这样。」我妈脸红了,好像下决心书一样说:「下次,我要把整个肉棒都含进嘴里,这样一滴都不会撒。」我以为我妈要回来了,就溜回屋子,却听见一阵水声,大着胆子跑到厨房边一看,我妈背对着厨房门,在清洗下身。给刘喜舔肉棒的时候,我妈把自己的下身弄得湿漉漉的。

  第二天天蒙蒙亮,我听见一阵响动,回头一看,我妈光着身子蹑手蹑脚走出屋子。我以为她出去撒尿,等了一会儿,看她没回来,就偷偷溜到刘喜的门前,正看见我妈手里抓着刘喜的大鸡巴从地上站起来。

  「玉霞,怎么了。」刘喜问。

  「膝盖疼,都青了。」我妈嘟着嘴,不知不觉的撒起娇来。

  刘喜说:「那你趴到我身上来。」

  「那怎么弄?床太短,我直不了身。」我妈说。

  「你倒着趴上来,咱俩头对着脚。」

  我妈爬上刘喜的床,刘喜托起我妈,把我妈倒着放在他的胸口,让我妈的脸对着他的鸡巴,而他看向我妈的阴部。

  我妈大概是害羞了,把头埋低,含住了刘喜的大鸡巴。

  刘喜对着我妈的小屄哈出热气,问:「哎,玉霞。」我妈鼻子嗯了一声。

  刘喜说:「我问你,你咋还光身子呢,昨天你把我射的都吞进去了。」我妈愣住了,半晌说:「我忘了,要不明天我穿上衣服?」然后又把头埋在刘喜的鸡巴上。

  刘喜说:「要是你能把它全含进去,我给你个大奖励。」我妈点点头,开始吞得很快,大概吞进去五六寸吧,然后我妈闭上眼,慢慢用力,一点一点的往下吞,她的鼻子尖碰到了刘喜的蛋蛋,真吞进去了!

  我妈慢慢的抬起头,鸡巴一点一点的从她嘴里长出来,骄傲的问:「奖励呢?」刘喜向上一抬头,嘴紧紧贴住我妈的屄。

  我妈大叫:「快停下!你在干嘛?」。

  「我在给你舔屄。」

  刘喜说,抓住我妈的大腿,又往我妈的屄上舔舐了几下,我妈紧紧闭上眼睛。

  「不舒服吗?」

  「真舒服,你这是干啥啊?」我妈说。

  刘喜:「我要让你也射出来。」

  我妈紧紧抓住刘喜的肉棒,「女人不会射的。」「玉霞,不试一下怎么知道呢?」刘喜说,「现在继续给我含。」我妈开始舔刘喜的大鸡巴,但是很难集中注意力,她的身体哆嗦着,屁股动来动去,不断的把小屄压到刘喜的嘴边。刘喜抓着我妈的大屁股,脑袋前后左右的晃动,可是我的角度看不见舌头的动作。

  突然,我妈含着刘喜的鸡巴,嘴里大叫了一声,趴在刘喜身上不动了。

  过了一会儿,我妈卖力的动起来,给刘喜含鸡巴,刘喜继续舔我妈的小屄,直到我妈吞进刘喜的全部肉棒,刘喜鼻子哼哼着,胯顶起来,这时候我妈也一动不动,死狗一样趴在刘喜身上。

  过了一会,刘喜拍拍我妈的大白屁股,说:「玉霞,好不好?」我妈还是一动不动。

  刘喜把手指插进我妈的屄,慢慢地探索着。我妈哼哼唧唧的叫着,刘喜拍了两下我妈的屁股,说:「做饭吧,我饿了。」我妈不情愿地爬下来,脸上一片绯红,眼睛像滴出水来。我赶紧溜走。

  晚上,我妈又一次溜进刘喜的屋子,还是没穿衣服,刘喜也没问。

  「玉霞,你怎么来了?早上已经报答我了。」

  我妈低着头,手挡住大奶子,说:「我想再弄一次。」「给你舔屄?」「嗯。」

  刘喜让我妈躺在床上,他趴在床边,用手和舌头让我妈死过去三回。然后他坐在床头,我妈跪在他脚下,手里一下一下捋着他的鸡巴,魂不守舍的样子。

  「怎么了?玉霞。」

  「我在想把这个塞到屄里,是什么滋味?」

  「试一试?」

  「我不能这么干,永远不行。」

  「永远不行?」

  「永远不行。」

  下午,刘喜早早的回来了,说今天累了,让我或者我爸去替换他。我看看我爸在睡觉,说还是我去吧,虽然心里有点害怕。刚一出门,就被村长的几个狗腿子给堵住了,几个人一起搞我,把我按在地上揍,我哪里挨过这样的暴打,疼得大叫。

  我妈和刘喜冲出来,我妈吓哆嗦了,一个劲的拉着刘喜的手,说:「喜哥,救命啊!」刘喜大吼一声,上来打倒一个,踹飞一个,剩下的围住我们不敢动手。村长过来了,说:「小孩子,打啥架。」刘喜一把抓起我,一只胳膊抱住我妈,手环住我妈的大奶子,我妈的肥屁股紧紧贴着他的身子,他指着村长大喝:「别装好人!这娘俩是我刘喜的人,滚,我给你说,不要再打他家的主意。」村长点头哈腰:「喜哥,那个地,你看,村里真有大用。」「多大事,只要给我喜哥面子,去县里找我,有你们的好处。」「行,有喜哥这句话,地不收了。」这时候我爸从门口闪出来,点头哈腰的对村长说:「谢谢啊。」村长带着人走了。我爸又敬畏地看着刘喜,说:「多亏你了,那个,那帮玩意……」他还是不知道怎么称呼刘喜。

  刘喜扫都没扫我爸一眼,拥着我妈拽着我就往家走,我爸屁颠屁颠地在后面跟着。

  一进屋,我爸就吼我妈,「快整点好酒好菜,这是贵人啊!」刘喜放开我妈,白了他一眼,「喊什么?」对我妈说:「玉霞,先给孩子看看伤。」我脸上没伤,我妈脱了我的衣服,就肩膀和大腿上青了两块。我妈舒了口气。

  晚上喝酒的时候,我爸一个劲的说谢谢啊。刘喜要求一杯对一杯,我爸根本就不会喝,一杯白酒下去,就醉的不醒人事,我也装醉趴下了。

  我妈拉住刘喜的手,把他拉到那个房间,一件一件的往下脱自己的衣服,大奶子一晃一晃的。

  我妈脱掉刘喜的衣服,亲刘喜的胸膛,说:「你真棒,是个爷们。」刘喜低下头,嘴巴凑近我妈的脸,我妈没有躲开,刘喜第一次亲吻了我妈。

  我妈也张开嘴,刘喜的鸡巴立起来,慢慢地顶在我妈的肚子上。

  我妈叫:「好人,干我吧,为了你救了我的孩子,就这一次,干我吧。」刘喜嘿嘿笑着:「老子第一天就想干你了,不想惹你不高兴,一直忍着。你怎么补偿我?」我妈红着脸贴上去,「今天让你干个痛快,好人。」刘喜把我妈放在床上,分开大腿,把大鸡巴放在我妈的屄门,蹭来蹭去。我妈双眼望天,两个大奶子散落在胸口,乳头直立。

  刘喜用鸡巴一下一下摩擦我妈的屄门,我妈呻吟着,屁股耸动着。我妈抬起身子,看着刘喜的大鸡巴插入她的阴门,刘喜慢慢的沉下身,我妈叫道:「天哪,我丈夫从来没有插到这么深!」刘喜哈哈一笑,说:「早着呢,这才不到一半。」刘喜慢慢地向我妈的屄里插进去,我妈的屄水一点一点流出来,顺着她的屁股淌下来。我妈叫,「慢点,有点疼,你的鸡巴太大了。」刘喜说:「你难道不想尝尝干到底的滋味吗?」我妈呢喃地说:「当然想,可是疼啊!」刘喜舔了舔自己的手指,然后把手指放在我妈的屄上,画着圈。在刘喜的挑逗下,我妈很快的激动起来,哭叫起来:「啊啊啊……喜哥……啊啊啊……受不了了……啊啊啊……你慢点……啊啊啊……操死我了……操死我了……」我妈的屄水喷发出来,屁股向上一拱,又吃进去一截刘喜的大鸡巴,然后惨叫一声,瘫在床上,伴随着轻微的哼哼声。

  刘喜抓着我妈的大腿,慢慢地干我妈。我妈哼哼唧唧地,短短二十分钟内,又惨叫了两次,在「亲爹野汉」的哭叫声中,我妈攀上了一个又一个性欲的高峰。

  刘喜放开我妈大腿,趴在我妈身上,一手抓住我妈的大奶子,嘴对嘴亲着我妈,同时加快了速度,像打桩机一样,发出扑哧扑哧的声音。突然刘喜把我妈抱在怀里,屁股向前一耸,我妈的头埋在刘喜的胸口,发出凄厉的叫声,刘喜低沉的嘶吼,大腿紧紧抵住我妈的身子,保持这个姿势,射进我妈的身体。

  过了一会,两个人缓过气来,刘喜问:「好不好?」我妈趴在刘喜的胸口,噙着刘喜的乳头,含含糊糊地说:「好,我从来没有这么好过。」刘喜说:「咱俩再操一次?」

  我妈躺下来,说:「先在我身上趴一会儿,等会再操。」我在门外又射出来,却大气也不敢喘,蹲在地上盯着。

  那晚上,刘喜又操了我妈两次,一次是我妈趴在床上,刘喜从后面干的,刘喜往外拔出鸡巴的时候,我妈的屄肉都翻出来。还有一次我妈坐在刘喜的身上,前后晃动着大屁股,我看见我妈的屄被刘喜的大鸡巴塞得满满登登。后入式我妈高潮了两次,女上位高潮了一次,刘喜最后在我妈的身下射了,白色的精液从我妈的屄里流出来,淌到我妈的大腿和他的身上。

  我妈累得不行,把刘喜的鸡巴舔乾净以后,没有擦洗自己的下身,趴在刘喜的身边就睡了。我悄悄地溜回去。

  第二天天没亮,我妈回来了,踅摸着上床躺下,翻来覆去地睡得不踏实。

  天蒙蒙亮时,我爸醒了,用手扒拉我妈。我妈一个激灵,「干啥?」我爸说:「下边硬了,让我干一下。」「不行,儿子在旁边。」

  「睡呢,半大小子,睡觉沉。」

  我妈烦得不行,说:「那也不行。日子都这样了,你还有心弄这种事。」「咋,喜哥都说了,没事了!」「喜哥……」我妈迟疑着,反抗得更激烈了。

  我爸硬是骑在我妈身上,掐了我妈一把,我妈惨叫了一声。我不敢睁眼,听见床吱吱嘎嘎的响起来。

  我爸叫:「你把腿夹紧点,我的鸡巴怎么啥也碰不到啊。」我妈动也不动。

  这时候,咣当一声,门开了,刘喜探进头来,看了一眼。我爸吓得愣在那里,我妈扭头一看,脸都白了。

  刘喜说:「玉霞,做饭去,我饿了。」转头走了。

  我爸扑通一下从我妈身上倒下来。

  吃饭的时候,我妈低着头不敢看刘喜,我爸闪闪烁烁地想跟刘喜说什么。刘喜绷着脸,理都不理他。

  吃完饭,刘喜说:「我上山画画,中午让玉霞给我送饭。」我妈哆嗦了一下,脸红的像滴血一样,低下头不说话。我爸也哆嗦了一下,嘴嚅嗫了两下,啥也没说出来。

  中午我妈做好了饭,上山了。我爸在屋里坐立不安,吧唧吧唧地一个劲抽烟,熏得一屋子烟味。我烦得不行。

  天擦黑的时候,我妈背着画板和刘喜一起回来。我妈的衣服有点乱,脸红红的,刘喜的脸上看不出什么。

  我爸问:「咋这么晚?」

  我妈刚要开口,刘喜说:「给我当模特了。」

  说着,从我妈身上拿下画板,打开遮盖的画布。我的脸腾地一下,画布上拿铅笔画着一个裸体女人的背影,屁股肥肥大大的,女人半侧着身子,露出半个乳房,脸庞身体都很像我妈。

  我爸啊了一声。刘喜直直地看着我爸。我爸哆嗦着,脸上一片青白色。

  半天,刘喜说:「二燕儿,做饭去。」

  妈的,怎么回事?我妈把自己的小名都告诉刘喜了!我大姨叫大燕,我妈就叫二燕,小姨叫小燕,这个名字除了我妈她们家老邻居老同学之类的熟人,从来没有别人叫过。我爸叫我妈只会「哎,哎」的,连「玉霞」都不叫。

  我妈嗯了一声,转身走了。我爸一下子蹲在地上。

  我们晚饭吃得没滋没味的。刘喜不说话。我妈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我爸和我,偶尔偷眼看一下刘喜。我爸抽抽着脸,不时偷看刘喜和我妈,嘴嚅嗫着,终于也没说出来。

  晚上,刚躺下,我妈就爬起身开门。我爸激灵一下,直起腰来,「干啥?」「喜哥让我过去一下」我妈低低地说。

  「你敢!」

  「你真不让我去?」我妈的声音一下子高了八度,挑战一样看向我爸,「喜哥说了,你和你儿子是他保着。」我爸一下子不吭声了。

  我妈转身出门,咣的一下把门摔上。我爸缩在床头,像个小孩一样,嘤嘤地哭泣起来。我本来不想去看刘喜怎么操我妈的,可是听见我爸的哭声实在太烦,就又去了。

  刘喜把我妈压在身下,我妈放恣地大叫着:「喜哥啊,啊啊啊,老公啊,大鸡巴老公啊,操死我了。」刘喜操我妈的时候,把一根手指插进我妈的屁眼,双重夹攻下,我妈很快地高潮了,躺在床上喘着粗气。刘喜继续用手指挖弄我妈的屁眼,等我妈回过气来,才拿出手指,把龟头放上去。

  我妈抬头向下看,说:「别干我屁眼,你会把我撕碎的,你太大了。」说话间刘喜已经插进去了。

  我妈惨叫着,「生孩子也没这么疼啊,喜哥啊,饶了我吧。」刘喜把龟头插进去,就不再往里插,开始亲我妈,摸我妈的大奶子,刘喜一边亲,一边说:「让哥破了你的身子,你才永远是哥的女人。」我妈回吻着刘喜,眼泪簌簌的,说:「喜哥,饶了我吧,我是你的女人。你干我的屄干那么深,我丈夫根本没碰到过,还不算破了我的身子吗?」刘喜继续亲我妈,说:「哥全都要,放心,哥是为你好,一会儿你会美上天去。」我妈不再说话,只是亲吻刘喜。

  过了一会,我妈哼唧起来,刘喜这才把鸡巴全插进去,操起我妈来。一边操,一边用手指玩弄我妈的屄。我妈哭叫着:「干我,喜哥,啊啊啊,干我屁眼。」刘喜说:「过瘾吧。」我妈说:「我从来不知道女人干屁眼这么好,跟干我屄不一样,格外舒服。」刘喜嘿嘿地笑着说:「两个扁不如一个圆。」在我妈连哭带喊的叫声里,刘喜射进我妈的屁眼里,拔出鸡巴时,精液汩汩的流出来,我妈跪在地上舔乾净刘喜的鸡巴。

  刘喜抱着我妈上了床,喊了一嗓子,「小龙,进来瞅,以后学着点。」我妈锤了刘喜一下,说:「瞎说什么。」我吓得溜回去,原来他早就知道我在偷看了。进屋一看,我爸眼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我睡着了,不知道刘喜晚上有没有再操我妈。

  第二天早上,我妈九点多才起床,我们吃饭迟了。吃完饭,刘喜就拉着我妈上山了。我爸屁都没放一声。我悄悄地跟出去。

  刘喜搂着我妈的身子,故意在村子里走了一圈,村里人探头探脑地看,没人敢打招呼。村长凑乎过来,给刘喜上了根烟,点头哈腰地,「喜哥,咋样?」「好,这女人好的很。」刘喜拍拍我妈的屁股,「事儿办的不错。」我和我妈一下全明白了,是刘喜看上我妈了,才指使村长干的缺德事。我生气得喘不过气来,同时纳闷,既然是做好的圈套,说明刘喜早就认识我妈,可他是什么时候认识我妈的。

  我妈的脸红一阵白一阵,事已至此,她又能说什么,啐了村长一口,说,「走,喜哥。」拽着刘喜往山上走。

  刘喜嘿嘿笑着,跟村长点点头,从后边搂住我妈,手摸着她的奶子,我妈挣吧了两下没挣开,两个人偎依着上山了。

  我不敢再跟踪,一溜烟跑回家。

  刘喜又在我家住了几天,每天晚上抱着我妈操逼,操完屄后搂着我妈白白的身子睡觉,在屋子外面就能听见我妈的惨叫声。我爸躲在屋里唉声叹气。我看了我爸的熊样就有气,有两次偷看时故意把这屋的房门打开,让他听个清清楚楚。

  一天,他和我妈从山上回来,收拾好画板,跟我说:「到学校记得找我。」又抱着我妈亲了一会儿,摸了一会儿我妈的奶子,然后骑上大摩托。

  我妈追着跑出门去,刘喜说:「记着喜哥的话。」我妈流着泪,喊,「记着哩!」刘喜走后,村里人都上我家来看热闹。

  我妈走在路上,村上的阿贵(桂)、王胡、小D这些二流子们就用话撩拨我妈,「城里人的鸡巴大,爷们裤裆里也有。」他们不敢动手动脚,村长放话说,「玉霞那娘们是专门给喜哥操的,谁也不能动,动手砍手,动脚砍脚。」所以只是在言语上不乾不净的。以前在村里,还有人偷偷拍我妈的屁股,现在他们根本就不敢动一下。

  村里有两个女人还跟我妈来往,她们话里话外总是追问我妈和刘喜操屄这个事。其余的女人把我妈当成了黑眼蜂,当着我妈的面夹枪带棒地骂:「婊子、娼妇。」我妈让她们骂哭了几回,后来我妈横下一条心,破罐子破摔,公开承认是刘喜的女人,和她们对骂:「老娘屁股生得好,有人操,喜哥的大鸡巴比你男人的花生米要强一百倍,就你们那烂屁股,洗乾净了猪都不操!」那两个女人也让我妈骂走了。我妈的名声彻底臭了,可是以后再也没有女的来找我妈的麻烦,他们都去骂我爸。我觉得女人一但不要脸了,那就真的什么都不怕了。

  村长来找过我爸,把事儿都推到刘喜身上,说:「胳膊拗不过大腿……咱们还没出五服呢,老叔,我能吗?」我爸没敢说啥。

  我爸要揍我妈,我妈说:「你打,喜哥说了,别忘了你和你儿子,还有你的地,他能保你,就能收回去,你动我一下试试,想蹲笆篱子吃枪子吧。」我爸最终没有动手。

  有几个晚上,我爸要和我妈上床,我妈披头散发地和他打,不让他骑上身子。

  边哭边骂:「你卖老婆!现在我的身子就是喜哥的!」我爸呜呜的哭,可我妈到底没让他操一下。

  以前村里的同学都很尊敬我,毕竟我考上了城里的高中,而他们一辈子是泥腿子。现在他们都在背后笑我,还有两个混蛋当面问我:「你小爹多大岁数?鸡巴到底有多大?」我实在是呆不住了,看看马上开学了,就收拾收拾进城了。

  到学校第二天,刘喜找我。刘喜说:「跟爷走。」拽着我出了校门,把我领到河边的一栋楼。开了门,我一看是个二居室。

  刘喜说:「小屋你住。」

  我问为什么。

  刘喜说:「过两天你就知道了。」

  接着让我收拾屋子。我心里隐隐约约明白点什么,就打扫乾净房间,刘喜买来两张床,又买了点家俱,屋子能住人了。刘喜让我以后别住校,就住在这里,然后就走了。

  半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六,刘喜领着我妈来了。

  刘喜没理我,直接拉着我妈进大屋里干了一炮,我想走,刘喜说:「敢走打死你。」命令我站在门边看。

  我妈彻底放开了,「亲爹野汉」的胡叫着。

  我看见刘喜的大黑鸡巴在我妈的屄里吞吞吐吐着。刘喜还挪开角度,特地让我看清楚,他鸡巴往外拔的时候,我妈的屄肉跟着一翻一翻的,像公马操母马一样。刘喜操完我妈以后,让我给他拿烟拿水。

  我妈冲我喊:「不知道拿点纸啊!」舔乾净他的鸡巴以后,用纸擦自己的屄。

  晚上我妈张罗了一桌子菜,刘喜一边吃东西,一边把手伸进我妈的衣服里,摩挲着我妈,有时候胳膊一动,我妈就轻轻地叫一声。

  我这些天一直疑问刘喜到底怎么发现我妈的,像揣了个兔子,七上八下的,今天实在是忍不住了,就问:「喜哥,你是怎么认识我妈的?」刘喜横了我一眼,说:「叫小爸。」我吃吃艾艾地叫了声小爸,脸都红了,心里那个别扭,然而觉得非常刺激。

  他比我低一届啊,岁数比我小,现在居然成了我的小爸!我有一个比自己岁数小的小爸,因为他操了我妈!

  我妈脸红了,拧了刘喜一下。

  刘喜搬起她的脸,低头亲了一口,说:「春天里你妈来看你,你没送她。我正在操场上打球,把她撞倒了,我扶她起来,那奶子,那屁股,那脸蛋,那皮肉,老子当时就发誓要干她。这县城就没有喜哥办不成的事,我就打听出你是哪个村的……这就叫缘分啊。」我妈说,「孽缘。」

  刘喜一瞪眼,手一使劲,说:「什么缘?」

  我妈疼得一咧嘴,说:「好缘分,我天生就是喜哥的。」晚上他足足折腾了我妈一宿,我趴门边看了一会就去睡觉了。淩晨四点的时候我还听见我妈在叫床。

  第二天正好是周末,他早上九点才走,我妈在床上躺到中午才缓过精神起来吃饭。

  我问我妈以后咋办。我妈说房子和地都给了我爸,她就拿了两千块钱。她说刘喜让她以后就住这儿了,她跟着刘喜过。

  开学以后我要上晚自习,刘喜从来不上的,也没人敢管他。他晚上经常过来操我妈,每周还要过夜一两次。我一般是九点半回家,这个时候往往我妈和刘喜正在屋里弄到好处,也是我妈叫床声最大的时候。

  有时我开门进家的时候正碰到我妈大声叫,能把楼道里的声控灯都叫亮了。

  渐渐地,可能我们邻居觉察到了一丝异样,但是他们并没有往那方面想,有次我在楼下碰到邻居家的老太太,老太太很郑重地跟我说,要听我妈的话,好好读书,因为她这段时间有时候我不在家的时候,会听见我妈在屋里哭。

  我哭笑不得。因为我妈的叫床声和哭差不多。以前我一直以为她是被刘喜干的心里有委屈,觉得屈辱,所以一边被干得不由自主地叫床,一边又忍不住大哭。

  后来才慢慢明白,我妈天生叫床就是这样,连哭带喊的,就算不是强 奸,她也是这个叫法。

  刘喜弄了个相机,他干我妈,有时候来了兴致,就让我给他们照相,我妈屄的特写,他大鸡巴的特写,操我妈的屄,插我妈肛门,我妈给他舔鸡巴,精液从我妈的三个洞里流出来……最牛逼的一张是他俩手放开,刘喜只用鸡巴顶住我妈的屄,把我妈托起来。

  两三个月,我妈的肚子就大了起来。就是这样,刘喜还是没有放过她,我经常看见刘喜用后入式干她。我妈想把孩子打掉,刘喜让她留下来,我妈就依从了,毕竟是刘喜养活她和我。

  月份大了以后,我妈就用手和嘴给刘喜弄。这时我妈怀孕已经五个月了,乳头又黑又大,乳晕扩散到有小孩巴掌大,肚脐眼也鼓出来了。我妈用手抓着刘喜的大鸡巴给他打飞机,刘喜则一边享受着,一边抚摸着我妈的奶子和肚皮。

  高 三的时候,我妈生下了刘喜的孩子,我有了个弟弟,七斤重。刘喜只管操逼,不管照顾孩子。猜猜是谁一面复习一面伺候月子的?妈的,生不如死啊。

  满月以后,我妈想我姥姥了,刘喜开车拉着我和我妈回到山村一次。他和我妈抱着孩子满大街地走,村长升上了乡里的干部,屁颠屁颠地陪着。我爸没露面。

  生了我弟弟,我妈的奶子更大了,刘喜这个打篮球的一只手都握不住。我妈奶水好,我弟弟根本吃不完。刘喜就一边操我妈,一边喝她的奶。我拍的一张照片上,刘喜捏住我妈的乳头,奶水泚得满屏都是。还有一段视频,我妈自己捏着乳头,把奶水滴在刘喜的黑鸡巴上,然后自己舔乾净,接下来给刘喜深喉,最后刘喜射在我妈的胸脯上,奶水和精液混合在一起,我妈用手抹到自己嘴边。

  生完孩子以后,刘喜的鸡巴再插进去我妈的屄,两三下就可以插到底,并且屄肉仍然夹紧刘喜的大黑鸡巴。刘喜不用像以前一样磨磨蹭蹭的等着我妈适应了。

  刘喜说操起我妈来更舒服了,对我妈更满意了。

  我考上个三流大学。第二年,刘喜走艺体生,上了省城的体育学院。他把我妈也带到了省城,期间又和我妈操出个孩子,我又有了个妹妹。

  毕业以后,刘喜小爸把我办回了县里,在县环保局上班。这时候他爸已经是县委书记了,他进了县政府。

  县里官场上的人都知道刘喜和我妈那点事。传言这种东西像风一样没多久就消散了,没有人再关心。

  后来小爸找了个科局长的女儿结婚了。婚礼我参加了,女的长得有点像我妈,也是奶子大大的,屁股肥肥的,但是奶子没有我妈的大。

  小爸婚后每周都来和我妈睡一宿。他媳妇也不敢管,只是从来不和我妈见面。

  我平时是住环保局宿舍的,只有周末才回去。回家之后,俩孩子叫我哥,管刘喜叫爸。孩子大了点之后,小爸不像对我那么残忍,操我妈的时候知道避着孩子。

  一直到我妈五十多岁,刘喜小爸让我爸卖了果园和房子,搬到城里和我妈住。

  我爸不敢有什么不满意的,毕竟他收回了媳妇,还得了一套楼房。倒是我妈一直瞧不上我爸,总是拿话敲打他。

  刘喜有时候来了兴致,还会来我妈家一趟,让我带孩子出去,这回轮到我爸伺候我小爸和我妈操屄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