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高潮
高潮

「高潮了?」面前的男人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眼睛里闪动着猥琐的光芒,男人的手里拿着一个方形的小盒子,手指按在上面突出的按钮上,看着她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还没……」她摇了摇头,身子晃动了一下,把目光投向窗外。

  这个问题真是令人难堪,她真的很想踹面前这个男人一脚,可是她没有这个胆子,毕竟此刻是坐在长途汽车上,而且周围连一个女人都没有,她不希望被更多的男人看到自己现在的窘态,只好蹙着眉咬紧了嘴唇。

  回答男人问话的时候,她的下体忽然抖了抖,阴道里面一阵发热,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这令她不由自主地攥紧了拳头,然而很快那些液体便在车内空调的作用下冷却了下来,这让她觉得屁股上有些微凉。

  需要转移一下注意力,她的脑子里冒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忽然想起了若干年前的一个下午,那一天的天空也跟此刻一样的晴朗,太阳也跟现在一样的火辣,唯一不同的只是她那时还是个未经人事的女孩,除了单纯的爱恋还不清楚男人和女人之间的肉欲缠绵。

  那天她跟初恋的男孩如往常一般约会,一起吃饭一起聊天,一起到男孩的家里温习功课,男孩抱着她亲吻的时候,她的心跳得如同一只小鹿在胸腔里乱撞。

  她知道自己从来就算不上漂亮的女孩,除了有着比同龄女孩更大的乳房和白皙细嫩的肌肤外并没有别的吸引男孩的地方,而男孩那时是很多同年级女孩的梦中情人,她不知道男孩为什么会选择自己,只知道每次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她都会兴奋地想要欢呼雀跃。

  她早已经不记得男孩那一天跟她说了什么,但男孩的手摸在她乳房上的感觉她却从来没有忘记过,自己的衣服如何被从身上剥下来的过程已经模糊,不过当时那种颤栗不已的感觉她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绝不可能忘掉。

  第一次全身赤裸着被男孩抱住的时候,她吓得完全不敢动弹,她不敢去看男孩同样赤裸的身体,她的手被男孩拉住向男孩的下体探去,接触到被浓密毛发环绕的挺直的肉棒,当时的她像被火焰烫伤了一样忙不迭地躲了开来。

  她的脸那时一定很红。

  闭上眼睛,她听到男孩沉重的呼吸声,男孩的手开始在她的隐秘部位拨弄着,她能够感受到男孩手指的颤抖,同样颤抖的还有她那两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变得微微湿润的柔嫩阴唇。

  那个时候它们应该还是粉色的吧?回想到这里的时候她的嘴角向上扬了扬,露出一丝淡淡的笑意。

  记忆中的男孩再次抱紧她的时候,粗壮的阴茎碰触到她的阴阜,两具年轻的身体搂紧在床上,她虽然紧张到要死,可是还是忍不住摸了摸男孩的脸庞,男孩的脸上当时满满的一片汗水。

  扯开她双腿的男孩的手依旧颤抖,如同一个垂危的病人,她的双腿被男孩拽得有些发疼,男孩的龟头在她的阴部一阵乱顶,这让她觉得有些好笑,可是看到男孩认真的样子她的心马上便融化开来,尽管羞涩到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她还是在躲避着男孩阴茎的同时用手指分开了自己的处女阴唇。

  男孩进入到她身体的瞬间她觉得自己正在被撕裂,全身的肌肤差不多同时因为疼痛而变成了红色,她那时曾试图推开男孩的身体,可是平时温柔的男孩似乎已经丧失了理智,那根肉棒几乎伴随着她的哭喊在她稚嫩的阴道里直插到底。

  接下来的抽插和男孩在自己体内的喷射过程早已被时间抹得一片模糊,她唯一能够想起来的只有深入骨髓的疼痛,那一天她的汗水湿透了整张床单,同样沾湿床单的还有一丝触目惊心的红色,在当时的她看来,那是她与男孩相爱的证明。

  然而如同很多俗气的爱情故事一样,她和男孩终于没能走到一起,对此她也没有太多抱怨,尤其在经过了这么久的时间之后,她其实有时候也很想知道男孩现在的样子,是不是也跟别的男人一样长出了啤酒肚或者斑驳了头发,不过这些想想也就算了,她已不再是个小  女 孩,已经懂得了有些记忆最好不要去破坏,何必要为自己凭添一些无趣的烦恼呢?

  「这是高潮了吧?」面前的男人的声音把她的思绪从久远的记忆中拉了回来,瞪着男人可恶的脸和他手里的那个按钮,她漠然地又一次摇了摇头,可是阴道里的液体却不受她的控制再次涌了出来。

  她讨厌这种感觉,如果此刻可以被插入……

  被插入的感觉总是很舒畅,虽然她更希望插入她的男人是她所爱的人,然而人生总是不能随人所愿,甚至还经常会出现很多令她感到羞耻的变故,其中的某些人某些事让她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一阵恶心,就跟此刻看到面前这个男人猥琐的笑容一样。

  那应该是在她上班的第二年,她还是望着窗外,思绪又跳到了另一个节点,那个时候她虽然已经不再单纯,但对自己的未来依旧是充满着各种各样的憧憬,可是一次看似平常的出差却又一次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

  那是她第一次出远门,和她的领导在一起,那个领导在公司里的口碑相当好,她也从未听到过关于领导的任何绯闻,领导是他们很多同事眼中的好男人、模范丈夫,她当时也还为有陪领导出差的机会而感到庆幸,可是……记忆又开始变得模糊,她那天应该是喝了很多酒,在男男女女的觥斛交错之间她「咯咯」的笑声格外地引人注目,现在想来那天的事情不能说完全是领导的错,自己在喝酒之后的失态确实会对别人造成一些错觉。

  回去酒店的时候她的脚步很轻,仿佛每一步都踩在云彩里,她的胳膊搭在领导的肩膀上,丰满的乳房也许还蹭到了领导的身体,她记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但领导亲吻她时她应该还是说了两句「不要」的,虽然她的话在当时似乎起到了完全相反的作用。

  酒后的身子有些发烫,尤其是当她被扒光衣服按在桌面上的时候,她用双臂撑着自己的身子,迷离的眼睛望向面前的镜子,镜子里她的雪白的肌肤上泛着一层淡淡的红晕,由于这个姿势而向下垂着的乳房显得更加丰满,她好奇地晃动了一下身体,傻笑着看着自己的两个乳房甩动起来,脑子里闪过奶牛的可爱模样,而当屁股扭动的时候,她觉得两腿之间的私密之处像被放了块儿炭一般火热难耐。

  也许是因为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触过男人的身体,那一天她对男人阴茎的渴望完全压制住了女人本应该有的矜持。

  然而领导的肉棒撕开她的阴唇闯进她蜜穴里的时候,她似乎一下子清醒了不少,可是她并没有拒绝领导的抽插,她用双腿夹紧领导的阴茎,一边感受着龟头刮过阴道壁上嫩肉所带来的快感,一边告诉自己很多女人都是这个样子,一旦被插入便只有接受男人给予她的一切,所以她抬起眼睛,看着镜中自己被领导抽插的样子开始呻吟起来。

  那一晚她觉得自己是个淫荡的女人,尤其是当领导把她抱起来坐在桌上继续抽插的时候,她低着头看着领导的肉棒裹挟着自己的阴唇在阴道里进进出出,也看到自己由于快感侵袭而不断起伏翻滚的小腹,还有从桃源洞口汩汩而出随即沾满领导阴茎的透明淫液。

  有时候他觉得领导能当上领导总是有着和普通员工不一样的地方,至少对她来说领导有着很好的持久力,当她的身子已经被顶得酸软,手臂几乎无力再抬起的时候,领导仍然在用那根好像永远不知疲倦的肉棒在她的蜜穴里反复捣着,似乎她根本就是一个药罐,领导的肉棒就是不断撞击她的捣药杵。

  被长久摩擦的阴道后来变得麻木,不规则的痉挛也不过是一种雌性生物的本能,领导在她身子里喷出烫人的精液的那一刻,她差不多快要昏死过去,虽然如此,她还是记得自己当时似乎一直在「咿咿啊啊」地叫个不停,甚至在领导想要离开她身体的时候用双腿和双臂将领导的身体死死环绕起来,如同八爪鱼一般。

  那一晚的激情之后她不合时宜地怀了孕,她打了胎,离开了那家公司带着领导给她的一点儿「意思」换了一个城市继续自己的生活,直到她遇到了现在的老公。

  「还没到高潮?」对面的男人又问了一遍,该死的手指还是在那个按钮上反复拨弄着,尽管她觉得十分厌恶,但仍然小声地回了一句:「还没……」太过分了,总问什么?她恶狠狠的盯着这个令她难堪的男人,低着头想起了自己的老公。

  她的老公是个老实人,老实人通常总是会有着不同的注解:好人、备胎、绿帽子……

  不过她并没有给老公戴过绿帽子,两年的婚姻生活让她已经习惯并且爱上了这种简单的日子,而对他的老公来说,尽管她不是处女这件事儿令他有着些许的不满,但用她老公自己的话说,像他那样的男人能够娶到她这样的女人还有什么过多的奢求呢?

  想起老公说的这句话,她轻轻笑了一声,对面一直盯着她脸看的男人皱了皱眉,把目光落在她绞紧的双腿之上。

  这个混蛋!她冷冷看了这个男人一眼,再次把双腿夹了夹,又把手捂在自己露出半个圆球的乳房上,她现在很后悔穿了这么一件大领口的裙子出门。

  真是讨厌,居然被这种人……老公前天说的话忽然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

  「别穿那么露,当心有人……」

  这句话是在她出门前说的,她当时回头笑了笑:「怕什么?难道还会被强 奸?」说着还站在门口扭了扭屁股。

  「一定会!」本来坐在沙发上的老公忽然一步冲到门口,将她从门边拉进房间里。

  「干什么?」她虽然这么说,但身子却已经软在老公的怀里,喘息着道,「你想现在……」

  没有答话,她已经被老公按在了窗子前,这是他们近来最经常的做爱地点,原本婚后变得有些平淡的性爱在偶尔一次更换在窗前之后,她和老公都体会到了与以往不一样的激情和兴奋,于是她不再担心是否会被旁人看到,而她的老公似乎也很满意在这种半开放的场所跟她抵死缠绵,虽然有时她也会觉得这有些不太正常,可是欲望袭来的时候她从未想到过拒绝。

  刚刚穿好的衣裙散落在地上,老公抓的她的双臂把她的身子顶在玻璃上,她的乳房因此被挤压成两个圆圆的肉饼,乳头摩擦在窗子上痒痒的,心里很快就期盼起老公的插入,阴部也在不知不觉之间湿润了起来。

  肉棒如期而至,分开微微抖动的阴唇插入她的身体,蜜穴里面的刺痒在阴茎如同抓挠的摩擦下逐渐消退,很快便变成了一种从内而外爆发出来的快感,她硕大的乳房随着老公的插入抽出在窗子上反复被揉搓着,乳头陷在里面,若是对面有人便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两只又圆又白的肉球和上面镶嵌着的小小红点。

  「你快点儿……」她喘息着看着窗外的行人和车辆,「我还要出门呢……」她的老公还是没有答话,而是用行动遵从了她的意愿,肉棒在她的蜜穴里快速进出,强烈的刺激让她开始呻吟起来。

  然而她的老公似乎仍然有些不够尽兴,他低着头看了一眼她扭动着的腰肢上的泌出的汗水,将她的身子拉了起来,然后腾出一只手打开了窗户。

  「呀……」她低低叫了一声,虽然她对这种有些暴露的做爱已经习惯,可把窗户完全打开还是第一次,虽说只是一扇玻璃的阻隔,可这对她来说却有着极大的区别,可能被人看到和真的被人看到毕竟还是不一样的。

  但阴道里的不断刺激再次扫光了她所有的羞耻感,她先还是将身子全部缩在窗户里,可在老公的数十下抽插撞击之后,她的上半身差不多已经全部伸出了外面,好在她住的楼层很高,下面的行人想要看清楚上面的情况还真是有些困难。

  下面的人虽然看不到,但侧面的另一户人家的一个男人此刻正站在阳台上大睁着眼睛向这边望来,下巴几乎要掉在地上,她的乳房胡乱晃动的时候,那个男人咽了咽口水,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裤裆,狠狠地在上面捏了一把。

  但她却没有发现自己淫靡的样子正在被人注视,长发垂下来遮住了她的脸,身子依旧随着老公的插入晃动着,展露在半空中的乳房摇来荡去,呻吟声在她的嘴里低低地回响,直到感受到老公的肉棒在她的蜜穴里收缩,她的花心也就跟着抽搐起来。

  老公的肉棒离开她身子的那一刻,她用尽全身力气将身子收回房间里,分开双腿坐在地上,女人最为隐私的部位早已经变得一片狼藉。

  短暂地平复了片刻,重新穿好衣服出门的时候,她的双腿还在不住地颤抖,若不是必须外出,她真想爬回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觉。

  拖着疲惫的身子等候着电梯的到来,另一侧的走廊里一个男人背着包走了过来,看到她,脸上浮现出一丝奇异的笑容,她愣了一下别过头,电梯到来门被打开的时候,那个男人跟在她的身后踱了进去。

  靠在光滑的电梯内壁上,她看了那个男人一眼,男人的目光有些猥琐,跟此刻坐在她面前的男人一般无二。

  「到高潮了?」男人最后一次问道。

  「嗯。」她终于点了点头,然后就看到对面的男人拎起包裹向长途车的车门跑去,一边下车还一边嘟囔着:「也不说早点提醒我,我要不问还不坐过站了……」

  「有毛病,自己出门也不做好功课,我又不是乘务员!」她心里想着把目光再次投向车窗外,汽车停靠的地方竖着一块牌子,上面写着「高潮村」,再高的地方还有一块牌子上清楚地标注了一句「上海市18公里」,斜着眼睛看见下车的那个男人正在四下张望,她撇了撇嘴小声自言自语道,「也不说自己看着路,就知道玩那个破MP3,还瞎问,傻逼!」

  汽车启动,她的身子随着摇晃起来,胸部晃动的时候她觉得自己的乳房有些涨,皱着眉头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喂,我快到家了,到车站来接我……」「好的老婆。」电话那边她的老公问了一句,「现在到哪了?」「高潮刚过。」她又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牌子,「对了,你看看柜子里面我的卫生巾还有没有了,要是没有的话顺路给我买两包,老娘的大姨妈来了!」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