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家庭乱伦  »  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你一定要比我幸福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尘封在我心底很久了。前段时间偶然得到了她的消息。藉以此文来怀念那段逝去了的感情……八月的武汉。烈日炎炎似火烧。平哥的心情和天气一样。谈判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为了利益双方谁也不肯做出让步。僵持。大家都在等着对方的妥协。他明白现在只有等待。

  三天过去了。还是没有一点进展。他坐在大堂吧里静静的想着对策。咖啡的味道很香醇。可给他的感觉是索然无味。他的目光在大堂里漫无目标的游荡。最后停留在了一个女孩身上。

  她长的很漂亮。平哥心里产生了一种冲动。他脑子里快速的闪动着各种邂逅的方法。最后他选定了百战百胜无坚不催的奇遇邂逅法。他起身向她走去……突然。电话响了。是秘书打来的。对方要求在某些细节上在磋商。平哥笑了。他知道他胜利了。现在的妥协就意味着失败。他快步向电梯走去。在电梯关闭的那一瞬间。他的目光还停留在那个女孩身上。

  谈判果然很顺利。他只做了礼节性的让步对方就迫不及待的签定了合同。在一阵祝贺声中平哥昂首走出了会议室。

  大堂里人头攒动男男女女穿流不息。可他很失望。他没有看到他想要的人。他坐到了刚才坐过的沙发。点燃了一根香烟。十分钟后他悻悻的走出了酒店。

  他坐在车里有点茫然。心里还在想着刚才那个女孩。「咚」的一声。他的车尾震了一下。他知道被人顶了。

  「你会不会开呀。」他大声的嚷着。

  「对不起呀。实在对不起。」

  顺着声音他看到一个女孩从后面的车里走了出来。是她。竟然是她。他心里一阵狂喜。说的话也是360度大调头。

  「小心点呀。这要是在路上多危险呀。你没事吧」。他边说边向她走了过去。这是他们第一次近距离接触。平哥仔细的打量着她。

  这是一张多么俊俏的脸呀!初月般的娥眉下是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长长的睫毛。细嫩洁白的肌肤。鲜艳性感的嘴唇。挂着一丝甜甜的笑。平哥陶醉了。被她的美貌深深打动了。

  「你不是武汉的?你是北京的?」

  「你怎么知道?」

  「你车牌是京A的呀」

  「对。对。我是北京的」他答到。

  「我给你去修车吧」

  「不用了。没大事。就是蹭到保险杠。没事」

  「那赔你钱吧」

  「不要了。你看我也有责任。不该停的离你那么近。要是有点距离你也不会撞着我了。再说也没什么大事。我回去自己修吧!」看看男人多虚伪呀。为了达到目的这种话都说的出口。

  「你要是觉得对不起我。就答应我一个要求吧」「陪我吃饭吧!」平哥笑眯眯的说到。

  「吃饭。」她的脸上露出一丝诧异。

  「怎么了。不行吗?」

  「不是。好吧。吃什么。你说吧。」

  「随你吧。武汉我不很熟。」

  「那好。跟我走吧。」

  他们来到了亚洲大酒店对面的一家饭店。他们聊的很尽兴。从武汉聊到北京。从童年聊到大学。从初恋聊到婚姻。他们就像一对老朋友一样。有说不完的话题。那晚平哥喝了很多酒。分手时他们互留了电话号码。平哥也知道了她的名字--------丽丽。真是人如其名呀!

  回到酒店后。他又喝光了冰箱里的啤酒。躺在床上。看着雪白的墙壁。就好像她白嫩的肌肤。他沉浸在喜悦之中。回想这一天的经历。他有点闇然自得。终于在酒精的作用之下。他昏昏的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他的头沉沉的。不过他早已习惯了这种感觉。上午的安排是去武昌看一个朋友。冲凉。换衣服。时间紧张。他来不及收拾换下的衣物。匆匆的走出了酒店。

  他们说季节越来越无常

  就连雨水也跟着受伤

  整个世界像风中尘埃

  谁也不敢大声对人说

  你爱我吗

  别问我永久到底够不够

  假如地球脱离了宇宙

  永恒的大地开始融化

  就让我们紧紧拥抱着……

  收音机里传来他熟悉的歌曲。此刻他的心情好极了。

  从朋友处出来已经是下午了。他以最快的速度开回酒店。由于上午走的匆忙。他忘把昨晚记电话的纸条带上。回到房间他迫不及待的找了起来。可所有的兜都翻了个遍也没有找到。他有点不知所措了。他静下心来又重新寻找了一遍。还是一无所获。他绝望了。不会吧。这么倒霉的事让他碰上了。他狠狠的一拳砸在了墙上。都怪自己太大意了。现在怎么办?只有等她和我联系了。哎。他长叹一声。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已经丧失了主动权。

  窗外的天空阴沉沉的。乌云密布。狂风大作。真是风雨欲来风满楼呀!。平哥坐在沙发上呆呆的看着电视。手里不停的按着遥控器。一道闪电划过漆黑的夜空。暴风雨就要来了。虽然才过了48个小时。可他觉的好像过了48年。等待真是真是一种折磨人的东西。这已经是他今天第N次看手机了。电话上的指示灯还在不知疲倦的一闪一闪的。可他的心情却是郁闷之极。房间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合作公司的老总打来的。约他去夜总会。反正也是闲着。就去散散心吧。

  平哥走进了定好的包房。屋里很热闹。熙熙攘攘的坐着七八个男人。一阵寒暄后。大家坐了下来。这时。十几个花枝招展的小姐走了进来。在妈眯的招呼下。一涌而上。坐在了他们中间。老套的开始。无聊的过程。喝酒。玩色子。K歌。这些事情已经成了他必修的课程。对他而言这一切实在是毫无新意。有时他甚至觉的他自己不折不扣的是个三陪。可他是个男人。准确的说是常见的那种男人。他不能免俗。所以还过着这种俗人的生活。三个小时过去了。再看看屋里这些男人吧。头发乱了。领带摘了。衣扣解了。脸上也沾满了不同颜色的口红。嘴里还在发出连自己都听不大懂的歌声。一只只大手也伸到了小姐们的内衣里。不停的搓揉起来。好一幅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呀!他的头晕晕的。他身边的两个「宝贝」用了太多的DIOR香水。搞的他有点想吐的感觉。他起身走出了房间。走廊里搂抱着的红男绿女随处可见。真是一副纸醉金迷的众生相呀!

  平哥从兜里拿出了手机。三个未接电话。是她打的。他隐约记的这是她的电话号码。

  「丽丽吗?」

  「是呀!」

  「刚才太乱了。没听见。你在哪呢?」

  「在家呢!」

  「出来呀。我好想你!」对面沉默了。

  「我真的好想你。我有话要和你说!」平哥温柔的说道。

  「好吧。你在哪。我去找你!」丽丽小声的答到。

  他存下了她的电话号码。这次再也不能丢掉她。他用最快的速度洗干净了脸上的污渍。在他们包房的隔壁又定了一个房间。然后快步走出了夜总会的大门。雨后的空气好清新呀!

  他深深的吸了几口气。脑子也好像清醒了许多。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他焦急的张望着。终于一个熟悉的身影走进了他的视线。她穿着一身粉色的吊带衫。紧身的牛仔裤。配着她略现夸张的韩妆。显的她格外的妖艳。迷人。在他们走进大门的那一刻。平哥紧紧抓住了她的手。

  走进包房的平哥一把抱住了她。他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淡淡的体香。目光对视。他从她的眼光中看到了一丝激情和渴望。他在她的脸上轻轻的吻了下去。她的身体一抖。随即闭上了眼。他的嘴移向了她的双唇。在吻上她的一瞬间。她朱唇微启。他的舌头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当她的嘴唇轻轻张开时。他的舌尖已经从那微缝中滑了进去。进入到了她的小嘴里。温暖湿润。柔滑甜美。他吮着她的舌尖忘情的纠缠起来……他们就这么抱着。吻着。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无数的女人惊叹于他的接吻……在回酒店的路上。他们没有说一句话。她静静的躺在她的怀里。他也紧紧的的抱着她。

  那一夜让平哥终身难忘……

  从浴室出来的丽显得格外妩媚。白嫩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异常的醒目。微红的脸上流露出一丝的羞涩。柔弱的身躯外裹着肥大的睡衣。显的她更加的娇小可人。

  他把她拥入怀中。她的双手不自觉地抱上了他的后背。整张俏脸埋在他的怀里。这种诱人的景象让他再也忍不住了。他轻轻地吻上了那两片薄薄的红唇。新鲜的快感让她如醉如痴。此时的她竟显得有些笨拙。不知接下来该如何去做,娇躯在他的怀里不安的扭动着。两手更是紧紧的搂住了他。他偷偷地把轻抚她背后的一只手腾出来。悄悄袭上了她的酥胸。

  「啊!……」她不禁呻吟出口。平哥趁机灵巧地侵入。他的舌轻轻地触上了她香软的舌尖。手掌不挺的抚摸着她坚挺的乳房,手指不失灵巧地拈弄着早已翘立的乳头。在双重攻击下。她雪白的肌肤上泛起情动的淡红,身体在他怀中疯狂的扭动着。

  他不舍地离开她的红唇。沿着她的玉颈慢慢向下吻去,每吻到一处都会引起她的一阵颤栗。终于嗅着她的体香。攀上了高傲的山峰。不停着吻着周围每一寸滑腻的肌肤。在如雪的酥胸上添满了激情的烙印。

  坚挺的酥胸傲立在他的眼前。 粉嫩的乳头上散落着几滴水珠犹如晨间沾上雨露的樱桃。平哥叼住一颗粉红的樱桃重重的吮吸起来。突然的袭击让她再一次大叫出口。竟不自觉的在他的肩膀上乱吻起来。平哥一会儿吻吻这颗乳头。一会儿亲亲那个。两粒乳头沾满了他的口水。在灯光下显得有些淫糜。她的小嘴不停地断断续续发出娇哼。一双嫩足狂乱的踢蹬着。

  他要亲遍她身上每一寸肌肤。顺着她的娇躯继续吻了下去。经过平坦的小腹。雪白的大腿。修长的小腿。最后到了冰雕玉琢的脚趾。惟独留下神秘的幽谷。强烈的刺激让她自然地打开了的双腿。俏臀不停地摆动着。

  她感到他的下体在迅速的膨胀。有一种火灼般的感觉。他迫不及待地要进入她的体内。分开她的双腿。他深深的插入了她的身体。在进入的那一瞬间他感到了无比的滑嫩和温暖……她的激情让他惊讶。他的疯狂让她感到欢愉。他只想在她的体内多停留一会。让这种美妙的快感延续下去。他觉得自己每一条肌肉都在颤动。浑身的汗毛都开始竖立起来。终于他感到自己快要泻了。于是加紧抽插起来。在一阵高度的快感中他将灼热的黏液喷射了出来……激情过后。她的手紧紧地攀住他的背,两人之间不容间隙,肌肤与肌肤贴合……她倚靠在他的胸膛旁。听着他的心跳。将他额上的汗水抚去。他开口向她说道:

  「你真是个热情的小东西!」

  「那是因为你的热情感染了我!」

  「每个男人都会带给我方才的感觉吗?」

  「那你就错了。可不是每个男人都像我这么强!」丽丽静静的躺在他的怀里。他从她均匀的呼吸声中猜到她已经睡着了。他侧过脸来细细的看着她。他喜欢她长长的睫毛。高高的鼻梁。还有两个浅浅的酒窝。他喜欢抱着她的感觉。就好像抱着个可爱的芭比。他不禁在她的面颊上吻了下去……背靠着背坐在地毯上听听音乐聊聊愿望你希望我越来越温柔

  我希望你放我在心上

  你说想送我个浪漫的梦想

  谢谢我带你找到天堂

  哪怕用一辈子才能完成

  只要我讲你就记住不忘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一路上收藏点点滴滴的欢笑

  留到以后坐着摇椅慢慢聊

  我能想到最浪漫的事

  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直到我们老的哪儿也去不了

  你还依然把我当成手心里的宝……

  这首歌是让他感受颇深的一首歌。他也希望有女人能和他一起变老……但不仅仅只是一个。

  怀里的丽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

  「我睡了多久?压疼你了吧?」

  「没多久。不疼。再睡会吧!」

  「刚才有点困。这几天没睡好。不睡了。我要和你聊天。」「好呀。想聊什么?」「你喜欢我吗?如果回答是要说出三个理由。」「不喜欢。」平哥略做思索后答到。

  「不喜欢?那你还对我……」丽丽满脸的惊诧和不解。

  「我爱你。」

  「哈哈。你好坏呀。是真的吗?」丽边笑边在他的胸口拍打着。

  「真的呀。象毛主席保证!」

  其实他是没想出三个理由才这么说的。她对他的吸引力当时还只是在于她出色的外表。他也没想到他们之间到底能走多远。更无法料到后来发生的许多变故。他是情场高手。他明白女人最想听什么。情话。即使是骗人的情话女人也爱听。女人有时是可悲的。当他们和自己心怡的男子做爱过后。听着那个男人说多爱她。她们想过没有。那其中有多少是真的呢?当然。要是碰到久经沙场女人那又另当别论了。男人们也会陶醉在她们的嗲声中。那他们又会得到什么呢?人是多么复杂的动物呀……叫餐。聊天。当然不可避免的还要做些俗事。他们在重复着。循环着。他们的关系也发生了改变。从最开始的。陌生人~~~相识的朋友~~~激情的男女~~~当第四天他们走出酒店时。他们已经是一对热恋的情人。

  上天就是这么的不公平。他们走的越近。就越危险。他们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一场多么残酷的命运……丽丽的男友叫林。其实是个不错的男子。在政府部门工作。性格很随和。他是她大学的学长。追了她整整五年。终于丽丽被他的痴情打动。他对丽很好。什么都依她。宠她。可就是缺少点激情和浪漫。在他眼里。丽就像是刁蛮任性的建宁公主。可他却不是风流潇洒的韦小宝。他只想早点和她结婚。能和她有个温馨舒适的家是他最大的愿望。其实这也并不过份。这甚至是好多女孩夜不能寐都想去追求的。可他不幸碰上了丽丽。一个性格奔放。激情似火的女孩。

  林已经好几天没看到丽丽了。打她的电话也关机了。这种情况以前是不常有的。他有点不安。终于电话打通了。他们约好在一家咖啡厅见面。丽看上去有点憔悴。像是几天没睡好的样子。对他问题的回答也是含糊其词。从她的目光中他看到一种失落和忧郁。他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丽丽的心里一直在想着平哥。他们分开已经两天了。他说他下个月来看她。可她不知道如何渡过这剩下的半个月。她现在每天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和他通电话。她已经很少出门。她希望他能知道她每天都在家等他的电话。他们通话的时间也越来越长。从开始的半小时。到后来的四五个小时。有几次他们竟然听着对方的呼吸声睡着了。距离虽然远了。可她觉得他们的心离的更近了。

  半个月终于熬过去了。当平哥走出港时。丽丽一头扑进了他的怀里。

  「我好想你呀!你知道我这半个月是怎么过的吗?」「我也想你。宝贝儿。我这不是回来了吗!」在去酒店的路上。他拿出一个小盒子。那是他为她买的一个水晶项链。当他把项链给她带上时。他发现她消瘦了。眼里还布着血丝。他的心有点痛。他抓住了她的手。

  「你的手好凉呀!」

  「手凉没人疼。」丽丽说到。

  「不会呀。我疼你呀!」

  「会一辈子都疼我吗?」

  「会的。我会一辈子都疼你。照顾你的。」

  平哥紧紧地搂住了她。在那一瞬间。他彷佛有了一种责任感……恋爱中的人是幸福的。即使你遇到不愉快。一看到你的爱人。一切烦恼也都会烟消云散。平哥和丽丽都是充满激情的男女。当他们坠入爱河的时候都忽略了各自的问题。只希望时光能停留在那幸福的时刻。

  平哥已经结婚了。有个漂亮温柔的妻子。可他天性轻狂。少 年得志让他为人处事有时过分的自信。对丽丽也一样。本想找段刺激的异乡之恋。不料想退出时。已无法全身而退了……他被她深深的吸引住了。

  他喜欢她早晨睡眼朦胧地搂着他的脖子问:「老公。你爱我吗?」时傻傻而可爱的样子。他喜欢她在厨房手忙脚乱的最后只给他端出一盘 糖拌西红柿时撅着小嘴的的表情……他喜欢她留在纸上凌乱的字。「饭在锅里。人在床上」。他有些害怕了。他知道自己已经爱上她了。这其实不是他希望的结果。他自认自己是个潇洒的人。他没想到这么快就落入了自己编的网里。他不知道是继续爱下去还是结束这段感情。

  丽丽做出了决定。和他的男朋友提出了分手。其实他早想和他分开了。他过于木讷。她不喜欢那样的男人。分手的事以前她也提出过。可他总是做出一些让她意想不到的事情。加上她的父母愿意她俩在一起。所以总是不了了知。这次她旧事重提。大家也没在意。以为他心情不好。过几天就没事了。可当她把他以前送她的东西都还他时。他明白这次她是认真的。

  时间过的真快。不知不觉中平哥和丽丽已经在一起一年多了。丽丽也从武汉来到北京快半年了。和平哥在一起她觉的好幸福。平哥是个很懂情趣的男人。他经常会送娇艳欲滴的玫瑰给她。还经常买些女孩子喜欢的小饰品给她。只要他有时间每个星期都会做次烛光晚餐和她分享。周末的时候他会带着她去郊游。十渡。坝上草原。红螺寺……都留下他们欢乐的笑声……人都是自私的。女人更是希望得到他所爱的男人全部的爱。跟别的女人分享一个男人。是她们不能忍受的。丽丽知道要真正的得到他。那他一定要离婚。

  平哥的老婆是上海人。认识他的时候还是舞蹈学院的一个小 姑娘。他整整花了一年才把她泡到手。三年后他们结婚了。婚后的生活幸福甜蜜。他在那几年中也收敛了好多。逢场做戏自然是有。但始终没有玩的过火。然而他最近的行为让她感到很反常。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即使回来也是深更半夜。脸上也总是一脸的疲惫。问他为何也总是含糊其词。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他有外遇了。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没有对他直接发难。她了解他的老公。她只是旁敲侧击的向他表示了她的直觉。其实有时候有些话不要说的那么明白。含蓄的表达会更有力度。

  已经是深夜了。平哥轻轻的拧开了大门。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郁的焦糖玛琪朵的香味!他看见她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一本书。

  「还没睡?不困呀。」

  「你不是也没睡吗?」

  「等我有事吗?」

  「没什么事。明天早点回来吧。我想去看看妈。你陪我去吧!」「恩。我尽量早点回来吧!」第二天平哥回家时已经是清晨了。她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手里的书已经滑落到地上。屋里还是昨天那股咖啡淡淡的香味。

  在那段时间里他回家时总能问到那股熟悉的味道。那曾经是他深爱过的味道。

  直到有一天他收拾房间他发现家里只有那一本书!他好像明白了……只喝一种咖啡。只看一本书。只等一个男人……平哥是聪明人。他知道妻子已经感觉到一切。可她偏偏不说出来。让他更难受。他有点手足失措了。可人的忍耐总是有限度的。就在这三个人的关系处于这种僵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真是一石掀起千层浪……「热点」是上个世纪末期北京最火的迪厅。平哥也最喜欢去那里。喜欢看那些不停扭动身体的HIGH- M.喜欢笼子里妩媚的小雪。喜欢大麻沁人心脾的香味……他更喜欢仔给他带来的刺激和慾望。透过玻璃屋的玻璃他好像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可他自己怎么也看不清楚。药性在他的身体里横冲直撞。他抱着坐在他腿上的丽丽。两个人在疯狂的乐曲声中不停的甩动着脑袋。屋里进来一个女人。他竟然豪不知晓!

  「大哥,嫂子来了!」

  「你丫HIGH大了吧。你嫂子不是在这呢嘛!」

  「不是这个。是大嫂!」

  「哦。你怎么来了?」

  「我怎么不能来呀。玩的不错呀!她是谁呀?」琪琪冷冷地看着他。

  「朋友。一朋友」

  「什么朋友呀。你说什么哪。老公!」丽丽边晃着脑袋嘴里边嘟囔着…「你朋友交得不错呀。都管你叫老公呀!」「HIGH大了。 HIGH大了。脑子哇特了!」急得平哥带出了蹩脚的上海话!

  如何化解这个场面。如果在平时。对他来说也许不是问题。可现在他的脑子也是一片空白。

  「你先回去吧。我待会就回去。现在还没过劲呢!听话啊!」「都几个月了。还没待够呀。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呀!」「好了吧。有完没完,你走不走。不走我走」平哥一路踉跄的晃了出去。坐在车上他觉得反到有种解脱的感觉。

  「在那呢。我在白房子等你」琪琪的电话简单明了。

  白房子和52号是三里屯那个年代最火的酒吧。深夜的时候经常可以遇到象小黑G(S的可惜呀)孙兴等一帮圈内的HIGH友。老板HERRY是上海人。这也是琪琪爱去那里的原因。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独自一个人流泪到天亮

  你无怨无悔的爱着那个人 我知道你根本没那么坚强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 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相爱总是简单相处太难 不是你的就别再勉强夜深了你还不想睡 你还在想着他吗

  你这样痴情到底累不累 明知他不会回来安慰

  只不过想好好爱一个人 可惜他无法给你满分

  多余的牺牲他不懂心疼 你应该不会只想做个好人喔,算了吧 就这样忘了吧该放就放再想也没有用 傻傻等待他也不会回来 你总该为自己想想未来平哥要了瓶Chivas.静静的听着这首风靡当时的歌。琪琪坐在他的对面。柔弱的身体陷在宽大的沙发中显的她更加无助。

  「说吧。你到底想怎么办?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他无语,他茫然了。这层纸他早想捅破。可真的到这一步他又不知道该如何选择。离婚。他不是没想过。可他无法忘记和琪琪甜蜜恩爱的日子。不离。对丽丽他又充满了愧疚。他现在只想变成至尊宝在「波若波萝蜜」的咒语声中回到大清朝。那一切问题就都解决了!

  「说话呀。你平时不是老能说了哇!」

  「给我两个月的时间让我来解决。」他没办法。只有先用缓兵之计了!

  丽丽是个聪明的女人。她看出平哥已经乱了方寸。和她吃饭的时候眼光木木的。酒也喝得更多了。看着她时常会傻傻的苦笑。陪她的时间也明显的减少了。她爱他。非常的爱他。所以她不愿意为难他。更不愿意看到他如此痛苦的去选择。她选择了逃避。

  她天天留恋于夜场。热点。滚石。banana.唐人街。钱柜…磕药。K粉。大麻。成了她夜夜不可缺少的东西。她就像血族中的贵族一样。昼伏夜出。如同幽灵般穿梭于这个城市。她多希望他能是德古拉伯爵。她愿意在他的怀里在他亲吻她粉颈的同时。吸干她的鲜血。

  平哥已经多次提醒她。可她丝毫没有收敛的意思。酒照喝。舞照跳。她只有在酒精和药物的刺激下才可以得到片刻的欢愉。有几次他早上醒来时发现她的枕头湿湿地…平哥晕了。彻底的晕菜了。他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两个女人。他愧对琪琪。他更羞对丽丽。他开始懊悔自己当初的冲动。他更BS自己的懦弱。其实他想选择丽丽。可他又无法面对家族和社会给他的压力。

  终于有一天丽丽折了。在天照饭店。当平哥赶到时。门口停满了奔驰。宝马。大家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抱着电话狂打。捞人的心情可以理解呀!费了牛劲终于把人捞出来了。三天后去强制戒毒所接她。回来的路上她只说了一句话「我想回武汉!」平哥想留她。可留下又能如何呢?

  「还回来吗?」

  「不回来了!」

  晚上他们俩人来到崑仑的旋转餐厅吃饭。丽丽喜欢靠在窗户旁看着夜幕下的北京。那川流不息的车流。和闪烁的车灯就像银河中的星星。那么遥远不可及。当你一伸手好像抓住了。松开手它又会从你的手中溜走……她也曾经离幸福很近了。可却无法抓住。那天晚上。他们都喝醉了。

  那个夜晚他们一直在疯狂的做爱。好像已经到了世界的末日一样……两天后丽丽买了回武汉的机票。

  在候机厅里他们紧紧的抱在一起。在外人看来他们彷佛是一对热恋的情侣。

  分别的话简短的让人不可思议。

  「保重。有事给我打电话。找个爱你的男人!」「嗯!你也保重!」他们看到了彼此眼里的泪水……当丽丽转身离开时说了一句话让平哥泪如雨下。终生难忘……之后她们联系的不多。就靠短信互相问候。平哥很长一段时间都无法摆脱她的影子。终于在两年后他觉得可以再次面对她了。他来到了武汉。两个人又像第一次吃饭时那样喝酒畅谈。从饭店到酒吧。从酒吧到宾馆他们足足待了一天。分手时他们约定2008年北京再见。后来平哥接到她电话。说她要结婚了。老公和他一样也是北京人。很会照顾人。对她很好。如果有空去喝喜酒。

  她结婚当然要去。那天。平哥喝醉了。这是这么多年来他真正喝醉的一次……躺在酒店的床上他想起那年丽丽在机场对他说的那句话:

  如果来生我们再相遇我还会对你说:「我爱你!」

    字节数:18766

  【完】