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血恋
血恋

我要跟大家说的这件事发生在多年以前,那时我毕业没多久,在一个杂志社工作。主要的工作就是写一些让人发酸爱情故事,或者人生寓言之类的。总之就是一些无关痛痒的东西,顶多能够让高中的女生唏嘘一下。

  有一次我跟一个哥们喝酒,那哥们是一个警察,喝道正酣的时候,他说几年前他办过一个案子,很有意思,是一个自杀的案子。如果我想写点什么东西的话,可以去了解一下。他让我去找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开一个画廊,叫刘安。

  我那哥们说完之后,我曾经好几次去那个画廊找这个女人,希望她能接受我的采访,把她的故事说给我听,但是几次都被她拒绝了。后来我放弃了,然后把我的电话留给了她,跟她说如果什么时候想把她的故事告诉我,就打电话给我。

  后来,我就把这件事情淡忘了。但是在半年多之后,我接到了这个女人的电话,她说她想把她的故事告诉我,如果方便的话就在她家里见面,于是我们就约定了时间。

  我跟刘安见面那天的天气很热,是一个下午,你只要在外面带上一会就会全身冒出汗来,我听说在这种天气下人们的性欲都很强。

  这个女人住的是一个很老的社区,住在这里的也大都是老人,所以这个社区看起来也都是死气沉沉,昏昏欲睡。

  按照她给我的地址,我找到了她的家。在她的家里我们对面而坐。刘安坐在一把老式木质的靠背椅上,在她的对面,我也坐着相同的椅子。在这之前,我从来没有仔细打量过这个女人。她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岁的样子,长发,很瘦,有些微黑。细细的眉毛,单眼皮,眼角有些皱纹,鼻子直挺,嘴唇很薄,涂着鲜红的口红,这个脸看起来精致,却也轮廓分明。那天她穿着白色的纯棉粗布背心,两支胳膊露在外面,她的手指细长,指甲涂得鲜红。她的下面穿着一条刚刚过膝的粗布蓝色裙子,双腿叠起来坐在椅子上,露出的小腿很性感。

  「我曾经想把这件事烂在我的肚子里,跟谁也不说,因为我太不想提起这件事情了,但是这些天我想了很多,事情已经过去这么多年了,如果我在不说,我可能都记不起来了,所以就算是对自己有一个交代吧,我把这件事情说给你听」刘安意味深长的说道。

  「徐磊的画都是从我这里卖出去的,我有一个书店和一个画廊。」这个女人点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同时用细长的手指向后拢了一下自己的长发。

  「有时候我也做他的模特,到后来他画完我之后就跟我做爱,他说只有这样他的艺术才完整」这个女人又吸了一根烟,开始说起了她跟徐磊的事情。

  我第一次见到徐磊的时候,大概在六年前,他刚刚从大学毕业。他来到我的店里,说他会画画,问我能不能卖他的画。我第一眼见到他的时候感觉他跟别的小 男 孩不一样,放荡中透着腼腆,我不知道这样说对不对,但是这是我的感觉。

  他的头发异常的浓密,打着卷,每一根都倔强的向上生长。他的五官看起来很粗犷,跟他的头发一样。本来我的店里不可能卖刚刚毕业学生的画的,但是当时我对这个年轻人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好感,所以就让他先画几张放在我这里试试。

  后来他的画在我这里卖的还不错,再后来我们就慢慢熟悉了。

  有时候没事的时候,他就会来在我这里坐坐。刚开始是一会,然后是一小时,慢慢的有时候会坐一下午。那时候我跟我的前夫离婚已经2年多了,他跟一个小姑娘跑了。我承认我当时对他有些好感,但只是好感,我感觉有这样一个弟弟陪我聊聊天,说说话挺好。

  直到有一天,一切都变了。那天他又在我这里呆了一个下午,关店的时候我对他说别走了,在我这里吃点饭吧。然后我们就在店里吃饭,那天我们喝了一点酒,都有些微醉。再后来我就开始诉说我的苦难经历,说男人如何如何的不靠谱,所有男人都是混蛋。那天我真的很激动,把这些年的压抑的感情全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然后我就抱着他哭,再然后我们就接吻了。

  我们开始飞快的脱衣服,他开始亲吻我的脖子。在这之前我已经有很久没有被男人碰过了,所以我异常的敏感。当他亲吻我的乳头的时候,我已经开始颤抖了,下面也湿的一塌糊涂。我长时间被压抑的欲望,一下子排山倒海的袭来。我迫切的希望他能用他的阴茎来满足我。我的手不由自主的抓住了他的阴茎,那一霎那我异常的兴奋,我感觉我的下面已经潮湿了。那时我已经受不了了,我坐到了桌子上,打开了我的双腿,把我湿淋淋的阴户对着他。

  「给我,快给我」我急切的说到。

  他靠近我,用他那直挺挺的阴茎对准了我的阴户,我用胳膊撑起了我的上身,坐在桌子上,看着他,急切的等待着他的插入。他插进来了,一下就插入了最深处。也许你不信,我高潮了,只那一下我就高潮了。我的阴道开始急速的收缩,我的双腿开始不住的颤抖。高潮的快感像千万只爬虫一样,从我的阴道爬出,急速的蔓延至我的全身,又汇集到了我的大脑。我紧紧的抱住了他,双腿死死的缠住了他的腰,我让他不要动,就这样放在里面不要动。我的胳膊死死的搂住了他的脖子,我发出不由自主的略带哭声的呻吟,我整个身子抱着他颤抖。我的身体好像干枯多年的小河,一下子被大量的河水冲进来,我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贪婪的吸收着快感的水分。就这样过了好一会,我的快感慢慢的退去了,我如释重负的松开了他,我慢慢的躺在了桌子上,不动了。

  然后他开始动了,不是很快,但是每一下都非常的深。他也很兴奋,他的阴茎异常的硬,好像铁棒一样,在我的阴道里面抽插。然后我的阴道里面又开始热了起来,他开始用一只手来抚摸的胸,用手指拨弄我的乳头。我的快感又开始聚集了,我的双手开始胡乱的抓桌子上的东西,把桌子上的书都丢到了地上。他的阴茎每插我一下,我的快感就每加一层,我知道我又要来了。

  「快点插我,用力」我又到了兴奋的顶点,双手死死的抓住桌子的两个边。

  他也快到了射精的边缘,开始飞快的插我,每一下都直抵我的阴道深处。快感的虫子又开始从我的阴道爬了出来,这次比刚才还要猛烈。我发出了略带哭声的嘶吼,高潮的快感如电流一样通过我的身体。最后他射精了,一股温暖的液体打在了我的阴道深处。我也达到了高潮的顶端,身体剧烈的抖动,双腿紧紧的并在了一起,我侧着身子在桌子上躺了好久,高潮的快感才从我的身体慢慢退去。

  那就是我们的第一次,我尝到了从来没有过的女人的滋味,这种感觉我跟我的前夫也没有过。这次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想再见到他,因为我不知道我怎么去面对他。那天之所以会发生那样的事情,是因为我心里的感情压抑的太久了,并且还喝了酒。就算他来我这里,我也是跟他保持着距离,有几次没有人的时候,他想亲吻我都被我拒绝了。虽然那次我得到了巨大的满足,有时候心里也非常的渴望能再来一次。但是我的理智告诉我不行,我大他好多岁,那时他25,我35。但是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最重要的原因是,我一直当他是弟弟,仅此而已。虽然我的身体非常的希望跟他做爱,但是我的感情上没有把他当成一个爱人。

  这样的关系我们大概保持了有三四个月吧。直到有一天他来到我这里,跟我说,他想给我画一幅画。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真的很喜欢我,每天脑子里面都想着我,所以他想给我画一幅画,这样他就能每天都见到我了。说实话,当时我真的感动了,但心里还是有些犹豫,可是最后我还是答应他明天下午去他那里。

  第二天的下午,我记得我穿了一件黑色的紧身体恤,下面穿着一条及膝的白色纱裙,腿上穿着一双肉色的丝袜,脚上蹬着一双灰色的高跟鞋,头发用发带扎了一个马尾,看起来清爽干练。

  收拾妥当之后,我去了他的画室兼宿舍,是一个小院子里的平房。这是我第一次到他的住所,整个屋子看起来有些乱,但是却很干净,给人很舒服的感觉。

  他见到我之后非常的高兴,像个孩子一样,我们聊了一会之后,他开始给我画画。

  我们一边画画一边聊天,就像我们现在这样,我们彼此对着坐着。我记着那时快到秋天了,天气不是很热,下午的阳光懒洋洋的洒在整间屋子里,反倒让我觉得这个屋子里很温暖。这也可能是我的错觉,我的回忆可能有些偏差,因为在我的记忆里,那天下午我的心里一直很温暖。我们那天聊了很多,有时候还会开一些男女之间的玩笑。有时候我不好意思了,还会用脚去踢他,他却不躲,反倒用手抓住了我的脚,我有些怒气的叫他放开,他不放,却用嘴亲吻我的脚背,我很痒,笑着挣脱开他。那时候我身体里的性欲又开始慢慢的爬了出来,但是理智却跟它说,不行,快回去,但是我已经感觉到我下面的潮湿了。那天我们整个下午都在一起,但是我却感觉时间过得飞快。终于在傍晚的时候,他画完了。

  不得不说,画布上的我真的很漂亮,我心里非常的温暖,微笑着看着画布上的我。但是他却没有看画,而是痴痴的看着我。我知道他要干什么了,我想起身离开,但是他却一把抱住了我,我想挣扎,但是却挣脱不开。他的嘴过来吻我,我挣扎着往后推,直到我的身体靠在了墙上,再也退不了了。他把我死死的按在墙上,我想挣扎,但是身体里面的性欲又爬了出来。它对我说,是的,就这样,跟他上床吧,你还记得上次的快感吗?最终性欲的渴望还是淹没了我的理智,我放弃了挣扎。我张开了我的双唇,热烈的回应着他的吻。他的手已经伸进了我的T恤里面,抚摸着我的胸,我把手伸到后面,解开了我的胸罩,他的手指开始抚摸我的乳头,我开始不由自主的呻吟。他把我的T恤和胸罩一起扒到了上面,低下头用嘴亲吻我的乳头。我的下面已经非常的湿了,更要命的是,他一只手已经顺着我的大腿向上抚摸,已经开始隔着我的黑色内裤抚摸我的阴户了。在乳头和阴户的双重刺激下,我呼吸越来越急促,阴道里面流出的水越来越多。这时他把手伸进了我的内裤里面,我内心的渴望越来越强烈。我把我的T恤拽上来,用嘴咬住,然后打开了我的双腿,身体靠着墙,双手扶着他的肩头等待着。他的手指插进来了。我的牙齿紧紧的咬着我的T恤,头向上仰了起来,不知道是从鼻子里还是喉咙里发出了一声压抑的叫喊。然后他把头抬了起来,看着我,我也呼吸急促的看着他,我们就这样对视着。他手指开始动了,在我的阴道里面抽插,我发出了压抑的呻吟。他的手指抽动的越来越快,并且碰到了阴道上方最敏感的地方,我站不住了,双腿开始抖动,我双臂搂着他,头靠在他的肩头。最后我高潮了,我紧紧的搂住他,两腿僵直的抖着,嘴里发出不规则的压抑的叫喊。

  过了一会我才放松下来,但是两腿还是站不住,我不好意思的靠在他肩上,跟他说我好舒服。他狡猾的笑了一下,把我整个抱起,然后把我放到床上。是一张老式的木质床,很硬,蓝格子的床单很干净,有洗衣粉的香味。他把我放到床上之后,就开始脱我的衣服,在那个时候我已经放下心里的负担了,所以也非常的配合。把我脱光之后,他就坐在床尾看着我,傻傻的看。

  「看什么看,不要再看了」我有些尴尬并且害羞的说到。

  「安姐,你真的好美」他有些傻的说到。

  之后他就开始亲吻我穿着丝袜的脚背,痒痒的,同时又有些异样的感觉,心里又很期待。我不好意思的闭起了眼睛,他开始向上亲吻我的小腿,我内心的欲望又开始升起来了。他的嘴一点点的向上,开始亲吻我的大腿,我已经发出舒服的呻吟了。终于他分开了我的双腿,我又害羞又期待,又有些无所适从。他的舌头在我的大腿内侧撩拨着我,我当时心里好紧张,同时又好兴奋。我的那里又开始湿了,湿的一塌糊涂,不知道他有没有看到,想到这我又觉得好羞愧。但是他没来得及让我多想,他的舌头已经开始亲吻我的阴户了,我的快感一下子又被提到了顶点。我的那里在之前从来没有被人亲过,包括的我的前夫。所以那种兴奋的快感一下又占据了我的大脑,他的舌头每在我的阴道口动一下,我的心里就有一波巨大的快感袭来。最后他的舌头开始专心的亲吻我的阴蒂,我真的已经承受不了这种快感了,我开始挣脱他。但是他的双手死死的按住了我的双腿,使我无法挣脱,我做了起来,希望他能停下来,但是这都没有用。他还在挑逗着我的阴蒂,我已经接近疯狂了,我大声的叫喊着,大声的喊着天啊。快感电流从我的阴道里传出来,在我的身体里面剧烈的流淌着。但是这种快感让我的阴道里面更加空虚,让我更加希望他能插入,这种感觉好像千万只蚂蚁在我的阴道里面爬动一样,钻心刺骨的痒,现在我唯一希望的就是他能用他的阴茎插我。

  「插我」我急促的喊道,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能够说出那样的话,但是我真的说出来了,我内心对于他阴茎的渴望已经淹没了我的一切。

  「插我,快!」我又喊道。

  听到我说完之后,他飞快的脱掉了他的裤子。阴茎直直的在他的下身挺立着,我已经失去了理智,用手急切的抓住了它,往我的阴户送去,我真的太渴望了。

  他插进来了,用尽全力,直达我的最深处,那种阴道充实的感觉真的无以伦比。

  然后他开始抽插了,我的下身几乎是不由自主的向上挺着,迎接着他的抽插。

  我当时一定很淫荡,但是我当时只希望他能插我,更加用力的插我。随着他速度加快和力量的加大,我又接近疯狂的边缘了,阴道下面的快感如潮水一般向我袭来。

  在我疯狂叫喊的伴随下,我的全身僵直,下身不停的抖动,我的高潮又来了。

  那天我到底来了几次高潮我也记不清了,只记得到最后我已经放下了所有的矜持。他仰面躺着,我骑在他的身上,我疯狂的扭动着,汗水已经浸湿了我的脸颊,几缕头发已经粘在了我的脸上。随着我的扭动,他的阴茎在我的阴道里面飞快的搅动着。最后他坐了起来,紧紧的抱着我,我的扭动更加猛烈了,我的身体好像已经失去了控制,我的脑子里只有阴道抽插的快感。在我疯狂的扭动当中,一股炽热的精液射到了我的阴道深处,我也再一次达到了高潮。我紧紧的抱着他,阴道剧烈的收缩着,阴道每收缩一次,我就禁不住呻吟一下。我真想时间就在这一次停住,让这种快感永远都不要消失。

  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家,我们做爱完之后就彼此相拥着睡了,那天晚上我睡得好沉,好香。

  自从那天之后,我们就经常在一起做爱,有时候是在书店或者画廊,有时候在他的家里。我们对此都乐此不疲,我承认在那段时间我的身体得到了巨大的满足,这是在我结婚的时候也不曾得到的。但是也仅仅是身体上的满足,徐磊不止一次的对我表达他的爱,我都没有接受。我对他只有喜欢,当一个弟弟的喜欢,仅此而已。但是我的身体却无法抗拒他给我的满足,所以从我的角度来说,徐磊只是一个能够满足我身体欲望的弟弟,并且我也需要身体的满足。

  「你一定认为我很淫荡,我有时候也这样认为,但是我真的无法摆脱徐磊给我的快感,给我的满足」刘安又点了一支烟,平静又淡然的说到。

  而徐磊对于我的身体却有着近乎偏执的迷恋,那时我们认识已经有一年多了。

  他说他喜欢我身体的一切,我的乳房,我的腿,我的手臂,甚至我眼角细微的皱纹。而自从那次之后,我身体的欲望也被他挖掘出来了,我们变换着不同的做爱方式。我经常到他那里去,脱光了衣服让他给我画画,然后我们就疯狂的做爱。

  有时候他会用干净的画笔挑拨我身体的每一个地方,当我下面湿淋淋的时候他就开始插我。还有时候我们彼此坐在床上,谁也不碰对方,彼此说着淫荡的话,让彼此兴奋的话,当我们都无比兴奋的时候,我们就做爱。有时候店里关门了,我就坐在椅子上,让他看着我手淫,他的阴茎被我挑拨的昂首挺胸的时候,他就开始插我。我们每一次做爱,我都能有很多次高潮。

  如果我们几天没有做爱,我内心就会无比的渴望,在没有跟他做爱之前我不会这样的,但是自从我们开始之后,我就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那个东西。记得有一次他去外地写生,大概要去一个月,在这期间他好像是故意的,竟然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而我碍于自己的面子,也没有打电话给他。第一周,我还没有什么感觉,第二周,我内心已经开始渴望了。第三周我来了例假,当例假结束之后,我对于他的渴望已经非常的强烈了,经常会在脑子里出现跟他做爱的画面。倘若要是在店里,想着想着我就会用力的夹紧双腿,然后下面就会慢慢的流出东西来,如果要是在夜里,我就干脆自己自慰,用手指来满足我空虚的阴道。到了第四周,对于我来说已经是煎熬了,我无时无刻不想着能跟他做爱,每时每刻我的内裤都是湿漉漉的。终于在第四周的一个中午,他打电话过来了。

  「喂,安姐,想我了吗?」他问道。

  「还好」我压抑内心的激动故作镇定的说到。

  「安姐,我回来了,在家里,我想死你了,你来我这吧」他有些狡猾的说到。

  「好的,我知道了」放下电话的那一刻,我的内心狂跳不止。

  我迅速的把店里安排了一下,然后几乎是跑着来到了大街上,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徐磊的家里。我坐在出租车的后排,在车上的时候我已经开始脸上发热了,双腿紧紧的夹着,一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情,我的下面就已经泛滥成灾了。从我的店里到徐磊家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但是我却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一样漫长,因为对于我来说,每一秒钟都是煎熬,我只希望徐磊的阴茎能够尽快的插入我。

  终于出租车停了下来,我迅速的给了钱,急切的来到了画室门前,然后深呼了几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一定不能让他看到这么急切的我。我平静下来之后,开始敲门,但是在他开门的一霎那,我的镇定就瞬间垮塌了。眼前的徐磊,下身赤裸,上身只穿了一个背心,最重要的是,他的阴茎直直的挺立着,好像只等着我的到来。

  「安姐,给你打完电话之后,它就一直这样」他苦笑着说道。

  我什么都没有说,拉着他来到了床边,急切的从裙子里脱掉了已经湿透了的内裤,然后背过身去,我穿着高跟鞋的双脚还在地上,而上身则整个趴在了床上。

  我已经急不可耐了,岔开了双腿,等着他的插入。看到这幅景象,他也等不及了,把那根已经等待好久的阴茎插了进来。

  「啊!」我抑制不住的叫了出来。

  这么多天的等待,这么多天的盼望,这么多天的饥渴。它终于又插进来了,久违的快感又开始袭来了。而他也可能期盼好久了,几乎没有多余的动作,有的只是在后面疯狂的抽插,他的双手死死的抓住我的腰,在后面用尽全力的抽插着。

  这个房间里面充斥着我几近叫喊的呻吟声,他急促的喘息声和身体用力撞击的啪啪声。这淫靡的声音,淫靡的画面还有抽插的快感一同刺激着我。没过多久我已经快要到达快感的顶峰了,我双手开始死死的抓着床单,一波波的快感使我不由自主的把脸埋在了抓乱的床单里面。但是那排山倒海的快感还是没有放过我,快感如海啸一样淹没了我,我高潮了。我上身僵直,发出了疯狂的嘶吼,双手几乎要把床单撕破,然后整个人突然无力的倒了下来,身体躺在床上发出不规则的颤抖。

  这波的高潮消退之后,他把我从床上翻了过来,让我躺在床边分开双腿,他依旧站在地下,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没有几下,刚刚退去的快感就又开始冲击着我,阴道里面的小虫子又开始多了起来。我又开始亢奋了,他的每一次有力的撞击都让我舒爽不已。但是就在我无比兴奋的时候,他竟然停了下来,把他的整个阴茎都拔了出来。一阵空虚的感觉充斥着我的阴道,我急切的向上挺着,希望他能继续的插入我。但是他却没有插进来,而是俯下身来,亲吻我的乳头,这样一来我阴道的空虚更为强烈了,我更加急切的挺起下身,希望他的插入。他却一边用两只手挑逗我的乳头,一边趴在我的耳边说:「安姐,这些天没有有想我」。

  我却没有说话,只是挺起的下身更为急切了。

  「快说,有没有想我」这说话的同时,他的阴茎突然间插了进来,在我的阴道里用力的插了两下,然后又拿了出来,我下身一阵快感袭来,然后更加空虚了。

  「有」我急切的说到。

  「有多想?」他又用力的插了我两下,然后又拿了出来,同时双手继续挑逗着我的乳头。

  「非常想」我已经被他挑逗的快要疯掉了。

  「非常想是多想?」同时他又给了我两下,然后又停下了。

  「一想到你我的下面就湿漉漉的,快给我」我喘息着说到。

  「你有想着我自慰吗」他趴在我耳边说。

  「有,我自慰时还喊着你的名字,快给我,我受不了了」我几乎是乞求着说到。

  听到这里,他飞快的把阴茎插了进来,在我的阴道里面疯狂的抽插了十多下,我几乎又要来高潮了。这时他又突然的停了下来,临近高潮的空虚,让我几近崩溃了。

  「喜欢我这样干你妈」他停下来说到。

  「啊……,喜欢」我一边呻吟,一遍从喉咙里压抑的说到。

  这时他又用力的给我我几下,然后停下来问我:「喜欢什么?」「呃……喜欢你干我」我急切的说。

  「用什么干你?」他问我,却还是不给我。

  「快给我吧,我受不了了」我乞求着说到。

  「快说,用什么干你,干你的那里?快说」说完这句话,他把他的头埋在了我的双腿之间,用舌头在我的阴户上挑逗着。本来我的阴道就无比的空虚,他这一舔,我就已经崩溃了,我已经开始丧失了我的理智了,我只想着他的阴茎能够插进来。

  「啊……,我不行了,快用你的大鸡吧干我,干死我我把,干我的屄,干我的骚屄,快点干我,我求你了」我他舌头的挑逗下,我几乎是喊着说出来的这些话。

  听到这些,他抬起身来,开始用阴茎在我的阴道里奋力的抽插。我的快感马上就回到了顶点。

  「爽吗?」他一边抽插,一边喘息着问我。

  「啊……,爽」我一边呻吟,一边叫喊着。

  「是不是又要来高潮了?」在我高潮的边缘,他抽插的速度更加快了,然后对我说道。

  「啊……,是,快……我又来了,我又来高潮了,啊……」在他的抽插下,我奋力的叫喊着,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不清了,同时下身一股汹涌的暖流袭来,我又高潮了,然后他滚烫的精液也射到了我的阴道里。

  真的太爽了,我筋疲力尽的躺在了床上,享受着高潮退去的余味。那次我在床上躺了好久,在这期间我的意识一直是模糊不清的,我也不知道我睡了没有,大概过了两个多小时我才清醒着从床上坐起来。看一看墙上的种,已经四点多了,我开始起身穿衣服,徐磊看见我起来之后,走过来,从后面抱着我,轻轻的在我耳边说到:「安姐,刚才舒服吗?你刚才真的好淫荡。」我被他说的脸色绯红,没有理他,挣脱开他之后继续穿衣服。穿好衣服之后,我准备离开,他让我留下跟他一起吃晚饭。我想也好,就没有走,留下来跟他一起做饭。

  在那个做完爱的下午,我们一起去街上买菜,一起洗菜,一起做菜。我们彼此开着玩笑,有时候他会过来吻我一下,我会温柔的迎接他,吻着吻着他的手就不安分起来,我就会笑着躲开,红着脸说他讨厌。临近天黑的时候,一桌丰盛的晚饭就做好了,我们还买了一瓶红酒,我们一边吃饭,一边聊天,一边喝酒。在恍惚中我甚至觉得有他这样一个爱人能够陪我一生也很好,我甚至开始怀疑我是不是已经爱上他了,但是另一个声音却对我说,不,她不是你想要找的人,你只是需要他的身体。就在这样纠结的心境当中,我跟他吃完了晚饭。那时大概已经八点多了,然后我们又开始了做爱。

  这次我平躺在他木质的床上,他把我的双手绑在了床头,然后用一块布蒙住了我的眼睛。他用嘴唇吻遍了我的全身,在我极度需要的时候,他插入进来,我很快就高潮了。然后他松开了我的双手,我给他口交,我们变换了不同的姿势做爱。我们疯狂无比,我的高潮一波接着一波,我也记不清了我来了几次高潮。最后我们都沉沉的睡了。

  这样的关系我们保持了将近两年多,在这期间,他有几次甚至提出过想跟我结婚,但是我都没有答应他,我非常坚定的拒绝了。从我的角度来说,我无法从心理上接纳他,我们有很大的差距,也是不现实的。他说他不在乎,但是我跟他说我在乎。我们也为这事情争吵过,也曾经很长时间不见面,但是每次他都会忍受不住跟我说对不起,跟我说道歉,他说他离不开我。他说就算不能跟我结婚,就这样在一起一辈子也好。我劝过他,如果见到好的姑娘就娶了她,但是他说他谁也不娶,他只喜欢我。我也想跟他彻底的断开过,但是我也办不到,虽然我不爱他,但是他却给了我的身体巨大的满足。

  我曾经也认为,我们这样的关系能够一直保持下去,但是我错了,因为在我的生命里,出现了另外一个人,一个男人。

  林峰,这个男人的名字叫林峰。我跟林峰的第一次见面也是在我的画廊里,他在我的画廊里转了一会,起初我没有注意到他。直到他在徐磊给我画的肖像前面站了很久,一直端详着。这时我才注意到他,大概一米八多的个子,一身咖啡色的户外装扮,平头,脸看起来不算帅,但是棱角确如刀刻一般,肤色黝黑,从半袖衬衫里露出的手臂展示着完美的肌肉线条。说实话,我的心突然被什么东西敲打了一下,就好像高中女孩子看到自己暗恋的男孩一样,我走过去,悄悄的站到了他的身后。过了好一会,他转过身来,问我这幅画多少钱。我笑着说,对不起,这幅画不卖,这时他才注意到我,然后又回过头去看了看画,突然明白什么了。

  「怪不得,原来真人也一样漂亮」他笑着说道。

  「谢谢」我的脸居然红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大年龄了,脸居然还会红,并且滚烫。

  然后他就在没有说什么,而是转而去看别的画,最后他选定了一张大幅的油画,由于他无法搬走,问我可不可以明天给他送到家里去,我说好,然后他留下电话离开了。在他选画的过程中,我的眼睛一刻也没有离开过她,我也觉得自己好笑,怎么可以这样。但是无法否认的一点就是,林峰的样子,跟我心里理想的男人一模一样,就好像是从我的心里走出来的似的。

  那天晚上,我去找了徐磊,到了他的画室我们就开始做爱,那天我非常的淫荡,我狂喊着让他插我,让他插我的烂屄。我在他的身下高潮了两次之后,我把他按在我的身下,我骑在他的身上,好像在草原上骑着一匹飞驰的快马。我头发散乱着,双手扶着他的胸口疯狂的扭动着我的身体。我身体的扭动已经达到了我的极限,下身抽插的快感几乎快要让我窒息了,在我疯狂的扭动下,徐磊射精了,而我也又一次达到了高潮,我仰起我的头,疯狂的叫喊着,阴道剧烈的收缩,双腿不由自主的夹紧。但是在我恍惚的高潮当中,我模糊看到的确是一张林峰的脸,一想到这我的阴道又开始了剧烈的收缩,我的双手紧紧的抓着徐磊的胸,指甲已经嵌到了肉里。

  然后我筋疲力尽的从徐磊的身上滚了下来,内心却感到一阵无比的空虚,我突然觉得这样的生活不是我想要的。虽然我的肉体得到了极大的满足,但是我的心却一直没有一个归宿,我突然有一种想要哭的感觉,但是我强忍着没有哭出来。

  「安姐,你今天有些不一样」徐磊说到。

  「哪有,只是今天特别想你」我敷衍着说道。

  然后我开始穿衣服,准备离开。

  「这么晚了,不要回去了」徐磊说到。

  「不了,我还是回去吧」我很坚决的说。

  「安姐,你怎么了」徐磊发现了我跟往常的不一样,疑惑的说到。

  「什么都没有,我回家还有一些事情」我穿好了衣服,在徐磊疑惑的眼光当中我离开了他的画室。

  我没有打车,而是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走着,晚上的风吹着我的身体,我有些冷,但是我却不管,反倒感觉这样更好,让我更加的清醒。我一边走,一边看着夜晚的人群从我的身边走过,街边的霓虹也一个个的被我丢在身后。我突然觉得在这个世界上我是这样的无助,这样的需要一个人来依靠。我流泪了,虽然没有声音,但是眼泪却顺着我的脸颊流了下来,后来我终于哭出了声音,我蹲了下来,在街边放生的哭了出来,我不在别人投来的异样的眼光,我只想哭个痛快。我记不得那晚我是怎么回家的了,但是我记得那晚我失眠了,后来天都快要亮了,我才迷迷糊糊的睡了。

  直到第二天的中午,我醒来。然后吃了午饭,收拾好了自己之后去了画廊。

  「安姐,昨天客人买的这幅画我一会给他送过去吧」店里的小妹对我说道。

  这时我突然想起来林峰的画还没有送过去,想到林峰,我心里有一阵异样的荡漾。

  「下午我送过去吧」我几乎不加思索的脱口而出。在这之前我几乎很少亲自去送画,但是这次却异常的迅速的说自己去。

  店里的小妹看我这样说,就再也没有说什么。

  当天下午,我带着画来到了林峰家的楼下,然后打电话给他。说我到他家楼下了,他很抱歉的说他现在不在家,让我等他一会,他马上就回来。大概过了十分钟,他回来了,远远的看到我,就跑了过来。对我连说抱歉,让我久等了,但是我没有一点的生气,反倒觉得很温暖。他家在四楼,于是我们一起抬着这幅画往楼上走,到了他家之后我已经是气喘吁吁了。在他家的客厅里我弯下腰喘着气,看到我这个样子,他连声说谢谢。然后给我到了一杯茶,让我坐下在沙发上来休息,他自己也倒了一杯擦坐在我对面的沙发上。

  我们开始了聊天,他真的很能聊天,他说他小时候的事情,说他上学的事情,本来我只是想坐下来休息一下就走,但是那天我却听他聊了很久。大多时间我只是看着他说话,自己不说。那天我知道了,他叫林峰,35岁,做茶叶生意的。

  后来我们越聊越多,知道他现在单身,之前有一个深爱的妻子,但是在他们结婚不到一年的时候就因为一场车祸离开了他,那时他30岁。说到这的时候,他有些伤感,虽然嘴上挂着笑,但是眼里却泛着泪光,我试图安慰他,他笑着说没事,还说很不好意思。这时我突然有一种想上去抱紧他的冲动,没有别的想法,只是觉得应该抱紧他。后来他也问了我的情况,我笑着跟他说,其实我们都一样,我也一个人,我的前夫离开我很多年了,了无音讯,不知死活,我没有对他说我跟徐磊的事情,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他苦笑着说,原来我们同命相连。我们就这样说了很长时间,在我起身要走的时候,他对我说:「我们这就算认识了,我们做个朋友吧?」

  我的心里泛起一阵温暖,笑着说:「好」

  在这之后的几天里我一直想给林峰打电话,但是拿起电话又不知道说什么,最后只得放弃,心里也一直期待着他能联系我,但是也他也一直没有。在这期间徐磊好几次都想跟我做爱,都被我用各种理由拒绝了,我已经开始从心里厌倦那种肉体上的刺激了,甚至开始厌恶了。就这样过了大概大半个月,我已经对林峰没有期待了,我跟自己说,他可能只是我生命里的一个小插曲。但是就在一个下午,他却打电话过来了。

  「你好,我是林峰,你还记得我吗?」电话那边说到。

  「我记得,当然记得,怎么想起打电话给我」我极力抑制自己内心的激动,回答道。

  「呵呵,那就好,今晚有时间吗,到我家吃个晚饭吧?」那边说到。

  「好,我晚点过去,晚上见」放下电话之后,我内心无比的激动,我自己甚至都能听到我自己的心跳声。

  在这之后的时间里我都是在恍惚中度过的,只希望墙上的时钟在走的快些,终于时间挨到了六点钟,我去了林峰家,在路上我的心还是狂跳不止,我自己都觉得自己好笑。

  「等一下,马上来了」在我敲过门之后,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然后我就看到一个高大的男人,穿着一件蓝色的围裙,甚是好笑。

  「你做一下,马上就好」然后他就又回到厨房了。

  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着在厨房里面忙活的林峰,我突然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这才是我需要的生活,这才是真实的生活。不一会,菜做好了,我们就一起吃饭,他真的做了一手好菜,那天我食欲大开,吃了很多。他却很少吃,只是看着我吃饭的样子笑。我假装生气的问他看什么,他却呵呵的笑,问我多久没有吃饭了,怎么饿成这样。我白了他一眼,说讨厌,他还是傻傻的笑。

  吃晚饭之后,我们就一起在沙发上喝茶,看电视。大概八点半左右了,我说很晚了,我走了,他说他送我。然后我们一起下了楼,一起往小区外面走,在到小区门口的时候,他站住了,我转身去看他,问他怎么了。

  「刘安,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是我们都是不小的人了,所以我觉得我应该说出来。我喜欢上你了,虽然现在我还不知道这是不是爱,但是至少现在我非常的喜欢你,你能否试着接受我」他非常认真的说到。

  「傻样,我才不稀罕你呢」我露出一个既害羞,又让他无法琢磨的笑。

  听我这样说,他站在那里却不知道说什么了,然后我在门口拦了一辆车,就在我要上车的时候,我回过头来对他说:「林峰,我其实也很喜欢你的」。

  然后我给他留下了一个甜美的微笑,上车了,在车窗里,我看到他站在那里,也露出了释然的微笑。在回家的路上我就一直笑,有时还会笑出声来,这让司机一路上都用疑惑的眼光看我。

  我和林峰恋爱了,一切都来的那么的突然,却又那么的自然。我们彼此都沉浸在热恋里面。但是我却一直都没跟他说徐磊的事情,我不知道应不应该跟他说,因为我跟徐磊不能算是恋爱,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跟他在一起,我的内心一直都是空的,我只是在肉体的得到了满足。并且,现在我对肉体也厌倦了,在我认识了林峰之后,我就在也没有跟徐磊发生过关系。徐磊不止一次的跟我要求过,但是我从来也没有答应过他,后来他感觉到了一些什么,我也没有跟他说,我只是说,已经厌倦了,希望我们不要再做那种事了,并且我也并不爱他。他却说他离不开我,他只想跟我在一起,那时我已经开始讨厌他的纠缠了。

  但是说到林峰,他却给了我充实的爱,阳光般的爱,自从认识了他,我的人生都不一样了,我知道这就是我需要的生活,这是一个我可以依靠的男人。我每天都生活在幸福里,这种幸福来的那么快,甚至有些不真实。

  我跟林峰的第一次是在他的家里,那时我们恋爱大概有三个月了。那天我们一起吃过晚饭,在客厅里看了一会电视,然后我要走了。他抓住了我的手,跟我说不要走,留下来陪他。我什么都没有,只是重新又坐了下来,我无法拒绝他,因为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甚至说如果不这样的话,那接下来的情节就不知道该怎么发展了。

  然后他靠过来吻我,温柔的吻我,他的舌头在我的嘴里轻柔的搅动着。同时他的手也开始不安分起来,伸进了我的衣服里面,温柔的抚摸着我的胸。我身体里面缓缓的升起一股暖流,我靠在他的耳边娇喘着,轻轻额抚摸着他的头发。

  「我们去床上吧?」我略带喘息的说到。

  我躺到了他柔软的大床之上,他解开了我衬衫的扣子,轻轻的亲吻着我的胸,他好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异常的小心,异常的温柔。我好像在做一场温柔的梦,温暖的,白色的梦,慢慢的我开始湿润了。

  「进来吧」我有些害羞的说到。

  然后他脱掉了了我们彼此的衣服,他的阴茎第一次暴露在我的面前,很大,面目狰狞,青筋暴露。我只看了一眼就不好意思的闭上了眼睛,害羞的等待着他。

  他慢慢饿分开了我的双腿,我还是没有睁开眼睛,并且更加含羞了。然后他慢慢的进来了,很慢,好像生怕弄疼我。我的阴道感觉一阵温暖的充实,然后他开始温柔的动了起来,每一下都异常的温柔,我闭着眼睛,略带微笑,还有一些细小的喘息和呻吟。我感觉我的身体在温柔的摇晃,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一点点的向上升,我的周围慢慢的出现了很多的气泡,一点点的聚集。就这样过了好一会,他趴到了我的身上,用手捧着我的脸。

  「你想快一点吗?」他温柔的看着我说到。

  「嗯」我有些不好意思,略带娇喘的侧过脸去,不敢与他对视。

  然后他直起了身体,开始加快速度,我身体里面开始略过一阵阵的暖流,我感觉我的身体越升越高,我周围的气泡越聚越多。我的喘息开始加快了,我的双手紧紧的抓着我的身下的枕头,我的眼睛还是紧闭着,我不敢去看他。他的动作越来越有力,那种带着幸福的快感流遍我的身体,我感觉我身边的气泡越来越多,最后多的实在无法承受了,它们一起在我的眼前爆炸,如烟花般爆炸,绚烂夺目。

  我高潮了,我把枕头从身下拽出来,紧紧的盖住了我的脸,我不想让他看到我高潮的样子。

  过了一小会,我把枕头拿了下来,不好意思的看着他,对他说道:「好舒服」。

  他却没有说话,又开始动了起来。

  「呃……」我紧咬着自己的嘴唇,压抑的叫了出来。

  他一边动,一边用双手捧着我脸,把嘴唇送过来,跟我激烈的接吻。他全身的肌肉棱角分明,他的阴茎如钢铁一般,我感觉他的阴茎无比的炽热,他的撞击让我直冲云端。我又要来了,我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胳膊,喘息急促的看着他。

  「我要来了,快……啊……」我看着他,同时颤抖着说到。

  他的速度又开始加快了,在做着最后的冲刺。我的牙齿几乎要把我的嘴唇咬破,我的大脑已经开始缺氧。最后在他钢铁般的冲击下,一股炙热的精液射到了我的深处。我也高潮了,我紧紧的抱着他,用尽全力,几乎想要把他揉进我的身体里面,并且在他的肩头留下了两排牙印。

  然后他从我的上面下来,我侧过身去,他从后面紧紧的抱着我。我觉得这个坚强的背弯就是我一生的依靠,我嘴上露出了无比甜蜜的微笑。后来我们都睡了,我睡的无比甜美,无比的安稳,纵使有多大的风浪都不会把我吵醒。

  那天之后,我就知道,这个男人就是我一生的爱人。这也促使我跟徐磊有一个了断,虽然我认识林峰之后,在也没有跟徐磊发生过关系,但是他的纠缠也让我筋疲力尽。

  在一个下午,我把徐磊约了出来。在一个咖啡馆,我把我跟林峰的事情完完全全的告诉了他。听完我的叙述之后,徐磊惊呆了,半响也没有说出话来,只是直直的看着我,我被他看的有些害怕,转过头去,躲避他的目光。

  「那我算什么」他突然用双拳锤了一下桌子,几乎站直了身体说到。

  「我一直都没有说过我爱你,不是吗?我们不肯能的,你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我承认之前我们的关系有我的错,但是我们都原谅彼此吧,也都放过彼此把?」我看着他,认真的说到。

  他突然被我说的哑口无言。

  「你还年轻,我们不可能的。不要在我这里浪费时间了,你还是我的那个弟弟,好不好?」我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爱怜的说到。

  「我不要」他甩开了我的手,愤怒的说到。然后站起身来,走出去了。

  我从咖啡店里看着窗外他离开的背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然后徐磊就在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没有一点音讯,我很高兴,认为他找到了新的生活,新的开始。

  而我跟林峰的爱情也越来越浓,我认为我是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林峰对我百般呵护,我感谢上天让我遇到了他。半年之后,我们开始讨论我们的婚事了,我们像新婚夫妇一样准备着我们的婚礼。

  然而就在我们婚礼的前一天,我接到了徐磊的电话。

  「安姐,听说你明天就要结婚了?」徐磊在那边说到。

  「是的,你应该祝我幸福」我说道。

  「嗯,祝你幸福,我今天能见你一面吗?」他说到。

  「不行,我现在很忙」

  「那好吧,明天我可以参加你的婚礼吗,我给你准备了一个礼物」徐磊说到。

  「好,明天准时来吧,我欢迎你」我没有多想,由于婚礼的准备已经让我手忙脚乱了,我随口说到,挂断了电话。

  第二天,我跟林峰的婚礼如期举行。我们的婚礼是在一个酒店的一楼举行的,楼上一共有十五层,全部是酒店的客房。在我们的仪式举行到一半的时候,外面开始乱了起来,人们开始往外涌去,然后就听到有人喊道:「死人了」。

  婚礼被迫停了下来,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我拖着婚纱往外面走去,我的心里狂跳,我害怕我看到的东西,我安慰自己这可能是恶作剧。我扒开了人群,里面的景象还是让我惊呆了,过了好久我才叫出声来。徐磊就躺在人群里,一动不动,血肉模糊。

  他是从酒店的顶楼的跳下来的,他在纵身跳下的那一刻,他在想着什么呢?

  他一定对我充满了怨恨,我没有想到他会这么极端。也许前一天我见了他,他就不会这样做。但是一切都晚了,我们一开始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错误。

  「后来你跟林峰怎么样了」我疑惑的问道。

  那天发生了那件事情之后,我们的婚礼也没有举行。后来我知道我已经经躲不过去了,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告诉了他。然后我们彼此都决定冷静一段时间,后来他过来找过我,说他还是爱着我,希望我们能够继续。但是我拒绝了,我那么爱他,我不知道我怎么去面对他,我不能接受自己。他曾经努力过,他说他不在乎,只要我们能重新开始。他是一个极好的男人,是上天赐给我的礼物,但是我自己过不去自己的坎,是我自己把事情搞砸了。

  说到这,真个女人眼神空洞的望着窗外,好像心被掏空了一般。

  「我的故事说完了,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得生活不是吗?」她突然转过脸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释然并且微笑的说到。

  「嗯,谢谢你把这些事情都告诉我」然后我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离开。

  等等,应该不是这样的,可能是我的记忆有些偏差,或许是我的潜意识里想把某些东西忘掉。也可能是事情过去好多年了,我自己也记不清了,反正这个故事的结尾不应该这样的。我曾经无数次的回想这个故事的结尾,但是这件事情在我的记忆里是一个死结。那我该怎么办呢?我应该对大家负责,既然都已经说了这么多了,本着负责的态度,那我就应该顺着记忆,把这个不确定的结尾也说出来。

  好,那我们接着上面的情节重新来过。

  「我的故事说完了,其实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还得生活不是吗?」这个叫刘安的女人突然转过脸来,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释然并且微笑的说到。

  「还有一个事情我要跟你说,但是请你不要笑我」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到。

  「好,你说」我说到。

  「怎么说呢?我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说这么多话了,跟你说了这么多之后,我又有点想那个了,我下面已经湿了,如果你愿意的话,能不能跟我做爱。」她说这些话的时候,非常的淡然,好像跟她没有半点关系一样。

  是的,这个女人就坐在我的面前。这个女人看起来大概三十多岁,不到四十岁的样子,长发,很瘦,有些微黑。细细的眉毛,单眼皮,眼角有些皱纹,鼻子直挺,嘴唇很薄,涂着鲜红的口红,这个脸看起来精致,却也轮廓分明。那天她穿着白色的纯棉粗布背心,两支胳膊露在外面,她的手指细长,指甲涂得鲜红。

  她的下面穿着一条刚刚过膝的粗布蓝色裙子,双腿叠起来坐在椅子上,露出的小腿很性感。我要把这个故事最开始的一段文字重新叙述一遍,好让大家有一个全面的了解。

  我没有回答,但是下面的那个不争气的东西却给了她明确的答案。她从椅子上下来,站到了我的面前,俯下身去,隔着裤子摸我的阴茎。然后她解开了我的裤带,把我的裤子和内裤一同脱了下来。她看着我昂起的阴茎,微笑着用手去抚摸它。然后她把内裤从裙子里脱了下来,她慢慢的骑到了我的腿上,她双手温柔的扶着我的阴茎,对准了她的阴道,慢慢的坐了下去。她轻轻的闭上了眼睛,轻声的叫了出来。他双手扶着我的肩膀,头向上扬起,慢慢的动,嘴角挂着微笑。

  她每下去一下,就温柔的叫一生,嘴角依然挂着让人无法捉摸的笑。她仿佛不是在做爱,而是在举行一个神圣的仪式。后来,她一边微笑,一边脱去了她的衬衫和胸罩。

  「吻我,吻我的乳头」她伏在我的肩头,轻声的说。

  然后我双手扶着她的腋下,开始亲吻她的乳头。在我嘴唇咬住她乳头的那一霎那,她发出了一声悠长的呻吟。然后她扭动的速度开始加快了,我怕她从我的腿上掉下来,扶住了她的臀部。她动的越来越快,长发随着她的运动也不停的左右摇摆。终于有一刻,她突然不动了,紧紧的抱着我的肩头,我感觉她的阴道像一个小嘴一样,一下下的吸着我的阴茎,过了大概5秒钟,她发出了一声长长的叫声。然后她从我的腿上下来了,温柔的看着我。

  「我们去卧室吧?」她拉着我的手说道。

  我跟她来到了卧室,她仰面躺在了床上,分开了双腿。

  「来吧,快上来,干我,用力的干我」她淫荡的说到。

  我被她这幅淫荡的画面刺激的兴奋极了,她的阴户就在我的眼前,张着鲜红的小嘴,她阴户细长,阴唇很薄,有些黑,但是里面确是鲜红一片。由于前面做爱的原因,上面湿淋淋的一片。我几乎是不假思索的插了上去,用尽我的全力抽插她。

  「对,就这样,好爽,用力,干死我」她说着极其淫荡的话。

  这跟她刚才做爱的表现,几乎判若两人,刚才她是温柔的,害羞的,如少女一般。现在在我身下的她几乎就是一个荡妇。她的身体不停的向上扭动,迎接着我的抽插,嘴里发出接近叫喊的呻吟。

  「啊……再用力,好爽,就这样,我受不了了,再快些,干死我吧」她语无伦次的叫喊着。

  我没有坚持多久,在我快要射精的那一刻,我死死的按住了她的腰,我用了最快的速度,死命的抽查她。在我射精的那一刻,她高潮了,她的上身使劲的左右摇摆,嘴里咬着她的一缕头发,双头张开,在空中胡乱的抓着,双腿在我的下身不停的颤抖。然后我从她的身上下来了,她马上侧过身去,把自己的身体缩成一团,双手紧紧的抓着床单,嘴里还在不停的呻吟,身体还在不规则的颤抖。

  过了好久,她平静下来了,转过身来害羞的看着我。

  「我是不是很淫荡?不要笑话我,我好久没有做爱了」她不还意思的说到。

  我不知道该说甚么,就什么都没有说,开始穿衣服,不一会她也穿好了衣服,然后我就准备离开了。

  「谢谢你」在我快要离开的时候,她淡然的对我说。

  「不用谢我,我应该谢谢你,把你的故事都说给我听」我笑着说到。

  「那好吧,再见,还是不要再见了,永远不见」她抱了一下我说到。

  我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开了。在她家的楼下,我向上看了看,她在窗口微笑的看着我,我也对她微笑,冲她挥挥手,转身走了。

  后来,有好几次我都想再去找她,但是我都没有去,我不知道这样做好不好,是不是轻视了她,也许她是对的,永远不见。但是每每我经过她的画廊的时候,都要忍不住向里面看一眼,期盼着能够看到她的身影。再后来,她的画廊也搬迁了,从此她就彻底的消失了。

  好了,这个故事说完了。我遵从我的记忆,全部说完了。我有时也会想,刘安是否重新开始了她的生活,但是我永远都不会知道答案。

  最后的最后我要说,刘安,希望你一切安好。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