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我的故事
我的故事

人与动物的差别往往在于一念之差。这一念好像只在乎于人的某种思想。当人的理性大于人的冲动之时,为人。反之,则为兽。

  刚刚结婚不久,本打算在明年要个孩子的。却不曾想。妻子给了我一个惊喜。

  在婚后的第二个月,她顺利的怀上了我的种。我不知道是因为我的种是优良品种还是因为避孕套的质量不合格。反正,在得知我妻子怀孕之后,我是吃也吃不香,睡也睡不着。真的感觉到了压力。因为我从这一刻起,不但要养活我妻子,还得为我没出生的宝宝准备他(她)在出生之后所要得到的一切的一切。

  我开始失眠,开始情绪变得烦燥不安。或许生活中的压力的确过大,但我还是默默的面对着一切。

  妻子怀孕的反应太大了。整天吃了吐,吐了吃。都说孕妇会变胖,可我却一点也没觉得我妻子胖起来。倒是感觉她越发的憔悴。正当我不知所措之时,我妻子的妈妈打电话来说,让她过去住几天。换个情境,也许孕吐的反应能好一些。

  我同意了……

  送我妻子上车的那天,天空格外的明朗。当妻子踏上客车以后,探出头来。

  轻轻的向我挥了挥手,那一对小眼似乎闪着光芒,整得我也心情突然变得阴暗起来,虽然知道这一别不过是三二十天的时间。但心里还是有点舍不得。毕竟每天晚上有人在身边陪着,如今她却要离开一段时间。唉。说不出来的感觉。虽然表面有点伤心,但却从内心里溢出一丝丝的喜悦之情。

  终于可以安心的上班了。再不用担心妻子在家里出什么状况了。失眠和烦燥也有所好转。

  男人如果闲下来,总会瞎琢磨些什么。我也不例外。晚上下班回来以后,除了上会网,再没其它的事好打发了。无聊充斥着我现在的生活。总在不经意之间想起妻子来。特别是夜里。有时候会想起和妻子在床上翻腾打闹的情景,如今是人去楼空。只留下淡淡相思之情。有时候想得很了,就边看A片。边打飞机。直打到自己瘫倒在床上,因为那样很容易睡着。

  人是种很奇怪的动物。如果长时间的让他做某件事,做久了。他肯定会腻味。

  好比打飞机,刚开始的时候,打飞机的感觉非常的爽。记得曾经年轻的时候。一天打多少次。现在也腻味了。无意之中,有个念头闪过。「嫖娼」。连我自己都吓一跳,因为生活中我的非常本份。很少跟其它哥们混杂在一起。加上以前一直是三好学生。所以思想品德个人自认为。还是高于别人的。

  就这样在矛盾之中挣扎了几天。最终还是我的冲动战胜了我的理智。我疯了。

  在妻子离开的第十三天,我终于鬼使神差般的去了我们市的红灯区……晚上十点左右,红灯区里的霓虹灯确实够红。不但是红。还是暗。人好像都有恋夜的情节。天一黑。那颗不安份的心就蠢蠢欲动。在几家洗头房前稍稍一转。

  就不停的有人探出头来。轻点的招招手。重点的就开口了。「先生。要什么进来谈谈」。甚至有位直接伸手过来拉我。可惜长得实在让我有点发沭。

  在转到第三圈的时候。终于有家洗头房里的面小姐让我看着比较顺眼。长发,身材高挑。因为我是站在洗头房外面隔着那昏暗且透着诱惑的灯光观察的。为了进一步有所行动,所以推门进去了。

  果然我没走眼。那女的不光一头秀丽的长发。而且还长了一张挺秀气的脸,人大概也就在十八九岁吧。整个脸上洋溢着青春的气息,还透着淡淡的清纯。能在这种地方遇着这样的女生,看来我今晚要不虚此行了。

  那女生见有人进屋来。脸上那种本能的笑容马上出来了。起身。

  「先生,想要什么服务」。说完甩了甩头发。那秀发的确很顺。也很有光泽。

  但我却感觉有点吐。我不喜欢故意做作的。

  「打炮,多少钱」。可能是一段时间的没接触女性了。我的话也变得粗鲁直接了。话一出口,我自己都感觉有点脸红,不过我还是说了。

  「200一次,300包夜」。回答的态度还是比较职业化的。笑容依旧。

  但却不是那个味道。彷佛此时的笑容里包着一点点的铜味。

  「一次吧。在哪里做?」。我有点迫不及待。因为我下面的大鸡巴早就在不安的驿动了。

  「请跟我来」。说完她转身从包里取出一个避孕套。然后招呼我上楼。

  到了楼上一看。整个二屋里有五个包间。全是有隔板隔的那种。环境可谓是简陋。那种隔板只能隔住人的视线,但却阻止不了声音的传播。3号包房间里的叫床声断断续续,弄得我早就情绪高涨。拉着那女的进了隔别4号包房。

  没想到她一进包房,速度比我还快。马上把内裤脱下。躺在床上。双腿夹紧立起,上身没脱。

  「你怎么还不脱呀」?她笑着问我。笑中似乎在笑我傻。的确。我是傻。因为我没嫖过娼。这是第一次。但男人的虚容心总会让自己的嘴巴乱说。

  「切,你倒比我急呀。脱衣服嘛。简单的很嘛,一会让你见识一下我的床上功夫」。话音刚落,我身上的衣服已然脱得精光。

  此时一丝不挂的我真的感觉到了那种本能的冲动,双手直接就抓向她的上衣,从下向上掀起。粉红色的罩罩立马呈现在眼前。粉红色的女生都挺浪漫的。想不到这么一个清纯小 妹妹不知因为沦落风尘。虽然心有疑惑,但是手上的动作却一刻也没停止过。手伸到后面摸索到扣子。轻轻一弹。乳罩由于没了弹力的约束,再加上咪咪的弹性。罩罩马上弹得松松的。我随手接过往边上一扔。此时的她才完全的呈现在我眼前。我细细的打量着。彷佛要看透她的身体。这说穿了也是为了让自己饱下眼福。花了钱的东西。哪个男人不愿意多看几眼,多摸几把,多插几下?

  她是那种皮肤很白晰的那种女生。中国有句古话「一白遮三丑」,加之瓜子脸型,长发飘逸,修长的身材,如果再加副眼镜。说她是大学生都有人信。可惜了,又一良家女子走上这条卖身之路。

  我睁着我色眯眯的双眼,不停的在打量着她。

  平坦的小腹,肚脐很性感,圆圆的。下身的毛毛呈倒三色状。毛毛很黑,光泽很好,看来她很注意自身的清洁。毛毛下面。那淡粉色稍带着点黑色,两片充满肉感的阴唇紧紧的包住阴道口。

  她一直在做她的本职工作,不停的在套弄着我的鸡吧。或许这样的前奏能加快我想插入的慾望吧。

  如果不是为了让自己的眼睛能多多的在她身体上游荡,我早就打算插入了。

  不过我听朋友们说过,嫖娼不要急着插入。拖延点时间。反正她们的服务宗旨是等你射了才算完。只要没射。你在干嘛都行。

  但我不打算再拖延了。因为下身涨得很厉害。而且那阴茎上的血管爆得很厉害,我可不能委屈了它。

  先用手轻轻的在她的阴部摸了几把。用手挑开覆盖在她阴道的两片阴唇。红红的阴蒂隐约可见。浅红色的阴道里似乎能感觉到有丝丝淫水在流动。而她也在用手引导我的鸡吧,一步步的靠近她的阴部。

  我推开她的手,自己用手握住鸡吧,用龟头在她的两片阴唇之间摩擦了几下。

  当感觉到龟头上沾满了湿润的淫液的时候,我才慢慢的把鸡吧推进她的阴道。

  刚一插入,她马上抱住了我。我还没来得及反应,整个鸡吧就全部淹没在她的阴道之中。不由得佩服她们的职业操守。恨不得你一插入就使劲,一使劲就射出来,一射出来就付钱。

  你越是这样。我就越不能让你轻易得逞。虽然她口中不停的哼哼。还不停的催促我快点,用力。可我却丝毫不理会她。太假了。这些东西我都见识过。所以她越这样,我越是反感。但下身的动作却一点不快。

  我和她展开了「九浅一深,左二右三」的游击战术。这样的抽插的确能分散人的注意力。也能延长性交时间。是对付小姐的一种有效办法之下。我知道小姐做熟了,做久了。是很难被一般的客人搞出高潮来。所以只是在做自己的事。一下一下的抽插。而她也只是抱着我的腰,低低的呻吟着。彷佛我和她之间唯一有关系的地方就是阴道和鸡吧。其它的只是空荡荡的。

  「吱」,边上传来开门声。吓得我马上停止动作。毕竟这里的安全让我很担心。

  她却很镇静。

  「没事,是隔壁办事的两人完事了。我们接着做」听完此话。我一颗提着的心可算轻轻的放下了。

  小鸡吧经过此次惊吓,马上呈萎缩状,还掉出了阴道。她马上用那双灵巧而又熟练的双手,不停的给我套弄起来,一分钟后,大鸡巴又重振雄风了。

  再次的插入。真的感觉很幸福,好像有种回归感。刚刚掉出来的短短一分钟多钟,彷佛就像游子在外面飘泊了几十年而又再次回到家乡的感觉。真爽。

  插了一百多下。我让她翻了个身。后式的。她身体趴在床上。肚子上垫了个枕头,屁股完全挺起。真圆,真挺,真有手感。毕竟是年轻。整个臀部的形状一点也没变。

  手握着沾满淫液的鸡吧对着那稍稍张开的阴道口,狠狠的插了进去。

  她只是挺着屁股,一味道的呻吟着。说实话。哼的真难听,都说叫床声能激发起人的性慾,可她的叫床声好像是哭声,所以我一直用呻吟来形容她的叫床声。

  「你闭上嘴行吗?」,我有点不耐烦。

  话音刚落,她还真听话。马上不叫了。

  我双手抱住她的屁股,好让我的鸡吧插入的更深。

  我的胯部不停的撞击着她的臀部,啪啪作响。这时的我已完全打乱了「九浅一深」的规则了。只是靠着自身的一股冲力,在她的阴道里不停的撞击着。

  不再呻吟的她似乎在沉默之中找到些许作爱的感觉了。屁股越挺越高,呼吸声音也开始加重了。阴道里流出来白色的液体在鸡吧不断的抽插之下,打湿了阴部周围的毛毛。黑色夹杂着白色。甚是好看。

  身体的本能指挥着我向前,向前,一直向前。而大脑里的某根神精却在提醒着我。你的目的地要到了。

  随着一阵有如狂风暴雨抽插,我终于瘫倒在她的身上。而她由于我突然的倒压在她的身上。她也整个人倒在了床上。我能听到她急促的喘息声。很是凌乱。

  而我自己由于刚才射精时的呼吸间断,现在也在气喘吁吁。

  事后她帮我了做了下身的清理工作。下楼后,看到下面又多了一男一女。那女的在把几张钱交给那个男的。那男的满脸笑容。老婆长老婆短的叫来叫去。真恶心。

  那女的送我出门。临走时还冲我一笑,「下次再来,要记得我呀」!随后转身关门。我从门外却看到那个女的在不停的打量着那两张一百块钱的真假。日。

  刚走出红灯区。接到老婆的电话。

  「老公,告诉你个好消息。我刚才去孕检了。医生说我们的宝宝长得很快。

  发育得很健康呢。」

  我一时无语。

  「嗯,我知道了。你在那里好好调养」。

  此时的我又回到了现实之中,重新戴好自己的面具。又是一副正人君子之样。

  一样的上班,一样的下班。一样的生活,只是到了晚上之后,那颗不安的心没节奏的跳动着。

  老婆这两天没事总给我打电话。说想我。说心里话,我也挺想她的。可想想自己做的这些事,真的感觉到对不起。良心一直在挣扎着。可那颗不安的心在夜色的掩护之下,总让我无法把持住自己身体的本能。

  可一想到人生在世,就这么短短的百八十年,如果就这样痛苦的活着,是否太对不起自己的这条命了。该吃的要吃,该玩的要玩,该花的要花。我总怀疑是我的潜意识在故意为我的放纵找理由。我总认为自己没有伟人的那种高尚情操,什么为人民服务呀,什么舍己为人呀。这些在我身上是不可能的了。可是我也不能坏出水来呀。但转念一想,不就是嫖娼嘛,多大点事,不告诉自己老婆不就行了。可又转念一想,老婆怀孕吃了那么多的苦,平时在家还要做饭洗衣什么的,加之孩子出生以后还要承担照顾孩子的重担,自己又于心不忍。现在我才知道什么叫矛盾,什么叫真正的挣扎。

  当我还在这种混乱的思绪里挣扎的时候,老婆打电话说明天回来。心里突然涌起一阵暖意。

  见到老婆的一刹那,有想哭的冲动。抱住老婆,亲了一口,然后提起她的包包,二话不说,回家。

  到家以后,老婆又开始挺着她的肚子在给我做饭,做完饭以后开始收拾这里,那里,不停的唠叨我不爱卫生,随生乱丢垃圾。或许这也是一个做老婆的本能吧。

  而我现在的本能就是安安稳稳上班,平平淡淡生活。把自己那颗跳动不安的心扔垃圾桶里去吧。看着老婆越挺越大的肚子,心中不时的会涌出一阵幸福感,有时候还会贴在老婆的肚子上听听宝宝的心跳声。什么叫幸福,有妻有子有家这才叫幸福。什么叫本能,出自身体里潜意识里想要得到的。那叫本能。我现在的本能就是照顾妻子,等待孩子的降生,做一个父亲所要做的一切。

  字节数:9805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